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字的枷鎖!

枷鎖我遇到的這兩位醫生對同樣的數據有著不同的”信仰”,各自有不同的堅持,病人真的要自求多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