寫給慈濟師姐的一封信

親愛的慈濟師姐,也許妳不認識我,但是我們有一面之緣,很抱歉寫這一封信給您,有些事情我想讓妳知道。

那天,矽谷的慈濟中文學校辦新春園遊會,每一個班級都有自己班上的攤位。以往的園遊會,吃吃喝喝的攤位最多,小朋友也很喜歡,但是每次吃完,垃圾桶裡滿滿的免洗餐具,好不浪費。今年主辦單位決定,不能再有賣吃的攤位,所以今年都是玩一些小遊戲的攤位,現場也非常熱鬧。我一手牽著兒子,一手牽著女兒,走進了熱鬧烘烘的會場。

在會場的一角,我看到了妳們的攤位,大大的字讓人很難不看到,「慈濟功德會骨髓捐贈」。我心頭一凜,那塵封已久的往事立刻浮上心頭,下意識的,我帶著兒子向另一邊走去。妳看到我了,我心裡知道,妳在向我走過來。妳滿臉笑容,我低著頭想逃避。還是被妳攔住了。

妳迫不及待的告訴我什麼叫白血病,多麼可怕的白血病,大人、小孩、嬰兒、老人、年輕人都會得到。妳塞給我的小冊子上,印著一張張茫然的臉孔。妳告訴我,他們 唯一的希望,就是骨髓移植,唯有骨髓移植才能救他們的命。在妳的眼裡,我看到了一個慈濟人的真誠,妳衷心的希望我能加入骨髓捐贈的資料庫。妳告訴我,連血都不用抽,只要用一個棉花棒,在口腔內側刮一下就好,一點都不會痛。我對慈濟人,總是有著崇高的敬意,佩服她們的情操,在多次的救難活動中,看著慈濟人在 隊伍中忙碌,我總是十分感動。。

可是,這次我沒有感動。

師姐,妳可知道,我看過的白血病人,比起妳來,不知多了多少。白 血病人對妳來講,可能只是個名詞,但是,對我來說,卻是一場深刻的回憶。我不止看過,還陪了很多人,走過了他們生命中的最後一段路。妳推廣的骨髓移植,我也曾經相信,但是,在看過一個個失敗的例子後,我沒有辦法再相信。

妳知道骨髓移植是如何進行的嗎?在千辛萬苦完成骨髓配對之後,把病人的骨髓抽出來,把捐贈者的放進去,這樣就完成了嗎?錯了,為了怕病人遺留在身體的骨髓中
仍然有「壞」的白血球,在骨髓移植之前,病人要作全身大劑量的化療,加上放療,也就是要堅壁清野,不留下任何一個壞份子。這個過程中,好的壞的血球通通殺 光,然後再把捐贈的骨髓放進來。此時,病人一定非常虛弱,必須在隔離病房住上很長的一段日子,等待血球的重建。這個過程中,任何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小細菌, 都能要了病人的命,因為病人等於全不設防,身上沒有一點防禦的能力。我認識的白血病人,都是在這個階段感染後,離開人世。

怕妳不相信,我在維基百科找了資料,來佐證我的說法。

http://en.wikipedia.org/wiki/Bone_marrow_transplantation

Autologous HSCT requires the extraction (Apheresis) of haematopoietic stem cells (HSC) from the patient and storage of the harvested cells in a freezer. The patient is then treated with high-dose chemotherapy with or without radiotherapy with the intention of eradicating the patient’s malignant cell population at the cost of partial or complete bone marrow ablation (destruction of patient’s bone marrow function to grow new blood cells). The patient’s own stored stem cells are then returned to his/her body, where they replace destroyed tissue and resume the patient’s normal blood cell production. Autologous transplants have the advantage of lower risk of infection during the immune-compromised portion of the treatment since the recovery of immune function is rapid. Also, the incidence of patients experiencing rejection (graft-versus-host disease) is very rare due to the donor and recipient being the same individual. These advantages have established autologous HSCT as one of the standard second-line treatments for such diseases as lymphoma.[9] However, for others such as Acute Myeloid Leukemia, the reduced mortality of the autogenous relative to allogeneic HCST may be outweighed by an increased likelihood of cancer relapse and related mortality, and therefore the allogeneic treatment may be preferred for those conditions.[10]

也許妳會說,不管治療的過程如何困難,有效果就值得去作,我同意,那麼成功的數據在哪裡呢?我找了又找,在慈濟的網站上都找不到明確的資料,妳總該告訴我到底有幾例成功的案例吧?我終於找到了這個:

How to Understand NMDP Transplant Center Statistics

裏面妳可以看到全美各個醫療機構關於骨髓移植的統計資料。這裏資料很多,我們就來看看灣區最著名的史丹福大學的附設醫院吧!

Stanford Hospital and Clinics
Blood and Marrow Transplant Program

Center-Specific Analysis

This analysis is based on transplants performed from Jan. 1, 2002 through Dec 31, 2006, using unrelated NMDP donors. It only includes patients who were confirmed to be either alive or deceased within one year of transplant.

  1. This center reported survival status data for 184 patients.
  2. The overall disease condition of patients treated at this center was in the low category (1 on a scale of 1 to 5).
  3. The actual one-year survival of these patients was 62.4%.
  4. The predicted one-year survival was 61.0% (with 95% statistical confidence that the predicted survival was between 54.4% and 68.1%).
  5. This center’s actual results are similar to the predicted range for this center. National one-year estimated actual survival was 54.0% in the 8,847 patients transplanted in the United States.

這個資料很有趣,從2002到2006總共五年,作了184位病人。這個分析都是以成功的方向來報導,讓我用另外一個方向來解釋:

  • 第三條和第四條的意思是,如果病人作骨髓移植,一年之內約有一半的機會,病人會丟了性命。
  • 第三條暗示說,第一年以後,病人丟掉性命的機會,將會大38%(100% – 62.4%)。 甚至我可以推測,兩年的存活率,將遠小於62.4%。您說是嗎?如果兩年的存活率比這個大,那為什麼這篇分析從頭到尾都只說一年內的存活率呢?
  • 假設每年都有50%的機率病人會丟了性命,那麼三年的存活率將是:12.5% (50% * 50% * 50%)

這樣子來算,就很接近我在台大醫院的經驗了。

請問哪裡可以看到慈濟的數據呢?如果成功的機率是一半,那不換骨髓、不作化療,能不能達到一年內62.4%的存活率呢?

所以,親愛的慈濟師姐,我真的不想捐骨髓。

by 柱子

157 comments to 寫給慈濟師姐的一封信

  • s9250813

    做對的事,比做好的事還重要。
    萬人覺得好,但不一定是對。舉例來說,救了蛛網的蝴蝶,眾人都覺得好,但不一定是對的,怎麼說呢?對蝴蝶仁慈,對蜘蛛殘忍,法有所偏便不圓滿,凡事要法天地之德,因無私覆私載。要學菩薩捨身餵虎,求了鷹也餵飽了虎,這樣才圓滿。
    故凡事所存皆在於緣或業障,蝴蝶落網本是其業,若要插手就必需付出自己的代價。而對於捐骨髓這事,我覺得如同心經首字,觀字不全,不具正眼法藏,故落於無明,非菩薩道也。凡修行之人,行菩薩道,就如心經所言,必需無無明盡,才是圓滿啊,若就此事來論之,修菩薩道之人,能言無過乎。

  • Non

    我在探討心理層面和行為結果。

  • LGJ

    To s9250813,
    大家好像都在依「法」不依人,對法的解釋是否正確卻是大家自由心證的在判斷,大概是末法時期的現象吧!

    To Non,
    既然你談的是「心理層面和行為結果」,那代表我們在雞同鴨講。

    我不會再留言,以免打擾大家。不過,你們可以繼續留言,代表你們「講贏了」!代表你們是「對」的!

    很抱歉這已經離題了。

  • TO 柱子師兄

    看了您這篇文,很慶幸自己登記捐髓已多年始終不曾被配對到,我想,今後就算有機會配對到也不願意捐了,因為我真的不想害人。您的意見極有參考價值,後學由衷建議您直接反應給慈濟的證嚴上人,看看有沒有機會廢除骨髓移植而發展更好的醫療方法(ex:中醫)來幫助血癌病患。請參考以下網址”小人物”對您這篇文章的回應:
    http://37tcm.wordpress.com/2009/04/21/%E6%85%88%E6%BF%9F%E9%AA%A8%E9%AB%93%E6%8D%90%E8%B4%88-%E6%98%AF%E5%8A%A9%E4%BA%BA%EF%BC%9F%E9%82%84%E6%98%AF%E5%AE%B3%E4%BA%BA%EF%BC%9F/#comment-688

  • 深有同感

    以下這二篇關於骨髓捐贈的轉貼文,我深有同感。覺得,如想發揚中醫,從大隻的著手(證嚴法師和葉金川)應該是會有用的。就看倪師了。

    —————————–
    (原文出自baby我的家/回應彭奕竣醫師文章: 認識H1N1-豬流感,是世界衛生組織、藥廠重玩「煞死」(SARS)的預?)

