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醫極短篇小說4】相親記

雅真看著這位斯文高大的楊範平,一開始是有些好感的。

今天這位年輕美貎的未婚女中醫師經同門的黃大鈞的介紹,第一見到這位大鈞的同學楊範平。大鈞花了很大的功夫才聳踴雅真來今天的飯局。
他的大學同學楊範平雖是學生化出身的生化博士,但也對中醫很有興趣,早在五年前楊範平也去唸了中醫碩士並考上了執照。
大鈞一直覺得這一對真是郎才女貎、條件相當,所以積極地想撮合這一對。

一開始男女雙方比較謹慎,所以都是由大鈞在主導場面。但聊到有關中醫的話題,這兩位中醫圈內的人一下子就聊了起來。
話題來到最近一個叫矽谷中醫損友團的網站,有一篇有關於加州使用麻黃的文章。一開始雅真就一直抱怨救人的藥卻有這麼多的限制。
楊範平就講到麻黃在美國被禁用的一些歷史,大鈞也就在一旁默默地聽得津津有味。

這時大鈞的手機響了,是家裡打來的電話。

「兩位慢慢聊,我出去接個電話!」大鈞拿著手機出去餐廳外講了一會兒。

等他回到座位,發現場氣氛大有不同。雅真放下筷子瞪著楊範平,兩人一來一往地吵著。

「楊先生,那你是認為中藥的藥效要經過你說的科學檢驗才能認定囉?」
「這就是我想透過科學化的研究從中藥中找出現代醫學可用的資源。」
「那西藥的研究必需要禁止像麻黃這種在中國用了兩千年以上的天然藥材的使用嗎? 這不是您這樣的人搞出來的嗎?」
「中藥有很多,不一定要用到麻黃啊!」
「楊先生也學過中醫,那我問你太陽傷寒沒有麻黃怎麼醫?」
「我不覺得有迫切需要,我在北加州的臨床上還沒有見過太陽傷寒,我看所有的感冒都可以認為是風熱!」
「楊先生,小女子今天算是大開眼界了,原來不但南方無傷寒,矽谷也無傷寒啊。那你用不用附子?」
「附子有毒,臨床上還是小心一點,我是從來不用的。」
「楊先生的臨床療效想必一定好得不得了吧?」

眼見雅真就要翻臉了,大鈞是知道本門的同學都會很不爽這種言論,想想自己和楊範平好久不見,也沒有和他討論過中醫什麼深入的話題。
但今天這事由他而起。只得出來打圓場轉移話題。

「啊! 你們兩位有聽過我講過我家鄉一位老伯公的絕招嗎?」
「我沒聽過嘢,講來聽聽」楊範平其實對雅真很有興趣,但沒想到這姑娘這麼在意一些事,見同學出來解除狀況,趕緊接了下去。
「我小時候這位老伯公跟我們一大群小孩說他有一招就是只用一根筷子就可以吃花生米,可以比我們用兩根筷子還快呢! 兩位相信嗎?」

楊範平雖覺大鈞這個怪話題有些無聊,但還是裝出興緻勃勃地說:「這我可不大相信。」
大鈞看了看雅真,雅真直接做了一個不屑的表情說:「吹牛吧?」

大鈞嘆了一口氣說:「是啊,只用一枝筷子可以挾花生米,我也不相信這些鬼話的!」

(By 矽谷絕緣生)

Be Sociable, Share!

2 comments to 【中醫極短篇小說4】相親記

  • avatar Woody

    很喜歡最後一段的寓意:兩根筷子合作才能夾起花生米,人與人之間更是應該取人之長,補己之短,去腐存新,才能找到最正確的醫學。猶記得倪師一句話:世上只有兩種醫學,能治病的醫學與不能治病的醫學。西醫也好,溫病派也好,經方也罷,都不是完全錯誤或者正確的,都有值得借鑒與學習之處。

  • avatar yuzhunan

    每味药都有他自己的特性,就像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个性一样,就像老师讲的象只有一次。有的问题是多解题,但有的问题就是只有唯一解法。“知犯何逆随症治之”—心法。

Leave a Reply

  

  

  

*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