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給慈濟師姐的一封信

親愛的慈濟師姐,也許妳不認識我,但是我們有一面之緣,很抱歉寫這一封信給您,有些事情我想讓妳知道。

那天,矽谷的慈濟中文學校辦新春園遊會,每一個班級都有自己班上的攤位。以往的園遊會,吃吃喝喝的攤位最多,小朋友也很喜歡,但是每次吃完,垃圾桶裡滿滿的免洗餐具,好不浪費。今年主辦單位決定,不能再有賣吃的攤位,所以今年都是玩一些小遊戲的攤位,現場也非常熱鬧。我一手牽著兒子,一手牽著女兒,走進了熱鬧烘烘的會場。

在會場的一角,我看到了妳們的攤位,大大的字讓人很難不看到,「慈濟功德會骨髓捐贈」。我心頭一凜,那塵封已久的往事立刻浮上心頭,下意識的,我帶著兒子向另一邊走去。妳看到我了,我心裡知道,妳在向我走過來。妳滿臉笑容,我低著頭想逃避。還是被妳攔住了。

妳迫不及待的告訴我什麼叫白血病,多麼可怕的白血病,大人、小孩、嬰兒、老人、年輕人都會得到。妳塞給我的小冊子上,印著一張張茫然的臉孔。妳告訴我,他們 唯一的希望,就是骨髓移植,唯有骨髓移植才能救他們的命。在妳的眼裡,我看到了一個慈濟人的真誠,妳衷心的希望我能加入骨髓捐贈的資料庫。妳告訴我,連血都不用抽,只要用一個棉花棒,在口腔內側刮一下就好,一點都不會痛。我對慈濟人,總是有著崇高的敬意,佩服她們的情操,在多次的救難活動中,看著慈濟人在 隊伍中忙碌,我總是十分感動。。

可是,這次我沒有感動。

師姐,妳可知道,我看過的白血病人,比起妳來,不知多了多少。白 血病人對妳來講,可能只是個名詞,但是,對我來說,卻是一場深刻的回憶。我不止看過,還陪了很多人,走過了他們生命中的最後一段路。妳推廣的骨髓移植,我也曾經相信,但是,在看過一個個失敗的例子後,我沒有辦法再相信。

妳知道骨髓移植是如何進行的嗎?在千辛萬苦完成骨髓配對之後,把病人的骨髓抽出來,把捐贈者的放進去,這樣就完成了嗎?錯了,為了怕病人遺留在身體的骨髓中
仍然有「壞」的白血球,在骨髓移植之前,病人要作全身大劑量的化療,加上放療,也就是要堅壁清野,不留下任何一個壞份子。這個過程中,好的壞的血球通通殺 光,然後再把捐贈的骨髓放進來。此時,病人一定非常虛弱,必須在隔離病房住上很長的一段日子,等待血球的重建。這個過程中,任何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小細菌, 都能要了病人的命,因為病人等於全不設防,身上沒有一點防禦的能力。我認識的白血病人,都是在這個階段感染後,離開人世。

怕妳不相信,我在維基百科找了資料,來佐證我的說法。

http://en.wikipedia.org/wiki/Bone_marrow_transplantation

Autologous HSCT requires the extraction (Apheresis) of haematopoietic stem cells (HSC) from the patient and storage of the harvested cells in a freezer. The patient is then treated with high-dose chemotherapy with or without radiotherapy with the intention of eradicating the patient’s malignant cell population at the cost of partial or complete bone marrow ablation (destruction of patient’s bone marrow function to grow new blood cells). The patient’s own stored stem cells are then returned to his/her body, where they replace destroyed tissue and resume the patient’s normal blood cell production. Autologous transplants have the advantage of lower risk of infection during the immune-compromised portion of the treatment since the recovery of immune function is rapid. Also, the incidence of patients experiencing rejection (graft-versus-host disease) is very rare due to the donor and recipient being the same individual. These advantages have established autologous HSCT as one of the standard second-line treatments for such diseases as lymphoma.[9] However, for others such as Acute Myeloid Leukemia, the reduced mortality of the autogenous relative to allogeneic HCST may be outweighed by an increased likelihood of cancer relapse and related mortality, and therefore the allogeneic treatment may be preferred for those conditions.[10]

也許妳會說,不管治療的過程如何困難,有效果就值得去作,我同意,那麼成功的數據在哪裡呢?我找了又找,在慈濟的網站上都找不到明確的資料,妳總該告訴我到底有幾例成功的案例吧?我終於找到了這個:

How to Understand NMDP Transplant Center Statistics

裏面妳可以看到全美各個醫療機構關於骨髓移植的統計資料。這裏資料很多,我們就來看看灣區最著名的史丹福大學的附設醫院吧!

Stanford Hospital and Clinics
Blood and Marrow Transplant Program

Center-Specific Analysis

This analysis is based on transplants performed from Jan. 1, 2002 through Dec 31, 2006, using unrelated NMDP donors. It only includes patients who were confirmed to be either alive or deceased within one year of transplant.

  1. This center reported survival status data for 184 patients.
  2. The overall disease condition of patients treated at this center was in the low category (1 on a scale of 1 to 5).
  3. The actual one-year survival of these patients was 62.4%.
  4. The predicted one-year survival was 61.0% (with 95% statistical confidence that the predicted survival was between 54.4% and 68.1%).
  5. This center’s actual results are similar to the predicted range for this center. National one-year estimated actual survival was 54.0% in the 8,847 patients transplanted in the United States.

這個資料很有趣,從2002到2006總共五年,作了184位病人。這個分析都是以成功的方向來報導,讓我用另外一個方向來解釋:

  • 第三條和第四條的意思是,如果病人作骨髓移植,一年之內約有一半的機會,病人會丟了性命。
  • 第三條暗示說,第一年以後,病人丟掉性命的機會,將會大38%(100% – 62.4%)。 甚至我可以推測,兩年的存活率,將遠小於62.4%。您說是嗎?如果兩年的存活率比這個大,那為什麼這篇分析從頭到尾都只說一年內的存活率呢?
  • 假設每年都有50%的機率病人會丟了性命,那麼三年的存活率將是:12.5% (50% * 50% * 50%)

這樣子來算,就很接近我在台大醫院的經驗了。

請問哪裡可以看到慈濟的數據呢?如果成功的機率是一半,那不換骨髓、不作化療,能不能達到一年內62.4%的存活率呢?

所以,親愛的慈濟師姐,我真的不想捐骨髓。

by 柱子

Be Sociable, Share!