    文章主題: 回應彭醫師對證嚴法師的評論

    唉,實在不能怪證嚴法師–她的出發點其實也是善的,為了救人而成立骨髓資料庫。只能怪她周圍沒有人能告訴她西醫有多爛。(請參閱下文”小人物”的回應)

    如果證嚴法師早知道西醫根本是致病的來源,相信她絕對不可能成立慈濟醫院的!(或許是會成立慈濟中醫院吧?) 我想證嚴法師應該和一般普羅大眾一樣,對中醫不了解,誤以為治病只能找西醫,所以當初才會去請台大醫師規畫建院。

    真的很希望彭醫師或哪位好心的中醫菁英能站出來和證嚴法師談一談,向法師揭穿西醫害人的真相,好讓慈濟體系下的所有醫院停止幫西醫助紂為虐。慈濟可能是唯一的希望了,因它的醫院非營利事業,沒有經營成本上的顧慮,虧損全由慈濟基金會負責(基金來自十方善信),所以不致於會有什麼醫商勾結的弊病而損害病人權益的問題,只要有機會讓最高決策者知道真相,明白什麼才是真正對病人有幫助的,那麼就極有可能扭轉目前醫界通盤以西醫為主的情況。而且,若慈濟有機會改朝中醫發展,我想,藉這股力量也能教育社會大眾,降低人們因盲目崇拜西醫這錯誤醫學而終致受害的機率。我真不希望自己善意的捐款最後反而淪為害人的工具。

    ————————

    (原文出自傳統中醫之路/回應 慈濟骨髓捐贈是助人?還是害人?)

    小人物:

    不解為何談論骨髓移植會牽連到佛陀問病圖? 在此有二點想法與各位分享:

    1.佛陀問病圖會出現證嚴法師與印順導師的肖像,並非出自證嚴法師本人的指示,至於那是出自誰的餿主意,並非重點,也就不在此討論之列。惜顏水龍教授已故,否則,對此有疑問者,大可去請教顏教授,看看證嚴法師是否曾指示他把自己畫成佛陀。

    其次,對佛教徒而言,除了佛菩薩外,其上師,導師,上人或師父,必然也都是大家心中奉為偶像的最高精神領袖與學習榜樣。君不見政府機關隨處可見國父遺像?慈濟人(並不是證嚴法師本人要這樣做的)把佛陀問病圖結合導師的肖像一併禮敬又何足為奇?再者,眾所週知,證嚴法師當初是因為親睹”一灘血”事件而決意募款籌建慈濟醫院救助貧病者,她最後會同意讓自己現身畫像中,也只不過是因為某人提出此一建議將慈院的啟建因緣結合佛陀問病圖以表達慈院創立之精神而已,不值得小題大作。

    終歸一句,學佛者當知見相應不著相,金剛經中佛云: “若以色見我,….不能見如來”,慈濟的佛陀問病圖只不過是象徵性地把證嚴法師創立慈濟的的慈悲精神帶入畫中,希人們見相而體會法師創院之苦心,並非在昭告信眾說證嚴法師等於佛陀。若有人不能見相體會其心,而硬要曲解畫中之意,在虛幻的相上面作文章,那也沒辨法。況且,就算慈濟人把證嚴上人當成佛陀又如何? 本來就是人人皆具佛性,人人都可作佛,所以佛陀成道時才會說出”一切眾生皆具如來智慧德相…” 這句至理名言的,是不是?

    2.希望格主,或是原文的這位柱子師兄及諸位對骨髓移植之害有所研究的仁人大德們,能夠去函慈濟基金會,用您手邊有效的統計數據向證嚴法師反應這骨髓移植的弊病。大家可能忽略了,證嚴法師雖然做了許多入世濟眾的事業,但終究只是一介出世僧尼,對世俗事物所知仍有限。台灣一直以來都是西醫當道,中醫一直處在弱勢的局面,人人有病第一時間就是想到找西醫治,連高級知識份子都無法避免被西醫洗腦而質疑中醫的療效。因此,如果不是學中醫或對中醫稍有研究的人,一般人生病是不會想到要看中醫的,這也難怪不懂中醫的證嚴法師最初要蓋醫院就是想到西醫,因為她從小的心臟病就是一直給西醫治的。以常人有限的醫學知識,實難判辨中西醫孰好孰壞,所以也不能怪證嚴法師成立西醫院和骨髓捐贈中心,畢竟她的出發點是源於慈悲救人、不忍蒼生受病苦,大家不能否定這點。要怪, 只能感歎中醫的沒落不為人知。

    很遺憾,因為證嚴法師本身一直在接受西醫的治療,也常要和醫院主管開會,周遭圍繞的都是一些所謂的西醫菁英分子,因此她真的沒有機會可以了解中醫的強。在下真的很希望中醫界的諸位資深前輩如漢唐倪醫師或明生彭醫師,能將對西醫種種的評論與專業看法直接去函證嚴法師,讓她也有機會可以了解西醫可怕的真面目,進而停止慈濟錯誤的醫療發展方向,進而可以轉為協助發展弘揚中醫。證嚴法師是一位非常開明的宗教家,可以接納任何善的諫言(且觀慈濟醫院率先設立中醫科,癌症安寧病房,更為病患成立基督教禱告室….在在顯示法師對病者的關懷與設想),相信只要諸位前輩能站在專業的觀點提出佐證,指出西醫之弊害,證嚴法師了解後一定會有所作為的。同時也歡迎其他中醫界的先進去函表達意見。

    另外,就吾所知,衛生署長葉金川亦是慈濟人,包容力很大,只要是對民眾健康有幫助的,他都會願意去做的。請漢唐倪院長不妨去函大膽提出諫言,只要言之有物並能提出佐證,葉署長一定會採納的。試想,如果不是菩薩心腸,他會在SARS疫情失控時,奮不顧身親上火線進入和平醫院去監控現場嗎? 當時他並非衛署官員,是無義務要冒死進入疫區的。什麼叫”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的地藏王菩薩精神?您可以在他身上看到。

    因此,請不要再用官商勾結之類的詞語來批評葉署長了,他雖學的是西醫,卻不屑於當個畢生追求名利的醫師,因此台大醫學院畢業哈佛留學的他,不但沒有當過一天的醫生,而且還投身要讓醫院賺不到錢的公衛領域—-什麼是公衛?就是做疾病防治的工作。葉署長學的是西醫,那是情勢使然,台灣本來就一直都是西醫的天下,考上醫學院也只能理所當然地學西醫,不能一竿子打翻一船人說學西醫的人就一定會跟西藥廠勾結,或說西醫出身的衛生署長一定就為西藥廠謀福利。不知道批評葉金川署長以打壓中醫為榮耀這話是從哪聽來的?有人見過葉署長說過任何貶低或打壓中醫的話嗎?出此語的大德,您或許對他有所誤解,希望您有機會能深入了解一下葉的背景。

    個人也深感遺憾葉署長出身西醫,一直以來接觸的也都是西醫,故無從深入了解西醫之害。只可惜吾非中醫專業人士,沒有立場對證嚴法師和葉金川署長提出專業上的建議,因此,期盼諸位中醫界前輩(尤其是倪院長,您的醫評十分重要)凡對西醫或慈濟醫院有任何批評指教,能夠直接去函衛生署和慈濟基金會,法師和署長會看得到信的。深盼能集大家的力量,幫助教育台灣群眾認清西醫可怕的真面目,及影響決策者如證嚴法師及衛生署長認知中醫之能,進而轉協助發展中醫,提升中醫的地位,以便真正造福群生。

  • 深有同感

    看到前面柱子兄的回應文,我又深有同感。

    〔慈濟身為台灣最大的慈善醫療機構,是否有張開眼睛,看到西醫以外的治療方式呢?〕

    =>不是他們不看,應該是他們沒機會看到吧。想想,如今全世界的醫療都是西醫當道,台灣也不例外,慈濟醫院上上下下都是學西醫的醫護人員,連證嚴法師本人也都一直接受西醫的治療,台灣的中醫又不強,慈濟怎麼會有機會看到經方中醫治療的神奇呢?

    〔正統的中醫,是可以收到立竿見影的治療效果的。損友團上周才從倪師的診所回來,親眼所見三個血癌病人在服中藥後的改善,甚至一位病人在服藥一個月後,血球報告大幅的進步,他的西醫,告訴他請繼續服中藥。〕

    =>我覺得,可以請倪師出馬,以醫療專業的立場,分析骨髓移植的弊害給證嚴法師聽。然後,由慈濟醫院找二個(或二組)準備做骨髓移植的血癌病人。其中一個,請倪師用經方治療,另一個則照做移植,最後,再二相比對,看看最終療效如何。

    不用說也知,在這場中西醫擂台賽中,一定是倪師用經方治療的那一組會成功地康復,但我認為,用事實擺在眼前來證明的方式,絕對比單純只有數據上的說明更具說服力。如果可以因此說服證嚴法師廢除骨髓移植和骨捐勸募,或許可以進一步勸說證嚴法師把骨髓資料中心改成血癌醫療中心,請倪師主持,親自坐鎮或派徒駐院專治血癌,或傳授慈院中醫師如何醫治。如果經方連血癌這種癌症中的不治之症都可以醫好,屆時一定會讓證嚴法師和慈濟醫院的所有西醫們跌破眼鏡,嘖嘖稱奇,那麼他們對中醫的治病能力就會感到心服口服,自嘆不如。然後,也許院內有良知的良醫們就會想拜倪師轉學中醫,而證嚴法師就會聘請倪師來教育慈濟的西醫們,最後,慈濟醫院也許真的就成為台灣的中醫重鎮,全台,甚至全世界知名的經方中醫醫療體系了。

    不知柱子兄的看法如何?我是認為,如果有機會請倪師出馬,展現經方神奇的醫病功力給證嚴法師看,要轉變慈濟醫療體系的方向並不難,畢竟它是一個慈善醫療機構,證嚴法師蓋醫院完全是為了要救人而不是為了賺錢的。誠如轉貼文的發言人所說,要是證嚴法師知道西醫只會害人不能救人,覺悟慈濟醫院的醫療方向根本就是個錯誤,她絕對不會坐視不管的。而這麼大一個醫療機構,若能轉向中醫發展,那麼全台無數的重症病人將能因此受慧。並且,借著慈濟的影響力,其他醫院也將會跟進,開始研究發展中醫。如此一來,倪師復興中醫文化的心願,及對台灣成為國際知名中醫之島的期許,也指日可待了。

    • 柱子

      「深有同感」兄您好,

      您所說的,我都很同意。但是要倪師去向慈濟、葉金川去說服他們,無疑是緣木求魚。倪師說過,他網站中所有的案例,都是千真萬確,但是他只是寫出來,信不信由你。即使每一個案例都有許多跟診學生在旁親眼看見,倪師也不需要這些學生們背書,事實就是事實。

      請倪師出馬,展現經方神奇的醫病功力給證嚴法師看

      上人如果有心,漢唐網站成千上百的案例,能不打動他嗎?他如此大智慧之人,看不出倪師是真正的明醫還是江湖郎中嗎?任何一個案例,哪一個西醫能治好?請倪師出馬不難,請到佛羅里達吧!

