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創連載小說】少年邱日昇的故事 (十五)

YSC_015_2

(15)

我這時的心情是非常複雜的。

這代表什麼? 這代表阿嬌滿十八歲而可以騎摩托車了。

我只能坐在粉紅色的後座嗎? 這真是非常尬尷的年紀, 我覺得自己已經是大人了,但事實上是阿嬌才是成年了。她是一個五專的大姐姐,她是該和成大的學生約會的。但我還是想從她口中聽到她也喜歡我的話語。這些日子的相處,我們一起在台南這個古老而現代的美麗城市留下過很多歡笑的足跡。我們也一起坐在先覺中醫的藥房中吃著漬橄欖一同學著認藥和配藥。她會很有技巧地讓我覺得我是男生必須保護著她和吃下她不喜歡的肥肉。我們是男女朋友嗎? 還不是。 我們會是嗎? 不知道。 當時的我是這樣地迷惑著。


小珍笑說:「你自己在自我陶醉什麼? 人家只是把你當哥們。我不用看到, 光聽你說我就知道了,大哥。」
我苦笑說:「現在已經老成事故的我當然知道。但『此情可待成追憶,只是當時已惘然』啊。」
「這就是熱血的青春!」我告訴小珍:「妳懂嗎?」

到了安平路的蚵捲店,阿嬌還是不改她老饕的本色,也許是要善巧地避開我欲言又止的神情。不知怎樣, 我覺得這本來非常迷人的蚵捲在這一天怎麼味有異,蚵仔透著腥味,麵皮似乎太厚,韭菜切得太長,去油做得不徹底,沾料太過偏甜,桌面有點油氣, 燈光太過昏暗,冷氣不夠強大, 老闆毫不視切,我可說是食不下嚥!

阿嬌說想去吃好吃的安平豆花,但我說我不想吃甜的。 這大概是我第一次違背了阿嬌在美食探索的意願。

「那你想吃什麼呢?」阿嬌親切地問我, 這讓我更覺得像是大姐姐在安慰一個小弟。

「我想離開這些塵市的人群。」我說。

「那要去哪裡呢? 」阿嬌還是親切地問。

「去億載金城好了。」

阿嬌看著我, 有些不解問:「你沒去過嗎?」

「走吧!」我站起來付了錢往外走。

在清朝就建好的億載金城, 其實應該叫二鯤鯓砲臺。這裡地處荒郊,直到後來聽說正好是建成一百週年的時候,臺南市政府大規模整建,並仿製當年大砲、小砲,大致恢復了昔日景象。但在我唸高中的那個時候 億載金城附近沒有什麼開發,也沒有太多配套的旅遊設計,我去寫生過幾次,都是遊客稀少冷清。但當時的我想要去的是一個清靜開闊的地方。

這一天不是週末,果然沒有什麼人到這裡。我們停了車走進這古代陣地的紅磚門,這裡的紅磚聽說是從當時已經傾圮的熱蘭遮城取來的。無論如何都讓人感受到台南過去的興衰起落。走上四週的土坡,四週是護城河, 四處種植著木麻黃樹, 這種樹的黃綠葉子總給人一種偏暗的感受,因淤積而離岸愈來愈遠的海洋, 似乎在告訴我們往日的榮光或不堪已遠去。

我看著阿嬌紅艷的臉,正要開口說話,但不知如我還是說不出話來。

阿嬌等了一會兒,嘆了一口氣。

「邱仔,其實我也知道你要問什麼。」阿嬌想了想還是繼續說了:「我還沒有那麼笨,在這些日子以來我一直想告訴你。」

我忽然覺得方才我應該高高興興地和阿嬌一起吃吃喝喝, 因為也許這是最後的出遊了。

「邱仔,後來有些話我愈來愈說不出來, 但還是要說。你是一個有才華而體貼心細的男孩子, 也保留著來自鄉下的純真本性,和你在一些是很快樂的。但你馬上就要考大學了。你唸了高中,最重要的是要考大學! 你的人生正等著你去開拓, 現在應該要心無旁鶩地用功讀書了。我從來不認為你不是一個迷人的男生。但終究這樣下去對你是不好的。叔叔說在黃帝內經裡面已經說得很明白,女生總是比男生早熟。我終究覺得我還是一個大姐姐,女子七七而天癸絕,男子八七,我們一起老下去,有一天你會發現我會是一個比你老得快很多的老太婆,想想你要完成的學業和父母的期待,你要能多去體會和思考。你不要介意我的多心。」

