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邁向中醫之路】之一-我在台大醫院12D的日子(三)

父親的情況時好時壞,「時好」的意思,是說「壞」的白血球 又被壓下去了,「時壞」的意思,是「壞」的壓不下去,好的倒殺了不少。他開始會喘,會咳,夜裡會熱的睡不著,曾經壯碩的他,開始變的枯槁。有一次,他突然對我說,他發現化療有一個好處,就是煩惱他多年的香港腳竟然不藥而愈。我想,這麼毒的藥,連香港腳的霉菌都想逃了吧?又有一次,他說,化療以後很方便,再也不用刮鬍子了,因為鬍子長不出來。看在家屬的眼裡,這很難跟「康復」兩個字連在一起。

但是,我們台大醫院血液科的王牌教授們不這麼想,他們依然有住院醫生開道,有實習醫生前呼後擁,也依然一張撲克臉。父親總想從他們嘴裡聽到些什麼,不過你最好別問,因為他們要忙著看數據,眼前這個人是貓是狗,不太重要。他們覺得,這些治療是正確的,不過劑量可以再加重些,次數也要變頻繁些。記不得進出台大多少次了,住院可以化療,門診也可以化療,台大醫院成了我們最常進進出出的地方。

那時,離我要出國唸書的日子越來越近,父親的病情不見起色,反倒虛弱了不少,能不能出國在金錢上已經不是個問題,問題是該不該出國?父親堅持,有沒有我在 旁邊,對他的病,影響不大。從小,父親都一直想讓我出國唸書,他曾說,從我出生那一天,他就在幫我存出國唸書的錢了,反而當我告訴他我拿到全額獎學金時, 他還有些倀然。長大之後,我才瞭解到為什麼父親一直想讓我出國唸書。我的祖父很早就過世,父親在七八歲的年紀,從河北跟著學校撤退,他在上海、杭州都唸過 書,最後整個學校到了台灣。他常說,他小時就看過鬥爭死了的人,一路上逃到台灣,生離死別看得多了。他的前半輩子,都在顛沛流離中度過,好不容易,到軍中學了一技之長,跟著當時的美軍顧問團,學會了無線電的技術。退伍後作了個機關裡的公務員,也管一些無線電的器材,所以我從小看過最多的書,是一本叫「無線電界」的雜誌,到現在我還記得裏面漂亮的插圖,長長的天線,和父親幫我銲的第一台只會轉彎不能倒退的白色遙控車。他常說,如果不是戰亂,他可以讀更多的書,甚至,當年在美軍顧問團的時代,他可以出國進修,可是因為家庭的因素他放棄了,所以他很想讓我出國看看。我到現在,如果能說有什麼成就,都要感謝父親在他自己最危殆時候,能讓我完成了學業。

1996年八月,我到了美國,開始讀碩士。照顧父親的重擔,落上了母親和我的姊姊和妹妹。從每週的電話裡,我知道病情還是時好時壞。就這樣過了將近兩年, 包括其中一次因父親感染嚴重,趕回台灣,後來又救了回來。終於,我最害怕的事情還是來了,大姊夜裡打電話來,哽咽的說這次可能真的不行了。天亮,我帶著妻子,飛馳在往洛杉磯的高速公路上,還記得,趕進機場時,已經聽到在廣播我們兩人的名字。到了台灣,進了醫院,眼前的那人哪還是我認識的父親?當年精壯的北方大漢,現在已成了乾枯的瘦小老人,那天夜裡,我抱他去上大號,他用盡全力,拉出小小的一顆屎。他沈重的喘息聲,一次一次的越來越深,像是吸不到下一口氣。當時,已經打了強心針了,但是他還是離我們越來越遠。最後,我們簽下了不急救的同意書,他就這樣過去了,痛苦的過去了。

人走了,也解脫了,我們也解脫了。痛苦終將過去,但是這個治療的過程,在我心中成了永遠抹滅不去的痛。西醫對白血病的治療,我從崇拜,到疑惑,到否定,一直到多年後,我無意間逛上了漢唐倪醫師的網站,我才恍然大悟。他一個一個的醫案,就像一記記的重拳,打在我的心口。我迫不及待的讀完了他所有的醫案,看完了所有的文章,我才瞭解到,原來我所經歷過的,竟然是一場荒謬的鬧劇。

