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斯人,吾誰與歸

老師走了,不在美麗的佛州而在陰雨的台北。

獨坐桌前,望著案頭倪師和末學的合照。
當天的佛州是萬里無雲的晴空。
大家站在漢唐中醫學院的中庭笑鬧著,
在陽光下的老師看著大家露出慈和的微笑。
彷彿還可聽到當天聲響。
心情穿過往日的每一個片段,
多少前塵影事湧上心來。

這樣的日子感覺上是好久之前的事了。
一聲「病人來了」,我們就一同疾行在漢唐的迴廊上。
朱雀廳的門一開,一場場精采的案例就在我們的眼前展開。

曾經是這樣生澀的我,曾經這樣一次次地感動。
我們曾經是那樣地意氣風發,那樣地身心踴躍。
我們曾經在佛州海外的島上想著要踏殺天下、升眾生於袵席之上。
想起陸游的一句:「君記取封候事在,功名不信由天」。
我們曾經彼此鼓勵著我們一定會成功。
佛州的海一定還是廣闊動人、輕濤拍岸。
但帶著我們一同在這海天一色的島上學習的導師卻已不在。
在這一刻起,我們要自己走上這條大道,自己往下去探尋醫學的究竟。
若非倪師,在矽谷這群鎮日在零與壹的世界中渡日的電子人,
怎麼會走進中醫的廣大世界裡呢?
老師掀起的風潮是波瀾壯闊的。
我們何其有幸恭逢其盛。

第一次見到老師是在2008年,
那是一個仲夏清晨,才八點多的佛州已經有加州正午的炎熱感覺。
走進老師看診、寫作的朱雀廳,只見清瘦但頭髮烏亮的老師正在電腦前急敲著鍵盤。
老師看來精神相當集中。
老師抬起頭來看著我和一進來的宗恩,
很開心地笑著問颶風有沒有影響昨天的來程。
有一種溫暖的感覺油然而生。
在那之前的兩年來每天捧著人紀猛讀,
一遍又一遍地隨著老師來探索經方的世界。
看著老師坐在前面,就會想起在dvd中的那一幕幕。
走過人紀中的每個經典,渡過日六百多個在中醫世界從無知到入門的日子。
我終於見到了老師,彷彿是累世的因緣,
眼前這一位長者看來是這樣地親切。
這雖不是和老師結緣的第一天,卻是此生第一次見到老師本人。
如今想來,這個場景也晃如隔世了。

啊,朱雀廳。這是個充滿回憶的地方。
還記得第二次跟診時是全團團員加上家庭成員一同前往。
有一天一早起來天氣就有點陰陰地,
到了診所 Jack大叔才告訴我們等一下有小型的龍捲風。
我們一開始還不以為意,後來在白虎廳中忽然聽到雷雨交加,不久就停電了。
大家走出漆黑的白虎廳,只見風雨大得離譜,
一時天地怒吼,電光閃閃,此情此景只有在台灣的颱風天可見,
筆者的妻兒正要去甘迺迪太空中心玩時被風雨困在路邊加油站,
我打電話給她才知道就在漢唐斜對面,因大風雨被困在車中,筆者要她快進來避雨,
進到漢唐裡面一家人都有些驚魂未定。
這時Jack 大叔在青龍廳前發現診所後方可見風柱,
我們大家想過去但走廊上已經無法站立,
大家站在朱雀廳前面簡直一身濕,只見老師趕快打開門讓大家進去,
大家只好全部人員一起躲入朱雀廳裡。
朱雀廳裡也因停電沒有了燈光。
但老師就坐在廳裡看書,好像一切狂風暴雨都不放在心上。
正如同他面對各種艱難討戰都無所畏懼一般!
大家對全體擠進朱雀廳有些不好意思。
但老師放下書本安慰所有小朋友。孩子們也開始好奇地在朱雀廳裡玩。
朱雀廳。這真是經方學子的心靈故鄉,一個安心的家啊!
那是充滿驚奇醫案的朱雀廳,
那是傳承著千年智慧的朱雀廳,
那是偶爾傳來悅耳吉他聲的朱雀廳,
而坐著一代宗師的朱雀廳,這個景象已經不會再有了。