  • 明眼人

    這位「深有同感」網友,

    這位小人物所言,法師暫且不論,單看這葉金川這人,我覺得葉某沒有可能聽中醫界講什麼。

    “衛生署長葉金川亦是慈濟人,包容力很大,只要是對民眾健康有幫助的,他都會願意去做的。”

    這句話是在說反話嗎?
    請看:

    http://www.hantang.com/chinese/ch_Articles/baddoh2.htm

    別忘了,馬英九的姐姐友在葉某要選台北市長爭取國民黨內提名時大力支持他:
    http://news.bbc.co.uk/chinese/simp/hi/newsid_4770000/newsid_4772300/4772347.stm

    這位馬以南是誰? 西醫廠代表是也:

    http://www.libertytimes.com.tw/2009/new/feb/5/today-fo2.htm

    找葉某來提倡中醫? 這個「小人物」是一位天真的人。

  • lin

    從科學哲學,科學教育入手吧.
    錯誤的科學教育產生錯誤的認知,當然會迷信西醫.
    以下是我的部落格,對台灣科哲名家傅大為先生的[回答科學是什麼的三個答案-STSˋ性別與科學哲學]一書中內容的引用http://blog.udn.com/lin2010

    …一定有人會問 不是基因都已經已經定序出來了嗎?為什麼我們沒有辦法?後來人家才告訴我們,基因定序出來所製造的疫苗,最起碼也要五年之後才會有…因此SARS的嚴重性,我那時有個深刻的感覺就是,被號稱,被鼓吹 被宣傳為最先進的基因科技,並不太能解決多少問題.P24

    (最近新型H1N1流感又來了,人們又恐慌了.但人們或科學界是否有人像傅大為那樣的省思?)

    …我再舉一個藥品的例子.女性在更年期的時候…過去有一個標準的治療法,叫做荷爾蒙替代療法這種療法在西方已經很多年了..美國做了一個非常廣泛的調查..定期讓他們服用賀爾蒙…結果發現效果並不太好,一些原本健康的女性,到後來反而發現得了癌症…所以2002年美國有個正式的結論,說賀爾蒙替代療法,事實上對女性是不好的,……這讓大家驚訝,包括台灣很多更年期的婦女.醫生建議服用這種藥已經有十幾年了…p60

    台灣學術界的全面反省才有救,要從科學教育,科學哲學的反省做起!

  • 小人物

    ”明眼人”君您好,看了這篇評論,有幾點意見想表達:
    http://www.hantang.com/chinese/ch_Articles/baddoh2.htm

    “這個名叫葉金川的人,他非常看不起你們大陸人,他認為你們的學歷都有問題”

    話不是這樣講的。台灣政府對大陸學歷的不承認,從扁政府時期乃至更早期就一直存在,並非從葉金川署長上任後才開始拒絕承認大陸學歷。開放學歷一事,的確需要再經詳細的評估可能發生的問題,是不能夠草率的。不知大家是否聽過花錢買學歷這種事?在國外及大陸,確實有很多學校都是可以用錢就可以買到學歷的,包括醫學院的博士碩士學歷。個人就遇過曾到大陸留學中醫的網友,聽他敘述有許多台生花錢到該校混學歷之事。這也就是大陸醫學院的學歷為什麼可議的原因。想想,醫療是神聖而嚴肅的工作,稍有差池,就是一條命沒了。難道衛生署對醫學生的學歷謹慎的把關,有錯嗎?沒有人會希望生病就醫時,遇到的是一個花錢混到醫學學位而根本不會治病的庸醫、假醫,對吧?

    我個人對於大陸並沒有任何偏見,反之,也很希望雙方能多交流。但是,看看從台灣政府開放大陸產品進口之後,種種黑心商品的問題層出不窮,made in China 的品質,你我乃至諸多國家都已心照不宣,不需要多說。難道大家忘了毒奶事件的可怕教訓嗎?事發後,人人都怪政府當初對大陸產品把關不嚴格;而今,為了保護人民的權益,認真起來把關,卻又引來批評的意見,這政府官員可真難做,裡外都不是人啊。不承認大陸學歷,不代表看不起大陸同胞,政府的考量完全是為了保護台灣人的權益。衛生署畢竟是要對全台二千三百多萬人的健康負責的,誰也不願意哪天被混假學歷的庸醫醫死。但不可否認的,大陸在醫學教育上認真教學的學校和認真學習的學生還是有的,個人是覺得,既然二岸的交流已日趨明朗,當然學術教育上的交流、開放也會是未來的重點之一。應該是說,有機會多了解對岸的醫學教育素質後,再談開放也不遲。

    “他是哈佛出身又能如何呢?還不是一個連感冒都治不好的一位庸醫麼。”

    葉署長是學醫沒錯,但他沒當過醫生,也沒在幫人治感冒,應該還冠不上庸醫的稱號吧。

    “葉金川此人忘恩負義,不知道尊師重道,居然敢對老師如此說話,真是爛學生。”

    也許真如明眼人所說,我想得太天真。本來,人就會隨著歲月與環境而改變,尤其在黑暗的政治圈待久了,要不迷失本性也很難。也許如今的葉金川,已不是昔日我所知的那個葉金川了吧。又或者,葉與謝二人之間本有過節,不明前因後果的局外人,單憑葉金川在媒體的一句”輪不到他”,就斷章取義的認定葉署長是個慠慢自大,目中無人的人,並不客觀。而且,在說此話的當時,他是笑笑地說,並不是用一副傲慢自大的口氣所說。不過,姑且不論其原因始末為何,個人也認為,一日為師終生為父,葉署長出言的確有所不妥,應向其師道歉才是。

    “台灣居民如果要到美國來找我治病的話,無論你是何人,你必須取得三個人共同簽字的推薦函,第一個就是馬總統,第二個就是要葉金川的簽字”

    會需要千里迢迢跑到桃花島找倪老看病的,想必都已經病入膏肓、命在旦夕了吧。台灣人民何辜?只因為葉金川一句話說錯,就要如此受牽累,重病求醫還得勞師動眾請總統出馬....葉金川算驕傲自大,自我膨脹嗎?

    不過這樣也有好處,到時如果真有很多人因此去找馬總統和葉署長,他們一定會很好奇什麼台灣那麼多人都要不辭千里跑到美國去給一位中醫師看病,而經過研究之後,他們就會知道倪醫師用中醫治病有多厲害。倪老這招也不錯,有助於讓政府高官正視中醫的療效,進而加以檢討西醫的爛。如此一來,中醫在台灣的地位可望提升。

    另外,對於您提到馬以南支持葉金川選台北市長一事,個人也有幾點感想:

    1.如果要參選的人是你,那麼,你的朋友想要站出來支持你,是你的錯嗎?如果你是候選人,你會拒絕你朋友出來支持你、贙助你嗎?2.雖然馬以南的身份是藥廠代表,當時會支持葉金川,她個人是不是也有為藥廠的利益考量不知道,但最主要的,是因她自己十分熱衷政治且基於朋友立場而支持葉金川。試想,如果你要參選,你的朋友不會支持你嗎?如果說馬以南支持葉金川參選,就必定是在為藥廠圖謀未來的利益,那麼葉金川其他每位支持者都是別有居心才支持他的囉?照您這樣認為,那本來也要參選市長的李慶安為什麼要棄選而改支持她的對手葉金川?葉若當選,對她有什麼福利啊?3.何況葉金川那時是要選台北市長又不是選衛生署長,把參選北市長聯想到為當藥廠代表的朋友謀福利,未免想太多吧?再說,葉金川本人對政治並沒興趣,之所以會出來參選或當官,完全都是應好友馬英九的要求而二肋插刀相助。認為他學西醫就必定以為西藥廠圖謀利益為己任,未免太牽拖了吧!想太多。

    如果說葉金川當官從政會為誰謀什麼福利,那也只有是為台灣人民的利益。沒錯,只要是對台灣民眾健康有幫助的事,他都會願意去做。看看一個為了改善偏遠地區的落後醫療而願意放棄當醫師的大好前途轉投身公共衛生,為了台灣民眾的生命而置個人生死於度外冒險進入失控疫區的人,這樣的人,只因說錯一句話,就把他批評得一無是處,未免有失公道。個人不是葉署長的粉絲,也和他非親非故,以上觀感純粹就事論事。建議有偏見者多了解葉金川是個什麼樣的人,就不會被唯恐天下不亂的媒體牽著鼻子走了。
    http://www.jtf.org.tw/JTF05/Show.asp?This=662
    http://www.lcenter.com.tw/hope/teachdetail.asp?no=14

    最後,請大家,尤其是慈濟人,多多去函給證嚴法師,推廌她看看倪老的醫案,相信以法師的大智慧,最終必會明白慈濟現今的醫療和骨髓捐贈中心根本對病人沒有實際的幫助。至於葉金川署長方面,也是建議嘗試。請先不要先入為主的認定不可能--如果你有試,不一定會成功;但是如果你不試,就絕對沒有成功的機會。我想,會選擇中醫而行醫者,多有著一股”以正統中醫興亡為己任,願天下病疾皆有所治”的強烈使命感,既然如此,為拯救天下疾苦,舉手之勞一試又何妨?