當我看到倪醫師的網站提到「陽不入陰」這個現象時,我看到的是化療後父親一次次夜裡坐起來,說身體熱得不能睡。當我在內經裡讀到「腎主髮」這個觀念時,我看到化療後枕頭上一撮撮的落髮,和上氣不接下氣的父親。當我知道「男人的鬍子,就是相當女人的月經」,我看到那長不出鬍子的臉龐。當我知道「十棗湯」可以去肺積水時,我馬上看到你們手裡的大針筒,刺進我父親的胸膛去抽肺水。當我學到倪醫師的健康六原則可以自己知道你們的治療有沒有效時,我想到你們叫我父親不要說話,你們看數據就可以了。當我知道人體必須陰陽調和時,我看到化療後正氣崩潰、奄奄一息的父親。

為什麼?為什麼我們兩三千年前就知道的道理,在兩三千年後的今天,你們所有的治療都是反其道而行?

親愛的台大醫院醫師們,請問我父親的例子,化療以後活了三年,這算是化療成功呢?還是化療失敗?還是你們要說,以三年的「存活率」來講,是成功的這種鬼話來讓下一個倒楣鬼來作你們昂貴的化療?做完以後過三年沒有生活品質的日子再痛苦的死去?

所以我要學中醫,正統的中醫。

by 柱子 (全文完)

Be Sociable, Share!

54 comments to 【邁向中醫之路】之一-我在台大醫院12D的日子(三)

  • avatar 大漢天威

    用心讀此文而不落淚者(或不會很想落淚),其心必不慈。
    本文看完之後熱淚盈眶…
    哎! 人間煉獄不遠,且看今日病院。

  • avatar 大漢天威

    也只有像作者一樣地走入經方世界而有所悟的人在回憶此往事時可以看到這其中最深層的悲傷所在。
    一般家屬說不定還要感謝用心用力的醫療團隊哩…

  • avatar Lisa Liang

    不勝唏噓!

  • avatar Lisa Liang

    我媽的好友, 就是倪醫師案例中得了西醫所謂的多發性骨膸瘤的那位長者(http://www.hantang.com/chinese/ch_Articles/5-29-05.htm), 就有幸遇到良醫, 至今仍然身體健康, 精神愉快.

    • avatar 柱子

      Hi, Lisa,

      病人能遇到倪醫師,是難得的機緣啊!倪醫師要早幾年開始寫網站,家父就不用如此遭難了!

      柱子

  • avatar Lisa Liang

    柱子,
    好在你發大悲心學中醫,把對令尊的愛及遺憾轉為大愛,並且有損友團諸君將正統中醫的好,在網路上廣為流傳,相信在未來中醫會更加發揚光大,使更多的人能夠好好思考要過什麼樣的人生.
    加油!

  • avatar 小P

    看的驚心動魄!我要大量轉寄給許多人~~希望能廣為流傳以示警惕,希望懂中醫的人越來越多.而不是去醫院”找死”

  • avatar John

    雖然我不是學中醫…但看倪師的網站也有一、兩年…
    看到你的文章真是稠悵…
    讓我對西醫產生很多困感…也對人生產生很多困感…
    我想時間或許能夠證明一切…

  • avatar kk2007

    您好,看完您的經歷,九個月前母親辭世前的治療過程再度浮現,
    不覺熱淚盈眶,我的母親也是在T大做完NPC的放化療,然後meta到腰椎,最後放化療無效,離開人間,原本一個健健康康的中年婦人,
    身體日漸虛弱,都不是因為癌細胞,而是療程的藥物毒性使然,所以後來有人問我cancer的問題,我都會說西醫的檢查可以做,到了治療方式的選擇,可要多考慮一下;說真的那段待在中山南路6D病房的時光,真是令人難過,我母親也在治療的過程因為感染而多住了二個星期,最糟糕的是住院醫師還不斷要求辦出院…….

    不曉得您有經過舊院區腫瘤科門診嗎?一個個重症病患與家屬,擠在走道,不知道的人還以為在看感冒,一個國家級的教學醫院,如同您說的’第三世界’,在那個’鬼地方’,病人與家屬連一點起碼的尊嚴都沒有,我媽meta到腰椎,大腿痛得要死,當時的門診醫生竟然排bonescan與MRI的檢查還要拖上一個月!當時我求他是否有辦法一二天完成,那位醫生的助理要我自己打電話給檢驗單位,然後開給我媽一個月的嗎啡跟MgO,這就是T大,一流的預算,九流的醫療品質!最後還是轉到另一家私人醫院,才暫時解除我媽的的痛苦,雖然也是西醫,最起碼,花錢還可以有尊嚴,在T大醫院,有錢還沒用,大概除了你是總統,才會有尊嚴!

