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創連載小說】少年邱日昇的故事 (四)

(4)

 

就在這個時候,二呆一把拉住我和大鳥。他使了一個眼色,我們多年的革命感情下的默契立刻使我們止步。大家靜靜地觀察著這位綁著馬尾的漂亮女孩進去的公寓。一樓原本就開著燈,二三四樓卻是暗的。「等待! 這是一個成功者最重要的一門必修功課。」這是大鳥才告訴我們的一句話。這時大家平日的默契扮演著重要的角色。 在幾分鐘後只見四樓的燈亮了起來。我們彼此點了點頭才邁開步走上我們在三樓的住處。

 

「二呆的表現很好,現在至少知道她住在我們對面的四樓了。這是個重要的情報,在二十一世紀,誰能完全掌握資訊誰就是強者!」大鳥讚許地說。

 

大家在房間裡討論著這個女孩的來歷。大家都沒有注意過這個女生在這一帶出現。

 

「靈氣!我覺得這個女生有一點出塵的美感」我說:「乍見也許不會注意,只覺得像鄰家女孩一樣親切,但仔細從眉宇之間細看,你會發現這個女生會讓你有一種『暮春者,春服既成。冠者五六人,童子六七人,浴乎沂,風乎舞雩,詠而歸。』的那一種輕鬆愉悅的感覺!」

「哇,邱仔你可以去寫小說了。比大鳥還敢唬爛!」二呆說。

「好說,好說。 嗯,我看這個女生可能是學生。」我說

「可能是成大的女生」二呆說。

「有可能」我說:「但看起來又有點像是高中生! 但也可能是已經在上班的社會人士」

「邱仔眼光不行,這個女生決不會超過二十歲」二呆說。

「那也許是高中畢業在當女工啊! 出身清寒,所賺的都寄回去為多,所以只能靠麵包邊度日」我說。

 

和二呆開始異想天開地亂猜這個女孩的來歷。愈講愈奇!

 

大鳥揮手說:「兩位英雄在兄弟的薰陶下怎麼沒有一點觀察力呢?」

他把手一指二呆說:「這個女生穿什麼衣服夠騎什麼車你知道嗎?」

二呆撓了撓頭說:「不知道哩。看了就忘了。」

「你呢,邱仔?」

「嗯,她穿著似乎是班服之類的淡藍運動外套,白色長褲和白色無任何花樣的運動鞋。騎的是五龍牌黑色男用腳踏車。」

「好,邱仔的記憶力很不錯,但你沒有去分析你的情報。」

「老大你有什麼發現,願聞其詳!」我說。

 

「南台的才子們聽了。」大鳥他那一慣自信(或臭屁)的口吻:「一般來說大學女生的班服校服是不用運動服的。白色無任何花樣的運動鞋只有高中或專科低年級會要求大家這一種,此外,她的腳踏車上沒有成大的車牌,這是不能停在校園的。如果她是的話應該要有,否則每天上課多不方便。大家有沒有注意她拿的土司邊的袋子? 這是馥珍香麵包店的土司邊,馥珍香麵包店一天有兩次出爐的時間有做白麵包和三明治,也才有土司邊。下午這個時段這會在在下午六點半左右才會拿出來,這是土司烤好,切成白土司之後的時間。我們六點四十分見到她,馥珍香麵包店騎腳踏車至少要十五分鐘。表示她拿的不是這一個時段的土司邊。那她就是二點半拿到的。請問高中生會在週三下午兩點半去拿土司邊嗎? 除非是蹺課!所以她若是學生,又不是成大的學生,台南的大學就只有這所。應該是五專生之類的專科生, 上課的時間才有彈性!」

 

大鳥的分析讓我們敬佩不已! 這個人真該去當偵探、刑警或檢察官之類的。

 

  小珍這時問:「大鳥後來長大做什麼工作呢?」

  「妳猜猜看,之後我再來公佈答案。」我回答。

 】

 

大鳥低頭想了一下說:「其實我只在乎居然有人也拿了馥珍香麵包店的土司邊,我今天沒去拿是因為昨天拿了不少!」

 