  • 經方興

    如果建議總統
    會不會好一些呢
    我覺得要從大局考量

  • 西藥廠的幫兇

    支持各位大俠!
    我也有在慈濟volunteer
    很希望有一天可以看到中西醫透過慈濟的平台能讓聯手出擊 (不過像倪醫師說的一樣, 西醫負責白內障, 洗牙拔牙之類的就好了)

    • 柱子

      呵呵!西藥廠的幫兇您好,

      您的名字真有趣,看來您也是知道不少內幕的insider。

      不過白內障也應該讓中醫先動手,不行了再換西醫吧?反正西醫治不好就割掉,最後再給他們動手就是了。

      感謝您的留言。

  • 法華經行人

    各位損友團的朋友,

    看了很多本文的轉貼,
    身為一個慈濟人,不得不說一下一些想法。
    末學不認為慈濟人就是「西藥廠的幫兇」!

    證嚴上人之所以成立以西醫為主導的醫院,
    主要是為了眾生的需求,
    如果東部大眾所需的是中醫的幫助,
    以家師的悲願也是會以眾生之願而生。
    沒有人在台灣證明有更好的辦法之前,
    骨髓捐贈是唯一的路。
    如能有充分的數據和證明來說明中醫可以做得更好,
    誰不願配合。
    但慈院也有中醫師,
    他們如果知道可以用做的很好,
    他們必然會向家師爭取由中醫來治。
    慈濟人應有開放的心,
    但是有限的資料和證據就要慈濟來改變
    不但大家有顧慮,
    社會大眾也會有意見,
    茲事體大,人命關天
    不是件易事!

    細看柱子的文章,
    可知是一個有心人,
    但是如果沒有辦法更能取信於大眾之前,
    您的苦心也是沒有結果的。

    這一陣子看了這個網站的文章,
    覺得很有啟發性,
    也同意你們的一些看法。
    但如果沒有更強大的力量和資源
    很難改變現有的一切的。
    誰願相信台灣醫療體制外的人的說法呢?
    也許你們不同意,但這就是眾生的共業和台灣的現實。
    慈濟不是「西藥廠的幫兇」,
    慈濟只是隨順此土眾生的緣而已。

    敬祝 中醫學習順利有成

    慈濟小志工 法華經行人 敬上

    • 柱子

      尊敬的法華經行人師兄(姐),

      但是有限的資料和證據就要慈濟來改變不但大家有顧慮,社會大眾也會有意見,茲事體大,人命關天不是件易事!

      若是慈濟能跟社會大眾公布骨髓捐贈的真實成功率,那將是天下蒼生之福。

      但是如果沒有辦法更能取信於大眾之前,您的苦心也是沒有結果的。

      如何取信大眾呢?若是您看過本團之前的建議書單,例如「發明疾病的人」,您會知道,西藥廠以無限的金錢財力,從基礎研究到市場宣傳,無不一一控制。您看到的療法,很多都是不實、誇大、或是避重就輕的宣傳手法。「取信」這兩字,沈重無比,能「取信於人」的訊息,未必是正確的訊息,只是人家精心策劃之下,讓你相信的罷了!

      但如果沒有更強大的力量和資源很難改變現有的一切的。誰願相信台灣醫療體制外的人的說法呢?

      您說的極是。

      我個人深信從倪醫師學到的,是絕對正確的醫學和觀念。願盡一己之力,在這個小小園地,和有緣人分享。

      感謝您的留言。

  • Inna

    法華經行人
    若真有心, 用身體去體驗, 用良心去感受. 一切莫須辯.

  • karajanchang

    其實我相信慈濟人都是很有愛心的,但是好心要用在正確的事上,若用在不正確的地方,那比明著拿刀殺人更恐怖不是嗎?

    不講別人的案子,我想舉一些我實際的例子來說明:
    1.感冒:一般的感冒,我們用經方幾乎是一劑知,二劑已,速度之快是吃西藥的人無法相信的;我曾到西醫生的論壇去說,結果沒有一個相信
    有些西醫生就說他認識的中醫生也沒這麼快,最後雞同鴨講
    現在的H1N1,我們是老神在在,再看看現在衛生署的窘態,知道西醫的無能了吧

    我曾轉貼過西醫論壇裡對於H1N1的克流感的文章,那些西醫師依實際的經驗,很多人覺得克流感是無效的藥物,甚至有西醫生提出
    他覺得克流感是史上最大的騙局! (很多國家之前不是都傳出吃完克流感就去跳樓)

    那也許有人會質問:如果無效政府怎會採購,政府不是該照顧人民,唉!~ 利益使然
    疫苗只要一個病毒變化就無用了,為何還要生產疫苗,疫苗生產的速度根本趕不上病毒變化的速度(這是倪師常說的)

    2.發燒:幾乎是當天退燒,但有些要到第二天,但不會超過二天,而且不會再復發(我們家小孩沒吃過半顆退燒藥)
    吃西藥的退燒藥有時會退,有時不會退,常常要一直吃一二個星期,而且很容易傷到胃

    3.血崩:同事,50左右,快停經了,但血流不止,之前給西醫看,醫生開一種藥給她,會止血,但治標不治本,下次月經來還要吃,且這藥會影響心臟的造血功能,吃沒多久就因心臟不適,去檢查而發現三尖辦膜有問題;後來我知道後叫她去藥房拿藥,很簡單的二味藥,乾姜甘草二味,第一天就幾乎好了,第二天就完全止血了,且是治癒,下次月經來不用再吃了(這裡順道提一下,有些中醫師看到出血,都開寒涼的藥,結果是止不住血又傷病身,最後病人只好去吃西藥;要開熱藥^__^)

    4.月經痛:同事和朋友,都很年輕,月經痛在現在女生來說是很常見的事,西醫一率給止痛藥(這止痛藥是很傷身體),且也是治標不治本;我也是用簡單的二味藥,芍藥和甘草,吃下藥15分後就完全不痛了,且無任何副作用

    5.失眠:一直吃這些精神科的藥後果很可能就是去跳樓或夢遊,這在倪師的網站上一直都在強調;我內人失眠,只以補腎和強心的中藥,吃了第一帖後就很好睡了,也不用再一直吃;很多人安眠藥是吃幾十年的,會好嗎?

    6.小孩:吃中藥的小孩,好的快,胃口都很好,抵抗力強,很活潑,吃西藥的呢,抵抗力會越來越差;我們家的小孩不打疫苗,不吃西藥,來參觀幼稚園的阿嬤,看到我們家的小孩胃口這麼好,又不會胖,還叫老師來問我們家是怎麼養的.唉~光說不打疫苗,不吃西藥就把一堆人嚇死了,發燒可以不用退燒藥,不用冰枕,唉~會招來異樣的眼光;有些人可以講,有些人不能講

    結語:
    如果你知道疫苗在上市前都要經過人體實驗,以期副作用最小,那被實驗的那群人呢,大部份都是些第三國家,沒錢沒食物的可憐地區,我想佛祖也不贊成這樣的藥吧;而我們中藥都是經二三千年的驗證了,二三千年前就把用法和禁忌都寫在書上了,而且到現在還是適用,可見中藥實比西藥進步太多

    在台灣真是沒言論自由,之前有個藥師就是因為在部落格上西藥寫的太詳細而被藥廠告;衛生署是西醫一言堂;而台灣的中醫師又普遍是溫病甚致是西醫的附聲蟲(中國醫學院有很多必修課程都是西醫,除非自己上進或後來拜師,不然沒幾個會看病的;我有遠房表哥就是中國醫畢後覺得中醫不行後來又去考西醫.若他當初有像倪師這樣的老師就不會有這樣的想法了);所以慈濟院內的中醫會建議,我看很難

    我寧願相信台灣醫療體制外的人,也不要聽衛生署講的官話;

    我常跟我身邊的朋友說:若你吃的西藥是不能給孕婦吃的,會傷胎兒的,那你最好也不要吃,因為那也會傷害了你的身體(那你知道有多少西藥是不能給孕婦吃的嗎? ^__^),套句倪師的話這是common sense

    願有緣者共勉之

  • karajanchang

    轉貼一個連結,佛教慈濟綜合醫院的  

    中醫未來趨勢將走入中西醫學整合的方向、因應策略分科化…

    這和中醫自古來的觀念不同,懂中醫的人就知道中醫是無法分科的,這是西醫的觀點,不是中醫,
    倪師甚至要我們要針藥並施,實在是差很多啊

  • 法華經行人

    各位網友們,
    大家講的也不無道理。
    但末學所要說是就算今日家師證嚴上人有心以中醫為主來推動改革,
    請問有多少真正優秀的中醫師可擔此大任?
    如要現今台灣醫學院培育的中醫師,
    慈院還會少嗎?
    如果台灣全國都是以西醫為主,
    慈院要改革恐不容易,
    因為慈院的錢都是從十方來的。
    如前面留言所說,
    大眾的因緣是要西醫院,
    這是共業。
    如果中醫已經為國人所共同接受,
    那就是眾生的因緣已經在中醫,
    一切才有可能吧。
    先不要想說服西醫,(那是他們的終身工作)
    先說服社會大眾吧!
    如果有心,
    不要認為幾個人的想法就要慈濟改變,
    讓眾生的想法來改變慈濟吧。
    也期待諸位有心之士的努力了
    祝福大家

    • 柱子

      尊敬的法華經行師兄(姐),

      如果我們拋開這一切相信/不相信中醫的討論,回到我最初的文章命題,也就是骨髓捐贈對於治療白血病的療效。慈濟花費大量的人力物力,教育我們骨髓捐贈的好處,也有無數的善心人士,感受號召加入這個行列。

      在我捲起袖子加入骨髓資料庫前,慈濟能不能告訴我這十年來的成果?我不要看宣傳資料上的成功案例,我不要看「一年存活率」,我不要看漂亮美麗感人肺腑的文字,我要讓我的common sense能接受的答案。

      這樣,慈濟能不能做到?