    我媽的例子,也是讓我對中醫感興趣的開始,特別是那段照顧母親的時間,腸胃搞得很差,症狀很怪是咳嗽,最後求助一位經方中醫,解決我的困擾,小弟也拜讀過倪先生的文章,也輾轉得知台灣其實有不少中醫甚至是西醫學習經方的理論邏輯,還希望各位大德能發揮所長,讓眾生健健康康……………..

    • avatar 柱子

      kk2007 您好,

      你說的我完全可以理會,雖然家父在台大醫院已是十多年前的事了,您的經歷告訴我這一切都在重複的發生。

      不曉得您有經過舊院區腫瘤科門診嗎?一個個重症病患與家屬,擠在走道,不知道的人還以為在看感冒,一個國家級的教學醫院,如同您說的’第三世界’,在那個’鬼地方’,病人與家屬連一點起碼的尊嚴都沒有

      我當然去過,化療不一定要住院,門診化療都是在舊大樓(至少十年前是的),一人一把椅子就可以作化療你說有沒有效率?

      當時我求他是否有辦法一二天完成,那位醫生的助理要我自己打電話給檢驗單位,然後開給我媽一個月的嗎啡跟MgO,這就是T大,一流的預算,九流的醫療品質!

      想到這個我就有氣,當年家父要輸血,台大醫院叫我媽自己去捐血中心拿,你說混蛋不混蛋!

      最後還是轉到另一家私人醫院,才暫時解除我媽的的痛苦,雖然也是西醫,最起碼,花錢還可以有尊嚴,在T大醫院,有錢還沒用,大概除了你是總統,才會有尊嚴!

      所以我說這些混蛋官員都該帶著爹娘到台大醫院急診室住一個晚上,你相不相信,給幾個臭錢日子就會好過很多,當然你得打聽清楚。

      看到這我火氣就大!!!

  • avatar 矽谷笑笑生

    柱子的文章真實,真性情而感人。本人不善語言文字的表達,在此謹表示支持對事實真相的分享,並努力於用最好的處方救人以表支持。讀您的回應令我次次感動落淚;今天落的特別多。是為記。

  • avatar 歐石南

    柱子師兄~

    拜讀完您的心路歷程,心有同感啊.
    我的父親(曾在週六與你和其他師兄提過),在經歷中風與氣切後~
    現在也只剩下眼睛和手指頭的活動了.

    而因為我人不在台灣,主要照顧者也不是我…….
    我所能貢獻給我父親的,實在……很少………

    即便,知道中醫的好,但決定權不在我,很多事……..有心無力……

    現在,看著我的父親,以身修法,人間地嶽裡修煉菩薩道…….

    心裡是不捨,是痛的.

    心裡想著若是捨得,便是不孝…….

    那種心情,只有同為病友的家屬才能體會啊…….

    • avatar 柱子

      歐石南師姐好,

      週六聽到您父親的事,心中真是感觸良多。我深信,即使不學中醫的人,也應該熟知倪醫師的「健康六原則」,以求自保。人人能達到「健康六原則」的標準,自然不會走到這一步。

      我的心與你同在,加油!

  • avatar Birdnest

    讀了您的文章我不禁潸然淚下。 我也曾經有過類似的經歷。念大學時 因肺癌失去父親是我一生的痛。比較辛運的是榮總的醫師及醫護人員頗為敬業。即使如此﹐目睹西醫面臨疾病的局限﹐治療的殘酷﹐ 以及病痛死別的創傷﹐讓我對西醫產生巨大的懷疑及不信任﹐並自佛學中尋求慰藉和生命的解答。自此我走上了一條路: 素食 (基於健康及慈悲愛生)﹐ 瑜珈﹐儘量遠離西醫 並堅信自癒& 自然療法的力量﹐ 以及人要為自己的健康負責。

