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鄉野傳奇小說】 尋找小楊 (十三)

(十三)

我們大家都對這件事產生了很大的興趣。小楊也知道非講一下不可。大家這時也吃得差不多了,於是他要我們重回客廰喝茶。小珍要幫阿鎮洗碗筷,但阿鎮說先不急,有洗碗機可以代勞的。

於是我們就坐回客廰,聽小楊講他和范雨農先生的一段師生因緣。

——-

(以下為以小楊作第一人稱的敘述)

當年我(小楊)和阿鎮從舊金山來到的這個叫Ventura的小城鎮,如我前面說的是離洛杉磯市約一小時車程的瀕海小鎮。

它是位於加州101號公路沿線。我服務的那個小旅館是一個比較舊也比較小的motel。這個motel如果是一般來渡假旅行的觀光客應該不想住。我們初到的時候覺得怎麼這樣破舊,房間裡那種霉爛的味道和水泥地板的浴室,都讓我想起在台灣當兵時高雄旗山的軍營房舍,說髒亂是不至於,甚至還算是乾淨,但實在是太老舊了。

我們初到這個旅館,覺得相較於此地那些大飯店真不知有何生意上的贏面。尤其是那些連鎖的飯店在此地更是豪華而精緻,這生意能做嗎? 據旅館的主人黃先生夫婦說,他們也是剛取得這家小旅館的經營權的。但事實證明它還是有其生存之道。因為來往於101號高速公路上有很多貨車,司機晚上要住店休息時對於居住品質要求不高,只要乾淨而便宜就可以了。所以有了這樣的客源生意還算是可以的。而我作為這個motel的管理人基本上算是很輕鬆的。

范雨農老師是黃先生夫婦很早就認識的高人。老師本來並不是住在加州的,只是聽黃太太說他是出來雲遊。偶然地黃先生知道他老人家來了,就請他來這一帶走走。本來黃先生想請他住到他擁有的另一間在Santa Barbara的高級飯店,但是范老師看了看這Ventura附近的景物就決定要住在這裡,他一共住了快三個月。也就是這樣的因緣阿鎮得以康復。

我在阿鎮漸漸好轉的同時。就在思考一件事,那就是: 如果阿鎮的媽媽生病時有正統中醫的照顧,是不是也能走出一條生路呢? 我想到如果老師離開了,以後不知有沒有機會聯絡到他,知道這樣的神醫在那裡,是不是對自己的生命就更有把握了呢?

范老師據說來這加州的海邊小住,是想要找個地方寫作。他當然是不希望別人吵他。但有幾位黃太太的親友要看病,范老師當然還是一一為他們診治。我常在旁邊幫忙安排地方。老師也有時會對我就病人的問題略做說明。

慢慢地我有一個想法,也許我也可以來學些基本的中醫保健治病。在美國這個沒保險就不能生病的國度裡,如果我能有一些防身的本事就好了。而在范老師的淺移默化下,我瞭解到唯有以有長期臨床基礎而產生的偉大中醫學才是人類未來的希望。而中醫能做的程度絕非我們所能想像。我看到好多病是西醫束手無策的,而在范老師的手下,如同美國人常說的「只是一片蛋糕(Just piece of cake)」。

但我又想想自己又沒有基礎,大學唸的是商業,老師大概也不會想收我這種徒弟吧。所以一開始萌發的念頭自己也覺得只是一時的想法。

老師大多數的時間其實都在房間裡寫書,只有在下午五點以後才會抱著他心愛的一把吉他去海邊彈唱。就在某一天的黃昏,老師又背著吉它去海邊,阿鎮也跟著去了。在六點多的時候我想去叫阿鎮回來洗澡,走到海邊,只見到老師彈著吉他,阿鎮就在旁邊靜靜地聽。這優美的旋律令人有出塵之想,老師是一位奇人,彷彿什麼事都能,而在音樂上也有令人敬佩的功力。我在老師彈完一個段落時,我就上前去和老師打個招呼,想請阿鎮和我一同回去。

