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間、病機、解集合(下)

接下來再分享幾點心得。

二. 讀書必求其理

曾經讀到清朝太醫韓一先生訓示其學生的一段話:

熟讀經典,博覽群籍,貴精善悟,于無文處求文,于無字處求字,得其絃外之音,旨外之旨,陰陽在握,玄妙在心,庶幾寡過。

對於這個「于無文處求文,于無字處求字」,曾經不是很能體會它的道理。但是放到病機圖上,這道理就很明顯了。

傷寒論397法,112方。金匱262方,每條方劑,都代表了一組病機的組合。在這遼闊的病機圖上,必然是佔據了約400個相當重要,有臨床意義的點。但是,400個點相對於圖上2的30次方個點,從數量上來說,是微不足道的。必然有大量的點,沒有辦法用這些條辨直接對應到。因此,韓先生要我們在「無文處求文,無字處求字」,就是明示要跳脫條辨字面上的症狀對應,提升到病機的理解上,進而將點連成面,能夠覆蓋更大的面積。

同理,許多所謂「時方」,亦是在這遼闊的病機圖上,把之前沒有明確治療方法的點,提出其解決方案。「溫病」系統亦如是。整體上來說,由於歷代醫家的努力,讓病機圖上大部分具有重要臨床意義的點,能夠有完整的思路和解決方案。身為後學,必須去瞭解這些立法的動機和目的,進而解決千變萬化的病。

三. 脈診必須精通

歷代醫家都十分強調脈學的重要性。孫思邈說:「夫脈者,醫之大業也。既不深究其道,何以為醫者哉!」(千金方第28卷平脈大法第一)。對於脈學的重要性,姑且不論其診斷的功能,讓我們純從數字上想想。

古人為脈象和其主病的病機,訂出了所謂的28脈,「浮、沉、遲、數、滑、澀、虛、實、長、短、洪、微、緊、緩、弦、芤、革、牢、濡、弱、散、細、伏、動、促、結、代、大」,放在左右寸關尺共六部上,可以變化出的組合有28的6次方。通常,脈象是以兼脈的形式出現,也就是一部上可以有一種以上的脈象出現,如浮弦脈、沈細澀脈等等。如果在28脈裡取二個脈,有378種變化。當然,有些脈象是相反的,不能同時出現,但是也常會有三個、四個以上的脈象同時出現。粗略的用300種變化來說,這是300的六次方,也已經是天文數字了。注意,我們還沒考慮在每一部還可以分出浮、中、沈三個脈位,若是加上這個考慮,那變化就更大了。

這樣的計算,同樣的也不是強調實際的數字,而是數量級上的意義。這告訴我們,對於病機圖上龐大的病機組合,脈診的分辨率是可以為之匹敵的。這也難怪歷代有名的醫家,都對脈診十分的重視。

相對的,有許多其他的診法,其變化的程度,實難和脈診相比。舉例來說,觀察眼睛虹膜的變化,可以對應到五臟的病變。這稱之為「全息」的診法,也就是說,觀察眼睛,我們可以得到的資訊,是「有問題」和「沒問題」兩種。以其所帶的資訊量來說,可以用一個位元來代表。比如說看到虹膜上對應於肝的部位不清楚,可以診斷為肝有問題。但是肝的問題是氣滯、血瘀、血虛、陰虛、氣滯血虛,還是氣滯血虛加淤等等,基於其攜帶的資訊量,是沒有辦法分別的。

同理,脊椎觸診,也就是所謂的「壓痛點」診法,也是屬於全息診法。其所攜帶的資訊量,也是屬於「有問題」和「沒問題」兩種。對於如何去細分出相對臟腑的實際病機,其分辨率並不高。

總結上來說,脈診因其可分析的變化量大,對於病機的掌握有很大的幫助。但是也因此,相對的比較難學,不止在技術面難學,在脈理的理論面,也是變化多端。相對來說,全息診法較為好學,用看的,或是用壓的問病人痛不痛,都是容易上手的方法。但是其診斷並不精準,用法上應以參考為主。

四. 結論

寫了這麼多,總結了這半年來的一些心得。看在中醫前輩的眼裡,當然是庸陋不堪的。但是總是想把自己當時所學所想,忠實的紀錄下來。中醫雖然是門上千年的學問,但是中醫的學習卻仍然很難,相對於其他的學問,學習上較無系統化。再加上各家學說、診法、思路的各種變化,要精通實非易事。當然,這也是可以理解的,看看病機的變化量,這個道理就清楚多了。

(全文完)

by 柱子

Be Sociable, Share!