      • 慈誠

        以慈濟「誠正信實」的作風,相信只要誠懇地請求公佈, 上人一定很願意和社會大眾說明所有的成果及真正的數據的。請柱子兄不要懷疑。也感恩您在這個重要問題上的用心。個人也是慈濟志工,比任何人更想知道成果的。畢竟自己也在骨髓捐贈這個志業上盡力過。願眾生都能離苦得樂!

        • 柱子

          慈誠師兄(姐),

          也感謝您的用心。

          以慈濟「誠正信實」的作風,相信只要誠懇地請求公佈, 上人一定很願意和社會大眾說明所有的成果及真正的數據的。

          我非慈濟人,這個「誠懇地請求公布」,就落在您的身上了。若有任何新的消息,請在此和我們分享。

          感恩!

  • chingyu

    karajanchang師兄的確說的很對
    中醫的確很難分科
    我們有陰陽表裡寒熱虛實八鋼
    很難想像照西醫的分科方法
    分成陰科,陽科,表科,裡科,寒科,熱科,虛科,實科
    人體之中,陰中有陽, 陽中有陰, 表與里相連, 寒與熱夾雜, 虛與實兼有, 只是相互的平衡問題, 無法一刀兩斷
    真要分的話, 倒是可以分男科女科兒科老人科
    可是, 這可不都是人嗎? 只要是人, 辨證思維治法相同
    男女老幼之分, 也是畫蛇添足
    若要照西醫分科, 心是心, 肝是肝
    這也背離了中醫中心思想,
    所以到底要怎麼分哪? 的確是傷透腦筋.

    把中醫分科化, 科學化, 數據化
    的確是像是想把佛教或其他宗教的核心思想來分科化, 科學化, 數據化, 一樣困難
    只是, 就如同宗教無法做到分科化, 科學化, 數據化
    並不表示說, 宗教就是不對的, 不能推廣的
    地獄與佛土的存在, 也沒有足夠的資料和證據, 但這也並不表示它是不存在
    中醫核心思維無法做到目前所謂的分科化, 科學化, 數據化
    並不表示中醫是不可行的
    宗教用以感化人心
    醫療用以維護人身
    什麼樣的醫療在維護人身的同時, 能令眾生感化體悟,
    如來自在, 才應該是對的醫療, 不是嗎?

    一直以來, 都很尊敬上人之發心發願
    只是, 三十多年前的西醫醫療和今日西醫醫療帶給人身心的成長喜樂, 大不相同
    當初上人想要達到的藥師佛心的境界, 藉由慈濟的醫療體系, 達到了嗎?
    請不要被數字和外表所迷惑, 仔細聽, 仔細看, 用心體會

    慈濟小志工 法華經行人,
    “也許你們不同意,但這就是眾生的共業和台灣的現實。
    慈濟不是「西藥廠的幫兇」,
    慈濟只是隨順此土眾生的緣而已”
    看了這段話, 心裡很是感傷
    就算是此土眾生緣, 亦是[無緣大慈, 同體大悲]呀
    若不能心持正知正見正念正解, 破眾生之迷信誤見, 護持眾生
    反而跟隨著共業起舞, 讓悲願隨以眾生之願而生
    是魔乎? 是佛耶?

  • 也是慈濟人

    我敬愛的「法華經行人」師兄(姐)。
    想了很久,我也決定要說一下。
    末學在十二年前也加入慈濟志工的行列。對於法華經中的菩薩行能夠在現今世界中真實開展也是讚嘆不已。我很能體會您的用心和觀點。但是末學覺得您對證嚴上人的期待太小了。四十年前,她一個人面對台灣的醫院的種種不公而提出建立一個不收保險費而以眾生生命為最要的醫院。那是挑戰當時整個台灣西醫界的作法! 這是革命的! 這是雖千萬人吾往矣的勇氣。有教界的長老比丘告訴末學,當時連教界都不支持。但她還是做到了! 事實上,最後整個台灣醫療體系都一同不再收取保證金。所以上人的心是不畏一切阻力,只想如何對眾生是好的。倪老師對慈濟的醫療志業有不少批評。末學也身為倪師的弟子,最能深切體會倪老師想說的是什麼。但更認為那是對慈濟有所期待才有的呼籲!不少人都認在台灣今日的西醫界中,慈濟是最能以眾生為念的單位之一。而以上人在過去四十年在很多事情上的無畏堅持,都告訴我們: 只要她能體見西醫之失及中醫的可貴,她會一如以往一樣做對眾生最有利的事。這是末學對真正的法華經行者的了解和認知。如果證嚴上人是真正的法華經行者,她當然可以做到的!
    我敬愛的「法華經行人」師兄(姐)。您也有這個信心嗎?

  • SHAN-DAR

    孔子說:
    好仁不好學,其蔽也愚;
    好知不好學,其蔽也蕩;
    好信不好學,其蔽也賊;
    好直不好學,其蔽也絞;
    好勇不好學,其蔽也亂;
    好剛不好學,其蔽也狂。

  • karajanchang

    “也是慈濟人”也正好說出了我心中想說的,若大家知道一顆西藥的誕生是要犧牲無數的老鼠,多少人的健康甚至生命才能上市

    我不相信一個向佛的人是吃的下去去這顆藥的,昔日佛袓以慈悲渡世,甚至有割肉餵鷹的故事
    豈有以他人生命健康為代價來保全自身的

    我相信慈濟人大家都是不知道或根本沒想這麼多吧?

    在台灣,根本就沒言論自由,網誌寫個餐廳不好吃會被告,藥師寫西藥寫的詳細會被告
    美國則是常常都在報導西藥的副作用,在台灣沒幾個人敢講

    醫生依附藥廠,他們就算知道也不會告訴病人,千篇一率都是百分比,體質不同,不然就是xx過敏

    現在網路很方便,大家可以很快地找到你要的資料
    可以看到倪師的網站,知道這些訊息,大家都是很lucky的;
    把這些資訊和身邊的朋友多分享,一人一份力量,這樣就夠了

    先知先覺、後知後覺,以及不知不覺,你願意做那種人呢?

  • s9250813

    中醫不止是人,連生長在地球的動物也可以,因為皆是地球所養。近來患者的有二隻松鼠感冒,一隻還沒看中醫就死了,還剩一隻,奄奄一息,根據患者所描述的症狀,來開藥,一星期後,患者帶著活潑亂跳的松鼠來診間。你說中醫棒不棒。

  • bryan yeh

    西方醫學不是萬能 沒有西方醫學萬萬不能
    有更好的白血病療法嗎?
    不想捐骨隨不用牽拖那麼多…

  • 經方興

    生病給倪師看
    會好那麼快
    是因為倪師有一種氣
    會從他的左眼發射出來
    給他看病的時候
    要多看他的左眼
    被看一眼
    很容易就被得度了
    佛陀則是在右眼

  • 老人家

    經方興菩薩:
    莫作是說!
    左眼發射出來一種氣為何人所說?
    而佛陀則是在右眼又為何人所說?
    如是說,何以吾輩跟診者不見,獨為汝見之?
    請問你在何時跟過診?或是被倪師看過病?
    如是說,反易讓人誤解讀為你有幻視、幻見。
    可以看一下桂冠出版的書「幻見的瘟疫」即知。
    且止!且止!
    祝一切吉祥如意

  • 經方興

    TO 老人家
    您都忘記還有天紀和地紀了啦
    詳細請問倪師即知

  • 經方興

    倪師初起家時
    並不是人紀
    而是天紀和地紀啦

  • Anonymous

    有個疑問~他是非專業醫師那為何還…這麼在意呢~

    敬告
    個人僅是中醫愛好者非專業醫師。
    有疾病請速找合格中醫師,
    以免耽誤病情,亦請勿來信討論病情。

    http://37tcm.wordpress.com/2009/04/21/%E6%85%88%E6%BF%9F%E9%AA%A8%E9%AB%93%E6%8D%90%E8%B4%88-%E6%98%AF%E5%8A%A9%E4%BA%BA%EF%BC%9F%E9%82%84%E6%98%AF%E5%AE%B3%E4%BA%BA%EF%BC%9F/

  • 手淫受害者

    能看到幕後真相真好

    正確的醫療減少病人痛苦 錯誤的醫療增加病人痛苦

    西醫治療可以活幾年

    中醫治療可以活幾年

    哪個治療最不會增加病人痛苦

    我看到都是痛苦的治療過程

    多學 多看 多聽 多比較 貨比三家不吃虧

  • Mark422

    我親自見過中醫的療效,所以對中醫十分相信。
    我覺得如果各位中醫師們,可以將診治過的癌症病例集合起來,整理一下,做一個統計,例如:
    癌症別: 診治人數,一年存活率,三年存活率,…
    白血病  xxx人, xxx人, xxx人
    XX癌  xxx人, xxx人, xxx人
    YY癌  xxx人, xxx人, xxx人
    ZZ癌  xxx人, xxx人, xxx人
    ……
    這樣可能更有說服力。也可以和西醫的結果,做一個對照。以上只是個人的一點看法,供各位參考。

  • Anonymous

    蝴蝶落網本是其業,若要插手就必需付出自己的代價!即使如此!哪怕是要我再付出比賠上性命還更大的代價我也在所不惜!尤其是為了我在東門鴨庄旁邊的仁愛補習班所見過對我可能還較證嚴法師好上幾百倍的善良大好人雙胞胎姐妹陳詩庭跟陳詩琪!!

