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創連載小說】少年邱日昇的故事 (二十)

YSC_020

(20)


小珍有點不解地問我:「怎麼大家都走到這個班哨來? 又不是寫小說,怎麼有這樣巧的? 」
我回答道:「從港仔到旭海沿海只有這一條路可走,誰都會經過這裡!這個班哨守好,什麼車輛進出都會知道的。所以大家很 容易在此遇到的。」
小珍說:「原來如此。」

趙老師高興地上前和他握手,正在介紹我們,山本頭的年輕人居然也高興地叫著:「吳醫師,好久不見了! 我是車城的阿標啦!」

吳天華醫師看了看他說:「吼! 阿標啊, 好久不見! 咦,巴老大也在這裡啊! 是怎樣? 大家都聚在這裡要拼酒喔!」

大家有點不好意思地互看一眼,想不到這裡的人都認識吳醫師。

李仲文笑著對吳醫師說:「這裡打得很熱絡呢!」

他當下把發生的事說了一下。吳醫師雙手抱胸靜靜地聽完整個始末。

吳醫師這時先問了那個叫阿標的山本頭年輕人:「能看我的面子讓巴大叔把百步蛇放生了嗎?」

阿標先是有點不願意,但還是點頭說:「既然是吳醫師開口了,我沒有問題。」

吳醫師點了點頭又看了看巴大叔。

巴大叔像瀉氣的皮球一樣地坐在一旁。他也說話了:「我知道這是一條錢啦。本來這是你捉到的,我雖然覺得它不能被賣掉,但還是用搶的是不對的。我出三萬買下來好了。」

阿標搖頭說:「算了,你要放生,我也沒有理由拿你的錢。」

吳醫師握著阿標的手說, 感謝他肯退讓。於是一場爭戰化為無形。但我們都很驚訝為什麼這裡的人這麼賣吳醫師面子。他的一句話比有功夫還有槍的憲兵班長還有力。

吳醫師轉身對我們說:「走! 天快黑了,去我的小房子吃晚餐吧!」

告別了在這個有趣的班哨的人事物,我們再度上車前往旭海村。太平洋的海景漸漸展開黃昏的篇章,台島這一邊的海岸是看不到夕陽的,只有滿天晚霞照在金色的大洋上。

美景當前,我卻只覺得肚子餓的受不了。很快地來到了吳醫師的住處,這是一棟在山路旁的小叉路里的小磚房。老舊的房子不大,可能有做過一些整修,還有一些整修的痕跡在,大門上有一塊木板刻著四個用魏碑體寫的大字「和同山房」。四週都沒有其它房舍,只有大片的熱帶林,有高大的筆筒樹和蕨類植物,更有不少迎風搖曳的大王椰子。黃昏時刻有不少雀鳥在林間飛翔和啼叫,這裡顯得非常地遺世而獨立。 我也是住在鄉下地方的孩子, 但這裡實在太偏僻了。一個人晚上在這裡有點可怕吧?

吳醫師帶著大家走進這個林間的磚房,這個外面不起眼的建築,裡面倒是收拾地極為潔淨合宜,看來簡單無華的擺設卻有一種禪意,沒有一點多餘的東西,和我們走台南何太明醫師的豪華醫生館內的典雅華麗相比,雖無廣廈大堂和玉雕金砌,但卻有另一種深切的動人的意境。所謂「室雅須大, 花香不在多」這是這個意思吧!

進門的中堂是一幅騎著白象的菩薩像, 兩邊有虞體對聯「和光湛兮象帝外,同塵或存空性中」,橫批寫的是「師法眾生」,看看落款是「不住書生」,我猜是吳醫師寫的,用的是維摩詰經的典故吧 ,吳醫師名字是天華,天女散華的時候大菩薩花都不會沾衣,只有佛的人間弟子舍利弗的身上會有花停駐著,吳醫師用號叫不住書生,是希望如大菩薩一般不為色相所住吧。

「大家坐一下,晚飯早就好了。看大家還沒有來,我才去前面憲兵哨等大家的。」吳醫師招呼大家坐下,進裡面把晚餐擺出來,大鳥和二呆跑了進去幫忙。我則是會神欣賞著書法之美,一時居然沒有想到要幫忙。

