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創連載小說】少年邱日昇的故事 (三)

(3)

想想看, 當時我們只是國三的學生。大鳥就在全校面前玩這一個驚世駭俗的舉動了。

「我們的大鳥老大果然不是池中之物啊!」二呆是這樣評論的。 大鳥雖是和我們同年,但因為個子高大、言行誇張,我們這一行三人都以他為老大了。

上了高中之後,大家忽然發現功課比較緊了。畢竟還是鄉下來的孩子,在家鄉輕鬆地唸書就會名列前茅了,但來到精英群聚的府城可就沒有那麼容易。但大鳥還是一樣我行我素,還是常說一句話:「老話一句,在台灣高中成績也沒人會管你,只要最後有兩天叫做『聯考』的考試考好一點,所有東西都重新來過,只有你們這些淺薄的小鬼和窮緊張的家長才會在三年裡患得患失。」其實他功課到了高中也還不錯。而他居然在高一下還找到一個幫忙折報紙裡面的夾頁廣告的工作,那是一大清早五點就要去派報所工作的活。他說雖然他哥哥退伍了可以幫他媽媽賺錢,但家裡吃飯的人多,他必須要多工作來補生活花費,雖然他已經夠節省了。他一開始住在學校旁菜市場裡面賣菜的老太太出租的一間在市埸二樓的房間,但因為我和二呆一天到晚把他找來,聚在我們在成大自強校區附近租的公寓房間裡,後來乾脆就請他把租的房子退了,大家一起擠在我們那一個房間住。我們請他不用出房租,反正他每天都只是打地舖而已。

大鳥有多節省呢? 他發現去成大的餐廳吃飯很便宜,而且只要買兩個菜多要些飯,晚餐和明天中午的便當都夠了。而且不知何時他老兄居然和東寧路上的麵包店老闆熟了,每天都可以要到一大包土司的邊,可以乾吃也可以用熱水去泡開來吃,這樣早餐就有著落了。

「一天吃飯只要十二塊台幣的重要祕訣就是…」自稱生活智慧王的大鳥神祕地說:「在成大餐廳吃飯,看好湯桶剛送出來的時侯,迅速確實地在不用錢的一大桶附湯中把裡面八成的料撈上來,這就是免費合理的營養來源之一了!」

我和二呆並沒有完全實踐他的生活方式, 但大多數時間也是學著他,大鳥很高興地說:「不錯,你們兩個很快就會學習一種人生幸福的無上法門了!」

「什麼幸福的無上法門啊?」二呆忍不住地問道。

「同志們聽著,有些人要賺很多錢才有一點快樂。這樣的人生要幸福可不容易! 人生真正實在的幸福要在盡全力地節省中找到,如果訓練到省一塊錢就可以高興喜樂個半天,那你每天都很容易就在幸福喜樂中,有些有錢人花一萬塊,心中的快樂還沒有你省一塊大的時侯,你真是幸福常在了!」大鳥願意分享這麼洗練的人生哲理是這樣令我們感動。

但每天一大早工作再去上學,經常見到大鳥在課堂上打瞌睡。他打瞌睡時的姿勢是微側著頭而略點頭,看上去有點像是在品味和讚許老師上的課,而且隨時能迅速清醒應付課堂上各種變化。大鳥可以說得上是瞌睡界的大師了。但大師有一天卻出事了。

那是我校英文名師陳老師的課,他的課非常嚴謹而認真,一頭白髮的他上課可是沒人敢亂動的,有人常說陳老師像是日本士官學校的教官一樣的嚴格。這位可是日本東京帝大學外文系的高材生,只是學英文去到日本,發音上有些日式風味而已,如果讀者聽過李登輝前總統在美國康乃爾大學的演講就知道我在說什麼。

這一天陳老師正在介紹George Orwell的名著Nineteen Eighty-Four《一九八四》這本書的時候,大家忽然都笑了。原來大鳥不知如何打起呼來了,這是意志力堅強的他不曾有過的,這幾天他好像特別累。大家正笑著的時候,大鳥忽然從椅子上摔了下來,大家更是笑翻了。

大家看著陳老師要如處置,大家都覺得有人要挨打了。只見陳老師表情嚴肅地看著大鳥說:「你跟我出來一下。」說著走就和大鳥一起走出教室。大約過了五分鐘吧,就在大家議論紛紛中,陳老師和大鳥又走了回來,陳老師繼續講課,大鳥也全然無事一樣地上著課, 但我注意到這位號稱「不受人惑」的奇男子大鳥的眼中似乎有些淚痕。