  • 柱子

    張琇涵罹血癌走了 來不及上高中

    這篇文章還有一個重點,就是她的例子對於骨髓移植這個治療來說是「成功」的。見本文關於「一年存活率」的討論。

    全文如下:

    張琇涵罹血癌走了 來不及上高中

    聯合報╱記者黃宏璣/埔里報導】【2010/08/29 聯合報】

    「琇涵呀,妳突然離開帶給我們很大的衝擊,這一切都變得好不真實。」罹患白血球過多症的南投縣埔里鎮大成國中畢業生張琇涵走了,學校師生昨天在埔里鎮水尾國小舉辦「琇涵追思會」。國中、小學師長、同學都一起來追念琇涵,寫下字字真感情追憶卡,現場播放「愛不止息」影像,讓人看得動容,泣不成聲。

    張琇涵2009年4月染患血癌接受骨髓移植,化療後堅持參加基測,考上國立暨大附中,高興要上高中時,病情復發送中國醫藥大學附設醫院救治,延至8月16日過世。昨天追思會在張琇涵小學就讀的水尾國小舉行。暨大附中校長陳啟東昨天並趕製一張畢業證書,送到追思會場。讓琇涵了卻就讀暨大附中畢業心願。

    會中,張媽媽告訴女兒說「乖巧可愛的女兒呀,妳一路陪伴媽媽,帶給媽媽十多年快樂時光,妳勇於對抗病魔,絲毫不叫苦,撐著化療之苦堅持完成基測,沒想到還是走了,媽真不捨呀。」張爸爸也跟琇涵說「妳一路走來那麼勇敢,如今走了,願你另一個世界,當個快樂小天使」。

    教琇涵英語的林育如老師製作「親愛寶貝張琇涵的生命影片」現場播放,與會者看得潸然淚下;林老師更傷心落淚說「妳讀書用心,待人貼心,染病後展現的抗病勇氣,讓人驚佩,妳這一走讓老師很不捨。」

  • 為病患感到傷痛的人

    所謂的醫學,不就是只要有機會活著,大家就會盡最大的努力嗎?
    我說我看過不少移植後10年還活得好好的人,你相信嗎?
    生命走到了盡頭,如果還有機會你會放棄嗎?
    這些成功的個案有更多的時間能夠抱自已年幼的孩子
    再度成為家中支柱
    想想為了自已的人生
    為了自已的家人
    再辛苦也想拼拼看的病患
    如果我們不損害自已身體就能給他一個全新的人生
    就算是陌生人,也有很多人有慈悲心願意幫助的

    癌症病患多的是最後還是往生的
    因為痊癒率不高,就當作沒救,所以就乾脆不救嗎?
    很難想像這樣的言論是出自於醫生
    很難想像醫生會放著可能的成功率,只談失敗率
    很難想像病患的機會可能是被醫生扼殺

    要知道身為醫生,就可能影響無知的人
    醫生的言論必須謹言慎行

    柱子先生最後的結論是:
    「所以,親愛的慈濟師姐,我真的不想捐骨髓。」

    由醫生的嘴裡說出這種話
    簡單的說,不就是認為捐骨髓並沒有意義嗎?

    如果你是那唯一靠別人骨髓救活你的人
    看到這樣的文章,你會做何感想?

    如果你是那正在猶豫要不要捐贈的人
    看到這樣的文章,你又會做什麼決定?

    如果這些文章沒有實質幫助到病人的意義
    身為醫生,不如不發,
    否則因為自已而消失的生命不知還有多少?

    • 柱子

      您好,

      早已看到您在傳統中醫之路的留言,我的回覆和板主37tcm的回覆完全相同。

      本文的目的在於讓多數不知道真相的人,瞭解到骨髓捐贈真實的一面。灑狗血式的激情並不能讓我們相信這是一個值得去試的選項。

      再看我上面的這篇剪報「張琇涵罹血癌走了 來不及上高中」,你能相信這是成功了嗎?這在本文中的「一年存活率」的定義下,此例是成功的。

      回到我文末的結論,所有台面上的數據,我們都無法相信。慈濟多年來骨髓捐贈,該累計了不少數據吧?可以讓我看看嗎? 如果有的只是「一年存活率」,那就算了吧!

  • B.G.Q

    以骨髓移植的方式治血癌的十年存活率是相當低的。

    骨髓移植成功后患者是有可能复发的且并不罕见,特别是同基因的骨髓移植更易复发.
    骨髓移植的成功与否取决于多种因素,比如移植前化疗药物是否将白血病细胞全部杀灭了呢?这是个不容易做的治疗,但这个治疗又是关系到移植成功的重要环节.
    骨髓移植前要用化疗药物将患者体内的白血病细胞全部杀灭,同时也会出现骨髓抑制,这时赶紧将正常的骨髓输入到患者体内就可重建造血,再造出来的血就是正常的了,可是你想如果要是输正常骨髓前化疗药物没有将患者体内的白血病细胞全部杀灭,那么正常骨髓即使输入到了患者体内,残留的白血病细胞用不了太长的时间就又会再次增多,也就是复发了.有的患者做完骨髓移植后已经十年了依然还会复发.此时一定要让患者解除心理负担,按医生说的做,争取早日缓解.
    骨髓移植后的复发治疗难度较大,因为患者对化疗药物不太敏感了,但如果身体状况允许的情况下还是要继续化疗,配合医生应该是会缓解的.

    目前所知的方法中,中医治症是比骨髓移植更能有效救治的!

  • 為病患感到傷痛的人

    基本上決定移植的病患
    都是十分了解狀況的
    也了解自已做移植可能的風險
    如果病患決定拼一拼
    讓自已置死地而於後生
    我們又有什麼好爭論的呢?
    又何需用自已的觀點造業?

    • 柱子

      造業的是知道真相而不明白告知群眾,而只用溫情感動塑造奇蹟的人。

      要我捐骨髓可以,請慈濟醫院拿出骨髓移植的所有資料公諸於世。

  • 探索者

    Read this article as your reference!
    http://www.hantang.com/chinese/ch_Articles/mercy1.htm
    My sister’s friend was an engineer. Her child had leukemia and before the chemo she found a Chinese doctor in Shanghai. Changed the little kid’s diet and he was fine without chemo. This engineer immediately quit her job and started learning Chinese medicine. I was moved by her will to help all the other kids! She felt she was blessed by Chinese medicine and she wanted to bless the other. It’s a long process but 10 years almost passed she’s a Chinese doctor now.
    I believe there are lots of good. kind, loving volunteers in 慈濟. But I also experienced 慈濟 very good at 沽名釣譽. I don’t want to judge but do hope people make the right decision to do whatever is best for those in need!

  • 探索者

    I will try. You are right. At least to find out what’s the diet!…

  • BELINDA

    請問有沒有途逕可以捐款給中醫作研究呢?
    以前每年我和我先生都是捐給某某機購,但他們是推行西醫藥的,從今年起,我接觸了經方中醫,自然而然就不想再捐款害人了

    • andy

      很抱歉,我們不知道那些中醫研究機構是公信度高又有效果,或許我們該往成立世界級中醫研究基金的方向努力!

      • Tony

        我也想捐款幫助中醫的發展!
        不如損友團進一步成立中醫學術團體,
        甚至在美、中、台都有分會,
        定期舉辦類似這次倪醫師演講或論文病案發表的學術活動!

  • 阿唐

    關於葉金川.我有話要說.
    王建煊部長曾建議當時還是衛生署長的葉某.
    應該有一位”中醫”的副署長.以提振中醫.
    葉某回答說.那是否也要有”牙醫”….等各科的副署長才公平.
    …..
    從此此人就列入.我的黑名單. 完全打破了SARS時期留下的好印象..

