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創連載小說】少年邱日昇的故事 (十八)

YSC_018

山愈來愈寧靜,最後只發現連陽光都漸漸收了起來。 這時看看天色居然漸漸有層層的鳥雲出來,遮住了午後的驕陽,空氣變得有一種令人窒息的感受出來,好像一天來的熱都聚在地表無處宣流。

午後的台灣南部常有一種熱帶午後的大雨, 午後四點, 大雨開始傾盆而下,這讓我想起了羅家倫先生的一首寫台灣的詩:「太平洋上風,阿里山頭雨。坦蕩入胸懷,磊落向誰語!」

山路的視線不好,趙老師還把車停在路邊一陣子才得以往前開, 我看著大片的雲霧在山谷間流動而衝向隘口,雨勢由大漸次轉小,最後是若有似無的毛毛雨。整個山的所有草木在雨中顯得色澤更濃烈,綠! 大片的綠! 熱帶的植物從不溫柔蘊藉,在大雨過後立刻備好再和陽光交流,在這裡可感受到一股強大的生命力。

車子最後從山脈中穿了出來,眼前出現的大海景像和在之前的台灣海峽的風平浪靜有很大的不同。雨後的天空居然馬上亮麗地藍了起來,海水呈現出深邃的藍黑色,波浪連天,只覺得氣勢好像大了不少。

「這就是太平洋了!」 趙老師大聲地說!

我們也開心地大叫起來,南島的風光是不得不讓人心胸開闊的。我們經過了九棚大沙漠,說是沙漠,其實是整座濱海沙丘,受到東北季風及地勢的影響形成的。造成這廣大沙漠地型的原因,是因為在這裡出海的九棚溪的泥沙被太平洋所吹入的強勁東北季風吹回八瑤灣附近,逐漸累積而成。但因為想在天黑前趕到旭海村去,也就沒有下來玩。

我們經過人口稀少的小聚落港仔村,幾戶人家,還有兩三間小店舖。沿著海岸線往前繼續走,一路上一個人都沒有,只在中間經過了一個班哨,但班哨中駐守的不是什麼海防部隊,居然看到的是憲兵。沒有錯,就是你在台北總統府前看的那種憲兵!

看來這裡的山上是有些很特別的軍事單位在裡面,這裡的憲兵大概是全台灣憲兵所在最荒涼的地方了。但站在哨亭旁閘門的憲兵還是站的直挺挺的, 這個場景看來還真有一點有趣。

這位憲兵大哥走過來大體察看了一下,有另一位可能是士官的憲兵也走了過來。他一看到趙老師大叫一聲:「老師,太巧了,還記得我嗎? 我是李仲文啊!」

這位看來濃眉大眼、身強體壯的憲兵士官居然是來自台南, 還是趙老師的學生。趙老師興地和他聊了起來。

天下居然有這麼巧的事。於是非常有幸地, 我們被請下來喝飲料。

這個哨站的前面就是大海, 後面是山麓。前後什麼人湮都沒有。雖然海天一色景緻宜人,但每天都呆在這裡應該也是很無聊吧。李仲文和另外兩個憲兵都非常熱心地招呼我們。這哨所外面看來不起眼,裡面也是非常簡陋。桌上有一些海邊撿來的奇石和貝殼。有一個陳舊的小冰箱在角落。他們把一整個小冰箱裡的東西都搬了出來。從來看過的憲兵總是嚴肅而不語,但在這天涯海角的山間海畔,這裡的憲兵就像隔壁的大哥哥般的熱情!

正當大家高興地聊天時,大鳥忽然問道:「這個區域裡面是國軍的祕密研發基地什麼的吧?」

這時只見李仲文大哥收起笑容正色說:「這不便說明,很抱歉!」

這時場面多少有些尷尬,趙老師正待要說什麼的時候,一輛小貨車停了下來,走進了一位滿臉紅光的原住民大叔,手上提著一大包綠色的葉子。

「巴大叔好久不見!」李仲文喊道!

「仲文老弟,送你們一些水甕菜!」這位大叔聲音洪亮、笑起來一口紅牙,應該是吃了不少檳榔。

李仲文和另外兩個憲兵都很高興地接受,並且介紹我們和他認識。原來這位大叔叫巴武雄,也是住在旭海村附近的人。

這位大叔笑道:「老師啊!我也送你一包水甕菜好了。」於是他轉身出去又提了一大包綠色的葉子進來。

本來趙老師覺得不方便接受,後來二呆提醒他可以拿去吳醫師那裡煮來吃, 趙老師就答謝了起來, 收下這山野的禮物。聽在場的一位高大的憲兵大哥這水甕菜其就是空心菜,但完全是野生而且都在山溝泉水裡面,雖然又嫩又好吃,但一直都是不值錢的野蔬。但最近在墾丁一些給台北人吃的店裡很受歡迎, 所以巴大叔就在去附近第一大城–恆春的時候會一些去賣。