157 comments to 寫給慈濟師姐的一封信

  • avatar 大漢天威

    無助的血癌病患,如果對中醫有信心,倪海廈醫師有很清楚地說明,也有治療法:

    http://www.hantang.com/chinese/ch_cm/cm-015.htm

  • avatar minnieliao1112@gmail.com

    From: minnieliao1112@gmail.com
    Subject: Re: 寫給慈濟師姐的一封信

    親愛的柱子:
    我也是慈濟師姐。
    日前我也被社區內的組長通知要去慈濟醫院上有關”骨捐”的一些課程。
    對我們而言,這些專業的知識,我們只從本院醫師授課時,獲取相關知識。然而慈院是一所西醫。
    我也曾在慈院當志工,每每看到病床上的癌症病人因做化療而掉光頭髮、身體虛弱,然而我卻幫不上什麼忙而無奈。
    總心,請原諒我們有慈悲沒有智慧。

    與倪師正經中醫學有很大的出入。
    我也在倪師的網站上,看到倪師評論慈院、上人。
    漸漸,我去看診療日誌,了解倪師後,我才知道,正統中醫的好。
    漸漸,面對骨捐、面對醫院,我開始陷入懷疑、陷入矛盾。

    上人常說:慈悲還要有智慧。
    然而上人要面對這麼多的事,他把醫院交由專業醫師負責,而這些大醫王因只受西醫學、溫病派的中醫學,無法
    了解正統中醫的好。
    我真的很想做一件事,告訴我的師父,告訴所有慈濟人,正統醫學的好。
    如果可以,請您幫忙…請倪師專業、您的專業、舉證診療日誌案例寫封信寄至花蓮慈濟。
    據我所知,每天會有師父幫忙上人過濾信件,如果是重要的會轉交上人手上。

    感恩…

    • avatar 柱子

      師姐您好,

      您的留言讓我們十分感動,誠如您所引用上人的話:「慈悲還要有智慧」。唯有親身經歷癌症病人的痛苦,才能反思西醫學的正確性。然而,大部分的人,都不會懷疑西醫的治療是否正確,只能接受。

      關於慈濟的部分,我個人目前尚無能力能替您做到。我們計畫中,將有一系列關於漢唐倪醫師網站的導讀系列,希望能藉由倪醫師的文章,有系統的介紹中醫的基本觀念和理論。當然,還會有相對的治療案例佐證。希望到那時候,您可以直接將我們的文章印出,直接轉寄給上人即可。

      再次感激您的留言,看到我們的文章能得到迴響,更是鼓勵我們繼續努力的動力。

      謝謝您,

      柱子

  • avatar Fred Fong

    各位有心人:

    以下是否可行:

    1. 美國慈濟高層代表先與矽谷本團諸先進溝通此事,進一步了解經方中醫學之效力及重要性
    2. 代表們到佛州會晤倪師,乃至参觀跟診,得以更深入明憭及認同經方在現代社會應有的地位
    3. 上呈証嚴上人, 令師父對此事有正確的認知, 可以作一取捨.

    法師及倪師的目標都是相同的 — 令眾生免除病苦乃至橫死. 於此, common ground 就很大了.

    末學 Fred 上

  • avatar e2

    To Fred Fong:

    慈濟醫院的西醫高層們會先反對這件事。

    • avatar 匿名希望

      西醫豈止會反對?還會一直罵中醫的不好,因為治好病了,西醫沒錢賺了,就沒有戲唱啦。

  • 如果矽谷團不嫌麻煩,一些慈濟人也不嫌麻煩的話,就試試吧…
    如果從慈濟醫院方那邊進行,失敗機率就大了,因為院方可能會覺得他們才懂醫學..
    所以要由慈濟人直接跟上人接上線
    有智慧的人不見得要像醫師那麼深入了解中西醫才會發現這其中的區別
    這第一步一定比較艱辛,但一定要有人去作
    如果可以由慈濟那邊光復中醫,因為慈濟團體擁有龐大的資源,所以可以以倍速更加快救人醫學的復興(比我們這些市井小民在網路上慢慢築牆快多了)
    有智慧的慈濟人,光復救人救世的醫學就靠你們了!!!

  • avatar ling ming

    你的信, 使我解开心中疑惑。

    马来西亚如今流行挤带血银行。 我常常怀疑可行性。 我们都因太无知, 又太爱家人, 可又不知如何才是对。

    我真的不想捐骨髓了。这可怕的事实, 如不是读到这封信, 应该永远不知道。

  • avatar John

    如果慈濟醫師能夠接受正統經方治療
    慈濟關山分院一位緬旬華僑醫師就不會因此往生
    這麼多專業的醫師卻救不了自己的醫師

  • avatar SmileLee20

    柱子大大 雖然我醫學不是很熟悉 但是我想說您不想捐骨髓 這有您的原因

    慈濟會尊重每個人的選擇 這是每個人的自由

    對於受髓者來說 這是很危險的手術 相信這也是每個受髓者都知道的事實

    相信沒有人願意讓自己挨這手術 面臨生死危難 但正是因為面臨生死選擇

    受髓可能多活久一點 不受髓說穿了就是等待無常 才會有人要受髓的

    又正是因為對於受髓者來說 這成功的機會微乎其微 如果沒有足夠的資料庫

    受髓者又怎能找到最合適的骨髓來提高存活率呢?

    我覺得受髓這事是受髓者來決定的 而捐髓者只是提供給受髓者多一個選擇

    這選擇可能成功 可能失敗 但任何的手術都有風險 都有意外 如不嘗試 希望怎會來到?

    • avatar 柱子

      SmileLee20您好,

      您說的,並不是我文章的原意。我所批評的,是西方醫學對白血病的錯誤的治療方式。如果除了化療、換骨髓以外,沒有其他治療的方式,那我十分同意您的說法,即使再痛苦,為了求生,也只好去作。

      但是,正統的中醫,是可以收到立竿見影的治療效果的。損友團上周才從倪師的診所回來,親眼所見三個血癌病人在服中藥後的改善,甚至一位病人在服藥一個月後,血球報告大幅的進步,他的西醫,告訴他請繼續服中藥。

      慈濟身為台灣最大的慈善醫療機構,是否有張開眼睛,看到西醫以外的治療方式呢?

      也請慈濟公布所有的配對完成後的成功/失敗比例,如果能拿出數據證明換髓的確是一個好的方式,那就請公布來說服我吧!不要只拿一些成功溫馨的案例來搏感情。

      柱子

  • avatar SmileLee20

    因為我不是醫生 所以對於中醫療法不懂 無法評論

    但是如果有其他的療法 應該透過論文研討會等方式提出

    透過網路文章張貼 並不會改變醫界對某種疾病的治療方法

    而慈濟的證嚴法師她不是醫生 甚至於她的醫學知識可能低於一般人

    她並沒有辦法判斷這個醫療方法有沒有效果

    如何治療是醫生透過學習、交流等方式去進步的

    慈濟的骨髓資料庫 就像您的中醫療法 是一種選擇

    那種方式那家醫院 是隨病人決定的

    • avatar 柱子

      SmileLee20,您好,

      您說:

      那種方式那家醫院 是隨病人決定的

      透過網路文章張貼 並不會改變醫界對某種疾病的治療方法

      這就是我這篇文章的用意,病人在現今西醫的衛教下,是沒有管道可以接觸到和西醫理念不同的東西。但是,病人仍然有選擇治療方式的權力,只要他們有足夠的資訊。

      這就是網路的威力了,我寫的是我的心得,我的想法,信不信由你。如果我的文章,能激起你懷疑的眼光(對中醫或是西醫),從而去作您自己更深入的研究,那我的目的就達到了。

  • avatar 小東洞

    SmileLee20 網友您好:

    透過論文研討會?
    誰辦的論文研討會?台灣的還是美國的?(還是西藥廠辦的?)
    論文研討會可以認證任何醫療有效嗎?
    西醫界的看法改不改變與病人的生死何關?
    很多是原來上市後來架的藥也是從很多您說的「論文研討會」出來的。

    慈濟的骨髓移植當然是一種選擇,
    如果我相信西醫,我當然要選擇骨髓移植。
    為自己的信仰而死是是令人不得不尊重的。

    多看看倪師的文章再來想想。
    如果有一天自己有這種重病要如何選擇?

    低下如我還會愛惜生命,選擇我認為是對的。
    這是我思想之後產生的信仰!
    慈濟的朋友選擇西醫的作法也是對的。
    那是一也是一種信仰的表現。

    而說「慈濟的證嚴法師沒有辦法判斷這個醫療方法有沒有效果」
    但她已鼓勵了這麼多的人和資源投入了。
    如果這是錯的,天下豈不有很多人都失去信仰了嗎?
    所以SmileLee20網友的推論太恐怕對證嚴法師並不公平。

    「那種方式那家醫院 是隨病人決定的」
    這句話說得好,請相信您的選擇吧!

