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創連載小說】少年邱日昇的故事 (十七)

YSC_017

(17)

李小欣先和趙老師先打招呼,感謝他也讓她來搭便車回家。

然後她轉過頭來瞪著我說:「日日昇,你怎麼了? 你看到我很不高興是吧?」 我臉上的表情應該是有些意外,但也還好吧? 有那麼明顯嗎?

趙老師還是帶著長者的和氣微笑說:「大家都坐好了, 我們出發吧!」

於是車子在初夏早晨的台南街上緩緩開著,古都的人們起得早,各個有名的美食店家都有不少人在吃早飯了。等我們意會到車子速度很快時, 我們已經在國道一號高速公路上了。

李小欣向趙老師說:「教授,謝謝您讓我搭便車。何詠菁臨時要去台北,她說我可以搭便車一起回屏東,嗯…這樣太突然了, 我本來想自己去坐火車就好了的。」

趙老師說:「沒有關係啦,反正去崁頂是順路。」

李小欣轉過頭來問我:「日日昇,你還好吧? 何詠菁昨天還在說對你很抱歉,她本來早就想要和你說,但這丫頭覺得每次和你談天說地還蠻高興的,我早就告訴她,這事最後就會愈來愈難說明白一些事了。」

我苦笑說:「我沒事的。謝謝大家的關心。」

李小欣說:「我看你這個人應該是可以輕鬆調適的,日日昇,我可是看好你這個人是夠聰明的。我是覺得何詠菁也還好啦,天下比她好的女生多的是。你應該好好準備大學考試才對。最好能去台北唸大學,我聽我哥說,台北的大學是非常有意思的!」

她拿出一大包蜜餞遞給我。

「吃些蜜餞吧,別說姐姐都不疼你!」李小欣有點得意地笑了笑。

也許那一陣子情感很脆弱,我忽然覺得李小欣真是親切的好人。

接下來大家在車上就聊開了。趙老師也一路介紹我們走過的地方,坦白說,車子不進屏東市而直接走海線上屏鵝公路對我們這群哪都沒去過的孩子來說還是第一次呢。

車子一進入屏東縣境,象徵著南國的椰子樹就四處林立,海風吹來搖曳生姿,一派的南國風光,這種景象對我們這些來自台灣比台南更南方的人來說,是非常親切的景象。大海在近處泛著藍色的光采,大武山系在較遠處展現著翠綠的風姿,車子一路向南開往國境之南。在這樣的山水地理下生長壯大的子弟,應該是充滿了南國陽光般熱力的。我想到這一點不禁看了看大鳥,他真無愧是南國子弟。但又想想自己,可真是汗顏。在兩天之前還在為了一個小小女生垂頭喪氣的。看著屏東更強大的艷陽天,我心中的那一點最後的陰寒濕冷也消失的無影無蹤。南台男兒邱日昇再次頂天立地地迎向陽光!

車子到了崁頂鄉, 趙老師把車子開離屏鵝公路走向小路,進入了崁頂鄉的崁頂村,撲鼻而來的是一股濃到化不開的芝麻醬的味道。原來這裡的芝麻醬是遠近馳名的。李小欣她家就住在這裡。在她的指引下來到一家百年老店買芝麻醬。據說在日治時代這家老店是日本政府指定在東港郡和恆春郡唯一的麻醬坊。我們都各買了一包,趙老師則買了不少,他說早就盤算好來這裡買芝麻醬送給吳醫師。算算時間也差不多近中午了, 我們就在這附近的麵店吃個道地的麻醬麵。看來是一家小小的老舊店面, 但道地的上好麻醬配上彈牙有力的麵條,這一餐真令人大過癮! 最近在美國矽谷的東方超市中又見這一家的麻醬,事隔多年之後,飄洋過海而來的家鄉風味,在一打開包裝後又讓我回到近三十年前的那家麵店中!美食的記憶是這樣深遠啊!

