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資優生的酸甜苦辣 (一個矽谷中醫的前傳)- 11/13

desert 在史丹佛的第二年,我想我得了輕微的憂鬱症,常常會想到我在沙漠旅行時的一些疑問。 如果我這個人不曾存在,那我又是誰? 如果過去的我和現在的我分開了,我又擁有些什麼? 所謂過去的我又是什麼?是一疊疊相片?是一張張文件?還是一句句說過的話? 半夜經常突然醒來,不知道是那一年,不知道人在何處,甚至不知道自己是誰。在這第二年裡,我迷失了方向 [...]

一個資優生的酸甜苦辣 (一個矽谷中醫的前傳)- 09/13

siliconvalley 踏上了留學之路,離開臺灣,在矽谷定居了十多年。 當時我根本沒有思考未來十年二十年將在何處,似乎早已把出國留學定型為必做之事,就好像高中唸完就得唸大學一般。 我想雖然我逃離了聯考,卻逃不了聯考下的思維 [...]

一個資優生的酸甜苦辣 (一個矽谷中醫的前傳)- 07/13

equations 唸物理,是一種享受。那種探討物質根本的理論,從幾個很簡單的假設,推演出繁雜的數學,解釋和預測各式名樣真實的現象,是非常讓我興奮的。馬克斯維爾(Maxwell) 簡單的四個式子,造就了現代無線通訊,量子力學簡單的幾個概念,可以顛覆牛頓幾百年來的地位,相對論的時空轉移,更是讓人嚮往與迷惑 [...]

一個資優生的酸甜苦辣 (一個矽谷中醫的前傳)- 06/13

ntuphysics 我在臺大的時候,物理系還沒有今天摩登的大樓,而是棲身在一楝古意盎然三層樓的老房子,座落於椰林大道,進臺大正門後右手邊第二棟,是日據時代用花崗岩蓋的。整棟樓房,充滿著哲理與詩意,恍然置身於人間四月天,傾聽徐志摩和林徽音的對話。不過,那是你心情好時的感覺,當你心情不好的時侯,整棟樓房變得陰森森泠冰冰,你不會想到徐志摩的詩句,而是想到是否會真的遇到徐志摩 [...]

一個資優生的酸甜苦辣 (一個矽谷中醫的前傳)- 05/13

NTU 正當我高三導師高興地盤算我們班會有多少人考上第一志願,事情出現了變化,我收到教育部公函,問我是否要再度參加資賦優異學生保送甄試,這個函件打亂許多原有的計劃 [...]

一個資優生的酸甜苦辣 (一個矽谷中醫的前傳)- 04/13

bicycle 老師和同學們比來比去的怪現象,讓我在高中的第一年很不舒服,成績也不再第一名,勉強維持在全年級20名以內。這段時間,我學會了飆自行車,雖然沒有飆摩托車那般叛逆,我騎自行車的速度,和在汽車摩托車中間鑽來鑽去的樣子,卻讓很多人都為我捏把冷汗 [...]

朱木通先生的高血壓治症

HighBloodPresure_small

…雖然未找到高血壓症自己治療法」這本書,但想起朱木通先生的「中醫臨床廿五年」有不少實際案例。 因為分散各處,日前我把內容集中後,大略畫了一下圖表…【詳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