  • avatar tcmDragon

    個人也算是慈濟人
    慈濟提供的就是慈濟認為對的方法。
    認同的人也很多。
    這就是很多人的選擇,
    我們當然尊重。
    出發心也是好的,
    我們可以理解。
    但個人比較認同前面的小東洞網友,
    「多看看倪師的文章再來想想。」
    再看完倪師的文章和各方資料後,
    我想不必重覆別人的錯誤
    如果是我,我會選擇經方的治療的
    至於問不問慈濟
    我認為這不妨一問
    相信以慈濟 證嚴上人的智慧
    一定可以有很好的答案的
    要知道,心的力量是更強大的。
    (只是個人不會去跟著往西醫的路上去衝的)

  • avatar tcmDragon

    前面John說的「慈濟關山分院一位緬旬華僑醫師」是一位有愛心的良醫。

    以下是一篇報導:
    http://www.cna.com.tw/ReadNews/GlobalView_Read.aspx?magNo=5&magNum=233&pageNo=1

    這是一位菩薩再來的!

  • avatar AK47

    不關統計學跟數字的事~
    不知道是原筆者英文不好還是看錯了
    3. (本中心)實際 一年存活率 數字為 62.4 %
    4. (統計學上)預估存活率為 61.0% (95%信心區間為54.4 % 到 68.1% 之間)
    5. 本中心實際(存活率)結果相近於(統計學)預估.
    整體國家(美國)預計實際存活率為54%,以遍佈全美8,847個病患為基礎

    超過六成對病患來說應該是個希望了吧,當然人類有沒有權力恣意延長生命是個謎思.
    但是還是要用不要誤導事實

  • avatar 小東洞

    這位 AK47 網友,還真是被這數字攝住了。
    您仔細讀了柱子的分析沒有?
    one-year survival還被加了紅字。
    您看到了吧。
    再仔細讀一次這篇文章吧。

  • avatar AK47

    就是讀了才發現完全不根據事實睜眼說瞎話
    one-year survival 不是說只能活一年而是一年以上,超過一年未做追蹤
    1. 明明存活過一年的有62.4% = 37.8%失敗率被坳成 “一半以上失敗率”
    2. 一年以後這些病人當然也有可能因任何因素身亡,故一定低於62.4%,但是何來根據說”遠大於”
    3. 為什麼只做一年存活率調查,請參照詳細論文報告(可直接跟NMDP詢問)
    =>其基礎為因療程結束後無檢測白血病細胞,而移植之細胞檢測能運作;
    =>一年間發現白血病跡象為手術失敗
    =>一年後發現白血病跡象視為再發
    =>當然這個計算週期會有爭議,就看有沒有再投入做後續追蹤
    4. 此一3年存活率的算法更是驚為天人,希望你沒學過統計學不然你的老師會哭泣
    即使此一病人每年都再發白血病而且都再去做同一個手術才能用次方法計算
    如果真的這樣那就是手術嚴重失敗再發率超高,即使如此也是
    62.4% * 62.4% 62.4% = 24.3%
    但是你會連續三年動同一個手術至同一個疾病嗎?妳敢醫生也不敢因為風險太大

    雖然是人命關天,但是….
    阿呀~我忘記了 …. “認真你就輸了”

    • avatar 柱子

      來看看是誰在睜眼說瞎話吧。

      one-year survival 不是說只能活一年而是一年以上,超過一年未做追蹤

      我的問題就是為什麼不報一年以上的存活率。我的文章裡從來沒說one-year survival是「只能活一年」。
      超過一年未做追蹤是一個笑話,要追蹤能作不到嗎?從2002到2006總共五年,作了184位病人,諾大的史丹福醫院沒有能力追蹤184位病人?

      1. 明明存活過一年的有62.4% = 37.8%失敗率被坳成 “一半以上失敗率”

      請找出我的文章中出現「一半以上失敗率」的地方,找到有獎。我的原文是「一年之內約有一半的機會,病人會丟了性命。」我說「約有一半」,從沒說「一半以上」,說三分之一太少,說一半太多,那我改說「一年之內約有三分之一到一半的機會,病人會丟了性命」這樣好了。

      說我英文不好沒關係,我是老中,英文不好是應該。如果我是老中,中文看不懂,斷章取義,那我才會很難過哩!

      3. 為什麼只做一年存活率調查,請參照詳細論文報告(可直接跟NMDP詢問)
      =>其基礎為因療程結束後無檢測白血病細胞,而移植之細胞檢測能運作;
      =>一年間發現白血病跡象為手術失敗
      =>一年後發現白血病跡象視為再發
      =>當然這個計算週期會有爭議,就看有沒有再投入做後續追蹤

      這種說法很好笑,明顯的在推卸責任。

      =>其基礎為因療程結束後無檢測白血病細胞,而移植之細胞檢測能運作;

      什麼叫「移植之細胞檢測能運作」,那病人是一個人還是幾個細胞會工作就算了?

      =>一年後發現白血病跡象視為再發

      視為再發所以移植算是成功?再發是病人該死,移植萬歲萬萬歲,成功成功成功!

      =>當然這個計算週期會有爭議,就看有沒有再投入做後續追蹤

      這我已經評論,不敢追蹤也就不去追蹤了。五年184個人,一年37個人,我去幫你追蹤好了!

      4. 此一3年存活率的算法更是驚為天人,希望你沒學過統計學不然你的老師會哭泣
      即使此一病人每年都再發白血病而且都再去做同一個手術才能用次方法計算
      如果真的這樣那就是手術嚴重失敗再發率超高,即使如此也是
      62.4% * 62.4% 62.4% = 24.3%
      但是你會連續三年動同一個手術至同一個疾病嗎?妳敢醫生也不敢因為風險太大

      如果我的算法不對,你的算法也不對,「62.4% * 62.4% 62.4% = 24.3%」是假設每次換髓都能有62.4%的成功率。有點知識的,也能猜想換第二次成功率一定大減,第三次更不用說了,所以乘起來你也不會比我算的高到哪裡去。

      就是我修過統計所以我才知道統計裡可以玩的花招太多了,而西藥廠更是玩這些花招的高手,先生您也不賴啊!

      而且拿三個平均值來相乘本來就意義不大,重點是能有數據的人不提供數據,想用矇騙的方式過關,我只好用我的方式來詮釋,不然你拿出三年存活率來不就了了。

      雖然是人命關天,但是….
      阿呀~我忘記了 …. “認真你就輸了”

      這好像該是我說的!