這家麵包店的老闆大鳥很熟,他的土司邊就是那裡要來的。我想他是擔心可拿的土司邊會變少。

 

「這件事我得瞭解一下」大鳥這樣說。

 

「無論如何想認識一下這位鄰居的姑娘。」二呆最後總結他的想法。

 

接下來的日子,好像在一片空白的畫布抹上一筆閃亮的色彩,在我們生活的週遭出現了這個女孩的影子。拿垃圾去丟會見到她,早上出門會遇見她,到東寧路上的麵店吃麵會遇到她。但是大家都不敢去搭訕,本來以為大鳥這種比較不要臉的人敢去,但有一次我們在南一書局旁的冰店看到這個女生。我和二呆聳踴他,他就苦笑說:「你不清楚、不認識的東西就會有一種距離造成的美感,我現在覺得這位姑娘很美,所以非常樂於把這種美善保留起來。」

二呆說那就由我去。我也只好附會大鳥的話說:「去年今日此門中,人面桃花相映紅,人面不知何處去,桃花依舊笑春風。當年唐朝的崔護先生要不是在殘念中寫下此詩,怎有這樣美好的文學作品留下呢? 也許我們一生都不會認識這姑娘,但在無奈人生中的遺憾才是人生之所以深刻動人的原因吧!」

二呆搖頭說:「許冠文先生的經典台詞:『不要和我講將來,因為明天可能就是世界末日,那是不存在的。也不要跟我提過去,因為過去只是留在腦細胞裡模糊的錄影帶,早已不復存在。記住,只有現在才是永恆』。這句話是我覺得很正面積極的一段話,我只想把握現在,我要衝過去和她交個朋友!」

我和大鳥一把拉住他。拉扯中差點她就發現了。但最後還是繼續保持大鳥所說的「美」。

大家在高中二年級課業壓力煩重之餘討論起這位小姐總是很能令人覺得生活還有些樂趣的。最重要的是,她常在晚餐後站在她家的陽台練習吉他。我們住的是三樓而她住是四樓。總是覺得看的角度並不理想。

 

某一個炎熱的晚上,大夥在悶熱而狹小的房間裡讀不下書,大家熱到打赤膊而且身上都得掛上一條毛巾。電扇把房間各種氣味絞在一起,風好像愈吹愈熱。這時我才知道為什麼佛經上都要說清涼世界,因為在惱熱中要悟道是很不容易的。

 

就在這時候,我們又看到對面陽台上的身影,遠遠地聽到很不純熟的吉他聲和清新悅耳的歌聲。是她,那一抹閃亮的色彩! 二呆拿出了一個小望遠鏡說:「有人想上去頂樓天台上去看夜景嗎?」話猶未畢,一行人魚貫出門!

 

我們爬上了樓,一陣稍微涼快的風吹來令人精神為之一爽。接近滿月了,月亮照在台南這個新和舊調和而成的城市,頂樓是沒有光的,只有月光和這個城市一些光線照著。成大自強校區外並不高的樓宇之外的遠方有一些比較高的房子,是成大的新大樓,還可以看到非常高的眷村新大樓。有人說台南是有豐富歷史意義古都,但對台南人來說,古蹟只是百年來的變遷和更替的紀念物,城市對於在生活中奔忙終日的人們來說只是這一刻生活的家園。站在頂樓還可遠望一部份南一中的二部(南一中的校園被成功勝利路一分為二,本部和二部之間只好用地下道連結起來),看來校園是附近比較的暗的地方。

 

大家這時不得不把眼光看向對面四樓的陽台,透過二呆的小望遠鏡看著她自我陶醉的神情,好像她在舞台的中央一樣,也許是晚風的吹拂,也許是月光的浸淫,只覺得通體舒暢,那種感覺到今天我還是記憶深刻。

 

這時忽然之間,在黑暗中走出一個人影。他接近我們時看來還蠻高大,他大喝一聲:「你們這些傢伙在幹什麼!」

 

 

(by 矽谷絕緣生)(同步登載於: http://sunrisetcm.com/wp/?p=255)

Be Sociable, Share!

2 comments to 【原創連載小說】少年邱日昇的故事 (四)

Leave a Reply

  

  

  

*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