 

緬懷老師,老師的每一個言教都還是這樣清晰。
老師把經方的力量撥亂反正地爆發出來,
他是要以非常之手段來喚醒世人。
若非是親近老師從而學之,又怎能體會其一片苦心呢?
在倪老師「金剛怒目」之下的「菩薩低眉」又有多少人知道。
世上多崇尚「溫良恭儉讓」的人物。果然是收不到那一心份苦心發出訊息啊!
曾聽倪老師說了很多未來的計劃,
他不是一個講空泛的話的人,這些雖不竟全部完成但都已經在這幾年一一努力向目標前進。
桃李不言下自成蹊,我們只有精進自己、強化自己,
在臨床上用心,取得在診治上的勝利,這才是王道。
有時我也會留心於外面的風風雨雨,
但如同佛州的天氣,風狂雨急之後,天空麗日又現。
我們在有限的生命中要用心在那裡呢?
答案是不言自明的。

看著當時全團師兄跟診時留下的日誌,看到了以下這段敘述:

——————
這次精采的跟診在此終於劃下完美的句點。大家都很離情依依。
我們大膽地請老師和師母到我們的住處吃晚飯。
沒有太好的菜和場地,我們只有包了餃子和做了些香椿餅及蔥油餅。
倒是師母也準備了很精采的熱湯及甜點。我們高興地和恩師一同共進晚餐。
老師和我們談了多,也說明了地紀的目地及內容。
大家都迫不及待地希望有機會一讀。這兩年來每天捧著人紀猛讀,
一遍又一遍地隨著老師來探索經方的世界。看著老師坐在前面,
就會想起在dvd中的那一幕幕。
老師對虛名的淡泊和對傳承的強烈使命感都使我們感受到一代宗師的氣度。
當老師擔心我們第二天清晨要走會太晚而決定回去時,天空居然下起雨來,
這更增加了一股愁緒。送老師和師母上車後,老師似乎想再說什麼,
但最後只是輕輕地向我們擺了擺手,好像告訴大家所有的一切叮嚀都和大家說了,
下回再見。看著老師的車消失在黑暗中漸去漸遠,筆者心中五味雜陳,
回想這些日子來的種種,只能說感謝這不可思議的因緣讓我們能投入師門。
———————

當年老師似乎想再說什麼,至今也不可考了。
而「但最後只是輕輕地向我們擺了擺手,好像告訴大家所有的一切叮嚀都和大家說了,下回再見。」
這句話今日看來,真是別有一番滋味。
日本的茶道禪者有「一期一會」之說。
在這一生和老師相遇,有這樣不可思議的因緣是末學一生的榮幸。

老師這些年來都好累。有太多的責任在老師的肩上。
還記得跟診時的一個週五,那又是病患爆滿的一天。大家聽說倪老師要回台灣去都趕著來掛號,
一位老太太聽到後就很難過地說:「No mercy?」
還有一位南加州的病患說:
「倪醫師,我要一直跟著你,你去台灣我就去台灣,你去中國我就去中國,你回佛州我就飛過來。」
老師只好請大家還是到佛州來,顏醫師會有很好的診治,任何問題隨時診所都可和他保持聯絡,
老師開玩笑說有人說要一直追他天涯海角,想來都很頭痛。
還有更多的學生想要和老師學習,老師是達文西式的人物。
他有很多的目標和事業想完成。
著書寫作、中醫傳承、文化教育、濟貧扶弱…

老師走了,不在美麗的佛州而在陰雨的台北。
唸著佛號送老師最後的一程,
老師像是安睡在床上。
似乎在休息著。在這些年的奔走革命之後。
老師累了。
有這麼多需要老師救治的人。
有那麼多需要老師指路的人。
有艱困漫長的路要走,
有無數的風雨險阻要衝破,
經方的傳承,中藥的尋求,醫學的突破…種種工作的壓力下,
每一次看到老師都是這樣精神抖擻但卻是如此清瘦。
老師的腳步總是大步而快捷。
看著靜靜躺著的老師,似乎在告訴我們,這次旅程先在此告一段落。
睡夢中辭世的老師,已經上完了最後一課。

(by 阿旺)

Be Sociable, Share!