  • avatar SmileLee20

    小東洞大大可能沒聽懂我的意思 畢竟法師神父不是醫生 對醫療不專業 她沒有辦法判斷怎樣的治療是正確的 她只能透過專業的醫護人員提供意見 而我在醫療這方面只信醫生 相信一般人也是這樣 相信她的信徒也是信任醫生的 據我所知法師生病也是看醫生 而不是道聽途說就自己處理的

    髓捐的方法 絕對不是法師提出來的醫學理論 也不是慈濟的獨門醫學 世上最大的髓捐庫也不是慈濟而是中國 所以用不用髓捐治療 完全沒有信仰的問題 髓捐治療再現今的世界上依舊是很重要的治療法之一

    再回到法師 法師也是聽其他醫生所言 而覺得這是一種醫療方法 所以願意協助之 如果有一天 普遍證實有更好的方法 相信任何一位法師神父都是樂見的 也不會說 因為舊的方法被洮汰而就有損形象 如果有這樣的問題 今日的醫學不都推翻了耶穌佛陀時代的醫學 所以天主佛教都不能信嗎? 醫學跟宗教是不該扯在一起的

    據我所知證嚴法師每餐都吃少少的飯 生病也還是努力宣道 每天只睡6小時 這似乎不是對她身體最好的行為 而我看她大多數的會眾 好像沒有聽說有人像法師這樣 有點廢寢忘食 大多並沒有效法她的行為 信徒都是能理性依所需而依對自己的身體好的方向 來維持自己的身體健康 判斷醫療保健的事情也是尊重專業 所以那怕今天髓捐不再成為主流 應該不會有所謂讓她的信徒失望的事

    至於為什麼會提出研討會這樣子 是因為柱子大大所言 有這麼好的方法 可以不斷的透過西醫 中醫 各國 各界的研討會來發佈 廣為留傳讓大家來驗證 來簡驗 這是我知道的方法的一部份 一個新的技術有沒有效 我不懂要什麼樣的方法來宣傳 但透過研討會 這是我所知的方法 至少我認識的醫生是這樣發表新醫學技術的

    如果小東洞比較專業 可以分享一下如何才是推廣新療法之道 謝謝

  • avatar tcmDragon

    柱子大大提到重點了:

    「我的想法,信不信由你。如果我的文章,能激起你懷疑的眼光(對中醫或是西醫),從而去作您自己更深入的研究,那我的目的就達到了。」

    如果一個完全相信西醫和藥廠的數據說明而不去思考的人也不會在此留言討論吧。
    在此希望大家都可在此理性討論。而 證嚴上人如果有看到這些討論,末學認為以他的智慧一定會有所作為的。
    這一切醫療的省思不能只怪慈濟。這是時代的共業。
    如果眾生覺得這是他們要的,只能以四攝法中的利行來成就他們。
    但若是大家的心力都認同中醫經方治症時,眾生的共業就會轉了。
    畢竟推廣和選擇西醫的體系其出發心是「無記」(無有善或惡的初心)的。
    minnieliao1112 師姐不要灰心喔,法華行者本來就是行難行道的。
    作為一個慈濟人,我們要知道菩薩道是在五濁惡世的法,
    任何更痛苦難堪的事都有可能在我們修行的過程中出現!
    總之這是一篇令人省思的文章,不管你贊不贊同。

  • avatar 小東洞

    倚天屠龍記裡面有一段是這樣寫的:

    突然峨嵋派中一個老尼姑冷冷的道:“推舉甚么公證人了?壓根儿便用不著。”她話聲并不十分響亮,但清清楚楚的鑽入各人耳中,顯然內力修為頗是了得。司徒千鐘笑道:“請教這位師太,何以不用公證人?”那老尼道:“二人相斗,活的是贏,死的便輸。閻王爺是公證人。”眾人聽了這几句冷森森的話,背上均感到一片涼意。

    所以經方對還是西醫的骨髓移植好?這有什麼好吵?誰治的好誰說話就是了。

    ”閻王爺是公證人”

    如果前面這位SmileLee20朋友那天不幸有這毛病(只是比方,莫怪。謹祝您活到120歲)
    可以想好後就信任地去治。如果骨髓移植那麼好,那就作吧!
    經方的救治是騙人的,也沒有人逼你做。(美國的白人可是從各地打聽了來求經方救治)
    去他的論文研討會
    去他的「學習、交流」
    ”閻王爺是公證人”,他一點可不馬虎的。 :-)

  • avatar 向陽谷居士

    慈濟是一個慈善團體,重視環保回收,善用社會資源,民間形象相當正面。

    現在以上面做骨髓移植存活過一年統計數字平均有62.4%為基礎,請問做一次骨髓移植需要多少社會成本?

    聽說光是慈濟向病患家屬收取骨髓移植的”服務費”就已經約11萬了,還不包括慈濟可能額外動用自有善款來資助此”善行”的費用。若再加上病患所受的痛苦,家人所受的煎熬,朋友所分擔的協助,整個成本保守估計第一年20萬絕對跑不掉,更不要說如果病患僥倖活下來,第二年、第三年…每年再次發病所要陸續付出的成本。

    反過來看,以傳統醫學治療要花多少成本?針灸、熬中藥能花多少錢?病患與家人在治療過程中配合的成本又是多少?而倪醫師的經方對血癌治癒率又是多少?如果這些數字都能仔細且真實地被估算出來,相信慈濟的上人不至於看不見真相。

    中醫不該被西醫以科學儀器來測量,但絕對可以用科學方法來統計其成效。倪醫師如果願意在有公信力的第三者統計機構監督下,把他的研究方法與病患治癒率整理並公諸於世,相信無謂之爭必能消彌,中西優勝劣敗定見。其待這一天的早日到來,為茫茫眾生指引一條明路。

  • avatar oxbd

    論文研討會「學習、交流」?常常在中山南路某醫學院講堂看到,xxxxx研討會(xxxx廠商),學習什麼?交流什麼?很明顯了。覺得小弟講的太偏激,見到的只是一部份?有空有時間,很多研討會,自己進去聽聽,為啥這個醫生愛用這牌子的xxx來治,治了有多少效果云云。有時還故意不寫全名(避免被認為有藥廠在贊助),但那樣的結構式,隨便google一下,就只有特定廠商有。又或者是那樣的儀器/設備/器材只有特定廠商有,研討會,研討什麼?

    醫學資訊的不對等,造成西醫(美式西醫)一派獨大,世上的醫學,只有美式西醫是正統?其他都是另類?自視甚高的西醫們,請問,世上從古以來人類無法解決的死病,你們治得了嗎?
    若今天的美式西醫到了其他國家,德國/法國/英國/等等,你們還是唯一嗎?
    去他的美式西醫。

  • avatar Anonymous

    看到Jonh與 smile lee都提到慈濟關山分院緬旬籍邱醫師的往生。我內心有許多感觸。去倪老師那邊跟診前一天正好帶邱醫師去找某位師父幫忙她想活,這位師父請出看不見的菩薩說邱醫師因為找錯醫院治療才會至此。我們都知道邱醫師這幾年全身投入慈濟,當然她也是全都在慈濟治療的啊。言下之意,是被慈濟耽誤了。而且邱醫師在關山非常忙。我們幾位醫師私下在聊,如果不是別人都把病人丟著,讓她去收拾善後。她不至於忙到得肝癌,一發現就是末期!恰巧,我一跟診完回到台灣,就趕緊跑到新店慈濟醫院去看邱醫師,更扯的是,邱醫師這些天已經腹水嚴重了,還要應付成推的大愛電視台與高層關切人員。最後,她累了,想放棄生命。我跟她說,如果你一有放棄念頭,我們這邊幫他作啦啦隊的這些有形、無形之眾生就幫不上妳了。三天之內妳就會走了。果然,三天內,她走了。我想說的是,她本來有機會活下來的。而且出家人也不胎全部交給西醫亂醫,至少我這個被上人列入黑名單的出家人就不是。中醫真的可以幫助癌末病人。我在臨床上看了很多。慈濟師解救別在一盲引眾盲了。

  • avatar Anonymous

    sorry,我剛忘了署名:
    光頭

  • avatar 路人贾

    證嚴上人是成立了慈濟醫院,但慈濟醫院也有設立中醫科.但病人不是傻瓜,如果病人去看因血癌去看慈濟中醫科,能濟事嗎?人人都在打聽好醫生,尤其是重症病患,誰不想活命呀.如果倪醫師能坐鎮慈濟中醫科說不定慈濟中醫科就變成慈濟的黃金招牌了.不過話說回來,慈濟醫院高層也不願意有個整天反西醫的壞份子在院內,讓他們頭痛.
    所以,這並不是上人的錯,而是慈濟醫院高層甚或整個台灣醫病生態的問題.