50 comments to 空間、病機、解集合(下)

  • 看了这个,想起之前一位朋友的故事。

    朋友有个想法,做一个设备,配套软件。

    有设备来进行脉诊,然后软件根据脉的情况来诊断病情……

    或许,以后能够看到类似的设备……

  • avatar ming

    这篇写得太好了

  • avatar 中和

    醫者,易也,藝也!

    感謝柱子師兄的忠實紀錄與無私分享!

  • avatar 久尼普爾

    莊子曰:「吾生也有涯,而知也無涯。 以有涯隨無涯,殆已」
    如在有限的時空條件中想要去掌握整個病機,取捨之間也是一大課題。
    在實務上,其它的診斷是可以令脈診可分析的變化因素得到一些範圍的掌握,
    所以說並非「其它診斷並不精準」,而是可以幫我們在巨大的資料量中理出一些方向來。
    所以其它診斷的價值也是很高的。
    如果更進一步掌握每一種診斷的交叉分析結果,
    那這樣的診斷也是全面而有意義的。
    這樣的診斷精確度也許不及一個真正脈診學高手,可以脈診做一切診治,
    但是也可以在有限的時空中做出有效的診治吧。

    • avatar 柱子

      沒有精準的辨證,如何在「有限的時空中做出有效的診治」?

      請告訴我如何從眼診來分辨陰陽表裡虛實寒熱?從一個脊椎的痛點如何分辨陰陽表裡虛實寒熱?痛在裏、痛在外、好痛、一點點痛、悶痛?分的出來嗎?

      本文從資訊量來立論,如果一種診法完全被另一種subsume時,那這種診法的意義何在?

  • avatar 久尼普爾

    咦? 柱子看文太快了。我沒有說不要精準的辨證,甚至也沒有否定要重脈診。
    請再讀一次我的留言,
    我說「其它的診斷是可以令脈診可分析的變化因素得到一些範圍的掌握」
    但我有說「不用脈診,就用脈診之外的診斷法來診斷」嗎???
    沒有嘛!
    請再讀一次我的留言,
    並沒有任何否定脈診的意思。
    也沒有強調其它診斷可以取代脈診。
    懇請再讀一次我的留言…

  • avatar 中醫初學者

    柱子前輩好,

    若28脈可以幫助找到28的6次方種可能,四診的症狀是否也能如此呢?

    阿旺前輩將傷寒論的症狀整理出160個,如果將每種症狀簡單分為有(1)、沒有(0),按這理論是否也可以對應到2的160次方種可能? 如果是,這也是很大的天文數字了,一本傷寒論症狀能涵蓋的病還真不少。

    但這是理論,是實際是否真的如此? 若真的如此,恐怕學醫的人都要有常人數十佰倍的腦容量,所以我相信不會是如此。

    那問題出在那?

    症狀有標有本,假設病人出現20種症狀,真的要20種症狀全部使用嗎? 還是可以去除標症只取本症,也許真的本症不到10種,甚至才2~3種。

    症狀是否也有真假,心理或環境因素產生,甚至相互干擾而出現新的症狀或減少原有症狀,那是否也要取捨? 還是照單全收? 若照單全收,我相信就會出現可怕天文數字,那恐怕只有電腦能當醫師了。