101 comments to 微斯人,吾誰與歸

  • avatar Gao HS

    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愿倪师一路走好, 还是希望不是真的,

  • avatar kris

    醫生替人治病必會承擔病人的因果業報。想想看倪師多在治重症,他所承擔病人的業報有多尐?

    相信有許多人都和我一樣,不曾見過倪師,但是卻一直在用他的藥方,非常感激倪師,希望未來世能有機會當面致謝。

    阿彌陀佛

  • avatar 倪大師的前粉絲

    嗯,業報說很奇怪耶。

    醫生治好病人要承擔業力,那西醫的大醫師看好人要承擔多大業力?看死人又得承擔甚麼業力?

    倪醫師看好病人是替病人承擔業力,那仲景先生得承擔多大業力?病人給醫生看病是希望治好,還是治不好?

    治不好幹麼看?給治好了感覺上像是害醫生一樣。不通喔。不通。

  • avatar 新小岩

    我认为大家在这里猜测倪医师去逝的原因,是对伟大的逝者的不敬。
    这应该是倪老师家族出来说明的事情,而非我们外人。

    你猜测,你猜测,有个屁用!
    你是猜,而非事实!

    真像倪老师所言,怎么中国人这么喜欢群聚八卦?
    怪不得医术一点都不长进!

    有那时间,多看点医书,提高自己的医术,不是更好的对老师的回报吗?我都怀疑你们心中还有没有这位老师!

    我虽然没见过倪老师,但是他的言传身教,已经让我的人生发生重大的改变。
    这种改变,只有我的父母给过一次。

    倪老师是第二位父母!

    虽然到现在为止,仍无法接受倪老师过世的消息,但每次看到他在DVD里教学的场景,我知道,他将一直活在我心中。永远都不会消失。

    感谢损友团提供的消息,
    才知道倪老师以前的工作是那么得累。他为了中医传承,真是付出了自己的一切!

    倪老师所做的种种,一定会改变现世的。

    愿倪老师走好。

  • avatar Arcadia A.A.

    阿旺

    失去倪師很痛很痛,希望您能持續的寫些緬懷倪師的文章.

    我永遠支持您也感恩您!

  • avatar SiaoSia

    無緣與倪師見面,無緣送他最後一程, 人纪也尚未讀完, 標題 「微斯人 吾誰與歸」替我道盡了心中的哀思與不捨。
    在此向天行大叩禮, 感謝他一生救助苦難眾生; 激發學子們對中醫的熱情, 希望在有緣的地方再相見。

  • avatar 穆东

    本人乃理科工程师
    工作十年之后
    自2010年下半年接触中医
    辗转月余
    终于知道倪师人纪
    学习之
    应用之
    基本上都是套方
    模仿倪师处方
    虽形似
    但无不效如桴鼓
    记住啊
    我还没有应用倪师针灸
    只用其方而已
    其中有心脏病,妇科病,风湿病,糖尿病、肾结石、结肠炎等等
    世间唯有人纪能让一个对中医一点认识都没有的人
    在短短1年多的时间里
    取得如此大的成绩
    感叹目前中医大学本科4年
    竟至培养了如此多的废物
    世间脉诊中医
    摇头晃脑
    炫技于此小道
    却只有药,苦辣酸咸
    却无药效
    而我只用倪师十问
    再参倪师人纪、日志、医案,弟子医案
    便可知世间万万病
    这才是世间最明的医术
    倪师并未藏一丝一毫之医术
    倪师医理皆在其文章中一一透露
    当你熟读之
    思考之
    便可连成一片
    世间再无难病

    我见世间
    极大多数医者
    固步自封
    读倪师日志
    惊叹之
    怀疑之
    却不愿意
    读人纪
    以探其深奥
    乃至读了
    却不用其方
    不用其术
    真是买椟还珠
    可笑之极
    不用其术
    如何知道倪师伟迹