「啊…你們要去找吳醫師喔!」這位大叔說完又衝出去, 拿了另外一大包來。

「怎麼好意思呢…」我們覺得他可能是要拿去賣的,一下子都給了我們。原住民的熱情是這樣直切。

「哎啊,吳醫師是我的救命恩人的啦! 這些水甕菜不值錢啦。」

李仲文這時倒了杯茶給巴大叔:「你去山溝裡涉水摘的菜, 太辛苦了。不好意思。」

巴大叔笑了笑, 用他的大手指著車子說:「其實昨晚運氣不錯,車上有些寶貝有高雄來的人都要了,我就要小小發一點了。」

「什麼東西啊?」我好奇地問著。

「來來!我帶你們台北人去看!」巴大叔用他很有趣的原住民腔國語興奮地說。

我們都有些疑惑地走了出去, 巴大叔的藍色小發財靜靜地停在那裡,看不出有什麼特別。只見他的小貨車後面有一大塊塑膠布,看來神祕兮兮的。他拉開塑膠布露出一個大木箱來。 這木箱有一公尺見方,大約40公分高,只有上面是鐵絲網。有一點淡淡的腥味飄了出來,也有一點點很輕的聲響在裡面。

是什麼小動物吧?  我們好奇地往裡面一看。大家都倒抽一口冷氣。

原來裡面滿滿地爬滿各式各樣的蛇!

也不知有多少蛇在裡面,「蛇啊!!!」二呆大叫了一聲。我只覺得頭皮發麻。

巴大叔笑了起來:「小朋友不要怕啦。」

李仲文問道:「怎麼有這麼多蛇可抓呢?」

「昨天下午雨停了之後, 晚上我開車想上去山上抓過山蝦。你看這山是這樣的安靜,可是他有很多寶在裡面,這是神賜給我們的! 我開著山路覺得有東西被壓到了,下來一看整路有很多蛇在上面。可能是馬路比較乾爽一些,很多蛇都從草叢裡爬到路上,我車燈一照看到一條就捉一條,你看這是我發明捉蛇器。」巴大叔拿起一個前面有粗鐵絲伸出來成一個圈的長水管說:「用這個神器,眼鏡蛇大隻的就捉了五條,還有雨扇節、龜殼花大約有三十幾條。」

李仲文解釋說:「這裡大概是全台蛇最多的地方,軍事管制區很大,什麼都不能開發,熱帶地方食物又多。我們在課本裡看的台灣五大毐蛇都有。毐蛇的價錢很高,高雄那裡常會有人來收。但是五大毒蛇中百步蛇、眼鏡蛇、雨扇節、龜殼花都有人收。但赤尾青竹絲不值錢是沒有人要的。而其中百步蛇是最貴的,它是五大毒蛇之王,一尾小小的要三至五萬新台幣。」

巴大叔這時正色說:「但百步蛇不能買賣,百步蛇不是普通的蛇! 它是原住民的祖先靈魂所在!」

他拿出一個小鐵籠說:「今天我才從一個小傢伙手上搶回這條百步蛇,我要把它放回山上! 這是蛇王啊, 不能亂來!」

我們看了看這小籠裡的百步蛇, 大小不過一隻原子筆大小, 比起大木箱裡那些手腕粗的大眼鏡蛇、雨扇節、龜殼花等都小得多了。

「喔,只有一隻百步蛇卻很小嘛。」二呆小聲地說。

巴大叔有些不高興地說:「小朋友, 這條百步蛇雖小但可不是普通毐蛇…嗯, 讓你們看一看!」

他接下來的動作我們有點不解,他把大木箱上方一個小門打開,把小鐵籠中的小百步蛇倒了進去。

「啊! 這不是珍貴的百步蛇嗎?」二呆又叫了起來。

只見群蛇騷動起來,彷彿都被這小百步蛇的出現驚嚇了。群蛇紛紛吐著信, 幾隻大隻的眼鏡蛇都上前作勢要咬它,木箱子也彷彿震動了起來。一時大家都看得心驚膽跳的。我心裡想這時如果箱子破了不知有多可怕。我手心有點出手汗,略微地向後退了一步,我發現大鳥也做了同樣動作,而二呆更退到二公尺外。

只見小百步蛇一動都不動, 似乎不管周圍的變化。

YSC_018_2

.
(by 矽谷絕緣生)

Be Sociable, Share!

4 comments to 【原創連載小說】少年邱日昇的故事 (十八)

  • avatar 知道

    九鵬基地的日出也是一絶 我是沒辦法形容就是了

  • avatar 柱子

    想到這個秘密基地,就讓我想到當年我也是飛指部的戰術軍官,也到過北部的某基地參觀過此秘密武器。

  • avatar 矽谷絕緣生

    在九鵬基地第八區最上方的高山上可遠望太平洋,海上在天氣好時可見蘭嶼和綠島在海上聳立。在這裡站四六哨迎接日出是一生中難忘的回憶。看太陽從無邊大海中升起照我國土,覺得自己是全台灣最早起的人! :-)
    那種壯闊的氣魄,正是我海洋國家子民應有的。當年在軍中服役, 深感台灣雖小,但我們是面對大洋的國家,我們是日出處的國民! 正如下一回中要講小百步蛇的故事,我們是不可輕的力量。(這是當年的感受)
    九鵬,你正如在九天之上的大鵬鳥,俯看太平洋,永遠朝向第一道陽光!

Leave a Reply

  

  

  

*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