    人勝於電腦在於人腦是活的,知道如何取捨,如何化繁為簡,因時因地選擇重要的,去除或參考其它次要的,進而推論患者病因、病機,因此人腦雖不如電腦,但還是可以治療許多疾病。

    n的m次方這種理論數字真的很嚇人,至少中醫初學者如我就被嚇的不知所措想打退堂鼓了,但我相信許多中醫前輩不斷由臨床經驗中進行取捨、分析、化繁為簡,找出合適人腦的推論模型,也相信最後的數字與範圍是人腦可接受、可分析、可處理的。

    分佈人體各處的症狀都是如此,小在方寸之間的脈症是否也是如此呢? 我不知道,但相信原理原則是相同的。

    • avatar 柱子

      前輩不敢當,同學而已,請勿再用此稱。

      這個問題很好。本文中的所謂的數量級,均是相對於「病機」而言。舉例來說,當我說28脈有28的6次方時,我想說的是有28的6次方種「病機」。也因此,本文開頭便以病機圖破題,以此為模型開始本文的探討。

      傷寒論裡提到的外證,假設有160種。本文第一條曾經提到,外證對應到「病機」,是個一對多的對應。而本文對於脈診隱含的假設中,是28脈對到病機是接近一對一的對應。比如說浮脈主表、澀脈主淤。當然,浮脈也未必只主表,亡陽時脈也能浮,陰傷時脈也能浮。但是相對於外證,脈診的對應更是接近於病機(這是見仁見智的問題)。相對來說,脈診以外的外證,其對應到的病機較為發散。當然,透過精確的問診,也可以將發散的對應逐步收斂,這也是值得學習的方向。

      脈和證必須要合參,這是不變的道理。

      n的m次方並不嚇人,您也曾說過,中醫所謂的化繁為簡,必須建立在「繁」的基礎上。沒有經過「繁」的思考,直接學高手精簡過的思路,是害了自己害了別人而不是功力的直線提升。本文雖說提出數字上的分析,但這是我個人學術上的背景使然,透過這樣的分析可以讓我看清(或是自以為看清)一些事。如此而已。

  • avatar andy

    柱子,

    脈診當然要重視! 針對你的文章,有兩點思考上的建議:

    (1)你列的30幾個病機並非”orthogonal”, 同時,其中有些偏”因”, 有些偏”果”, 在建立多元空間思考模型時,要小心選用。
    (2)如同其他診斷方法,脈診不是在所有情況下都行的通。重病多有脈症不合,臨床上也發現,職業運動員、武術家、長年練瑜珈的人等等, 脈象常常和一般人不一樣, 即使明顯生病了,有時脈象仍十分良好。由此推理,脈象可能不是”fundamental dimensions”。

    謹供你參考。

  • avatar andy

    所謂脈證不合,其重點在於脈象和病因是否是一對一的對應,也就是說一個脈象對應到一個病因,如果不同的病因可以導致同一個脈象,那就不能單靠脈象反推到病因。 同時,如果同一個脈象出現在兩個不同人身上,是否能斷定是同一個病因?我想答案是否定的,也就是說,如果我們真的能發明精確的脈診儀,我們可能也不能單靠脈診儀來看病。

    • avatar 柱子

      在中醫的思維裡,沒有一對一的東西。我對脈診的看法,在前一回覆中已經說的很清楚,基本上雖非一對一但發散性較小。

      所謂「異病同治」是何道理?不就是病機相同就算外證不同治法也相同嗎?對於「同一個脈象出現在兩個不同人身上」,若四診合參得到的結論是相同的病機,當然是可以同治的。

      不能單靠脈診看病,這是當然的道理。本文並沒有提倡脈診唯一論。

  • avatar andy

    時間差只是脈證不合的原因之一,如我所言,職業運動員、武術家、長年練瑜珈的人等等,長年的鍛鍊可能這些人的身體產生永久性的變化,脈象和一般人往往不同。 所以,如果只靠脈診,或是認某一種脈象就一定對應某一病因,是不太好的診斷方法,總言之,四診合參還是比較妥當!