  • avatar 欣茵

    我常想,相信西醫的人,可能是比較幸福的人吧?也許他們到目前為止,都還健康,身邊也都還沒有生重病的人,又或者是西醫都解決了他們的問題,又或者是即使沒解決,他們也覺得這已是最好的解決方式了,所以也不會再多想。否則的話,只要在西醫院生重病的人身旁,待上幾星期,我真的很難想像,怎還能相信西醫的方法,是萬能的造物者留給人們唯一的治病之道,而毫不懷疑?我怎麼也想不通,通往健康之路會是想吃的時候要禁食,不想吃的時候要用灌的?因為醫生找不出病因,所以要插入各式各樣的儀器到病人身體裡?因為治不好某個器官,就要切除掉?如果不是像作者一樣,有著多年椎心之痛,難解之苦,順著體制下盛行西醫的制度不是省事的多嗎?西醫院到處有,健保有給付,講出來名正言順…何必要費盡苦心看中醫,學中醫?

    • avatar 柱子

      欣茵您好,

      只要在西醫院生重病的人身旁,待上幾星期,我真的很難想像,怎還能相信西醫的方法,是萬能的造物者留給人們唯一的治病之道,而毫不懷疑?

      這句話說的太好了,可惜大多數的中醫不爭氣,天天抱著西醫的大腿混口飯吃,讓真正老祖宗傳下來的好東西黯然失色。

      我怎麼也想不通,通往健康之路會是想吃的時候要禁食,不想吃的時候要用灌的?因為醫生找不出病因,所以要插入各式各樣的儀器到病人身體裡?因為治不好某個器官,就要切除掉?

      支持西醫的你們告訴我這科學不科學?說西醫是仁心仁術我都不相信,「想吃的時候要禁食,不想吃的時候要用灌的」,「因為醫生找不出病因,所以要插入各式各樣的儀器到病人身體裡?」,「因為治不好某個器官,就要切除掉?」,天天作這樣事情而不懷疑的人必是冷血動物。

  • avatar 路人贾

    好奇慈濟是如何開始成立骨髓資料庫中心的,Goole了一下,

    「十五年前,只是一念不忍心,看到一位正值青春年華的女子,好不容易在父母栽培下到美國深造,攻讀博士學位期間,卻發現罹患白血病。雖然美國醫學很發達,也不斷尋覓相合的骨髓,卻因種族不同,難以配對相符。

    早會時,上人談及一九九三年一月溫文玲女士來訪的因緣,促成慈濟成立骨髓資料庫;就在那年的今天,台灣首座骨髓捐贈資料庫正式定名為「慈濟基金會台灣骨髓捐贈資料中心」,迄今已滿十五年。

    成立骨髓庫不只需要巨資,加上當年器官捐贈的風氣未開,一般人聽說「捐骨髓」誤以為是抽「龍骨水」,避之唯恐不及。然而上人思及生命無價,加上向醫界人士確認此為「救人一命,無損己身」之事,遂呼籲慈濟人響應。」

    緣由是一位留美學人溫文玲小姐.再加上上人誤信所謂”醫界人士”的西醫片面之詞,才有了慈濟基金會台灣骨髓捐贈資料中心的成立.
    今日各位也是留美學人,且又具慈濟人的身分.溫文玲小姐都能拖著病體,促成此事.各位想必有為者亦若是.能不能扭轉局面,就要靠大家發心了.

    • avatar 柱子

      謝謝「路人賈」提供關於慈濟成立骨髓移植中心的緣起,我也google了一下,看到好幾個談到這件事的網站。

      留美學生溫文玲的慈濟功德
      http://tw.myblog.yahoo.com/chianyang-chuomore/article?mid=664&sc=1

      文章是很讓人感動,慈濟做事以善心為出發點是不容否認的,但是在勸人捐贈骨髓的文章卻多流於煽情。

      ◆廿九歲生日接獲血癌通知
      ◆骨髓捐贈說明會人間有愛
      ◆慈濟美國分會伸出援手
      ◆促使國內放寬骨髓捐贈限制
      ◆廣結善緣,無憂無懼

      這是哪門子的「無憂無懼」了?我不禁要問,證據在哪裡?

  • avatar LGJ

    當> 天天作這樣事情而不懷疑的人必是冷血動物。

    柱子醫師,大眾其實是很無辜的。如果是冷血動物就不會去盡努力了,不管是中西醫。

    重症家人我碰過,也有過反思,但是我自己的實驗,卻是看了十位中醫師還是沒輒。

    我的思維是,普遍性不夠,所以無法造成大眾的認同。所謂普遍性不夠,就是有此醫術的醫師太少,不然沒有人會把自己或自己家人身體上的病痛當成兒戲。

    而且,不管中西醫都是有他的極限。

    • avatar 柱子

      LGJ 您好,

      您的論點我完全同意。中醫的教學,的確是普遍性不夠,不能像西醫訓練出來每個人看病診斷用藥都完全相同。但是,中醫的精髓,在於對每一個人量身打造的處方,對西醫來說同樣的病,對中醫來說卻可以開出不同的方藥。從這個角度上來看,中醫要解決的問題,比起西醫來說,是複雜度高出千百倍的問題。

      我也希望,有一天所有的中醫,都能有倪醫師的功力,視症如神,妙手回春。

      起碼這是我惕勵自己的方向。

  • avatar 明朝遺老

    宗教家有時候太感性,還是要有一些保留,證嚴法師最早因為一攤血的故事而發願蓋醫院,然後又因為一個血癌的華人少女而發起捐骨髓,不知道下一個能不能因看到經方救人的效果而發起推廣經方。蓋了不少家醫院,募到不少善款和同情心,也許達到宗教淨化人心的作用,醫療的品質也比其他醫院好些,不知道是不是就是慈悲?如果世人的業障是注定要散盡家財,又要受醫療的苦,那麼慈濟所作的大概比較正面吧。世間法和出世間法考量的東西應該是不一樣,只是需要一些理性檢驗吧!
    柱子,我相信你是對的。希望有更多的力量讓經方發出一些有力的聲音,下一次有宗教家發願救人時,能以經方為首選。

    • avatar 柱子

      謝謝「明朝遺老」先生的留言,我無心批評慈濟發心救人的初衷,只是對其實踐的方向質疑。

      謝謝您的鼓勵!

  • avatar 矽谷笑笑生

    「明朝遺老」您好! 

    ”不知道下一個能不能因看到經方救人的效果而發起推廣經方。”若宗教家的慈悲心及發願能與經方互相成就,市井小民就比較有希望了。一定有人準備、等待這個時機已久吧。 我們就互相祝福、勉勵吧!