我轉過身來看著遠方的海岸線,想忍住眼眶中的淚水,但不爭氣的我這時只能像個小弟弟任由淚水縱橫滿臉。阿嬌拿了她的手帕給我拭淚,但這有著馨香甜郁味道的手帕讓我更是淚流不止。

阿嬌抓著我的手,她想了一下,忽然非常輕地在我的臉上迅速地親了一下。這一刻是我一生中永難忘懷的一秒鐘, 像閃電掠過大地, 萬物都震動了起來。

阿嬌放下了我的手,拍了一下我的肩。

「你是我永遠最重要的朋友,如果不談男女感情,你己經成熟到可以自在面對我嗎?」

阿嬌這時真的成了一個成熟理性的女人。她的表情和眼光似乎透著不捨和擔憂。而這樣的言語也讓我不得不理性地停下奔流的情緒。我是這樣無助而酸苦地看著美麗的她。


小珍又笑著說:「喂! 表情和眼光似乎透著不捨和擔憂? 這位明醫怎麼這麼看不透自己被人家的表演騙了。」
我只好再次苦笑說:「我當時不這麼想行嗎? 這種事要被唬弄很多次才能成長茁壯。不信妳問問這兩位現在看來老成持重的醫師。」
王大衛說:「小珍,這種過程一定要走過啦,享受一下人生苦澀的滋味,好好通通淚腺。老油條和老江湖是享受不到的!」
陳醫師笑了笑,點頭同意。

我們在一座座大小炮中走著,我的心情一會兒有些輕鬆, 因為這些日子以來的思慮至此有了明白解答,居然能和阿嬌聊起二鯤鯓砲臺的歷史,這是二呆告訴我的一些知識。一會兒又有些難過, 阿嬌看來會是別人的女朋友了, 我的初戀似乎就這樣結束。

我看著護城河還真有點想跳下去, 但想想自己水性不錯, 要淹死還真不容易, 而且水看來也很髒,於是就取消了跳水的想法。

走著走著, 我們再也無話。於是慢慢地去牽了車,回到東寧路去。回到公寓,我只向阿嬌揮了揮手就準備上了樓回自己住處。這時狼哥騎著他的寶藍色的新機車也回來了。

他看了看我,有些歉意地開口說:「詠菁她和我…」

我不待他把話說完,一手握著狼哥的手, 另一手拍了拍他說:「狼哥,要幸福喔! 我們都支持你!加油!」

狼哥點了點頭給我一個熊抱說:「謝謝你,兄弟!」

在狼哥前面一個男子漢的氣勢可不能弱下去,我笑著說:「好險是狼哥追到阿嬌,這樣以後大家還可以一起到天台上烤肉放衝天炮!」

這時我注意了一下,沒見到阿嬌, 看來她上樓去了。這一刻也是她淡出我的生命的時刻,但這是事後才體會出來的。

「阿嬌…是…?」狼哥有點生疏地問。

「咦,何詠菁沒跟你說她也叫阿嬌啊?」

狼哥苦笑著說:「看來我們還不夠熟。呵呵。」

好! 阿嬌這個名字算是屬於我的回憶裡獨有的好了!


小珍說:「多阿Q的可憐痴情少男。一輩子只好天天用些阿膠、熟地什麼的來緬懷屬於他的青春幻想。」
我笑說:「妳這個貧嘴下次不讓妳來跟診了!」
王大衛說:「小珍妳不知道中年男子坐在這裡笑談當年愛恨情仇有多不容易, 日昇兄看這晃如隔世的種種前塵影事是自在而平靜的,其人生所有的心境起伏在長遠而整體的人生來看都不算什麼!」

我說:「 嗯, 大衛兄果然是中年男子中的智者!  好了,明天要早起,大夥先去休息吧! 明天回程路上故事再繼續!」

(by 矽谷絕緣生)(同步登載於: http://sunrisetcm.com/wp/?p=255)

Be Sociable, Share!

3 comments to 【原創連載小說】少年邱日昇的故事 (十五)

  • avatar QC

    这邱日升真是很逊。你看人家资优生追女生那么有力,可说是手到擒来。难道后段班的连情场都是失意的?

  • avatar 路人

    非也非也!這邱日昇可也是台南一中的高材生啊!人家可沒有用資優生的名頭來追馬子,說的只是一段清純青澀的歲月罷了。

  • avatar 矽谷絕緣生

    大家看小說就好,如有一些興味那也算收穫。至於一些枝節就別太認真。

Leave a Reply

  

  

  

*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