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創連載小說】少年邱日昇的故事 (十一)

(11)

何太明醫師看著我問道:「你瞭解中醫嗎?」

我還真的不瞭解,從小到大從來沒看過中醫。一有什麼問題, 從小父母親都帶我去看西醫的。

「我不瞭解。」我小心地回答。

何醫師停了一下說:「那你對中醫粗略的印象是什麼?」

「我…我不知道說的對不對…」

「你就說吧, 沒有關係」何醫師的臉上看不出是喜是怒。

「嗯…中醫是比較…治起病來比較慢。」我有點不敢看何太明的臉。

「是這樣啊。」何醫師做出思考狀。

我看這情形得要說些比較正面的,但不知如何說起,略定了定神,把平常唬爛的精神拿一點出來看看:「但中醫是治本為主,調養厚生為先,應該是比較…這個…這個…自然一些吧?」

沒有什麼反應?

我只好繼續講下去:「這中醫啊…用物理的方式作用在人體的穴位上來調整…這個…平衡,或是利用一些草木金石來做藥。這是以天地的所生之物來調和人體四大的不安。」

大家都在吃菜,除了我在胡說,只有四週佈置的人工流泉發出來的水聲。

想到之前趙教授說的話,我就炒一炒加點調味料端出來,再胡說一段:「道家說要法自然,這個中醫嘛,也是合於天地的道理,把人體用大自然的規律和運作模式來做觀察和對待…我不知道這樣講對不對。」

「嗯。」何醫師的表情看來是不置可否。

吃得差不多後, 大家的話反而少了些。我這才想到阿嬌說他叔叔收徒弟的事。當時我想我應該將來不會想去做一個中醫師吧。方才亂講了一些空泛的話,也許在他們這種內行人聽起來是很幼稚吧。但飯也吃了,沒講一下又好像不行似的。

我這時覺得自己沒事來騙吃騙喝大是不該。我偷看何太明一眼,發現他悶頭吃菜看來有些無趣。這氣氛說來還真是尪尷的很。趙教授和阿嬌也不說兩句話緩一下氣氛只顧吃,真是的。

不知如何地我想起一件事,臉上暫時堆起一點笑容問何醫師說:「何醫師,您在一樓的這一幅日下部鳴鶴的書法作品可真是難得啊!」

何醫師看了我一眼,好像看到什麼奇怪的生物似地說:「你也聽過日下部鳴鶴啊?」

好險從小因父親的關係還蠻喜歡書法的,跟著一些老師寫了幾年字,還是多少有點基礎。

我大膽地說: 「這位先生也許很多人不熟,但他是近代日本書法之父,他受了中國去日本作外交使節的楊守敬先生的影響,在日本傳統以帖學為中心的書風中,加入了北碑氣勢雄渾的元素,可以說是日本近代書法的祭酒!」

何醫師的臉好像有冰融化開來一般有了笑意,他吃了一口最後上來的甜品銀波布丁, 好像布丁的甜滲進了他的臉, 他輕鬆的笑著說:「你還算內行, 你知道台灣有一處很有名的石刻碑文就是他寫的嗎?」

「這…我倒不知道。」

何醫師點頭道:「台北縣板橋市板橋國小內有一座『枋橋建學碑』,碑文就是日下部鳴鶴寫的。」

趙老師也點點頭說:「日下部當時七十歲了,碑文六百多字,這字雄渾合度,有北魏鄭文公碑及高貞碑的圓筆北碑寫法。邱同學,你寫過鄭文公碑嗎?」

「我寫過一通而己,不算能掌握。 喔, 我只知道日下部鳴鶴手上收藏有『正草千字文』墨跡,這是隋朝智永和尚的存世唯一墨蹟。但不知道他在台灣還有留下這樣的碑文。真想去那裡好好看看。」

何醫師笑了笑:「我也用楷行草三種字體寫了幾本千字文,改天送你一個影本。歷代大家都寫。倒是智永和尚的影響最大。可憐他寫了八百多遍,只有日本那本可能還不是真跡的摹本墨跡留下來,現在有了影印和照像技術,可是值得千古流傳的字卻是少了。」

當下我和何醫師一來一往,愈聊愈高興,從北碑開始一路聊到羊毫的使用。我覺得這位看來可怕的大叔一談起書法,自有其風雅精細的一面。

何醫師愈聊愈加高興地說:「說到日下部鳴鶴,其實平常你也可以看到他的字,日本清酒『月桂冠』的標頭的三個字就是他寫的。但台北板橋那個碑雖好,因為人為破壞和刻意忽視,現在的情形很不堪了。好在本人藏有日治時代高清碑拓一張,哈! 哈! 哈! 可能只有我有吧! 改天有空可以拿給你看看!」