  • avatar 欣茵

    老美有句話說: The definition of insanity is doing the same thing over and over again and expecting different results。
    翻成中文是說:發瘋的定義,就是一直做同樣的事,卻期望不同的結果。

    如此看來,現在盛行的醫學是瘋了嗎?還是喪心病狂了?
    年年高喊抗癌,癌症死亡率卻節節上升。
    天天要大家早日發現早日治療,結果是罹癌年齡層卻越來越年輕。
    而民眾卻還是跟著這麼做,結果呢?
    我小的時候,長輩們大多是活到六七十多歲,甚至八十多歲,才開始有病痛。
    最後不行了,去醫院做遍了檢查,說是癌症,醫生就說沒救了,要是早點發現就救得回來。
    所以後來的一輩,不到中年就開始年年做健康檢查。
    結果呢?現在身邊的人,三四十歲,就有這個病,那個癌。
    不到五十歲,就開過好幾次刀,天天吃西藥,成了西醫院的常客。
    報紙上說,這是因為現代人工作壓力大。
    說得好像老一輩那些顛沛流離飽經戰亂的人,都沒有壓力一樣。
    台灣的西醫院,真是比夜市還熱鬧,人聲鼎沸,還有小吃街,雜貨部…
    醫療夠普及了吧?看病夠方便了吧?然而大家變得更健康了嗎?
    那些年紀輕輕的癌症病人,真的是早點發現所以救回來的嗎?
    還是因為讓來開刀來做放療化療的人越年輕,就越有可能熬得過這種折磨,
    然後就可以提高所謂的存活率?
    如果一個人,經過開膛剖腹,高放射線的輻射線,都還能活,
    那難道不是表示,原來他的身體裡的病也好,癌也好,根本就不會致命的嗎?

    西藥廠是美式行銷的專家,
    行銷人奉行的真理是什麼?
    就是:Whatever you believe becomes the reality to you!
    你相信的事,對你而言就會變成事實。
    所以洗腦是很重要的。
    讓民眾相信癌症會致命,癌症就真的會致命。
    讓民眾相信相信西醫是唯一能救命的,那仲景再世也救不了。
    讓民眾相信相信開刀放療化療能治癌,那什麼中藥方也進不去。
    然後高聲宣佈,西醫才是正統醫學,西藥才有效。

    我知道很多西醫生和護士是真心想為人服務的,
    我真的敬佩他們的付出。
    可是西醫院對我而言,真的是人間煉獄,
    龐大的醫療團隊,先進昂貴的儀器,
    來來往往的醫生,護士,家屬,看護,志工,
    不斷的治療,照顧,加油,打氣,祈禱…
    怎麼還盡是一張張愁苦憂傷耽心的臉孔,一個個虛弱疼痛疲憊的身軀,一聲聲痛苦淒厲哀嚎的呻吟?
    每每讓我心驚膽顫,淚如雨下,不忍卒睹。
    所以對不起,我真的不想花時間待在西醫院裡,我真的無法相信西醫是正統醫學。

    是啊,中西醫都沒有百分之百的治癒率,中西醫都有極限。
    那麼Whatever I believe becomes the reality to me,所以,
    我選擇相信,人有自癒的能力。
    我選擇相信,來自大自然的草藥,能治療來自大自然的人的病。
    我選擇相信,治病的過程,應該是減輕痛苦,而不是增加痛苦。
    我選擇相信,正道是讓人更獨立而強壯,而不是讓人依賴又虛弱。
    我選擇相信,真善美來自快樂,而不是恐懼,愛來自自由,而不是控制。
    我選擇相信,終有那麼一天,人人能健康長壽無痛無憂無憾的走完一生。

  • avatar sbb-age18

    好無奈阿…

    我今年只有18歲

    好多好多看似非常有意義的事情…結果…

    倪海廈醫生面對的真的是一個超級大魔鬼

    他敢跳出來,我好佩服他的那種情操

    今天會有這麼多的狀況產生…

    我想 人類科技文明一開始發展的方向就錯誤了吧..

  • avatar LGJ

    To 欣茵,

    謝謝你打了這麼多字。

    但感覺把中醫宗教化?可能是我的誤解。

    我自學中醫,但不認同所有西醫的醫療方式都是錯的,也不認同所有的中醫治療方式就是對的,有這麼非黑即白的話,目前的社會對醫療體系不會有那麼多的疑惑。

    就光是經方家本身,有許多觀點就不是那麼的整齊,請問要叫我們這些升斗小民如何去判斷呢?
    http://hyperrate.com/thread.php?tid=10770

  • avatar 欣茵

    To LGJ

    謝謝你的回應,我並沒有宗教信仰,所以無意把中醫宗教化。然而我相信心靈的力量,也相信醫病先醫心,這也只是我個人的觀點。我沒有意思要每個人都有同樣的看法,歡迎大家各抒己見。個人經歷讓我很不能認同西醫的種種醫療方式,尤其是因為西醫不能治,就給病人宣判死刑。事實上不藥而癒的事也常常有,就算是奇蹟好了,只要發生過就值得研究,為什麼就不能讓病人有知道和選擇的權利呢?如果西醫能對重症病人說:「在西醫的領域裡,我們目前只能用這些方法,但是有一些西醫以外的方法,有不同的人試過,而也有痊癒的。」,我想會有很多悲劇可以避免的。個人覺得不同的觀點也正代表不同的選擇,每個人都是不同的不是嗎?除了中醫我也認同Dr. Deepak Chopra 的 mind-body medicine,他是西醫卻大力主張alternative medicine。還是那句話吧,中西醫或另類醫學都有極限,所以是個人的選擇,希望大家都能找到一條適合自己的健康之路。

    謝謝你的分享,也祝福你。

  • avatar LGJ

    感謝欣茵的說明,的確,信念及念力是很重要的能量,而且和宗教並不一定有關。

    個人的淺見,西醫(美醫)的基礎是建立在微觀的西方科學之上,中醫則是處於巨觀的思維。也是有巨觀思錐的西醫師,只是數量很少。

    基於巨觀的思維的時候,微觀的東西不見得是不能拿來用的,而是怎麼去用的問題。所以是非曲直還是在於運用的人。不可否認的,目前的情形是處於因循的狀態,醫學教育問題很大(包括中西醫)。

  • avatar 欣茵

    LGJ 想必你花了很多心思比較中西醫吧!運用上能截長補短的話是大眾之福。也很同意你說的中西醫的教育問題都很大,還有許多制度上的問題。這是一條漫長艱難的路,但總要走出去的,我們共勉之吧!

  • avatar 祥麟

    據了解上人因病無法坐飛機,
    但是,這麼多年來上人在大愛台
    經常讚嘆的大醫王白衣大士們
    是否有那一位醫師或團隊敢跳出
    來跟師父保證,給我們多少時間
    我們可以把師父的身體醫好,讓
    師父可以全世界弘法佈教.中醫
    在慈濟醫院只能算一科.結果經
    常在大愛台看到上人嘴角破眼睛
    眼腫脹.唉!

  • avatar 光頭

    祥麟菩薩:
    我是出家人,我們在佛門有個說法,出家常帶三分病。
    並非身體差,中西醫無法治療,更不是中醫沒人跳出來給保證。
    而是以帶病之身,警惕自身,勿起貪嗔癡之我執。
    上人身邊有許多醫師,為何不醫嘴角破等症狀。
    我想這樣的回應,您應該可以理解了才對。
    感恩您的關心,何妨將此心回向給自心!

  • avatar LGJ

    To 欣茵及諸位,

    我舉半個實例好了(因為沒有現場,而且我個人也沒被他醫過,因此,就算半個好了)。

    http://hyperrate.com/thread.php?tid=5951

    以上 richliu 治療痛風的連結,我把他集中整理出來,那位怪醫就是中西結合,然後從「中」出發的(他是先學西,然後再學中,然後整合)。他用藥只用科中濃縮藥粉(而且是大家不是那麼看好的藥廠),把脈功夫一流。

  • avatar 萬法歸宗

    LGJ,

    痛風沒您想的那麼難治,那位richliu的痛風看起來也不是很嚴重,倪師門下跟診過且有點水準的學生,大槪都可以在二星期或更短時間內完全治癒,這並不算什麼”神奇的中醫體驗”.