    • avatar 柱子

      還是老話,本文並沒有提倡脈診唯一論。

      但是色脈不合往往是病情的重點,而非所謂「捨脈從證」的條件。您提到的職業運動員、武術家等,正是可從脈診瞭解其背景,進而其體質作為綜合判斷的依據。

  • avatar 中醫初學者

    柱子兄好,

    單一外症對應到病機是一對多看似較為發散,但使用四診外證非憑單一症狀,而是多個外症一起考量。如此多個外症組成的外證來對應病機即可收斂,如傷寒論「太陽之為病,”脈浮”、”頭項強痛”而”惡寒”」,先將範圍收斂在太陽病,再依次要外症如”有汗”、”無汗”等外症組合再次收斂找到最合適方劑,所以憑外證來分析仍是收斂的。

    不過我犯一個錯誤,拿傷寒論來舉例找病機病因是錯誤的,因為傷寒論在病因、病機上著墨甚少,最多的是憑外證找對應六病條文與方劑,所以多半還要配合內經或其它理論模型來推演病因病機。

    無論是由外證還或是脈象著手,我相信一件事,只有自己親自整理,分析、思考、內化才是自己的,直接拿別人的結論心得永遠是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其三其四,更無法由過程中得到更多領悟或體會, 相信您會有這篇心得,在脈法的理論與臨床上應有不少體悟,很值得中醫初學者如我好好學習。

    • avatar 柱子

      呵呵,「初學者」早已不是昔日「初學者」,是在下要向您學習才是。

      在臨證時,的確是用多項外證一起考量,但是常常會有「怎麼說都對」的情況,也就是會有是「土」的問題還是「木」的問題,想來想去好像都對,再加上生剋變化一定怎麼說都對。

      會想去強化脈診的學習,主要也是著眼在此。我的想法是,一般外證因其一對多的對應發散性太大,就算找到了三、五個外證,取起交集也還是多選題。

      對於傷寒論的學習,也是如此。回頭看看我寫的「芍葯芍葯,追、追、追」、「見山不是山」等記錄,其終極的問題,在這裡總結到這篇文章裡,就是一般外證一對多的發散性。學傷寒,純在外證上做文章,永遠也沒辦法精進。如果靠外證就可以治病,那本團的診斷程式已經一統天下了,您說是嗎?

      要好好學脈診,是此時此刻我給自己下的一味藥。也許將來回頭我會有其他的想法也不一定。但是我知道我離「懂脈」還有很遠的距離。

  • avatar 中醫初學者

    柱子兄好,

    因為世界之大,知道自己仍不足絕對是好事,才會放下身段謙虛繼續學習,臨床上小心仔細,說起話來也保守不浮誇。

    謙虛學習的結果相信一段時間後層次境界又不同了,希望到時還能閱讀您這方面的心得。 :-)

  • avatar E.S.

    您真的很厲害,不愧是受過嚴格科學訓練的人!尤其是接受過另一種系統的薰陶後,還能重新接受藥王脈學的洗禮!
    其實只要真的實際臨床接觸病人,就不會相信望而知之謂之神或是三診就能診病的鬼話!大部分病人的外證並不明顯,十問歌裡的東西所能搜集到的資訊也很少,不靠脈診真的是寸步難行!
    falo有說過沒有臨床就沒有中醫,其實沒有臨床也不會有西醫,只要是醫生都要有大量的臨床!這真是一句至理名言!

    • avatar 柱子

      呵呵!能夠得到E.S.兄的稱讚真是難得,感謝!

      我追求的不是「一劑知,二劑已」,那個對我沒意義。我追求的是「一劑不知,二劑怎麼辦?」的思路。或是在第一劑之後病人的反應+脈診的變化推出病機上的變化。沒有脈診,這個很難做到。

