虛語和實際

這幾天在「胎臚藥錄臆測: 半夏」的整理工作中收穫很大。
更要感謝前輩Amida兄的指導。

另外,有另一項體會是臨床經驗和看書治病是有很大的差別的。

因為查對吉益東洞先生的「藥徵」一書而看到這樣一段話:

余嘗讀《本草綱目》半夏條曰︰孕婦忌半夏,為其燥津液也;不思之甚矣。古語有之曰︰
有不得用其藥。悲夫!夫妊娠者,人為而天賦也,故仲景氏無有養胎之藥。娩身之後亦然。故
方其有疾而藥也,不建禁忌。故妊娠嘔吐不止者,仲景氏用乾薑人參半夏丸。余亦嘗治孕婦
留飲掣痛者,與十棗湯數劑,及期而娩,母子不害也。古語所謂有故無損者,誠然誠然,孕
婦忌半夏,徒虛語耳。 

東洞翁他老人家也把《本草綱目》中偏失指了出來,

這使我想到老師在妊娠嘔吐不止時的處理也是不忌半夏而每見效用。

這些地方可以看出經方大師的手法和識見所在。

恩師之所以得到多病人和學生的敬重,

除了學識之淵博外,

臨床思考實戰的經驗更是明師之所以為明師的所在。

如果只在書本上頭打轉,

有時會為書所誤。

很多歷來的錯誤說法,

只因載之於傳世之書,

後來久傳竟成真理。

比方說有名的“細辛不過錢”的說法,

在仲景先師的書中從不為其所限(就算換成今制亦多有超過一錢者)。

在宋代陳承的《本草別說》始說:「細辛...若單用末,不可過一錢,多則氣悶塞不通則死”。

明代李時珍《本草綱目》也沿用這個說法:「細辛…若單用末,不可過一錢,多則氣悶塞不通則死,雖死無傷」。

大家不去看前提是「單用末」而就這樣自我設限久了就成為千古規範了。

很多久學中醫而轉投倪師之門的人都驚訝於老師的用藥,

有時置時下禁忌不顧,

但都建立很好的效果。

這就是高手的不同了。

這是臨床上的實際經驗及對經方強大的信念下才敢出手的!

--------

五月二十一日 補充:

amida兄,

昨天又查閱唐容川先生的「本草問答」,發現以下兩個說明:
「腸胃所以化飲食,皆以其燥能消耗之也。燥化不足則不消水,為嘔吐、洩利,用半夏、陳皮、白朮為主。」

「茯苓利水,半夏降水,此皆為水飲正治之法。」
可見倪老師和唐容川這兩位經方大師都體認到仲景先師在用半夏時的用心。

要不是用土方法來對比,

末學還真沒有注意到仲景先師的半夏在方劑中有這樣的考量(下利方面)。

臨床高手(包括仲景先師)的經驗真是寶貴啊!

Be Sociable, Share!

2 comments to 虛語和實際

Leave a Reply

  

  

  

*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