    要向世界第一的医术学习
    才有可能达到世间第二
    此乃常识也
    世间之人太愚钝
    竟忘了这条至理
    自胜何其难也

    感谢上苍在我初问中医时
    就得知倪师
    并深信之
    精研之
    模仿之
    正所谓先迷后得

    秉承倪师遗志
    发扬经方中医
    舍我其谁
    百拜倪师

  • avatar Chung &Ansheng

    感恩倪師
    上天派遣這樣博學的天才來拯救世人
    卻也這麼快地就帶走他
    我們何其有幸能受此恩惠
    相信倪師已走上拯救眾生的菩薩道

  • avatar Angela

    我堅信倪老還活著,只是用這消息避災。

  • avatar 阳光Boy

    我也相信倪老师活着,否则我们就低估了倪老师的智慧。

  • avatar 阿海

    我也寧願相信這是一場戲,期待老師再帶我們遨遊地紀。

  • avatar curiouspilot

    學生初時聽聞此訊,還以為是某人惡整,現在看到大家的回應,才知道這應該不假。。。

    學生在感傷之餘也祝您在天之靈能天天彈吉他,逍遙自在~

  • avatar Angela*

    (敬貼)

    人的生命都是有限的,但是我所傳承的經方,卻必將是無限的會在這個世界上繼續再發展千年以上的,優秀的學生將出世,我可以知道他們將是無人能敵的醫師群。

    或許這是他們千年前就跟我有的約定。 

    漢唐中醫 倪海廈謹記於佛州桃花島2008/09/28
    http://www.hantang.com/chinese/ch_Articles/09-28-08.htm

    —感謝倪師無私的傳授,大家會相聚於此 —誠如倪師說過 —或許這是我們千年前就有的約定,學生們必將更加努力的將此傳承及發揚! 

    學生 張同學於達城
    弟子跟診心得(第118篇)
    http://www.hantang.com/chinese/ch_Articles/clinictraining.htm

  • avatar 無極

    倪師多次身入西醫院 以己身證實西醫的無力
    實乃偉大

    那位Ridiculous網友所言甚是, 一般OHCA或DOA絕對不可能抽胎兒蛋白
    當然,會不會是在那之前就已經有不肖西醫盜用倪師之名抽了一個極高的胎兒蛋白 那就不得而知了
    否則怎會抽血數值並非在急診當天的日期呢?
    另外, 死亡診斷非同小可,如果醫師對死因不能確定,要會請法醫甚或檢警調偕同化驗
    在台灣的西醫死因並沒有”過勞”這名詞,講難聽點過勞這詞是給外行人用的
    當然,或許在哪個神祕的國度的死亡診斷可以用過勞那也說不定 至少台灣是不行
    而身上有沒有癌細胞 事實上死後由法醫解剖是可以得知的
    倪師這麼偉大, 將自己貢獻給醫學成就不說, 身後接受西醫的解剖 也未必不可能

    不過末學沒這榮幸 倪師往生之時陪伴在側
    可能要請信誓旦旦說陪伴在側將病因死因說得如此確實的各位先進指正
    如果諸位先進有看到這篇回文
    而不是動用管理員將其刪除或是封鎖的話..

  • avatar 张力友

    看着看着,我流泪了

  • avatar Sun Yuhua

    总期待出现倪师还在人世的振奋人心的消息。
    每看阿旺此文,失望和悲伤一起袭来。

  • 原本今年想去桃花島跟診,聽到美國說要給台灣免簽證,愉快。但老師走了,美國你又調高簽證費,我已不是工程師,美國,我已經不想再去。

  • avatar Connie

    今天原本上网想看看倪老师最近有什么新的著作,可一搜索到相关的网页时,这个让我愕然的消息让我的心久久不能平复,为什么好人总是在不经意的时候离开人世?
    或许我的祝愿是最晚的一个,但还是想跟倪老师说一句”海厦老师,请一路走好!“

  • avatar Lauramay

    一直都无法接受这个消息,倪老师永远都活在我的心里,无论事实是什么。

Leave a Reply

  

  

  


*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