  • avatar LGJ

    To 萬法歸宗,

    我只是舉有這種例子(中西合用)。並不是說倪醫師或其門下無法治療,重點也並不是痛風,請別誤會。

    是否能在二個星期內治癒,這個個人不予置評。

  • avatar Non

    TO光頭

    很多帶病之人,更因病而起貪嗔痴之心。
    如果連自身上的小問題都放任不解決,如何解決更大的問題?難怪上人只能看著身邊的人受苦,而苦無解決之力。很多大風暴,就是這些看似無害的小問題糾結而成的,也就是一日一日的累積,積久成疾,直到有一日無以回天。

    如果你能讓我見到一個健康、開朗、活力十足、隨時有積極解決問題(即使是小問題)的智慧與能力的出家人,我就跟隨這位師父修行。

    如果有個人在崖邊,不小心掉落水中,而你正好經在崖邊。
    看到他落水,在水中載浮載沉的情景,你決定將他拉上岸。

    因為崖有高度,和水邊有段距離,跳下崖,就很難再上來,
    於是,你在岸邊找了一條夠長的繩子,一邊用手拉著,另一邊放入水中,想讓這個人抓著繩子,以便要將他從崖下的水裡拉上來。

    但是,這個落水之人,因為並沒有落水太久,他神智還勉強清楚、力氣也還可以,他明明可以伸出手來抓住繩子,他卻不願意伸出那隻手。試問你如何救他?跳入水中和他一起落水,然後一起深陷,一起爬不上岸嗎?

    如果一個人,他連自己都不肯救,請問誰救得了此人?
    如果連自己都不肯渡,誰渡得了他?

    想修行,第一個要渡的,就是自己。
    想救人,第一個要救的,就是自己。

    唯有你能將自己的問題都處理得很妥善之時,你才能慢慢普及到你身邊的人,這難道不是簡單明白的道理嗎?

    為何現在的修行人,不是先渡自己,而是跟著大家一起跳進崖裡,和群眾一起溺進水裡面,跟著一起沉陷在悲苦的情緒中?為什麼沒有解決問題的能力?為什麼喪失積極的行動力?

    無怪乎會如此。

  • avatar LGJ

    病痛是一種業障,和是不是上人無絕對關係,也不見得能靠修行去除。

    我覺得宗教和醫學要分別觀之,混在一起談,很多時候會產生誤解及產生不必要的對立,畢竟他們所處的層次並不一樣,這對中醫的推廣並沒有幫助,中醫只是世間法。

  • avatar 光頭

    To non:
    你取名為non,表面上似乎想說你已證空性,事實上不然。
    你若靜下來,應知何謂契裡契機。我是針對祥麟在回答問題。
    而你內心更深處卻是隱躍著想製造問題,說穿了還真是針對出家人作挑釁。
    如果要回答你,必然又會有一番筆戰。我不想如此進行,以後將止筆。
    最後,只想跟你略說:你因未曾見過健康的出家人,而生出一套己見罷了。我出家二十年也不見病容。更何況病痛未必是業障,業也不一定會障,產生障礙實因自心與小我認同的緣故。而且許多人號稱修行,卻只能算是在累積福報,還在處理個人的小我,尚不能算是真正進到修行行列,如何能除病苦?!
    我理解每個人站在自己的角度看事情,都有其對的一面,當然也有極限。
    吾等本只想回應矽谷朋友之情,這本是一份友誼,在網頁上互相支持。
    汝今之語,吾已知需止語矣。
    敬祈你也能就此打住,以免以偏蓋全,誤導他人。
    the last reply

    • avatar 阿旺

      法師安好,

      師父願在我們的這個小小園地留下吉光片語,這是我們的榮幸。
      是啊,有時有些爭辯反而無助於大家看清真相。
      佛制中在家眾不可看出家戒本,就在防止一些在家人站在沙門的立場外妄自以世法評斷出家眾。
      此為古德用心良苦處。
      如果不是佛弟子,那麼這位non只是一外道,佛門之事應與其無關。
      如果是一個在家佛弟子,僧寶之事不應由他說什麼。
      如果是一位出家佛弟子,這些事應該都知道的。
      結論是 : 法華經安樂行品中的「言語道斷」!!!

      還是希望師父有機會多對我們的部落格指教指教。
      能有僧寶光臨,是一件好事。

      早年 印順導師也和很多學人有所文字爭論,在「法海微波」和「無諍之辯」二書中可以知道。
      但是最後學界一致覺得多是 導師以理勝之。
      但末學觀察發現, 導師還有一點勝出。那就是比別人都長壽。
      到後來和他有所爭辯的人全死了, 導師活了一百歲而且著書立作到九十三歲。
      可以說是同一代人無人可比了。哈!哈!死人是無言的。
      所以也請師父以經方長養色身以為載道之器。
      導師就是好例子啊!

      此外,再提一件未學的觀察: 導師長壽,但身子一向很虛弱。
      想到 倪老師常說的一個觀念,寧可虛不可實,陽虛不會致命,陰實則危險了!
      導師也是一個好例子啊。

      謹祝 身口意願盡皆安樂!

      慚愧佛弟子 阿旺 敬上

      • avatar 柱子

        阿旺師兄,

        恕我眼拙,您的回覆,讓我困惑。

        有時有些爭辯反而無助於大家看清真相。

        我相信,在正反兩方的辯論中,我更能看見真理。我常覺得,正反兩方就像數學裡的兩條平行線,愈辯這兩條線就越近,而真理就在這無窮趨近中慢慢浮現。

        如果說爭辯無助於看清真理,那就是說你已經知道真理在哪裡了?

        佛制中在家眾不可看出家戒本,就在防止一些在家人站在沙門的立場外妄自以世法評斷出家眾。
        此為古德用心良苦處。
        如果不是佛弟子,那麼這位non只是一外道,佛門之事應與其無關。
        如果是一個在家佛弟子,僧寶之事不應由他說什麼。
        如果是一位出家佛弟子,這些事應該都知道的。
        結論是 : 法華經安樂行品中的「言語道斷」!!!

        那佛門弟子就不要跟我們說話好了?說了你們也不懂。「妄自以世法評斷」、「與其無關」、「不應由他說什麼」、「這些事應該都知道的」,這些評斷,豈是我們隨口可說的?

  • avatar LGJ

    To 光頭大師:

    病痛是一種業障是我說的,這樣說的確是不圓滿,感謝指正。

    應說病痛仍是在因果之中,生理病和業障病會有不同。如有錯誤,還請指正。

    個人只是不願學中醫的朋友和佛門產生對立的情況,結果自己的觀念也不太正確,慚愧!

  • avatar Non

    光頭:

    1.想必您已練成他心通,能臆知我心中所想。

    2.我批評並非出家人,我批評的是一個有生命、有靈性、有精神、有思緒,在社會上對大眾做出貢獻,對人心鼓舞的活人,他可以說是社會上不少人們的精神領袖。

    3.一個在社會上頗具名聲的精神領袖,他想給這個社會帶來正向的力量,
    還是想替這個社會增添悲苦的力量?要鼓勵人們生活更好,還是要將人們帶向悲苦的結果?他想改變的是什麼?他想做出的結果是什麼?