    自從三年前讀了倪醫生的文章後﹐對經方心響往之也是倪醫生的忠實讀者。 對各位學習中醫的熱忱及毅力十分感佩。與各位相似的是: 我也是學理工﹐從台灣來美深造後目前定居在美。 可否建議如何從頭學中醫呢? 我考慮購買人紀﹐但並無中醫基礎。但願儘一己綿薄之力﹐幫助身邊人﹐及傳播經方的威
    力。
    懇請您指引。

    謝謝。

    • avatar 柱子

      Birdnest 您好,

      很能體會您的心情,和之後學佛、素食、瑜珈的轉變。我也曾經有這樣一段日子。

      接觸到倪師的網站後,一切都恍然大悟。原來我想的沒錯,是西醫治療癌症的方式錯了。讀了人紀,再去跟診之後,心中再無疑惑。

      損友團八人,全是電機工程系畢業,其中一位師兄,已是灣區深受好評的開業醫師。我們均無中醫基礎,但是努力學習。

      這次跟診時,倪師對我們說,雖然你們入門晚,但是你們直接站在我的基礎上,將來必有成就。損友團必將努力向上,與您共勉之。

  • avatar asucanyon

    您是歐石南?在灣區?
    kerya?

  • avatar kris

    損友團–灣區八才子
    佩服你們的氣魄與悲心
    你們一定會如倪師所言
    成就非凡

  • avatar 柱子

    To Kris,

    跟倪師的其他學生比起來,我們都還剛入門,矇矇懂懂的想走出自己的一條路。感謝您的鼓勵!

  • avatar

    忍淚拜讀
    回首往事
    不勝唏噓

  • avatar 阿寬

    不知在灣區的經方醫家可有推薦的
    感激不盡

  • avatar 敦敦

    柱子師兄你好

    我的爸爸 前年走了

    雖然 因為倪醫師的網站 我們家並沒有走向 化療的恐怖劇情裡
    但是 在第一年被診斷為扁桃癌後 因倪醫生說要就近找 中醫師治療
    我們利用倪醫師網上的連結 輾轉選擇了 中壢的彭奕峻醫師
    雖然長期到桃園給某為服中藥 癌細胞還是在第二年之後開始快速長大
    虛弱的父親 在大家的鼓勵下 到美國尋求倪醫師的協助
    也在倪醫師的允諾下回到台灣 交由 台中 徐重振醫師治療

    但虛弱的爸爸 在他人生中的最後一年 在如此的舟車勞頓下 病情並沒有好轉的跡象
    也因為拒絕使用西醫的治療 我甚至親手為父親剪去 因化膿散發著惡臭的死肉
    倪醫師說只要漲破就會好 但癌細胞他破了 日日夜夜父親血流如注
    讓不是讀醫的我和媽媽 手忙腳亂的止血 那時 真巴不得我有八隻手
    最後一次 還是因為父親上廁所 用力過猛 造成大出血
    手足無措的我們只好叫救護車 家裡 也像命案現場一般 處處血跡斑斑
    在回到家裡 父親已經永遠不會睜開眼睛了

    親戚朋友 總說我和媽媽愚昧 相信倪醫生 我還是相信倪醫生
    也感激在父親最後的日子 倪醫師有到家裡鼓勵爸爸
    現在一邊在英國攻讀我的碩士學位 另一方面也讀著倪醫生的天紀人紀
    只是我心裡一直很納悶 當初爸爸到美國請倪醫師治療的時候
    是不是倪醫師已經知道爸爸沒救了呢? 所以只是安慰我們
    畢竟當後來倪醫師到台北的家裡 一直提到法令紋入口 餓死 (只是那時我看不懂 也聽不太懂)
    還有心情的鼓舞 對病人很重要 但因為一直沒有提到相關的治療
    所以一直讓我心中有個疑問
    http://www.hantangtcm.org/modules/newschina/article.php?storyid=172
    這個連結是倪醫師治療爸爸的診療日誌

    不知柱子師兄有沒有看出什麼端倪呢?

    後學
    敦敦

    • avatar 柱子

      敦敦網友您好,

      相信每一位曾在病榻旁守候的為人子女,都能體會到您當時的感受,我深深的替您父親感到難過,也能體會您的無助。

      「世上沒有一位醫師可以打包票說保證能夠治好妳父親,當然也包括我在內,但是我必將盡全力的救他」,關於治療的過程,相信倪醫師已經盡最大的力量了。

      過去就讓它過去吧!我常回想,當時為什麼沒有找中醫來治療我父親的白血病,那我父親也許現在仍然活的好好的。可是這一切,又有誰說的準呢?