      選病套方,一劑不知二劑就投降了。

      接下來會寫一些讀藥王脈學的心得和整理,敬請期待。

  • avatar 中醫初學者

    柱子兄好,

    「一劑不知,二劑怎麼辦?」說的真好,像我這種中醫初學者仍沉迷在「一劑知,二劑已」的成功中, 以為中醫都是如此簡單。

    當一劑不知時,我是不會投降,只是開始亂試方了,聽聞誰曾用某方成功,那就拿來試試看,不對再試一下方,直到成功為止,但為何成功也不知道。

  • avatar Chien

    脈胗很重要,但不知各位前輩有無注意脈的變化(或不穩定)。在臨床實習時,老師和學生輪流把脈.但常常和老師把到不同的脈(因把脈有先後時間不同).有時老師說也confirm脈確實在短短的幾分鐘內就有變化.我相信大家也有經驗,病人有時看到医生就緊張(脈就變了). 在西醫也有類似的情形-白袍症候群. 一到醫院血壓就升高,回家就正常. 如果把到數脈是因為病人緊張(病人無意識下),這也很可能是脈証不合的原因之一.

    Chien

  • avatar tcmwen

    藥王脈學之前我看過一些,後來又停了,原因是再兩年前有看過陳修園的”醫學實在易”,裡面所講到的”脈法統諭”、”持脈祕旨”、”擬補徐靈胎診脈論詩”等等,其脈法很簡易,強調不要複雜化。

    引陳修園講得一段話:「病之名有萬而脈象不過數十種,且一病而數十種之脈,無不可見,何能診脈而即知為何病耶?脈書欺人之語最不可聽」,幾個月前我也看完一遍唐容川的血證論,當看到2/3時,發覺裡面極少講到脈證,當時很驚訝。這些都是脈診在名家上的份量。

    其實我什麼也不懂,很希望各位前輩及高手指教。

    • avatar 柱子

      tcmwen兄,

      請先看此例醫案:陳修園醫案˙痙證

      看看他自己怎麼說的:

      予曰:識病之妙,貴在認得脈體形證;用藥之妙,全在理會經絡運氣。脈證相應,藥有引經,毋伐天和,必先歲氣,何慮不速效耶?夫脈之六部,俱沈細緊滑,沈屬裡,細為濕,寒中又有力而滑,此寒濕有餘而相搏也。若虛脈之證,但緊細而不滑,諸醫以為中風。風脈當浮,今脈不浮而沈,且無掉眩等證,豈是中風?以為中氣、中痰,痰氣之脈不緊,今脈緊而體強直,亦非中氣中痰,此正痓病。詩云:強直反如弓,神昏似中風,痰流唇口動,瘈瘲與癎同。今體強直堅硬,脈沈緊細而滑,非痓病而何?前用烏藥附子理中湯,去寒不能去濕,去濕不能去寒,又不用引經藥,何以取效?若勝濕湯,藁本、羌活乃太陽之主藥,通利一身百節;防風、蔓荊能升上下之濕;獨活散少陰腎經之寒。寒濕既散,病有不瘳者乎?

      這是高度的脈證合參。在辨證過程中,從一對多的對應中反覆消去不可能的對應。最後得到結論。請再仔細看他的邏輯,此例清楚的以脈法貫穿整個辨證的過程。

      據說陳修園早年罵遍天下,獨尊傷寒,但是晚年臨證多了,反而內斂許多。我沒好好讀過他的書,此處無法多談。但是,從他自己的話中,您可以看到,此處用的是李東垣的羌活勝濕湯。陳修園是不折不扣的經方大家,當他的層次提昇到病機圖的高度,眼下只有病機,何有經方時方之分呢?

      脈、證、用藥、歸經這些都是值得深入瞭解,而非我輩可以一筆畫掉的重要思想和技術。

  • avatar 阿旺

    謝謝tcmwen同學的分享。 我得快去找出來讀一下陳修園先生的看法。

    唐代龐蘊居士夫婦與女兒的對話:「居士一日在茅廬裡坐。驀忽雲。難。難。難。十碩油麻樹上攤。龐婆雲。易。易。易。如下眠床腳踏地。靈照雲。也不難。也不易。百草頭上祖師意。」(卍新纂續藏經 第六十九冊 No. 1336《龐居士語錄》)

    脈法難乎?易乎? 參!

  • avatar porsche

    老友,請教您一個小問題….

    滑脈和澀脈是否可能在同一脈位出現?
    是,作何解?不是,又作何解?