我看著何太明這時的笑臉,不知為何有一種厭惡感。想起歷代書法大家中有不少人字寫得極好,但人品卻很低下。比方說宋史《奸臣傳》裡的大奸臣蔡京是當時天下書法的絕頂高手,但北宋有「蘇、黃、米、蔡」四大書法家,「蔡」原指蔡京,後世以其「人品奸惡」,後來居然會改為蔡襄。又比方說明朝大書法家,影響後世甚至以「香光體」著稱的董其昌,才藝雖高,但人品低劣,眷養惡棍,魚肉鄉里,放債霸產、誘姦民女。但看他的字清潤典雅,承二王法度而書名遠傳後世,怎麼看也不像是一個惡人寫的。在這花木扶疏,佈置不俗的飯廳裡,看著何太明大師的狂笑,我有些不解和迷惑。

這時有人上來提醒何醫師下午的診開始了。

「啊,時間過得真快,邦祥你們再坐坐, 我得下去應付一下。」

何醫師起身正欲欲下樓,然後又轉身告訴我說:「有空常來玩…嗯…請你那位看過<不受人惑的最高智慧>的同學也來吧。」

 


小珍聽得很入神,但車子已經開到我們今晚要住宿的旅館了。不少明天要參加義診的工作人員都已經到了。這是一個通往優勝美地國家公園路上的一個小鎮,一條大街上有幾間旅館和商店外, 大多是住在這裡的農家。王大衛把車子停好之後,大夥忙著把一些明天要用的器材全搬下來。我的故事在這裡得先停一下。

大家入住房間之後,小珍急著追問:「以後來你就拜了何太明醫師為師了嗎?」

「沒有,後來的發展,卻有了一位更精采的中醫人物在我的高中的故事中出現,改變了我和二呆、大鳥的一生。」

一直也沒有說話的王大衛開口了:「晚上吃飽飯再來告訴我們後來的事好了,這一帶看來夠偏僻的,晚上又不好吃飽就睡,我們都來聽故事好了。想不到日昇兄的高中生涯這麼有意思!」

在這樣一個小地方,居然還有一間小小的中國餐廳,名字倒還不俗,叫做「邀月」,看來附近的選擇也不多,大家都往那裡去用晚餐。店不大,雖略顯陳舊,但還總算是不失整潔。我們和幾位義診時認識的中西醫師一起叫了些菜,大家平時也忙,這個時候是大家難得一聚的機會。大家在寒暄之中菜就上來了。大家一吃都覺得居然還算不壞。但小珍一直說剛才在路上聽太多台南的精采美食,就覺得美國的中菜真是騙老美的啊。

一位常一同去義診的陳老醫師想到上回大家去中谷另一個叫bakersfield 的地方,那個城鎮比較大,中式餐廳也很氣派,我們一起去了一家外表看來很不錯的店。

「那一家店的鹽好像是不用錢的! 勾芡用的粉好像也是撿來的免錢。吃完飯只覺得都是醬油味。更可怕的是地毯居然是黏的。」陳老醫師笑著對小珍說:「小妹啊,妳要是吃過那種中菜就會覺得這裡的菜還算是國賓飯店的主廚煮的了。這裡規規矩矩,不油不膩。茶也蠻熱的。」

小珍指著我說:「都是這個人,他一路都在說台南的美食,講得活靈活現的,我和王醫師都沈浸在那種正統的美食裡面。」

王大衛說了中肯的話:「小珍,如果今天晚上大家是去吃世界最大的餐廳: 金拱門名店『麥記』(按: 指「麥當勞」), 妳會落差更大的。」

大家都笑了,因為所有同行的朋友對明天的義診都有很多期許,大家聊得很高興。

吃完了晚餐走出餐廳,天還沒完全暗,但天邊有一顆星星己經可以看的見了,這是金星。 

 「金星,只因為它離我們比較近,所以特別明亮!」  

這時我想起了這句多年前聽到的話。  

 

(by 矽谷絕緣生)(同步登載於: http://sunrisetcm.com/wp/?p=255)

Be Sociable, Share!

2 comments to 【原創連載小說】少年邱日昇的故事 (十一)

  • avatar 柱子

    絕緣生的小說內容豐富的讓人目不暇給啊!

  • avatar 矽谷絕緣生

    不敢當,小說家總是抓到一點什麼就猛寫一大篇。
    中文小說的祭酒金庸先生說小說家最愛一些傳說
    因為除了場域時空的新鮮感之外,
    小說最需要一些「出人意表」的內容了。
    文以載道做不到的話,來些八卦內幕之類的也很不錯啦。
    總之歡迎大家繼續收看!

Leave a Reply

  

  

  

*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