    4.有一個小孩,自幼就被病痛纏身,即使徘徊在鬼門關前,也沒有放棄自己,他仍然展現強韌的生命力,仍然想盡辦法展現笑顏,想要在人生的旅途往圓滿的方向邁進,這種給人帶來正向鼓舞的力量,即使他只是年幼的孩子,即使他默默無名,在社會上沒有人認識,沒有任何名氣,他卻是我的人生導師。

    5.出家人和凡夫有何異同?都是生活再同一個世界的活人,可是一個修行者,追求的是精神方面的提升,靈性的提升,不要讓自己的心墮落,所以會有修行的戒條,所以會有遵照的法則。修行人會修正自己的言行,會嚴格檢視自己的錯誤,會有想要反省自己的能力,所以會有懺悔,這種「修行」,正是修正自己的言行,不分出家或在家,即使凡夫俗子,有此心,有此行,一樣是在修行。

    而當你的心性修為得很好,不動於外,因為你的精神耗損小,活得比別人更有生命力時,你的身體不容易生病,這就是為什麼倪師會認為,精神的爽朗、情緒的開朗相當重要,鼓舞人的信心相當重要,因為那是活生生的生命力,你們就是非常重視這顆「心」啊。

    而凡夫則在人世間會有所追逐,會有所求,但是生活在同一個世界,犯錯難道不會受到天的教訓?凡夫犯錯也仍要檢視自己,既然同樣都是活人,既然都生活在同一個世界,為何你特別要分出家人、在家人、佛門人、外人?為何看見我的言論,只會注意到我批評出家人,而不注意我舉的精神層面?我舉的精神層面才是重點,你為何看不出真意?

  • avatar Non

    TO everyone:
     
    我回頭再看了幾次自己的留言,覺得我第一次的留言不妥,
    【我要為我的失言道歉,對不起。】

    另一點想要說明的是,
    實際上,我的第一則留言,真正在罵的人,就是我自己。
    我本意不是要批評出家人,我罵的是我自己。

    為什麼我會說出那樣的話語呢?
    因為,我曾經是一個把小問題放著不管,讓它累積成大問題,直到它變成一場大災難,死到臨頭的時候,我仍不知道自己犯了什麼錯。
     
    我曾經是一個把自己身上的所有小病,通通放著不管,就這樣讓它累積成大病,然後造成自己、和週遭人的困擾,極為痛苦而深刻,而我當時並沒有負起責任好好檢視自己。
     
    所以我真正在批判的人,是我自己,並不是出家人。
    (只是說,我覺得有些觀念,可能不太…..。)
     
    我只是在想,要幫助人,可能要先從自己身邊的小地方開始著手。要能真正幫得上別人,你必須【先讓自己變成不是那個「受災的人」】。要解決大問題,要先從自身的小問題開始著手,要能治大病,要先好好解決自己身上的小病,然後,當這些小問題都處理得比較妥善,當已經磨練出足夠的經驗,慢慢地你變成一個不容易受災的人,接著你可以很穩定、很能力的,把你所擁有的幸福,慢慢普及到身邊的人。

    為什麼要這樣子做呢?
    不為什麼,只因為當你親身體驗過、曾經苦過,而你有試著把這些小問題處理好,累積出來的經驗,或許可以幫得上和自己有同樣歷程的人。
     
    我想,不論是醫家也好、修行人也好,為的都是想幫身邊的人盡一點力(也為了提昇自己),讓許多正在受苦的人能真正好起來,能夠不被病苦拖住,然後去追求她人生的課題。我想,之所以有人會願意當醫家、有人會願意當個修行者,不分你我,都是不忍心身邊的人踏上悲慘的結局。
     
    而解決這些困難當中,很多要處理的小問題,卻不容易進行,生活中很多層面是屬於習慣、觀念造成的問題,當一個人長久養成的習性,忽然要他改變,這是很不容易的,他需要花時間去認識、花時間去摸索,花時間累積,慢慢地改變。
     
    若說積久的習性,一朝一夕要能夠「立刻轉變」,難。
    (除非這人特別有悟性,否則很難。)
     
    曾經聽過這樣一句話,人要提升自己、要能夠解決問題,要學習新東西、要解決困難,那個最大的障礙不在於「吸收新的知識或技能」。
     
    真正最大的障礙是:「放掉舊的觀念,放掉顏面、承認曾經犯過的錯誤,並花時間和心力去修正。」--這才是成長的開始,放掉舊的東西,你心中才能多出「空間」去吸收新的東西。

    至於對錯、真假,只要看看這件事情「最開始的原因」,和「最終的結果」,再想一下「中間的過程」,慢慢的就可以明白。

  • avatar LGJ

    To Non,

    為何不見你拿教宗或其他宗教當例子?出家人所為和非出家人所為當然不同,也就是因為他的所為不同,所以對病痛的處理觀點也會不同。

    各國總統的影響力恐怕也是很大的,而且有實權,無需找這些什麼精神領袖,他們並不一定有實權。你所謂的正向是在壓制別人的選擇權利,因為不合你的觀點的就變成通通不是「正向」的了,你不能用單一的小例子推廣到其他所有的社會現象。

    我不清楚造成這樣的對立有什麼好處?證明你是對的?證明中醫至上?證明中醫的觀點凌駕一切?

    老實說,我個人不認為這是理愈辯愈明的情況,這是個單方向的思想推銷。

    最近看到的一些這類言行讓我個人非常的反感,很抱歉我忠實的表達了我的直接感受。

    ps.抱歉,誤按造成重複內容出現。請管理員把未完成卻 post 出去的文章刪除,謝謝!

  • avatar 阿旺

    柱子及各位,

    抱歉,因為找不到法師的EMAIL,寫給法師的文字放在此處。
    並不是和諸君對話。但如果末學說的不明白,請徑自參看法華經安樂行品第十四。

    一則禪門公案:

    洞山初因僧問。如何是佛。師曰。麻三斤。

    再說個公案:

    有僧舉臥輪禪師偈云:臥輪有伎倆,能斷百思想,對境心不起,菩提日日長。
    師聞之曰:此偈未明心地。若依而行之,是加繫縛。
    因示一偈曰:惠能沒伎倆,不斷百思想。對境心數起,菩提作麼長。

    參!

  • avatar Non

    LGJ :

    1.為什麼要討論宗教?不是重點。
    打從第二次留言,我就說:【我探討的對象是個活人,是個在社會上有貢獻的人。】而,這人最終想要造成什麼結果呢?
    【之所以造成這種結果的原因,又是怎麼來的呢?】
     
     
    2.我承認我的認知較小,想得狹隘了些,正因為犯了此錯誤,所以我才覺得應該要道歉,並說明清楚。
     
     
    3.中醫至上?文中如何讀出中醫至上的想法?
    我只說明【醫家和修行人共同的「心」】,我只說明他們精神上的「相同之處」,「相同之處」都是想幫助同樣活在這世界的人。因此,是否幫得上忙的「能力」,以及最後結果(究竟是帶往好的結果,還是帶往痛苦的結果)就非常重要。
     
    文中的「醫家」,我是否有特別指定為中醫,還是西醫?我沒有指定是什麼「醫」。
     
    從頭到尾講的都是那個修行者和醫者「共同的心意」,我的文沒有提到中西醫的分別,相反的,我只講出醫者和修行者【精神方面的共同之處】。「中醫至上」這是你自己理解出來的。

  • avatar LGJ

    To Non,

    我不想在這裡打擾大家,玩文字遊戲,如果你有興趣可以直接寫信給我(我有留網頁及 email 位址),我個人不習慣和匿名者做太深入的探討,因為這種探討在先天上就不對等。

    我會提到我的「直接感受」就是在此種標題,此種文章內容,此種氛圍,從你回應的話語中的感受,如果你不認為是這樣,那就算不是吧!

    如果把重點放在推廣中醫(好吧!如果你認為重點不是這個,那我個人也沒意見,只是我就不清楚重點是在哪裡了,全球人民新生活運動?),那麼諸位給我的感受是:「話術」有待加強!

    url : http://edt1023.sayya.org
    email : edt1023@info.sayya.org

Leave a Reply

  

  

  

*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