    • avatar 柱子

      朋友,是考我來著?滑脈澀脈當然可以同時出現。滑脈主痰,澀脈主淤。滑脈兼澀通常暗示病程已久,從原來主陽的滑脈慢慢變成了陰性的澀脈。除了瘀之外,久病氣血兩虛至淤的病機也可考慮。

  • avatar porsche

    再請教一個問題:

    病人雙肘以下截肢,如何診治?(真實案例喔^^)

  • avatar porsche

    >>大部分病人的外證並不明顯,十問歌裡的東西所能搜集到的資訊也很少,不靠脈診真的是寸步難行!

    抱歉,吐槽一下,沒有惡意。
    若醫生夠靈敏,中醫基礎理論夠熟練、臨床經驗夠豐富的話,大部分病人的外證現象足以讓醫生做出一定程度的診斷與瞭解。
    例如:長期服用降壓西藥、降血糖西藥、類固醇等的病患,常常要把病人的手抓來做脈診時,單單一觸摸到尺膚就已知道長時間在服哪一類藥物,加上看看體型特徵、眼神、舌苔,再配合問診與脈診合參,一般都能十分逼近真相。

    臨床的故事有太多曲折而出人意料之處,「不靠脈診真的是寸步難行」值得再斟酌。

  • avatar E.S.

    長期服用那些藥的人醫院很多啊,去病房繞一圈,你覺得我會看不出來嗎?醫院裡八成以上都是慢性病人啊!問題是,這些慢性病人,其中的變化還是非常多,脈一把,各個都不一樣!真的看過了,就不會懷疑脈診的功用在哪裡!光是糖尿病的變化就多到讓人不敢領教,不靠脈,我不知道能靠什麼!而且脈診對疾病定位非常快!定了位再去問,會比亂槍打鳥有效率!

    我的年紀不大,柱子兄稱我為弟或君就可以了!

    無寸口脈者,可用遍診法啊!雖然我只知道足背動脈在哪裡!

    • avatar chien

      您的意思先切脈再問才不會”亂槍打烏”嗎? 各種西醫的”病”,本來就有許多類型.
      脈診很有用但也無需把它神化。

    • avatar 柱子

      E.S.君,

      請就此打住吧!本文的內容,是想從複雜度的角度來看四診的關係。雖說四診合參是不變的道理,臨床上有的醫生>70%以脈診做決定,但是也有的醫生脈診用不到10%,但我不懷疑他們都是可以治病的醫生。

      我可以理解您的論點多以藥王脈學為根基,我也完全同意。但是對於沒有細讀藥王脈學的許多讀者來說,這也許很難一次接受。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盲點,廣泛的接受不一樣的思維,並加以分析思考,截長補短,才是我輩進步的根基。盲從、神話、不經大腦的照單全收,是我輩應引以為戒的。

      • avatar 中醫初學者

        柱子兄最讓我敬佩是,在於發現原本所學不足或方向不對,願意打破錯誤框架追求真理而不盲從。

        這讓我想到最近很紅的佛舞,影片旁的信眾虔誠合十看著師父極為神聖的舞蹈。

        http://www.youtube.com/watch?v=cnb4ppCYJpw

        這是 kuso 版,原版可自行搜尋 “莊圓” 或 “佛舞”。

  • avatar porsche

    抱歉,最後說一句。
    熟練脈診時的確對疾病的定性定位定時定量大有幫助,這對敝人來說不是新聞。
    但真正有經驗且熟練脈法的臨床醫師一定會知道臨床僅靠脈診的風險在哪裡。

    操作正確得當,其他三診可以旁證脈診結果,不會是亂槍打鳥。
    當一個醫生應該要要謹慎沈穩,若能多練習、運用多一點診斷方法來幫病人確診就不要劃地自限。
    能熟練多一些診法有什麼不好呢?
    共勉之。^^

  • avatar ming

    “傷寒論397法,112方。金匱262方,每條方劑,都代表了一組病機的組合。在這遼闊的病機圖上,必然是佔據了約400個相當重要,有臨床意義的點。”

