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創連載小說】少年邱日昇的故事 (十四)

YSC_014【圖為南一中精神像徵的大榕樹】

(14)


小珍聽到這裡忍不住要問;「台灣還有這種地方嗎?」
這時在一旁都不說話的陳醫師開口了:「邱醫師說的地方我倒也知道。」
「喔,在哪裡呢?」小珍問。
「邱醫師說的是不是台東縣和屏東縣交接的地方?」陳醫師說。

是啊,後來我到了那裡去。那真是一塊在山區之外台灣的最後處女地。這個地方因為很神祕的軍事用途,有一大塊區域是在地圖上沒有什麼標示的。沒有什麼村落,但又不是無路可至,附近除了沿海邊有少數原住民和後來移入的一些閩南人本來就住在那一帶,一般而言並沒有太多的人為建設。

但是當阿嬌說這件事的時候,一開始我並沒有很想去見這位吳醫師。或是說,在十七歲時的我, 對人生的規劃還是糢糊而沒有定形的。而我的心裡只填滿著阿嬌的影像和一些幼稚的空想。

時間過得很快, 高二的下學期就要結束了。就要進入高三來面對人生中最大的挑戰, 這些苦處資優生是不易體會的,每個人都心情有些緊張。只有大鳥這種奇人和二呆這種天才是一派輕鬆。而我就是和這兩位住在一起,好像還感受不到什麼課業壓力。二呆真是哥們,每次各種考試之前看他整理出來的各種資料都足以應付考試。這樣的人真應該好好地來研究學問。高二下的期末考也不例外地在二呆的指導下順利過關。但最後的兩週還真是累人,這是高二最後的一關了。

靠近中午最後一堂公民科的期末考試還沒有下課,坐在教室裡只聽見外面的聲響愈來愈大,考完試的人為迎來暑假開始高興地喧鬧了起來。教室似乎愈來愈熱。最後我終於也受不了而交卷。走出教室初夏的台南中午是一片綠色的暑熱,地面的水氣蒸騰而上,所有遠方景物都看來有些糢糊,彷彿要溶化了一樣。

這時我看大鳥和二呆早在台南一中的精神像徵—大榕樹下面等我。

大鳥說:「我們後天再回屏東吧! 趙教授上週說他要開車去找吳天華醫師,反正要去屏東就說要載我們回去。」

二呆接著說:「我就吵著要去找這位奇人吳醫師,趙教授也答應帶我們去,太好了!」

我正不置可否的時候,二呆打了我一下說:「好吧, 告訴你,阿嬌也要去喔!」

我想我的臉一定非常紅,但故做鎮定地說:「好…」

大鳥很高興地說:「這次能去拜見高人真是太好了!心情好就來花些辛苦錢吧,大家要不要去吃成功路的那家沙茶豬肉燴飯,再來喝一杯青草茶! 又大片又入味的沾粉豬肉加上高麗菜的燴飯我來了!」

對我們來說,當一盤要三十塊台幣(合美金一元)的沙茶豬肉燴飯就是大餐了,每次看光著腳站在一個麻布袋上揮汗把燴飯醬料炒到鍋中起火的老闆,就覺得這是很棒的表演。我們一起走出校園後把上衣脫了只穿著汗衫,大步跑去吃飯。

正跑到一半的時候,我看到令我的整個人投向驚濤駭浪的驚訝的一幕。

就在勝利路上的車流裡我看見阿嬌。

是阿嬌!

她穿著一身艷紅的洋裝,正側坐在一台摩拖車的後座,巧笑嫣然的她攬著一位帥哥。

這位騎車的正是我們樓上的成大高材生狼哥!

在這來往川流的車流中這輛寶藍色的機車似乎定格在那裡,帥氣的騎士和紅衣的美女在艷陽下閃著金黃色的光芒。天地間好像一切聲響都靜下來了,空氣也在這一刻凝結。

想要叫住他們,但車速很快,很快地就往前衝去,下一秒我們只能看見背影了。

我彷彿定格在這一幕上,聽到大鳥揮著脫下的卡其布上衣說:「哇!狼哥什麼時候牽了一台新車? 好一台酷車,後面還坐了一個女生。這位大哥開竅了!」

很顯然地大鳥並沒有注意車上載的是誰。他光看車都看呆了。

二呆應該是看到了阿嬌,我注意到他似乎嘆了口氣。他拉著我和大鳥叫到:「快走吧,肚子快餓死了!」

阿嬌是正好遇到狼哥吧? 狼哥是順路載她吧? 她穿著這樣正式是要去哪裡呢?