  • Noixdarec

    我的女友幾年前得了急性白血病,當時沒有配對到親屬骨髓,考慮到第一次發病的化療/非親屬移植兩者的風險相近,效果也相近,所以做了兩年的化療,沒有移植。孰料將近五年後,還是復發了。這次醫生告訴我,情況改變了,現在如果不做移植,化療之後幾乎可以確定還是會復發。

    不管移不移植,都要先做化療。針對急性白血病的重化療本身就有很多風險,醫生說他自己也不敢保證我的女友撐得過去,畢竟這是身體第二次承受這種衝擊。往後如果再復發,就不堪設想了。

    很幸運地,後來我們找到了位在美國的臍帶血,也順利從移植手術的嚴峻考驗中走過來,現在過了一年多,她已經可以正常回家生活。副作用當然少不了,皮膚紅疹,眼乾,身體耗弱,卵巢也因為移植前的高劑量放療而不再運作。但是她活著,依靠無數人的努力,她現在還在我身邊。

    早在移植之前,醫生就明白告訴我們,移植成功的機率是50%。因此進入無菌室的時候,我心裡自己知道,她不一定走得出這間醫院。即使走得出來,半年內都還是有嚴重排斥危及性命的風險。然後移植之後就不會復發了嗎?還是有百分之十幾的可能性。但是接受這一切風險,也是我們自己決定的,因為這畢竟是最有出路的一種賭注。

    我也見過很多白血病友,很多都不像她這麼幸運。但是我永遠記得醫生的一句話,當我向他問到治癒率時,他罵我說,數據只是他們研究的大略依據,和單獨病人無關,”對於你的女朋友,她要嘛會好,要嘛不會,你看那麼多數據幫助有多少?”

    您引用了很多國外的數據,但是有沒有想過,所有的醫生都知道這些,為什麼他們還要為病人做移植?您知道,白血病和骨髓移植這種東西,到現在還是挑戰醫療極限的科目之一,就連醫生,他回答我問題時,知道的和不知道的事情一樣多。比如說如果復發後只用化療,會不會再復發?「幾乎可以肯定是會」,但何時會再復發?「不知道。」移植前的高劑量化放療她撐得過去嗎?「我盡力保護她,但我不知道。」會不會因感染而喪命?「有可能,我儘量避免,但不能保證。」那麼移植是不是可以治癒?「有這個希望,但是我不知道會不會發生在她身上。」同要的骨髓型吻合度,為什麼這位病人沒事,那位病人發生排斥?「我不知道。」

    今天的醫療就是到這程度,不管結果如何,我知道他們都盡力了。

    他們還是為我女友做了移植,我們也同意。因為這對某些病人來說,比如我的女友,是最好的選項。的確,她可能在醫療過程中離開人世,活得比不醫療或是用化療要短,但是運氣好的話,移植甚至有痊癒的希望,這是化療難望項背的。生病就是這樣,只能選一樣去做賭注,沒有太多選擇不是嗎。

    這裡特別希望您修正您自己計算的三年存活率,事情絕對不是如您所說的「每年都有50%的機率病人會丟了性命,那麼三年的存活率將是:12.5% (50% * 50% * 50%) 」,雖然我不是醫生,但我知道危險性是隨著時間遞減,而不是遞增的,我覺得這樣會嚇壞很多病人和家屬,影響他們的判斷,問題是這樣的數字是不對的… 例如我女友在移植前半年是屬於排斥(GVH)危險期,半年過後雖然還是有可能發生排斥,但就比較不會危及生命。接著如果渡過一年,風險就更小,這樣下來五年後就可以相當放心了,不論是排斥或是復發。

    我一聽到您陪伴許多病友渡過艱難的日子,就知道您是大菩薩,我和女友就是因為有您這樣的人,才能一路顛簸這樣走過來,在這裡要以最高的敬意向您深深一鞠躬。雖然您現在對移植很感冒,但我相信一定有很多移植的病患或家屬正在默默地感謝您,不管醫療結果如何。正因為如此,正因為您是心懷大慈憫,陪著病人站在前線的菩薩,在下特別希望您可以包容醫療的矛盾尷尬之處,不要聚焦在骨髓移植的缺點,反過來一起推動更好的醫療機制。骨髓移植的成功率其實逐年在提升,已經比以往提高很多,這歸功於很多方面,諸如支持療法的進步(減輕化放療副作用、降低感染率、病人和家屬的心靈和物質支援…),還有捐贈觀念的普及…;因此,我個人認為所有相關的醫療人員、研究人員和慈濟的工作人員,都是值得尊敬的。這篇文章,對於這一切正在努力的人們,會是不小的打擊,請菩薩三思….拜託了…

    • 小東洞

      好個滑頭的西醫! 平日以數據嚇得病患六神無主,一問到存活率的真相就來講個「你看那麼多數據幫助有多少?」這種話。
      請細看原文,這只是無助的病患在面對龐大的西醫體系發出的一種不同聲音。這是作者在自身經歷和事實呈現中發出的一點小小疑問。看慈濟等西醫團體舖天蓋地主導世人的思惟模式的時候,這篇文章只是誠實地作另一種思惟,只是一點小得不能再小的微弱聲音。 作者在失去父親之後在血淚中的一個省思是何其珍貴,你要他三思,是要他也把這一點不同聲音也收起來,大家一同來和諧社會是嗎? 慈濟要大家捐骨髓,在理性思惟和血淚教訓下不想捐,這就是打擊西醫、打擊慈濟了? 天下除了骨髓移植,就沒有其它的醫療了? 如果你敢說這個答案是肯定的,那麼就祝福你為這個醫療體系去背書而健康快樂吧。至於別人的想法,只要是出發心是善的,這個世界還是一個多元化的世界吧,你可以去尊敬西醫,尊敬慈濟,但沒有必要對別人的省思來指導一番。「今天的醫療就是到這程度」這可是你說的。

      • 慈濟人語

        還是不要排斥西醫才是正確而健康的態度。 以證嚴上人的智慧,如果西醫是一無可取,上人怎麼會把西醫及骨髓捐贈納入慈濟的志業來推展呢?
        有人問上人大悲水能否治病,上人非常理性的說如果能這樣治病,他就不需要這麼辛苦地來蓋醫院了。好幾次在公開行程中,上人都要打點滴來調養身體,這已經在示現我們還是要尊重現代醫學造福人類的事實。如果西醫無法做到的,如果真能被證明有別的方法,那以慈濟濟世救人的本懷,早就大力而廣之了。
        我們還是要理性地來看事情,不要斷了人家的慧命之路和病人最後的希望啊! 最後以一句靜思語共勉之:「人不怕犯錯,只怕不改過;誠實的懺悔,才能恢復心地的清淨。」

        • 也是慈濟人

          給前面那一位「慈濟人語」: 你知道「人不怕犯錯,只怕不改過;誠實的懺悔,才能恢復心地的清淨。」這個道理,那我們是不是可以先虛心地來看柱子這篇文章想要說什麼? 也許是上人錯了,或是慈濟人錯了。那並不是丟人的事,因為因緣不可思議,慈濟成為推展西醫的重鎮,這是眾生之業惑所召感的。若是有不對處,以大勇氣來面對並懺悔就是了。 相信 上人有這種大智慧力而不是有選擇西醫的智慧! 是佛弟子,更該知道「凡所有相皆是虛妄」! 西醫呈現出來的就是「正確而健康的」? 你對西醫的了解有多少? 上人曾開示道:「聽到任何是非,皆視為修行之增上緣,萬萬不可堆積在心上長無明草。」「 別人罵我,不諒解我,毀謗我,我反而應興起一分感謝的心理,感謝他們給我修行的境界。」 這位柱子的這一篇文章可說是非常難得的一個省思機會,身為慈濟人,我們要感恩他的示現,如是事實,我們要懺悔、要改正;如是毀謗,我們要超越、要以之為修行的機會。 這才是上人的偉大, 這也才是慈濟的可貴!

    • 音特稀有

      Noixdarec 網友看到了西醫是如何盡力的救他的女友,而且也救活了。所以替西醫說點好話也是可以理解的。然而,再看看這一篇「在人間無助處點亮一盞燈」:
      http://tcmfriends.com/wp/?p=6180&cpage=1#comment-4090
      這位墨裔的年青人,在病起之初花大把銀子看西醫。無效後,幸好透過介紹,找到好的中醫看好了。各位看倌想想看,如果當時墨裔的年青人再繼續看西醫下去會如何發展呢?姑且不論花了多少錢。糟糕的是吃了一堆化學藥品後,很可能導致各種病,包括癌症。假設今天他繼續看西醫,故事的發展有可能變成這樣:繼續吃化學藥品,再過了一年,終於「查出來」他得了腎臟癌。開刀切除一顆,手術成功!接下來做化療,折磨、生活品質差。再一年之後又復發,接下來很幸運地得到捐贈,成功的做了移植手術,終於救活過來了。同時見他的親人不禁讚嘆西醫的仁心仁術,…。
      當然歷史是沒辦法假設重來的。但如果真相是這樣的話,還要去為化簡為繁的西醫做背書嗎?
      實在不敢把自己及親人的生命交給一問三不知的西醫啊!

  • 慈濟人

    治感冒和治癌症難度差很多,我的朋友大腸癌找倪海廈治療, 倪海廈信誓旦旦說有把握,三個月前她走了

    • 柱子

      朋友,天下沒有任何一位醫師能包治一切疾病的,相信倪醫師已經盡力了,您也放下吧!

    • cml

      治感冒和治癌症難度差很多,我的朋友大腸癌找倪海廈治療, 倪海廈信誓旦旦說有把握,三個月前她走了

      這樣的寫法,很明顯的沒有把所有的事實呈現
      大腸癌是西醫的名詞,以目前西醫的作業流程
      沒有切片之前,不管是超音波,x光,
      都會說有查到腫瘤
      但不會肯定的告訴你是良性或是癌症
      然後會告訴你,為了要確定是不是癌症
      就要做切片檢查.
      以本例,病人確定是大腸癌,表示已經做過切片
      倪醫師說過,大腸癌切片或手術會移轉肝癌,會很難治
      所以非常反對切片.甚至網頁上說只要做過切片或手術或化療者
      的華人,他是拒收的.