    这一段,我想是不是可以在问题的空间外,设想有另外一个解集的空间,各种药物及其剂量,各个穴位及其补泻手法,是这个空间的参数,问题空间和这个解空间的点可能是多对多的关系,就是所谓的同病异治,异病同治。

  • avatar ming

    又仔细看了一下,我想柱子兄的意思可能是:有3个空间,症状空间,病机空间,解集空间。各种药物及其剂量,各
    个穴位及其补泻手法,是解集空间的参数. 症状(多)病机(1)解集(多),前一个对应关系是异病同治,后一个对应关系是同病异治.病机空间是不可见的,要在这个模型中症状和解集两个空间之间通过病机空间建立对应关系就是所谓的辩证论治,中医不能把这个模型形式化,就艺术化处理,靠人脑来处理这么复杂的关系,所以好的中医师和差的中医师差别极大。即使是好的中医师,他的诊断中可能有很多是他大脑中对于这两个空间之间对应关系的直觉。他的直觉经验也难以简洁的表达出来教给别人。对应关系太复杂,各个中医流派对于对应关系的理论又不太一样,造成中医哲学上领先,技术上不容易操作的状况。

    • avatar 柱子

      ming兄,

      您看得真仔細,分析條理分明,這正是我想要說的。您在此模型上的演繹也很有趣,在真實生活中,好的中醫師和普通的中醫師差別很大,這是不爭的事實。

      個人覺得,中醫還是停留在「藝術」(art)的階段,而非「科學」(science)的階段。但是這不表示中醫無法是個science,也許這正是要靠我輩努力的方向。

  • avatar 小易

    “病之名有萬而脈象不過數十種,且一病而數十種之脈,無不可見,何能診脈而即知為何病耶?”這句話怎徐大椿也講過????誰是原版…
    而且根據文意是在說”只切脈而知病”誠欺人耶,並非輕脈法之意.

    • avatar 柱子

      小易兄,

      請見我之前的回覆,陳修園不但不是輕視脈法,反而在他的醫案中反覆強調脈法的重要性。

      病之名有萬而脈象不過數十種

      本文不是已經明示從28脈演變出來的組合了嗎?什麼叫「病之名有萬」呢?這不是著相在病名嗎?

      且一病而數十種之脈,無不可見

      一病可以有數十種病機,當然可有數十種脈。這像是外行人說的話。

  • avatar 小易

    既然稱”血證”那專論跟血有關的外症,跟脈證何干當然少提了唄.

  • avatar fengda

    ……
    陳修園是不折不扣的經方大家,當他的層次提昇到病機圖的高度,眼下只有病機,何有經方時方之分呢?
    ……

    醫理明辨於心、病機了然於胸,遣方用藥自然水到渠成。
    看來柱子君的認識又進入了一個新的層次,恭喜!

    • avatar 柱子

      fengda前輩又出現了,看來本部落格讀者真是臥虎藏龍,這樣的文章真是見笑了。

    • avatar 音特稀有

      「何有經方時方之分呢?」─ 贊同這個觀點。
      套句電影葉問說:
      「不是南拳北拳的問題,是你的問題!」…
      「不是經方時方的問題,是你的問題!」

      • avatar andy

        諸位所言為是。不過,以一位武術愛好者的經驗,有幾點小小的建議:

        (1)大部份習武之人,都會選擇一種自己喜歡的武術,先練到某一階段以後,才再加學其它武術,若以空手道或跆拳道等為例,初段黑帶為基本要求,原因很簡單,一來表示你對這門武術有了基本的認識與熟練度,而非花拳繡腿,二來表示你有能力判斷如何融合不同種類的武術,而不是兩三種分離破碎的招式,彼此不能相應,結果比只練一種武術還糟。

        (2)每種武術,有它的特點和最有效距離,譬如,跆拳道為長距離,空手道為中距離,詠春拳為近距離。這不代表詠春拳不能應用在長距離,或者空手道一定打不過詠春拳,但是,練跆拳道的人和練詠春拳的人對打時,最好把對手距離保持遠一些,如此才能事半功倍,反過來說,練詠春拳的人通常會在最短時間內切入對手的近身,以充份發揮自己的優勢。