老師轉過頭來就說:「小楊,你想學中醫嗎?」這讓我嚇了一大跳,畢竟這只是我自己的一個幻想。

老師笑了笑,好像小朋友惡作劇成功似地有些得意。這種如頑童的笑只有老師這種有赤子之心的人才會有的。

我還沒會過意來,老師收起笑容正色說:「半年前我卜得一卦,在定中仔細推想覺得這次西行有一段傳承的因緣。隨著不可思議因緣偶然來到加州,承黃先生夫婦的邀請來能小住一番。我知道這千年的傳承終將在這黃金之州找到龍象之材。而且我要告訴你,這如同達摩大師東來時說他要在東土找到一個不受人惑的人,我也要找一個不受人惑的人來傳承。而且這傳承因緣會有一個中繼的人,那就會如同唐朝時真言宗的開元三大士,金剛智,善無畏和不空三藏的法盡傳於惠果阿闍梨一樣,這三個人是來自印度的真言宗大師,他們傳的法最後都給了中國真言宗初祖的惠果阿闍梨,但在傳承上惠果阿闍梨只是先守住所有的法,包括金胎二部曼圖羅等至高的密法,他的使命是在等待從東方來的一個法師,這個人才會盡傳大法而光大於後世。而這個人就是日本的空海大師。」

我當時是有點不懂老師說的這個典故,只知道好像他要傳的中醫最高學問沒有機會直接傳給會光大此學的人,他必須先傳給一個能夠再傳的人。

范老師當時接著說:「小楊,我們因緣不淺,我這次西來是在尋找一個人,從天機和易數推算,並加上面相的輔助,我想我已經找到了。我必須先把所有醫道傳給這個人,以待來者!」
老師頓了一下說:「這個人就是你!!!」

我當時是驚訝萬分,怎麼老師是來找我小楊的? 我又非醫生也沒有高深的學問。事實上我對中醫可說是毫無基礎啊,老師這麼做會不會太冒險了?

這時范雨農老師再拿起吉他唱起歌來,曲調很輕快,歌詞內容好像在講有關於千年的傳承,仔細聽又覺得個中頗有蒼涼的感受。

老師一曲唱罷,天色已經漸暗,成群的海鷗在海面上飛翔,遠處的船隻點著燈在海上閃爍,老師高大的身影在夕陽餘暉中顯得很有獨立蒼茫的味道。
他背著吉他,牽起了阿鎮的手。

「今天晚上開始我們就來上課吧。」

就這樣我們開始了密集的訓練,老師的教學平易近人,他往往把高深難懂的學問,化做臨陣切用的各種心法。我如海綿吸水一樣地接受中醫灌頂。這時我才知道天人合一,道法自然的真正醫學是什麼! 我也發現范老師是一位長於提綱切領、化繁為簡、去末存本高人。他告訴我:「大道至簡,唯嫌撿擇!」他並告訴我要忘卻病名,而用整體來看一個人,忘掉世人從片斷理解出來的錯誤包袱,以每一個病人為師,把真正經典的實學化入我們的思想血脈中。這也是他強調的要「為學日增,為道日損」!

偶然黃太太會找人來請范老師看病,老師就要我一邊跟診一邊思考為什麼他會那麼治,之後他再和我解說。

除了中醫的教學,老師更一再地告訴我,只有普救苦難眾生的醫師才是真正的「醫之大者」,如果不能以佛心為初心來面人間疾苦,再高明的醫術在面對業力的牽引都無法發揮出來。以名利做為行醫的根本,到頭來只能做一個隨業力流轉的凡夫而已!

這樣快樂而難得的師徒相處時光很快就過去了。有一天晚上,范老師走進我們旅館的前台找我,我正在整理一些剛從外面送來洗好的毛巾。

范老師說:「我有另一個因緣必須去中國西南方一趟,明天一早就要離開了」

(待續)
(by 矽谷絕緣生)

2 comments to 【現代鄉野傳奇小說】 尋找小楊 (十三)

  • avatar 阿米達

    絕緣生師兄的大作是我每日的功課, 每天都要繞過來看一看有沒有新的文章.

    這位范老師怎麼跟某一位令人尊敬的老師那麼像? :-)

    看到一個 typo, 請改一下

    peace of cake => piece of cake

Leave a Reply

  

  

  

*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