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創連載小說】藥香中的愛情故事 (一)

【波特蘭市是美西奧利岡州的大都市,非常美麗的地方。我去過三次,每次都沈醉在山光水色中,有點想去住的衝動。這個故事的第一幕就從這裡開始吧!】

佛教的看法中,人的六根 – 眼耳鼻舌身意裡面最靈敏的是耳根,楞嚴經裡面的耳根圓通就是以聽覺成就菩提的方法。而鼻子對應的氣味也許不是最靈敏的,但是卻常常會連繫起我們生命中的很多前塵影事來,比方說食物的香氣常會讓我們想起兒時的回憶。 而就現代人來說,香氣中比較陌生的是藥香吧。現代醫學中的藥是沒有藥香的。但在中藥中的藥香是很特殊的香氣,有時藥香會告訴我們它的對治。在紅樓夢中寶玉說:「藥氣比一切的花香、果子香都雅。神仙採藥燒藥,再者高人逸士採藥治藥,最妙的一件東西。」當年的那一股藥香,在我心中一直是最妙的回憶。

飛機開始下降了,睡了一覺起來有些偏頭痛,飛機上的冷氣真是冷啊。用左手指甲在右手上的偏頭痛點壓了起來,想看看外面的風光,就順手把窗戶拉了上 來。

快中午了,眼前藍天白雲之下的這一片綠色的大地是這樣的美好,你可以看到不少水道在田野中穿過,一條條寬敞筆直的大道伸展在平坦廣闊的大地上,已經可以看到地面上像小螞蟻一樣的汽車忙碌地奔馳著。奧利崗州原始而高大的紅木森林一直從南方延伸到這北邊的城市,這樣的高度都快看清楚樹頂的枝椏了。而一個大城市就在靠北方的大河邊開展。不遠處的胡德山(Mountain Hood)不得不吸引了我的目光,終年白雪藹藹的山頭在陽光下更顯耀眼。這是在奧利崗州波特蘭市市區任何一個角落都看的到的地標。這座山的山型很美,山麓上的森林裡,有很多來自世界各地的修道團體在這裡建立的修行中心,深春時分在這座山的森林中靜靜地聽著雪水山澗流過樹間的聲音,你會忘卻人世間的總總塵垢,置心一處而不動。

飛機愈飛愈低, 當飛機掠過將波特蘭劃分為東西兩部的威廉瑪特河 (Willamette River)之後,飛機就降落到波特蘭國際機場了。好像故意要在水面上飛過似地,你會忍不住讚一聲這個場景,這個有著水道的城市顯得如此有生氣,從水面掠過才降落的那一刻,你會開始期待你會在這個城市發生的故事。雖然這不是我第一次見到這些景物,但還是身心為之一快。

在飛機在地面上滑行時,頭已經早就不痛了,這個止痛方法雖然簡單,但果然一如即往地功效強大。飛舞正慢慢地往空橋移動過去。身旁坐的這位美國少女打開手機大聲地講起話來,隨著頭痛的消失,心情也清朗起來。在等待飛機停上空橋的這段時間,我不知如何想起這幾年來的種種往事,就在這個城市有過我們的一些過去。彷彿都還可以聞到當年的那一股藥香,多少回憶又襲上心來。這個故事是怎麼開始的,那是多年前在南加州的洛杉磯,一個巨大而活力四射的大都會,一個炎熱的午後…


******


手機響了。

這手機這時候居然響了,我一週只有一次最可貴的午睡就這樣被打斷了,彷彿一個小孩手中好不容易得到的一球冰淇淋只吃了一口就掉到地上。這種失落的心情是每天都可以午睡的人不能瞭解的。作為一個在沒有人有午睡習慣的美國上班族,每週日下午的午睡算是個人重要的休閒活動。你會說週六也可以睡啊,但週六常要加班,而且我想上帝在第七天也休息,本人第七天也小睡一下是合理的。

