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一則新聞來回顧一則舊案例


今天在網路上看到這樣一則新聞:
(轉貼至蘋果日報網站)
http://tw.nextmedia.com/applenews/article/art_id/33672205/IssueID/20110916

醫害產婦失血亡 取血捨近求遠
夫痛哭:喜獲麟兒 卻失去摯愛
2011年 09月16日

【都會中心╱高雄報導】高雄市一對吳姓夫妻,中秋節前夕開心到佳欣婦幼醫院生產,迎接家中第二個寶寶,豈料妻子產後大失血死亡。期間佳欣花了1小時40分才調到血袋輸血、未及時轉至鄰近的大醫院救治,吳先生無法接受「喜獲麟兒,卻痛失摯愛」,痛批醫院「放任我太太在床上不斷失血,自生自滅。」佳欣則強調,會協助家屬處理善後。

34歲的吳先生對《蘋果》表示,32歲、當保險員的妻子,上周六下午在他陪同下至前鎮區的佳欣婦幼醫院待產;隔天下午進產房,5時24分自然產下一名健康男嬰。不料晚上6時許,妻子卻在恢復室休息時出血不止。
到大醫院僅5分鐘

吳先生說,院方對他表示,該院沒有他妻子AB型的備用血液,醫護人員向民生、阮綜合及高雄醫學大學附設醫院調血,同時也派員前往高雄捐血中心血庫取血。
1小時後,佳欣又向吳先生表示,他妻子「情況不樂觀」,是否願意轉送高醫,吳先生同意。半小時後救護車抵達,但吳妻狀況不穩,救護車不敢後送;10分鐘後由捐血中心取回的血袋送抵,院方替吳妻輸血再轉送高醫,但她到院前已無生命跡象,經搶救仍於晚上8時53分宣告不治。
佳欣到附近較大型、血袋充足的阮綜合醫院,車程僅要5分鐘;到高醫也只須要20分鐘,卻捨近求遠到來回車程需1小時15分的捐血中心自行取血袋,讓吳先生無法接受,周一下午向警方報案。檢方會同法醫相驗後,初步認為失血過多致死,且質疑佳欣醫護「產婦500c.c.的失血量是可接受的範圍」的說法,將擇期解剖複驗。
「需要再跟你們講」

經《蘋果》訪查。民生醫院當天無AB型血液;高醫請佳欣先向捐血中心報備,再調血給佳欣,但佳欣應允後卻未再聯繫;阮綜合醫院因沒聽過佳欣,向捐血中心供應課長鄔嘉文查證是否有該院,鄔表示確有該院後,阮綜合主動回電佳欣可以供血,佳欣卻回答:「有需要再跟你們講。」
吳先生近日情緒幾近崩潰,他的父母也難過說:「才剛聽到兒子打回來說『生男孫』,怎知沒多久竟又打來說媳婦在急救。」高雄市衛生局專門委員鄭明倫表示,吳先生可向衛生局申請醫療爭議調處。
佳欣婦幼醫院前身是小港方嘉宏婦產科診所,為地區醫院,門診表中僅有三名婦產科醫師看診。院長方嘉宏說,會協助家屬和醫師處理善後;接生的婦產科醫師莊為堯則推不清楚調血詳情。
高雄長庚醫院婦產部主任龔福財說,產後出血若醫師當機立斷立刻後送醫學中心處理,就可及時透過血管栓塞、手術介入等方式止血,「早一點送反而好處理。」
「轉院恐衍生糾紛」

民間監督健保聯盟發言人滕西華指出,部分院所太過輕忽,加上恐擔心後送大醫院會衍生糾紛,多會勉強處理。
台灣婦產科醫學會祕書長黃閔照表示,產後大出血很難預測與預防,且失血速度很快,「及時後送轉院未必能解決問題」,基層院所必須建立輸血、備血的標準流程,即使沒血庫,也能在緊急時按照標準程序尋求協助。


 

看到這個消息真令我們到難過。因為這讓我想起了三年多前的一個案例。同樣是產後大出血,而情況之緊急不下此例。
但在用中藥來止血之後,不但不用手術把子宮拿掉,病人也很快地康復了。
三年後再來看這個舊例子,心中還是覺得我們真不能讓先人留下的智慧消失了。
日前見到我們三年前那個案例裡的師姐有了第二個孩子,
更令我們心中有了更清楚的答案。

以下再轉錄一下三年前的案例,大家能否在比較中有些啟發呢?

【經方救治產後大出血案例】

十二月北加州矽谷的週末夜晚近十二點,一輛飛快的車急馳在空蕩的高速公路上 ,劃破北加州開始微寒的冬夜空氣,這一個景象透露著一絲緊急和不安。

   急馳的車上有北加州漢唐經方派的廖明煌醫師和身為漢唐後學的筆者,另外還有一大罐剛配好的中藥。因為在本地的一所大醫院中的加護病房中有心急等待的病人,她也是我漢唐中醫的學員也是漢唐灣區讀書會大家的好師姐,在產後有大量出血不止的現象。根據醫院的西醫師的看法,在今夜可能要動緊急手術把往子宮拿掉以免產婦會大量出血死亡。因為已經輸了五袋血了,對於手術我們這位師姐抵死不從,她的神智在此時尚清楚,她問醫生知道那裡是出血點,醫生說不知道,所以只能以切除子宮做為治法,醫生又提出以紮掉通往子宮的大血管為另一個方案。但這兩種方法都會造成終身不能再懷孕及各種難以想像的問題。最後醫生通知了檢察官來到現場,為見證是病人不願意手術,一旦死亡他們要把責任弄清楚。情況的緊急可見一般。暫時是用氣球置入來止血,但若無法自行凝血,手術是必要的。