  • david

    常常很多時候,病人的病很重了,像癌症之類的

    治好已經不容易了,這時醫師再跟你說:沒把握哦

    這不是讓患者多憂的嗎?

    心情不好病就更難好!

    當醫生的也不希望見到病人無治或痛苦死去

    而很多病中醫可以治好,那何必西醫動刀或暴力的治法
    西醫頭痛醫頭,腳痛醫腳的方式決對不是正確的

    證嚴上人要打點滴調養身體?

    去看一些長壽村的老人,一百歲了還每天勞動,還可背一個七八歲的小孩走路
    也不見這些老人要用點滴來調養身體;這些長壽村幾乎都在深山野地,西醫沒進入的地方

    中醫有很多治虛的方法,如小健中湯,光這一樣就不知強過點滴幾倍,又好吃(方內有麥芽糖)
    又不用在身上札個洞

    你去問每個小孩要打針還是要吃麥芽糖,小孩都會回答麥芽糖吧?

    上人可能太忙不知道,看到文章的「慈濟人」可以去告訴她~
    若上人還是喜歡札針,那我就不知道上人在想什麼了

  • 路過

    版主立意正也說明
    很多的慈濟人種福報但是不修智慧
    不懂得將心比心
    我的意思是有些自以為是的志工
    怎麼說呢
    像是
    我家附近的天公廟每到初一跟十五
    就有一批婆婆媽媽慈濟人志工幫人量血壓
    很多人去拜拜心中存著是莊嚴肅穆的心情
    並非像慈濟志工這樣似乎已經成佛沒有把神放在眼中
    就算經過神像面前也不需要像信徒這樣恭敬拜一下
    廟前大呼小叫甚至當做業績這樣一個一個好言相勸要人量血壓
    (因為沒有人要過去)
    有必要嗎
    感覺上
    慈濟人自以為是的心很強烈
    總以為我是為了人家好而做卻
    不知道真正的好就是默默的坐著就好
    想量血壓的人自己會走過去
    況且
    現在醫院郵局等等都設有量血壓的數位機器
    很方便
    慈濟人若真的閑著沒事做能不能盡量顧好自己家庭
    因為
    我就認識其中一位婆婆家裡的事情包含帶小孩家事等放著不做
    來天公廟幫人量血壓真是本末倒置
    況且
    已經打擾去祭拜的信徒那種肅穆心情
    慈濟人感恩您們
    但是
    真的不需要這樣搞的像在做業績吧

  • 西醫爪牙

    開口閉口都推給眾生共業,法華經行到足太陽膀胱經去了嗎?

  • 吉樂喵

    業力因緣不可思議!
    雖然理想上當然是內科疾病看中醫遠勝於看西醫
    但是對於大多數只願意接受西醫的人,給予他們相對其他西醫來說較為優良的西醫治療環境也是善業
    畢竟很多病患,即使你說破了嘴,他也是不肯去看中醫的
    而且以現今的中醫環境,一時也難以收治這麼多病患
    理想還是必需要回歸現實才能逐步達成

  • 西醫爪牙

    倪院長的”想來美國治病的病患須知”

    第十二 : 如果你是大腸癌的病患,請注意你將支付的中藥價格,每次你來診時,就必須支付每次17985元台幣的藥費,如果不願意付,請不要來桃花島治病,大腸癌本來是不會致命的一種癌症,在中醫理論中是屬於腑病,而腑病本來就易治,大腸癌給西醫治療後百分之九十九會移轉成肝癌,成為臟病肝癌後就很難治了,甚至不治,所以給西醫治是越治越壞,在台灣使用無效的大腸直腸癌標靶藥物可以得到給付,為何有效的中醫治療就不能得到給付呢?(來自台灣以外地區的華人,不在此限。)
    第十四 : 任何病人先經過西醫開刀後再化療、放射療後,等到西醫宣佈治療無效後再來找我者,請不要再來桃花島,以免浪費你的金錢與寶貴的時間,當你有機會痊癒時,你卻將機會給予西醫院所,等到你只剩下奄奄一息一口氣時再來找中醫,此時你已經失去治病良機,請將錢財留給你的親人吧,本島不接待你這種病患。
    ==========================================================
    已經給西醫動過的大腸癌,若存心欺瞞被西醫動過的事實,而去美國求治,我想就別來這說些五四三的.

  • 吴京京

    西医治病都是让你明明知道治不好还要往火坑里跳,我这里一个病人的父亲几年前肝硬化在医院治疗引起肝肾衰竭,切掉一边肾脏,下了病危通知书,说必须得花几十万做肝脏移植才能保住性命,病人家里因为给他治病已经花光积蓄,只好回家,西医宣布他只有三个月生命。他回家后找到一个老中医,吃了几个月中药,身体渐渐好转,现在已经过去三年,只是因为切掉了一边肾脏,身体比较虚弱,经常腹泻!病人现在恨不得都想去炸掉那家曾给他开刀的西医院!切掉的东西永远都不能恢复了!这样的例子太多了,只是世人不知,媒体只是为了西医和药商在宣传,所以一些错误的理论在世面横行。有很多时候反而是因为病人没有钱开刀才会保住性命,自以为有钱有病就开刀的大多都因为自己的无知而白白丧失性命。真是可怜又可悲啊!

  • 西醫爪牙

    “對於大多數只願意接受西醫的人,給予他們相對其他西醫來說較為優良的西醫治療環境也是善業”
    這句話看在我這從事西醫工作的人眼裡,真是哭笑不得.這個”善業”是早點送病患去見閻王呢?!還是折磨病患比別人久一點?!拜託不要再強辭奪理了.

  • blcat

    看到這篇我心有戚戚焉~~
    我堂地從小在我家長大,約3ˋ4歲查出有白血病,本來還是慢性的,沒想到約7ˋ8歲忽然變成急性骨瓍性白血病,作了很多醫療,然後也終於有骨瓍配對換了骨瓍,幸運的沒有排斥,過了一年左右又檢查出有問題,這次就已經沒有救了,只能在醫院打嗎啡到全身器官衰竭而死!!
    後來我才知道主治醫師在復發後才跟我們說這個復發機率很大,一但復發幾乎就不可能好了,但這之前我都沒聽說~
    我覺得很扯的是,當我去醫院看望他時,正好有一位慈濟師姐去看我弟(是因為我奶奶每月捐錢且都會去幫忙助唸還是因為是因為慈濟的資料庫才找到配對人?),但他卻不顧我弟當時已經全身器官衰竭靠打嗎啡止痛ˋ連吞都吞不進食物ˋ身體也無法自行翻身,一隻眼睛也已經看不見了,聽也聽不清楚(這點我倒是挺感激的,實在不想他又聽人家唸那些)~只是一直跟我弟說就是因為他以前肉吃太多,要少吃點肉啦~~還說他已經很幸運了,換骨瓍後又撐了一年,說他看過哪間病房的誰換了骨瓍後因為排斥全身水腫而痛苦死亡……
    我聽了真的是想當初趕他出去,但礙於他”大概”也是好心,我弟也聽不是很清楚,也就隋他唸~~

    其實我對慈濟沒有意見,家裡也每月都捐錢,換骨瓍時慈濟要收的那幾十萬塊也因為有去跟慈濟申請什麼手續之類的好像不用付,不然我家已經因為要治病抵押房子了,只怕一時借不到那麼多錢…而我弟的頭七有一群慈濟人有來拜,這點我真的很感激…
    只是他們應該也不是完全不知道換骨瓍的風險與低存活率吧~~我現在真的一點都不敢相信換骨瓍會好這件事了……也開始不相信西醫,因為他們做之前怎麼都沒有告知,如果沒做的話是可以活久一點還是早點死我不知道,但,這存活率真的太低了……低到能存活五年以上都算是奇蹟了吧~~~
    忘了說,我堂弟是十歲過世的,才過世一年多,他換好骨瓍之後的那一年也有不少時間在台大住院,後來更是只能靠著儀器活下去,看著一個應該活蹦亂跳的小孩病厭厭的躺在病床上,呼吸急促ˋ全身無力,靠點滴與嗎啡支撐生命,經歷過的人都知道那有多令人難過……只能希望不要再出現像我弟這樣的人,希望西醫能研究出真正能治癒白血病的方法,不要只滿足於”手術成功”的百分比率了…

  • 匿名希望

    以前慈濟還透過《莒光園地》,發揚骨髓捐贈的理念,當時我還好沒入伍,不然我在中山室,一定會被班長等長官罵到臭頭,因為我看完後就哭了。每一次我只要看到那些病患的影片,必定會哭個至少五分鐘以上;現在接受了中醫理念,他們播個一百次那樣的影片,我一滴眼淚也都不會掉。

    某一次,在松山車站附近的慈濟人,我記得是個男的,他也告訴我骨髓捐贈的理念,但我不太擅長說話,我只以我反對西醫理念為由,拒絕了他們的邀約,同時也詢問他為什麼血癌病人不給中醫看的一些看法,讓他也沒有辦法繼續找我做骨髓檢驗的邀約了。之後,要是再有類似的邀約,我只能告訴他們:中醫可以做得比西醫還要好。

    我其實也是有寫了一堆反西醫的部落格文章,只不過寫得不是很好就是了。而這一次慈濟師兄找我的經歷,我大概也可以寫在我的部落格。

Leave a Reply to apple Cancel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