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進忠思想探索(上)

一年多前,一位也是讀中醫的好朋友,從台灣帶了一本書送給我。書名是「中醫臨證經驗與方法」,作者朱進忠先生,由人民衛生出版社出版。第一印象這是本不太起眼的書,封面是橘紅色的,厚厚的一本。翻開一看,滿滿的是一則一則的醫案。

前面的五百多頁,全部都是醫案,那時我因尚未接觸臨床,對於醫案總是走馬看花,不求甚解。隨手翻了翻,沒覺得有什麼特別,也就是另一本醫案大全罷了,坊間這樣的書並不少見。

就這樣這本書在我的書架上躺了一年。

有一天我順手拿起了這本書,隨手翻到了五百多頁之後,看到了一篇以「絕對不能原諒自己」為題的短文:

数十年前,作为一个临床医生,在治疗某个疾病屡屡无效,或久治不愈时,常常这样地原谅自己,说:“国内的著名医家都治不好,我能有什么办法呢?”“国际上对这病都没有办法,我怎么能治好呢?”在与一些同道的交谈中,我发现他们中的很多人也有这种看法。所以长期以来,我认为我的这种思想是对的。在一次与我院前副院长刘崇德的交谈中,他谈了他的如下观点:①没有治不好的病,只有我们治不好的病②没有治不好的病,只有我们现在治不好的病③只要辨证论治准确,就能治好这个病。我听后颇有非议,甚至有认为其简直是信口雌黄的想法。事隔30多年以后,我翻检了一下我的著作、论文一看,过去认为根本不可治愈的病,现在却一个一个地治愈了,有的虽然不能治愈,但却取得了可喜的苗头。这是为什么呢?归纳起来,大致有以下数条:
其一是是否把这个病人看成了自己最亲爱的人,若是,就会千方百计地想办法,就会通过千方百计地想办法,找出切实可行的办法来。
其二是是不是把所谓的国际、国内水平看作了不可逾越的鸿沟,若是,就会把自己束缚住,若不是,就会使我们进发出无限的创造力,充分利用我们的知识治疗此病。
其三是是否敢于向自己的微小过失开战,若是,就会使我们认真地检查自己的甚至是微小的过失,使我们在总结个人的成功与失败中,找出出路,找出办法,并创造出新的成果来。

总之,我们要想发明,要想创造,我们绝对不可原谅自己,绝对不可以以别人是如此为借口原谅自己。

「沒有治不好的病,只有我們治不好的病」,「我们绝对不可原谅自己,绝对不可以以别人是如此为借口原谅自己。」在接觸中醫兩三年之後,我深深的發現,要讓一位醫師,承認他有病治不好,甚至有很多病都治不好,是多麼難的一件事。

我為朱先生這種真誠地「反求諸己」而感動。然而,我所見到臨床醫師治不好的案例,比比皆是。或是怪病人不配合,或是怪西醫西藥,怪八字不合,怪五運六氣,就是不會怪自己醫術不精,識證不明。

因此我對朱老的書展開了一系列的研究。

(未完待續)

by 柱子

Be Sociable, Share!

8 comments to 朱進忠思想探索(上)

Leave a Reply

  

  

  

*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