告別了李小欣,車子繼續南開,山和海的距離越來越近,台灣海峽的風浪小,可以看到幾隻塑膠筏在近處捕魚。我們的心情隨著海景和大武山系的開展愈來愈高亢。

趙老師一邊開車一邊和我們閒聊, 大鳥忽然問到一個我也想問的問題。

「趙老師,吳醫師和何醫師這兩個同門師兄弟不和吧?」大鳥問。

二呆忙說:「不好意思,我們問這些是不是不太恰當?」

「沒有關係啦!」趙老師笑著說:「其實我也想提醒你們去見到吳醫師時少提何醫師的事。」

趙老師接著說:「其實這兩位同門也沒有什麼太多衝突,只是他們的理念有很大的不同罷了。怎麼說呢? 嗯…吳醫師是理想主義比較濃厚的人,他是一個悲天憫人而且熱心熱腸的人,他認為良心的醫學和誠實的醫學才是唯一的標準,其它一切都是錯的! 而太明兄則是深熟世務,處世為人都較入世的一位。本來我們的老師張先生把醫術同時傳了給我們, 但每個人的運用則不同, 太明兄認為中醫是濟世救人之大業, 那還是得先立足於社會而形成力量來推動。沒有商業力量的事業在現今社會要成功是困難的…」

二呆插話說:「我不這麼認為! 士志於道,而恥惡衣惡食者,未足與議也! 不是一切都是要靠錢來完成的。中醫學更不需要!」

趙老師笑著說:「哈哈! 你和天華兄可以結拜成忘年兄弟了, 他也是這樣認為的。你們這些孩子真的很優秀,張老師看到你們一定很高興。 說到錢啊,你們還沒有進入社會,還不知道有時錢雖不是萬能, 但沒有錢是萬萬不能。人類很多文化的形成和文明的發展都跟錢密切相關。甚或在形而上的宗教都還和經濟活動密不可分。」

二呆有點口吃地說:「所以..趙老師…認為何醫師才是對的嗎? 」

趙老師說:「其每個人站在不同的視角和高度來看,對一件事會有不同的觀察。我沒有專業地業醫,算是一個客觀的旁觀者,我也在想哪一種方式才是對的。」

大鳥這時說話了:「我對錢的體認應該是比二呆深一些,家境並不好,我知道錢的力量。但我發現何醫師的生活太過奢豪,這樣不容易生道心。」

趙老師說:「你們說的不無道理,我問過太明兄,但他說如果中醫都要過著苦日子才能撐下去,且我們連自己的子弟都不願他們學中醫而吃苦, 我們憑什麼要各種人才都匯集到中醫的陣地來? 西醫一向是台灣令人稱羡的工作, 但沒有人說西醫就不該大賺錢啊。我也在思考這種看法。這次去找天華, 也是想和他多談談。不過有趣的是天華本身是西醫出身來學中醫的。」

我不禁問道:「那他還做西醫嗎?」

「他在滿州有個小小的診所, 掛的是西醫牌,但暗地裡他用中醫的方法在治病。所以他說他是做暗的!哈哈…他本來可以在台北做個西醫賺錢, 但後來他決定來屏東南部過日子,他沒有孩子, 老婆也早離婚了。他說如此他可以過自己想過的任性人生了。」趙老師說。

這倒是有趣了, 我們都很期望著見到這位奇人。

車子過了車城不再往南進入恆春,我們向東轉彎走進滿州鄉,也就漸漸脫離了前往南方渡假聖地—墾丁的車潮和紛鬧,初夏的山是一片新綠。車子開進了一個綠色的山谷中,午後三點多,一切是這樣地安靜,車子沿著山路愈走愈深入山中,山路幾乎沒有止境地向更深處延展。 房屋愈來愈少,綠色的樹海愈來愈廣大,最後山路上連其它車都沒有,四處也沒有人煙。

在這幽靜山路的盡頭會是怎樣的景物呢?

(by 矽谷絕緣生)

Be Sociable, Share!

8 comments to 【原創連載小說】少年邱日昇的故事 (十七)

Leave a Reply

  

  

  

*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