趙老師和我開始從書法字體開始聊起來了。

「趙老師,這是吳醫師的字吧? 這個字用虞體是對的, 最能顯示那種平和氣象!」
「是啊! 吳兄可是虞字的大師呢! 他在門口的張黑女碑體也很得其中三昧。」
「原來那是張黑女碑的體寫的,看來好面熟的字體,但自己見識有限,一時倒想不起來。…老師那『和光同塵』我們常聽過,但好像是比較負面的詞語吧?」
「日昇哪,還是要多看書嘛,這是出自老子第四章:道沖,而用之或不盈。淵兮似萬物之宗;挫其銳,解其紛,和其光,同其塵,湛兮似或存。吾不知誰之子,象帝之先。和光同塵是處世時一個很高明的態度和功夫,你必須要走進人群,感受他們的呼吸,聆聽他們的脈動,來完成你的道業,或說是成就你的菩薩行。在佛教來說這是菩薩四攝法的要義!」
「趙老師,什麼是菩薩的四攝法呢?」
「四攝法是菩薩攝受眾生,令其生起親愛心而引入佛道,以至開悟之四種方法,分別是同事、利行、愛語、佈施四種方法,其中同事就是和光同塵的正面思惟! 有心於濟世度人的發心者不可修學。」
「趙老師,你知道這騎白象的菩薩是哪一尊呢?」
「這是普賢菩薩, 在佛教中象徵著實踐實行的可貴!天華兄以此來自勉要在實踐中找到答案吧? 我猜…」

這時吳醫師走過來說:「老趙說出我的心了! 今天要浮一大白才行! 來…吃飯吧。」吳醫師說這話的時候讓我想起古時候的豪傑。那種豪氣好像是那種「閒過信陵飲,脫劍膝前橫」的劍俠。

幾道山野新鮮的蔬菜,包括巴大叔給的水甕菜, 加上當天才釣上的海魚,可說是簡單而自然。但比較不相襯的居然是還有一大盤的龍蝦冷盤及龍蝦頭煮的味噌湯!

「哇,吳醫師還有龍蝦招待我們啊! 」二呆叫道!

「喜歡就多吃吧,說來龍蝦是很迷人的生物,它是世界上少數永遠不會變老的動物,沒有掠食者的話它就會一路長大而沒有境頭!  這是這裡駐守海邊的海軍陸戰隊的弟兄送我的。在這一帶岩岸有不少龍蝦。」吳醫師笑著說:「烹飪手法是一回事, 但今天的菜都是在這一帶產的,包證新鮮!」

這一路來也餓了,大家話不多說地吃了起來,果然每個菜都美味香甜,山和海的躍動都在味蕾上清楚感受。我們彷彿和此地的山海一起呼吸伸展,可以感受到陽光和大海、高山和茂林。

飯吃的差不多,吳醫師拿出這一帶原住民釀的小米酒和趙老師小酌一番。大鳥說他也想喝,吳醫師二話不說地替他倒了一杯。大鳥一喝直說好喝,但趙老師提醒他不可多喝,這酒雖甘甜適口但後勁不小。

大家天南地北地聊了起來,我們聽了不少有關吳醫師在這裡行醫的奇聞異事。

「日昇剛才問我為什麼能擺平阿標他們是吧?」吳醫師笑說:「那是因為我救過他一命。」
「能請你說說看嗎?」
吳醫師喝一口酒,歪著頭想了想說:「沒什麼啦…,是他的命不該絕。 我想想看…那是三年前,有一天下午,我在滿州的診所午睡起來無事,閒閒地聽音樂看著書,你們見到的那位巴大叔打電話來說有位老太想來看我,但不便行動。我想在牡丹真有點遠,但左右沒事就過去順便也看看那裡的老朋友吧。」

還能閒坐看書,生意可能不怎樣吧? 我想到台南的先覺中醫診所,那何醫師一下午要看五六十個病人啊!

吳醫師繼續說:「只有三十多分鐘的路,但那裡的路最後一段還是土石路,我開著車趕了過去,這時見一群人在路邊,我放慢了車速,有人認出了是我便要我快去看看。原來是一位年青人在附近一個水庫的建設工程中工作,剛從大型機具上摔了下來昏了過去。只見他躺在樹下,我問怎麼不送醫院? 他們說恆春的車來不及過來,沒想到有人認出我是在滿州開業的醫師,想先請我看看。我停了車走進一看,只見這位青年意識不清地躺在地上的紙板上。我問了一下才剛發生,二話不說地先在他背後按壓,並請他們幫他保暖。不到一分鐘他噫地一聲醒了過來。」

二呆叫道:「這麼說是救回來了?」

吳醫師吃了口菜繼續說:「要是這樣就好了,但因為是從高處掉了下來,看來有內出血的現象,他虛弱地喊著疼,忽然…只見他吐了口血,而且一直不斷呻吟他的身體很痛。情勢是不容樂觀。 大家本來都在等恆春的救護車來,但有人騎摩托車來說邊有車禍造成塞車,救護車一時不容過來。大家都看著我這個唯一的醫師。你知道嗎? 現代醫學裡面有太多場合一個醫生自己沒有設備及團隊是沒有辦法全面應付的。」

大鳥問道:「這位就是阿標是吧? 如果是的話那是治好了啊。怎麼治呢?」

吳醫師說:「當時鄉民很多把現場圍住,氣氛有點緊張…我自己覺得腦袋有些空白,正在思索如何出手的時候,我見到人群裡有個答案!」

(by 矽谷絕緣生)

Be Sociable, Share!

3 comments to 【原創連載小說】少年邱日昇的故事 (二十)

Leave a Reply

  

  

  

*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