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創連載小說】藥香中的愛情故事 (十六)

(十六)

再一次穿過大洛杉磯地區的大大小小的城市回到東邊,有時候我會想: 難道人生就會在每天通過高速公路穿梭在這些城市中度過嗎? 這是一個怎麼樣的無盡循環,想來還是有些可怕。

我把這個想法告訴小兌,她反問我一句:「你不會離開南加州去別的地方不就得了?」

「我很懶,很怕改變! 趨向穩定的不變才是生命的常態吧。」我心虛地說。

「這不對!」小兌有些不屑的說:變易才是人生的常態,你不是學理工的嗎? 宇宙的常態就是一切趨向最高亂度! 你沒有一點『熵』的觀念嗎?」

「啊…是啊,以前學的都快忘光了。小兌,妳真是博學強記啊!」

「呵呵…這是范雨農老師告訴我的啦!」小兌不想讓我受傷太多吧。

「喔,是范老師說的…」

「嗯,好久沒見到老師了,很想念呢!」

「希望老師一切都好…」我見到小兌表情有點失落便這麼說。

小兌就在車上開始聊起了她的老師,原來小兌一開始學中醫並不是跟范老師學的,她的祖父就是一個中醫師,所以小兌在見到范老師前就開始學中醫了。

「祖父在我小時侯就離開了人世,所以除了一些他在世時的慈祥形象,他對我的中醫學習沒有很直接的影響,但是中醫的學習對我來說有一種親切感也是由他這裡來的。」

「那妳一開始的學習是跟誰學的呢?」我有些好奇地問。

「我本來出國唸書是學computer science,但有一個機緣去北加州找一位中學的老同學,她就住在她哥哥家,於是我認識了中學同學的哥哥邱日升醫師,他引領我進了中醫的門。於是我改唸了南加州的中醫學院…」

「妳家裡不會反對嗎?」

「家裡對我這個神經兮兮的Y頭早就習慣了,反正爸爸總是慣著我的,他完全尊重我想幹什麼,但媽就逼我非把電腦的碩士唸完不可,想來好笑,我幹嘛這麼想進本地的中醫學院呢? 後來進了學校不得不有一些失望,但是就在我對中醫的信心有點動搖時,幸運的我因為邱大哥的介紹而能得遇恩師,他的醫術讓我知道了中醫能做到的程度是超越我能想像的!」

「喔,這位邱醫師也是范雨農先生的學生啊?」

「嗯,明天你會見到我的這位師兄,還有一位王大衛醫師也是同門! 逞強哥會很喜歡這兩位的!」小兌很期待的樣子。

「咦,妳的另一位師兄也叫王大衛啊? 那真是一個菜市場名字。」

小兌也笑了:「對啊,我們南加那位王大衛說要學中醫,後來就不見了!」

「家庭因素啦,沒有辦法… 原來小兌是在北加的師兄引介下認識了范雨農老師,於是我們大受歡迎的神醫小兌醫生就誕生了?」我說。

「逞強哥」小兌忽然變得嚴肅起來:「我不認為有什麼神醫,而我自己更不是! 范雨農老師說過,面對疾病我們不得不謙虛,要以『一期一會』這種的心態看待每一個交到我們手上的病人,我們只能精進自己往神醫的目標趨進。范老師說過,天下沒有完全能治萬病的醫學,在他心中只有良心的醫學和誠實的醫學可以為我們所本。任何一個醫學都以這兩個目標來量度,什麼樣的醫學合於良心的醫學和誠實的醫學,就是我們該追求的醫學!」

「小兌…不好意思…」我沒想到她忽然嚴肅起來。

「逞強哥,對不起,我在這一點上是有些認真的。所以這三年來開始開業看診,說真的,戰戰兢兢地看每一個病人,這是很累人的,最近覺得自己精進的機會不是那麼多了,其實很想多給自己一些充自己的時間。但Judy很有辦法,我們的診所生意好到不行…我很擔心我會忘了『一期一會』這種的心情。」小兌有些無力地說。

平常覺得在公路上開車時時間過得真是慢,聽著小兌談她學習中醫的往事,就覺得好像一下子車子就穿過了整個大洛杉磯地區的城市了。

因為小兌的車還在原處,我還是載小兌回到上醫堂國藥號所在地。

小兌的車就在停在上醫堂國藥號的門口,都己經是十一點多了,但我們一靠近小兌的車時,就發現有人站在她的車子旁邊。

我回神仔細一看,是那位辛行雲!