這一天的沙茶豬肉燴飯還真是食不知味啊!

第二天我決定自己去向阿嬌問清楚,於是早上結業典禮一完我迫不及待地和兩位室友說了聲,就自己先跑回到公寓去。我走上對面的四樓,我覺得心跳聲愈來愈大,一方面想知道一些答案, 一方面又害怕答案是不能接受的。衝上四樓,我敲起了阿嬌的門。

開門的卻是她的室友李小欣。

「什麼事, 日日昇? 你要找何詠菁嗎?」李小欣穿著運動衣,都中午了看來好像剛睡醒似的。

「是, 她在嗎?」我有點不好意思地問。

「不在…約會去了!」李小欣一付幸災樂禍地斜眼看著我說,她的臉看來真是討厭極了,一頭膨鬆的捲髮讓她看起來更高大,看來似笑非笑的臉打量著氣喘如牛而汗流夾背的我。我站在那裡一句話都說不出來,不過六月初,台南就熱得讓人窒息。

約會? 這是什麼意思。我忽然覺得全身無力,但總不能在這個高大的女生前面倒下吧。

「沒事嗎? 我要關門了。」李小欣說完把門一關。

我正轉身要下樓,只聽門又打了開來。

「喂,邱仔你找我啊!」開門的居然是阿嬌。

「李小欣妳這個壞東西又在亂說話了!」阿嬌笑著轉向屋內大叫!

她轉向我說:「有什麼事嗎?」

我深呼吸一下, 表情嚴肅地說:「阿嬌,我有話要對妳說。」

阿嬌睜大了眼睛,我注意到她又長又捲的睫毛襯托出黑白分明的明亮眼睛。她眨了眨眼, 似乎並沒有察覺我無奈的突然。

阿嬌這時說:「好, 等一下再說,先等我一下我拿個東西之後我們一起下去看我的新寶貝!」

什麼寶貝? 我只是想問幾句話。我還想再問,她已經二話不說地走了進去。但是她這樣說我倒忽然鬆了一口氣, 方才的氣勢一時也提不起來了。其我只想問一句話就走的。

我在門口等著阿嬌準備一下,看了看這公寓的樓梯間還真是髒,垃圾四處不說,整個樓梯間都是灰塵和蜘蛛網,我心裡就想:這是什麼奇怪的心態呢? 大家走進家裡就是自己的天地,是那樣地乾淨舒適、安全溫暖。而走出家門那一刻起就正式踏入都市叢林裡。

也不知道為什麼在等待阿嬌出來的那一刻,我忽然間強烈地想家! 十五歲那年離開家,可能是和二呆及大鳥在一起初闖天下, 心中的感受只有新奇和興奮。從來沒有離家遠行的感覺,畢竟台南到屏東也不過是兩個小時車程而已。但為什麼在這個時刻想起了家, 想起了父母親, 想起了家裡一起打打鬧鬧的兄弟姐妹。後來長大才知道,當一個人的心累了、惓了、慌了。他就會在腦海中搜尋著生命中那些平安幸福的回憶,提醒自己無論如何在世上是有人永遠支持你的。事實上,在那一刻自己心中最深最幽微處都已經知道了一些答案,只是當時自己是不肯去面對的!

門開了,阿嬌穿著一身勁裝。飄逸的長髮紮成馬尾加上一頂紅色的棒球帽,鵝黃色的運動夾克,帥氣合身的牛仔褲襯托著她修長的腿,白色的短筒皮靴顯得青春無敵!

而我呢? 一身卡其布南一中制服外加一雙鞋面有點開始「足下出頭」且灰黑無光的大皮鞋。 別忘了還理著純正的鞋刷式高中平頭。那種土氣可以說是到了極致,土得成格了。

我隨著阿嬌下樓一看,原來阿嬌買了一台新的小摩托車。粉紅色系的摩托車顯得這樣亮眼,我看有些目瞪口呆。

「這是我的生日禮物。走! 上車,我帶你先衝去安平吃蚵捲和豆花!」阿嬌難掩興奮地說!

 

(by 矽谷絕緣生)

Be Sociable, Share!

Leave a Reply

  

  

  

*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