   一般人至此大概只會相信醫師而做手術,但此手術會造成不再能生育的後果! 這位經方學員是一位有智慧而冷靜的女性,本來今年要進入佛州跟診,因為懷孕而在倪老師同意下改在明年三月。她在第一時間就要她先生快叫漢唐的師兄弟幫忙,她知道經方可做到什麼程度。這是一個困難的任務,因為西醫院是不可能同意中醫師介入治療的,病人只能以點滴補充水份,完全不讓病人喝水,更何況喝中藥呢? 這種情形之下,試問天下有多少人敢要由中醫來治呢?

   就在師姐的先生聯絡了我們漢唐的葉師兄後,他認為還是要找我們資深的中醫師也是漢唐師兄的廖醫師來出手。

   葉師兄打電話要筆者聯絡廖醫師時,廖師兄已準備入睡,因為第二天廖師兄要在清晨五點出發去四小時車程之外的偏遠地區義診。但廖師兄二話不說開始先以電話瞭解加護病房中的病患情況,決定以大劑仲景先師的「膠艾湯」加減來止血,其中的艾葉是用焦艾葉,並另外加入黑荊穗、黑槐花、黑蒲黃。筆者就住在廖師兄家附近,我們迅速先去他的診所把藥配好再趕往醫院,事出緊急加上西醫不可能允許湯劑送入,我們只能把粉劑偷偷地經家屬從急診室(夜間對外唯一入口)帶進去,利用醫護人員不注意的時候請病人吞下去。筆者和廖師兄好似做賊一樣來送藥不能久留只得迅速離開,因為我們是不允許進去的。葉師兄在這之前有用手機指示,請師姐的先生在她的大敦、隱白兩穴用指甲掐來止血,實在是因為中醫無法入內,只好請他多少略盡一點穴位的止血法了。看著師姐的先生走了進去,我心裡只能默默祝福,願千年來守護萬千中華兒女的經方良藥再一次護佑一位在海外發揚經方的奇女子。

   在回去的路上,筆者很擔心若用藥後血止不住醫生會進行手術,但廖師兄很有定見地說:「這個方子一定可以止住的。」事實上另有一位師兄也送來了雲南白藥,那是重大意外出血時可以止血凝血的強力方劑。這是做為最後的選擇。但大家還是認為應以仲師的熱藥來止血方是對產婦最好的。

   不是只有筆者擔心,我們全程都在關懷和調度的葉師兄就在送完藥回到家後,也還是有一點擔心, 他一時心血來潮,所以就用當時的月日時起課算小六壬,也就是老師在「周易六壬」中提到的方法,結果求得到「速喜」,醫院又好在他家的西南方,便知道師姐的情形很快就會改善,心中踏實了才去睡。

   訣曰:「速喜喜來臨,求財向南行,失物中午未,逢人路上尋,
       官事有福德,病者無禍侵,田宅六畜吉,行人有音信。」

   第二天打了幾次電話才終於和師姐的先生聯絡上,在聯絡上之前真令人驚張。
電話那頭傳來師姐的先生感謝和高興的聲音:「血已經止住了!」
「太好了!」
「而且手術不用做了。
師姐也轉至一般病房中了。好險有你們的努力。」
「平安就好。 」
「我覺得醫生不應該任意動手術的。」
這時筆者才終於感到鬆了一口氣。

   她先生又說: 「我太太不但血得以止住,而且也全身都在服藥後轉為暖和,氣色也轉好了。本來在西醫院的治療下是全身發冷的。非常感謝大家。」
師姐的先生一再感謝並且慶幸有中藥的幫助。 二千年前的經方在今天又叫我們再一次領會出它的偉大。「一劑知,二劑已」誠不欺我。

   這一次是漢唐經方的學子在矽谷的一次寶貴經驗。仲師的經方、老師平日的指導及廖師兄的功力之外,最重要的是師姐對經方的無比信心,正由次她的堅心才能在生死關頭堅決以經方為自己也為家人避免了永遠的遺憾。事後想想西醫實在是爛啊,若不是血已經為經方所止,那麼一場本不應該的手術就己要進行,師姐想要第二個孩子也沒有任何機會了。經方如此確又效力強大的藥若不是師姐有強大的信心卻要如何發揮神效呢? 若世上人人能體認到中醫的偉大,有多少這一類無必要且後患無窮的手術可以不要施行呢?當深夜裡我們走近龐大的西醫院建築時,它看起來真像是一頭大怪獸。它吞噬了多少金錢和多人少人的健康,又有多少家庭的悲苦經由它來造成?

   當然這次大家的團結合作在救援行動中再次展現。 興復經方未來的路很長,在龐大的西醫體制下如何救助大眾,除了精進再精進自己的醫術外,如何建立廣大的群眾對中醫的信心更是一大課題,在倪老師的號召力下,愈來愈多的有識之士已然投入這個工作,總有一天我們不必再偷偷地往西醫院送藥而是正大光明地來施治,我們有這個信心的!

(by 阿旺)

Be Sociable, Share!

4 comments to 由一則新聞來回顧一則舊案例

Leave a Reply

  

  

  

*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