放學回住處的路上我把這件事和在高中時和我們不同班的二呆說了。二呆和我望著大鳥,希望他能說出發生了什麼事,但只見大鳥表情肅穆地往前走,走了一陣子還回頭說:「再不走,第一桶湯裡的好料就撈不全了!」

但是我們實在太好奇,忍不住一直問大鳥發生了什麼事。他一邊走著路一邊說:「你們知道什麼樣的鬼最可怕嗎?」

我問道:「什麼鬼? 倩女幽魂嗎? 吸血鬼嗎?」
大鳥正色說:「告訴你們吧,鬼都不可怕,可怕是窮! 你一窮連鬼都會怕你啊!」

「我是不怕鬼的! 但小時候我還曾經會怕鬼,我媽就告訴我,我們窮人並不用怕鬼, 因為鬼一見到窮人會拔腿就跑! 從此我就不怕鬼了。」大鳥停下腳步說:「我也不怕窮,貧窮鍛鍊了我的心志,我知道這是有益的。我有時也會被貧窮的痛苦打得很痛。你們都不知道小時候我妹妹生病而媽媽借不到錢帶妹妹看病時,我也軟弱地在錢前面低頭,我也很不爭氣地流下眼淚過。但今天起我想我會更堅強地和貧窮搏鬥。」

「大鳥…」我有些哽噎,拍拍他的肩。

「其實今天陳老師叫我出去,問我是不是在打工太累。他說東寧路上麵包店的蔡老闆是他一同鈞魚的好朋友,有和他提過我的處境。他溫和地告訴我,他說上他的課如果累了可以趴著睡一下,而有有困難的時候請一定去找他。他把他溫暖而厚重的手放在我的肩上,告訴我『吃苦就是吃補』的時候,我居然還是再多年後流下眼淚,但我不得不強調一下我的心志卻是更見堅強的!」其實大鳥這麼說的時候,當時我覺得他一點都不堅強,仔細看還是一個十六歲卻故作老成的孩子。

走在黃昏的東寧路上,路燈還沒有開始亮起來,夕陽把我們的身影都變得很長。台南的天空中有著美麗的雲彩,在三百多年前的荷蘭人來看這是另一個天地吧! 但來自屏東的我來看,台南的天氣人物景物和家鄉相差不多,畢竟也不過是一個多小時車程外的地方,但這卻是我一生中第一個離開父母親自己生活的地方,台南並非是很遠的地方,但在一個十五六歲的孩子心中這總是他鄉。我忽然覺得才十五六歲的我已經在離家生活後變得成熟起來了。從來沒有這麼強的衝動要感恩父母,我在吃完晚飯後在路邊公用電話打電話給我媽,問她現在好不好,媽媽還有點覺得我那天是不是有什麼問題了。呵呵。

就在吃完晚飯回到我們三個人蝸居的小室的路上,我們在公寓的門口看到一個綁著馬尾的漂亮女孩把腳踏車停在我們這U字型公寓的中庭,這個女孩的眼睛很大,俏麗的臉上似乎帶著笑意,看起來像極了當年的日本紅星早見優。她哼著一首歌並從車子手把上拿下一個透明的塑膠袋,逕自走到我們公寓對面那棟的入口開門進了去。我們都不得不看了一眼那透明的袋子。

那裡面居然是一包土司麵包的邊!

難道這個看來清純脫俗的女孩也和大鳥一樣靠土司邊過日子?


講到這裡,小珍脫口而出地說:「這女孩後來是不是讓你們三個人因搶著追她所以弟兄間的感情都解體了?」
我笑著說:「小珍你真是偶像劇看太多了。」
王大衛一邊開著車一邊說:「我記得日昇嫂說過她愛吃土司的邊喔!」
小珍叫道:「所以這是你現在的太太囉?」
我苦笑搖頭:「世界上愛吃土司邊的人是有不少的。我只能說我也很榮幸地遇到另一位。」

(by 矽谷絕緣生)(同步登載於: http://sunrisetcm.com/wp/?p=255)

Be Sociable, Share!

7 comments to 【原創連載小說】少年邱日昇的故事 (三)

Leave a Reply

  

  

  

*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