邱吉爾 說:「你有時候必須在午餐和晚餐之間睡一覺,我經常脫了衣服爬上床休息。別以為午睡會耽誤 工作,這是愚蠢的想法,相反的,休息之後,可以增加工作量。甚至可以將一天當做兩天用,至少是一天半。」這是非常內行的話。對一個早過了而立之年的宅男而言,午睡這種休閒活動是正面而有養生意義的。

我強忍著心中的怒罵,非常無奈地摸到了手機,先調整了一下聲調,把已經入社會而日漸世俗化的上班族的面具武裝在聲者上。

「Hello,this is George…」

「你是黃誠強先生嗎? 我叫Judy,我是王大衛的朋友。」電話那頭是一個女生的聲音,有點台灣國語,但聽來年紀又不大。

(王大衛這小子把我的電話給人家幹嘛呢?)


「嗨,您好。請問有什麼事嗎?」


「希望沒有打擾到您。是這樣的,王大衛出城去了,他說如果我的電腦再有問題就來麻煩您一下。」

啊,是這種事啊! 王大衛這小子自己亂熱心一氣,最後卻要推給我。
身為一個單身IT專業人士,經常會成為電腦白痴的女生的免費IT服務人員。數年來領到不少「好人卡」。這是身為e時代宅男的宿命,沒有女朋友,只有一大疊的好人卡。有時會這樣想,如果累積到一萬張會不會就會進入到「涅槃」(Nirvana)的境界呢?

「黃先生,您聽得到嗎?」

「啊,是的,是的。請問要怎麼幫妳?」

「您願意幫忙? 太好了。五點前您能來Hacienda Height的太平洋廣場的上醫堂國藥號二樓嗎?  王大衛說您一定很願意幫忙的。」
(王大衛,你這個標準的損友!)

「沒有問題,請問是什麼電腦方面的issue呢?」我試探地問了一下,接下來對方的回答讓我覺得我的寶貴午睡犧牲的一點都不值得!

只聽這位Judy女士說:「我們新買了一台投影機,但電腦不知道要怎麼連上去!」

「接電源,再接vga線,把投影機開關打開,再把電腦也打開不就得了?」我是一個好脾氣的宅男,但還是有時會受不了這種白痴問題。但是我還是克制著自己的語調。

這位Judy接著說:「就是沒有東西出來嘛! 總之還是要請您這位專家出面幫我們。」

什麼專家? 對付電腦白痴的專家?

這時候這個女人笑了起來說:「呵呵! 逞強哥,就麻煩您來一趟吧,就順便來聽一下讀書會甘老師的中醫課好了。」

「咦? 你怎麼知道我的綽號叫逞強哥? 」

「王大衛說的啦! 您可以來吧? 這地點您知道嗎?」

可惡的王大衛,高中時強拉我一起去參加救國團的活動,在相互介紹夥伴的遊戲中(你不必知道是什麼遊戲,反正是一群高中生玩的傻瓜遊戲)這樣介紹我:「我旁邊這位就是…臉皮厚得像城牆,沒事就會愛逞強的誠強哥!」於是,「逞強哥」這種名實不符的外號就一直跟著我。在出國留學之後,本來以為這個綽號就不見了,沒想到在南加州又遇到王大衛。

「嗯,沒問題,我會去。」我自己清楚地聽到自己這樣說。

我的美好午睡都破壞了,您說接下來還有什麼好做的呢。當時我對中醫可沒有任何興趣。「甘老師的中醫課」? 我想應該是聽不懂吧。反正去幫他們安裝好了之後,就直接轉身去太平洋廣場的「南台灣美食中心」去好好吃一頓故鄉風味的晚餐好了。管他什麼心老師、肝老師的。

人生有很多時候的情節都是在平靜中忽然生出波瀾來。 接完了電話看看表,算了算時間之後,我也開始準備出門。

於是,一場充滿驚喜的中醫學習之旅就要開始,一個不一樣的人生在這樣無奈的開場中就此展開…

(待續)
(by 矽谷絕緣生)

Be Sociable, Share!

6 comments to 【原創連載小說】藥香中的愛情故事 (一)

Leave a Reply

  

  

  

*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