      請保重!

  • avatar 慈航

    「法令紋入口 餓死 」??

    怎麽就沒想到用一根鼻飼管就能解決病者的吞嚥飲食問題?

  • avatar Carol

    謝謝分享這麼感人又啟發人的信息.我目前正參加一點兒癌症關懷的服事,服事的癌友們不是化療,就是輻射治療還有換骨髓,不論病痛,治療的本身都很辛苦,有的人又復發,對病人和家屬真是一場長期抗戰,生死未卜,但又不得不戰.

  • avatar YUHEN0121

    您好,其實我覺得很多人學中醫的歷程都是先感性後理性的,

    您的遭遇也跟我差不多,不過對象是阿公,但我年齡實在還不到可以接受可愛的國家教育,

    NOW看書自學ING,準高一生

  • avatar 婷鈺

    版主你好!
    我對中醫很有興趣,也很有信心

    在對很多中西醫師失望後,我自己研究中醫,吃了兩星期的水煎藥

    嚴重失調四年的月經,居然頭一次準時報到,我真的嚇傻了沒想到中藥效果居然這麼快!

    而且痛了四年的僵直性脊椎炎也悄悄的不見了!

    原本只是想調經的,真沒想到那伴隨我四年的錐心刺骨脊椎痛居然這麼容易就擺平!連帶失眠也好了!

    真不知該大哭還是大笑!!

    笑不知是該笑自己病好了,還是笑這世界無知
    哭是喜極卻又覺得無比悲哀

    想起三年前長X醫師招架不住我打破沙鍋問到底的個性

    我硬是要他給我個理由,為什麼我會得到僵直性脊椎炎?

    他答不出來!!!他答不出來!!!他答不出來!!!

    最後!

    細菌感染這詞他自己說的都有點心虛….我永遠忘不了他的表情,我覺得自己沒救了,憂鬱症也更嚴重

    還好我遇到大醫王佛陀,才有緣遇到中醫,都是托佛教的福

    也第一次感受到世界亂成這個樣子

    在看完樓上敦敦父親的醫案後!!雖然當世人要放下!但我覺得學醫人要秉持追根究底的精神!
    這也是中醫不斷進步的動力!!!希望中醫在下一個五千年能發展的更精進!!

    因此希望中醫損友團們能否研討一下此一醫案出血不止的原因

    而且她說父親在彭奕峻醫師那吃了一年的中藥但癌細胞還是快速長大

    在我聽來真的覺得不可思議??怎麼會這樣子??(雖然我對中醫還不是很深入研究)

    我以為只要陰陽調和病邪就不發了!!看來中醫也是有過不去的瓶頸嗎??當然醫病也是要講天時地利人和吧!!

    也有許多的阻礙或是業障病等等因素…

    總之希望對中醫有熱忱的各位能對這種讓家屬心痛的醫案再更追根究底!!這也是把中醫推上絕對的主流的捷徑啊!!!

    • avatar 柱子

      婷鈺,您好,

      您的「一劑知、二劑已」的經驗,也許讓您對中醫有無比的信心。但是治的多了,慢慢發現這是一個要很努力才能達到的境界。

      和您共勉之。

  • 版主您好:
    看完您寫的”在台大12d的日子”像現在我舅媽一樣,在彰化縣鹿港秀傳醫做化療,因舅媽只有一個兒子在當兵,所以我母親只要一有空就和舅舅輪流照顧,舅媽得”肺癌”,已有做化療了,無意看到您的綱站,知道這樣的治療是無效,但有更好的方式,如時間方便的話,請告知,手機0963475907,家電047742702