看樣子,辛行雲己經在那裡等了很久了。我們走下車時,我有些不知所措,但辛行雲還是帶著一種笑臉,那是一種你不能猜透的笑臉。我用眼睛的餘光看到了小兌的臉上一片漠然。

他向我點了個頭,我正在想也點個頭時,他上前來和我握了握手。

「我想我該要走了。晚安了!」我向他們兩個人打了聲招呼,我忽然有點失落起來,我本來只是一個旁觀者才對啊! 也不敢多聽他們的談話,但就在上車的那一刻,隱約地聽到他們的爭吵聲。

我該停下來嗎? 當然不行,想想還是不該介入,我加足了油門,離開了現場,再一次地奔馳在高速公路上!

(待續)

(by 矽谷絕緣生)

Be Sociable, Share!

3 comments to 【原創連載小說】藥香中的愛情故事 (十六)

  • avatar 不盈

    天下沒有完全能治萬病的醫學,在他心中只有良心的醫學和誠實的醫學可以為我們所本。
    <<< “神醫的目標”,【老病號】深有同感!
    自兒時即成中西醫都覺束手無策的我,時時living with 自己的身心靈,常常coping with 心外眾生。 讓我能更清晰地感受到表象背後的真實。兒時因病而脆弱敏感的心漸漸轉成悲憫。我以如是心境自然感受到【幫我的醫生】心內的動力--利?世間名?出世德?視病如親?如佛的清凈慈悲?
    我只是病成精了,才能將這些verbalized。然而,我相信所有病人的心靈深處都或多或少有如是敏感度。

    【老病號】深感“良心和誠實”確實是神醫的必備條件。

    祝福“精進自己往神醫的目標趨進”的損友團師兄們,同時從恩師與病人的心瞥見實相,早日成就如佛悲智雙運的【大醫王】氣象!

    • avatar 矽谷絕緣生

      謝謝您的鼓勵。這是「假雨村言」的一番話,其實也是近日的一些體會。
      孫真人的「大醫精誠」是我們追尋的目標,是的,只有良心的醫學和誠實的醫學才是我心中醫學的最高目標。
      至於「大醫王」,這絕非粗通醫理的人就可承受的。說來實在心有不安。尚祈莫作是言。
      另一方面,末學很不能適應某些人、某些團體動軋把【大醫王】拿來奉承某一些醫者。
      在末學心中,只知唯佛是大醫王,非唯療治載道之器的色身,更能療無明之苦、三毒之患!
      看看這些被妄稱大醫王者,竟有誰是不受後有的兩足尊?
      不是對醫者的批評,只是對佛弟子來說,這是「汝愛其羊、吾愛其禮」的堅持。
      再一次感謝您的祝福!

  • avatar 不盈

    中醫損友團讚辭曰: 為學日增,為道日損。
    <<<
    矽谷絕緣生果真深諳道德經,老子三寶,時時“持而保之”。:)
    這也是【老病號】能“以如是心境自然”地祝福您,而不擔心您這 已具無量義經第五,第六功德氣象的龍子/王子 失卻本心的原因。呵!或許持三寶的您,更願意把自己放在第四功德吧?!:P

    在 “【大醫王】氣象”前 一定要加上 “如佛悲智雙運的” 也是【老病號】「汝愛其羊、吾愛其禮」的堅持,還不能如 常不輕菩薩的 無分別,即使要送出“早日成就如佛悲智雙運”的祝福 也要找個龍子或王子才能安心.?%*!
    中年之後,越來越老莊的我,顯然仍殘留些許孔門遺風。<< 為道日損,不可不戒!

    嘻嘻…【老病號】服膺“活在當下”,仍是以“如是”心境自然地祝福您 早日成就如佛悲智雙運的【大醫王】氣象!

Leave a Reply

  

  

  

*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