矽谷中醫損友團的跟診之旅(四)

第四日

早上去漢唐中醫學院之前都會經過一條河,這是很多船隻遊艇經過的河,所以河道上的橋是可以開啟的那一種,昨天還有人說來跟診都沒有看過這座橋被開起來過。結果今天就看到了這個景觀,我們這群加州土包子算開了一下眼界。

2009_跟診_橋開了【橋開連續圖】

2009_跟診_橋開了2

今天是週五,又是病患爆滿的一天。大家聽說倪老師要回台灣去都趕著來掛號,一位老太太聽到後就很難過地說:「No mercy?」還有一位南加州的病患說:「倪醫師,我要一直跟著你,你去台灣我就去台灣,你去中國我就去中國,你回佛州我就飛過來。」老師只好請大家還是到佛州來,顏醫師會有很好的診治,任何問題隨時診所都可和他保持聯絡,老師開玩笑說有人說要一直追他天涯海角,想來都很頭痛。老師肩上的責任真是不小啊。

今天早上居然有三個桂枝湯加附子的病例。下如前面所說因緣不可思議,老師說有時硬是安排都沒有那麼剛好。老師今天偶然提到今年會有一本新著作,他說與其教育醫生不如教育一般大眾,當大家對於自己的身體和醫療的真相有所瞭解之後就會反過來逼著醫生進步,這是一本適合於大眾看的好書。至於進一步的詳情,大家就請多關注老師網站的最新消息!

有一位紐約的先生吃了老師的藥每後每天晚上一點鍾胃寒而吐,明眼人知道這是在肝臟上有問題,但此人自述愈吐愈舒服,就由吐吃到不吐,老師這時說了一句話「感謝你對中醫的支持!」這是很關鍵的一句話。如果不是病人的信心,中醫要如何真正救助各種受病魔摧殘的人呢?

老師有時還會主動觀察病人後,在病人自己都沒想到的情形下幫他們治些困擾的其它症狀,例如有人的頭髮白了,或說其實可以在治主要症狀的過程中順勢減肥。

有很多我們一看就想當然爾的例子,老師一看卻在其中幾個症狀中整理出一條清晰的脈絡而開出大家都同聲歎服的方劑,這讓我們只能下定決心努力再努力。一個聳肩的動作,老師會有警覺這是心臟的問題。怕冷又怕熱這種情形老師會想到有往來寒熱但患者不知道要如何陳述。來跟診看到老師的心傳真有一種「仰夫子彌高,鑽之彌堅瞻之在前,忽焉在後」的感覺。以目前筆者的程度只能說「雖不能至,心嚮往之」。或許有人會筆者所言太過誇張,但大家都在中醫的路上已經用功了幾年,甚至有在某地區已經享有盛名的某師兄。但跟了老師的診之後大家只覺果真和老師差了很多。

2009_跟診_氣功【功力大增後的發功(中年男子的無聊遊戲)】

晚上老師請大家吃飯,在輕鬆的氣氛中大家和老師聊了很多。老師對於未來的經方發展有很多的計劃,大家也談到對未來的想法,有機會和一代大師如此親近地交談真是難得。這個春假可說是非常充實的,明天是週六,得要和家人一去Disney玩,完成一下小時候的夢想吧!

(by 阿旺)

2 comments to 矽谷中醫損友團的跟診之旅(四)

Leave a Reply

  

  

  

*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