  • avatar Sean Liang

    看了很感慨,五年前吧,我也經歷了一樣的事情
    一開始,老爸是連續高燒不退加上大腿肌肉疼痛
    看遍了中醫和西醫,大多是開些感冒葯吃吃或是當作拉傷診治
    後來看了一位在我家附近開業台大畢業的楊醫師,才在他的建議下當晚掛急診到台中最大的教學醫院看診
    一樣的,等了整個晚上沒有床,人就先安在走道上,喘不過氣了,就給氧氣罩
    一切只能靜待檢查的結果出爐
    在檢查結果還沒出爐前,因為症狀惡化地太快,在胸腔腫瘤科的名醫判斷下,幾乎要直接進行肺小細胞癌的化療了
    那時候幸好遇到一位好醫生,血液腫瘤科的葉醫師,力阻直接化療,建議先用類固醇壓制,等結果出來再決定治療的方式
    後來結果出來了,是淋巴癌
    也開始了淋巴癌的化療療程,因為我們是自費用標靶葯物,所以化療的過程雖然很苦,但似乎比傳統化療的好多了
    經過了六次標靶葯物治療後,我老爸似乎治癒了,當然那一段治療的時間,也是常常和白血球、血小板奮戰,動不動住院的情況就不提了
    那時候心裏真的很徬徨,也很後悔,為什麼當初堅持不唸醫,不然,我就能親手救我的父親了…
    也在那時候上網查到了倪醫師的漢唐中醫網站,那時候是民國94年吧,我還記得
    也曾想過要報名倪醫師的學徒,不過因為要工作、要花不少錢種種的理由,加上老爸似乎是治好了,學中醫這回事就不了了之了…
    只是好日子差不多過了一年吧,在老爸的身體恢復到和正常人差不多的時候,在一次回診的檢查裏
    發現了脖子上有一顆疑似為不好的腫瘤,在另一位廖醫生的建議下,做了切片檢查
    不做還好,做了竟然是鼻咽癌…
    鼻咽癌沒有標靶葯物,只有傳統化療和放療
    因為上次淋巴癌成功的治療經驗,我們很快地就開始了傳統化療和放療
    不過這次的治療就辛苦了,尤其是放療,燒得老爸的口腔滿滿都是傷口,臉頰和脖子的皮膚都因為燒傷而泛黑
    老爸很勇敢,每次都堅持自己去放療,但是看得出來,他真的很痛,只是不想我們擔心…
    第一次化療沒有特別大的後遺症
    但是問題卻在第二次化療後出現了
    第二次化療針一打,老爸的肝指數開始爆增,中部最大的教學醫院一直告訴我們再觀察
    我們也一直觀察,觀察著不斷上昇的肝指數卻無能為力,不過廖醫師也只告訴我們,再觀察
    觀察差不多一個星期吧,老爸肝昏迷了,我永遠忘不了那個晚上我扶他去上廁所的身影,因為在那次之後,我老爸再也沒有醒過來了
    肝昏迷之後轉進了加護病房,開始各種莫明其妙的葯大混戰,一下腦壓太高,就打降壓葯,一下又血壓太低,馬上又打昇壓葯
    看到這些西醫的治療方式,坦白說,我真的不懂,人的身體是玩具嗎,一下用葯降壓,一下又用葯昇壓…
    在這樣的折騰二十多天後,老爸因為器官開始衰竭,整個人開始腫,後來腫到像是隨時一碰就會爆炸一樣
    我終於還是簽下了不急救的同意書了
    因為我終於了解,這一刻,真的救不回來了…
    坦白說,我一直學的是科學,尤其大學唸的是交大,我是科技人,我不大相信中醫,但是在這之後,我反而更不相信西醫了
    一大堆所謂的支持性療法,只是在折磨病人,對於病情的控制,他們只會說很抱歉吧…
    我永遠忘不了廖醫師跟我說抱歉的表情,永遠忘不了

    今年八月份的時候,我當了爸爸,小朋友早產,在33週提前來報到
    原本很順利地,在今年的中秋節出院回家,不過在1016日帶去醫院複診,醫生說要注射預防針
    一次打了五合一、肺炎鏈球菌、輪狀病毒
    我女兒只是個2600g的小朋友,哪禁得起這樣的玩法,加上醫院全是生病的小孩,滿坑滿谷
    一個小朋友在那種環境下,很容易受到感染吧
    果不其然,當天下午開始發燒,我不知道是不是預防針的副作用
    晚上開始咳,到了1019日又住院了,這次的原因是肺炎,打肺炎預防針得肺炎
    真的很諷刺,雖然不是鏈球菌感染,而是上呼吸道融合病毒感染
    住院後又是支持性療法,戴個氧氣,打個點滴,幸好沒用抗生素
    不過住到1023,不但沒有好轉,反而變得更喘了,所以又轉進了加護病房
    今天是1026日,病情似乎是好轉了,真是謝天謝地
    坦白說,現在的我是比較相信中醫的,但是真的遇到事情的時候,因為無知
    我還是不敢完全依賴中醫
    因為我很怕,也因為我怕,只能把親人交給所謂的專家,而這些專家,偏偏又是我不相信的西醫
    人就是這麼矛盾不是嗎?
    或許是從小唸書唸來的後遺症吧,科學至上是吧?

