矽谷中醫損友團的跟診之旅(八)

2009_hantangtrip_-last-daymorning02 懷著依依不捨的心情,我們開始最後一天的跟診。今天的佛州開始有夏天的味道了,天空晴朗而無雲,看起來應該是令人心情一爽的天氣,但是因為明天要回去了,大家在往診所的車上似乎也較以往沈默不少。這樣大規模地全員出動來到佛州可說是相當難得,包括一開始幾乎完全不能來的Mike 師兄也在最後關頭也來了。而家庭成員的加入更使我們這次在食宿文通各方面的安排都相對因難。來跟診之前的長期準備和計劃,終於全團有機會向倪老師學習,就這兩週來的所見案例大家可以充分討論和整理,時間並不長,但我們總覺得相當幸運地看到很多好案例。甚至在最後一天的最後一位我們看到了HIV病毒感染的病人。在臨去的最後一刻還是有重大的驚人案例發生... [...]

【邁向中醫之路】之一-我在台大醫院12D的日子(三)

父親的情況時好時壞,「時好」的意思,是說「壞」的白血球又被壓下去了,「時壞」的意思,是「壞」的壓不下去,好的倒殺了不少。他開始會喘,會咳,夜裡會熱的睡不著,曾經壯碩的他,開始變的枯槁。有一次,他突然對我說,他發現化療有一個好處,就是煩惱他多年的香港腳竟然不藥而愈。我想,這麼毒的藥,連香港腳的霉菌都想逃了吧?又有一次,他說,化療以後很方便,再也不用刮鬍子了,因為鬍子長不出來。看在家屬的眼裡,這很難跟「康復」兩個字連在一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