        (3)大部份武術愛好者,達到初段黑帶或相對程度後,都會開始學習其它種的武術,然而,多半是為了要改進自己的弱點,而非否定原先學的武術,一個學空手道的人,因為自己力氣不夠大,達到初段黑帶後,可能加學合氣道,以彌補其力氣的不足。但是,一個空手道五段的人,可能根本不用了解其它武術就可以打倒一群什麼武術都會一些的人。

        (4)大部份練武之人,即使練會了數種武術,仍然都會以自己最精深的一門武術來稱呼自己,因為那是他武學藝術發揮的軸心,也因為那代表他感謝讓其受益最多的一位師父。電影葉問說:「不是南拳北拳的問題,是你的問題!」,但是,不要忘了,電影之中,葉問總是以「佛山,詠春」稱呼自己!

        練武都如此,何況學習人命關天的中醫!共勉之!

        • avatar 好奇的路人

          請教一下, 葉問的詠春拳是跟師父買DVD學來的嗎?

          • avatar andy

            當然不是,葉問那個時代還沒有DVD!

            所有我認識的武術愛好者,都蒐集很多各家名師的書籍和DVD,能跟名師直接學習是最好的,但是,因時因地,現代人大多無法留在名師身旁太久,從名師的書籍和DVD仍可獲得很多啟發,比起向街口小武館中沒有實戰經驗的武師學習花拳繡腿而言,強了很多。世界頂尖的學校,Stanford, MIT等等,早就使用遠距離教學十多年了!做過博士研究的人,大概都會同意,跟著一位沒有深度的教授七八年,還不如聽一位大師一場演講來的有啟發!

            當然,師父帶入門,修行在個人!

          • avatar 阿旺

            中醫用函授是民國以來很多中醫名家常做的,像張錫純、惲鐵樵、承澹盦都透過函授來推廣中醫,其影響就因此而廣大,推動了風氣,教育了民眾,更普及了中醫學。
            而很多中國的中醫大學都有函授部,像上海中醫藥大學就有函授部。
            中醫自古就是深入民間,而很多學理基礎的傳承都要靠文字,然後才在臨床上以師帶徒的方式強化技術。像唐容川寫「醫學見能」,陳修園先生寫「醫學實在易」 ,江涵暾寫的「筆花醫鏡」等都是用文字把中醫的基礎做傳承發皇的工作。然後有心事醫事業者進一步的深入再透過師傅的帶領。
            像張錫純先生,其入門受業弟子有100餘人,函授子弟達500餘人。這就是說能親自在實作技術上再傳授的約五分之一而己。
            張錫純先生開辦天津「國醫函授學校」,惲鐵樵先後兩次開辦「鐵樵中醫函授學校」,承澹盦先生創辦針灸學研究社和函授班,這和今日倪海廈老師的人紀dvd 教學的用心是一致的,再透過跟診的訓練完成入門受業弟子的教學。末學認為有影像聲音的教學甚至比函授更加有效果。這是有其時代性的。

  • avatar E.S.

    我不敢否認其他三診,但是不得不承認的是西醫再其他三診做的比中醫仔細非常多(甚至還多了觸診腹診),但是靠其他三診能做出的dd很有限!現在西醫唯一還沒開發的就剩脈診跟舌診!如果哪天被發現了,中醫應該就會被吃掉了!而且現在的EBM並不排斥天然藥物,之所以化學藥物用那麼多主要有他歷史的成因以及金錢遊戲有關!基本上思考方式中西醫是一樣的!那些哲學的部份,是因為中國的醫生地位很低,所以大部分的醫生都是儒醫,才加了一堆奇怪的哲學解釋!當然也沒有什麼物理醫學或化學醫學之分了!

  • avatar Sophie

    做任何學問都一樣 非拘泥於工具形式 端看用心與否 吧

Leave a Reply

  

  

  


*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