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變之後 – 海地義診日誌】(一) 出發

【到達海地的上空了! 藍色的美麗海岸在空中看來是這樣平和寧靜。】

(一)   3/27/2010

深夜的飛機從舊金山灣區起飛,已近過午夜,相信不少在灣區的朋友們都睡了。
飛機因為高度偵測器壞了,最後上飛機時已經延遲了兩小時了。
幾天來的準備和行前協調,再加上這個變數。
有些疲憊,正好上了飛機來休息一下。
現在要隨時把握時間補充體力,
從前一批從海地回來的志工朋友的口中己略知此行的不易。

常常在舊金山機場出發到世界各地,
但去海地義診倒是第一次,
每一次在機場的心情都不相同,
有回台灣去探親訪友的興奮,
有出國旅遊的輕鬆愉快,
有商務行程有的緊張和責任感,
但是這一次是走向一個傷痛的大地去面對不曾謀面的朋友們,
心中替他們不捨之外,
也希望救度無數中華兒女的中醫,
能夠幫上他們,讓苦痛在身上減輕,
到於心靈的傷痛,
我能做些什麼嗎?

在等待上機前的漫長時間裡,深夜裡的同機旅客大家聊了起來。
有回工作的,有回家探親的,還有純粹要去紐約市 shopping 的貴婦團。
這大多數是白人的朋友們對於我這麼一個針灸醫生都很感興趣。
大家知道我要去海地Hiati作義診,大家居然鼓起掌來。
有人說應該讓我先上飛機的。
雖然是延遲了兩個小時,但多了很多的祝福和鼓勵!

兩天前接獲消息,
在海地賑災的志工,
因天氣太熱,
有人累倒,有人中暑。
可能中暑用的白虎人參湯和生脈保元湯這類的藥要多準備一些。
得知當地的用水很困難,要煮湯藥可能不容易,
只好在生藥材之外多帶些科學中藥來應急了。

這兩天最不好找的東西居然是在灣區很少用到的「蚊帳」,
最後只好帶著窗簾的沙簾拿來當蚊帳。
反正每個人分配到的床位聽說非常狹隘,
太大的蚊帳可能也不好用。

這次行前的準備過程中,
想到可能要在未來清楚規劃並寫下清楚的中醫出診箱的一覽表。
不是日常的出診,而是要出遠門參加國內或國際義診時要帶的東西,
只有模組化之後才能隨時說走就走,
也便於分工合作準備物品。

飛機是飛到紐約轉機到海地的太子港的,
全程一共是5304公里,連轉機一共要十四個小時(加上兩小時delay)。
畢竟要先從加州飛越整個美國。
早晨降落紐約市的時候,
地面溫度是華氏28度,也就是攝氏零下以下的溫度。
海地聽說現在白天都在華氏九十度以上,
看來我像是從一個世界到另一個世界去。


因為在紐約市又延誤了一個小時。最後在下午四點多才來到太子港。
一下飛機居然還有樂隊來歡迎,我們都不得不給一些美金來謝謝他們。

機場一切因陋就簡,連一條我們在美國各機場都有的行李輸送帶都沒有。
這還是海地的國門啊。
機場可說是相當混亂,
所有的人都在找行李。
這個國家有95%的人都是說法語的。
幸好我會說些法文。
我用法文描述請機場人員幫我找行李,
居然不用五分鐘就找到了。
真是令人高興。
很多人都在一片混亂中找行李。
這個原本並不上規道的國家在巨變後陷入了更大的混亂中。
第一個印象是這樣的。

由於來了己經比較了,第一天倒沒有去義診的地點。
但在志工休息剛把東西放好,
就有好多早來的慈濟志工們要看診,於是馬上就開始看診,
一下就看了十多個人,
有一位志工是西醫診斷為不穩定的心絞痛。
必須在休息後提前離開海地。
這時急性發作起來。
這是需要急救的。
於是先指壓足三里並處理其督脈。
很快地在幾分鐘之內就好了。
這位志工應該在第二天就會回去了。
中醫在急症的出手還是有辦法的。

另外有一位是西醫斷定95%是盲腸炎,
他腹痛並雙側腰痛,欲嘔吐,
我診斷後卻不讚同西醫所說的。
我覺是水喝太少的腎陰虧虛,
結果用針依此病機來治,
很快就緩解了。

這一天的行程很累,
悶熱的天氣和幾乎不容翻身的狹小床位,
但是還是得快休息。
明天又是另一個真正挑戰的開始了。

(by 明煌醫生)

7 comments to 【巨變之後 – 海地義診日誌】(一) 出發

Leave a Reply

  

  

  

*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