    運氣不大好的,這兩天在老婆的產後複檢的子宮抹片出現了異常,目前在等待切片報告中
    也請老婆去台中的劉醫師看診了,不過劉醫師的說法是等感冒治好了再說
    但是我沒有時間等啊
    在公司的老板的建議下(也是倪醫師的弟子),今天先買了桂枝茯苓丸來用
    也下定了決心,傳真訂了人紀傷寒篇的dvd
    我一直相信,人所遇到的每個人,每件事,都對人生有一定的意義在
    或許當初決定從人人稱羨的t公司跑到p公司,再遇到現在的老板,對我的人生就是轉機吧
    希望這次的轉機,讓我終於下定決心買dvd的改變,能夠改變我的人生
    能夠幫助我能幫助的人(很可笑的,老爸走了之後,我就想學中醫的,還立下志願學成要到醫院的病房去當免錢的中醫顧問的,只可惜懶,就這樣又拖了四、五年了,還是一事無成…)
    祝福我吧

    • avatar 柱子

      Sean,

      每次看到這,不禁倀然。十多年前家父的經驗,十多年後仍然一再重演。只是戲碼更多了,「自費」、「標靶」一樣樣的新名詞、新方法、和新藥給了病人了希望,讓病人口袋裡的錢志願的流了出去。最後得到的,卻是一樣的結果。

      我每次看到「科學至上」都覺得很好笑,建議您有空去修一門「西藥藥理學」,你就會瞭解我在說什麼。這學期修了這門課,收穫真的很多,對於「科學」(或是偽科學)有很多新的認識。

      祝您學了中醫能夠自助助人,也不負了前輩們用生命給了我們的教訓。

    • avatar 附子

      Sean, 有願就有力,我也祝福您!

    • avatar 萬法惟心

      我一直相信,人所遇到的每個人,每件事,都對人生有一定的意義在

      是的,人生中的每一件事,都有它的義意。就看您如何用心來看待與學習。
      本團團友也多是因為家人健康問題,才會進入中醫的世界裡。或許您父親正是引領您的菩薩呢!!

      祝福您能找到自己的道路!!

  • avatar 五味子

    Sean,
    好好學中醫是對的. 深深地祝福你及家人.

  • avatar Sean Liang

    謝謝各位前輩的祝福
    昨天晚上回到台中,看到小朋友狀況已經好轉了
    而且我也一直相信,一切都會沒事了
    人生總是有風雨,風雨過後,太陽還是會出來
    只要相信,陰霾過去,永遠都會有希望

  • avatar Luke Huang

    有些事不是自己能控制的,像孩子,是我一個人的嗎?不是,要和他的媽媽、祖父母、外祖父母妥協,有次差點為了打不打疫苗的事鬧到要離婚,當時孩子才兩週大………,最後我還是妥協了。很多時候,真的是命,是命躲不過,還是看開一點吧!

  • avatar 泡澡鼠

    柱子大哥你好,我無意間在網路上利用 “中醫 白血病”關鍵字輾轉拜讀您的文章,相當感人,也讓我相當惶恐。我惶恐的原因因為我本身就是個白血病患者,日前才結束所有的化療,目前定期監控血球中。不過我一直對於化療把好的壞的細胞都殺死,然後好細胞可以長回來,壞細胞長不回來的方式來解決癌症問題一直從有疑問。不過,主治大夫當然也沒法回答我囉。因此,我希望從中醫以及飲食方面來尋求一個治本的解決方案。我目前住在南加,不知道柱子大哥有沒有推薦的中醫可以讓我去看看的呢?感謝您!

  • avatar Lkk

    除了鈺婷提出疑惑之外, 我也覺得敦敦父親的醫案很奇特, 為何癌細胞破了卻沒有好轉, 是為什麼? 看了倪醫師的案例說明,但我還是覺得並沒有很明確的指證出來原因為何? 除了可能是餓死的原因…?整個案例的焦點其實還真有點模糊.畢竟中間也轉了兩任中醫師, 還有我很好奇一點, 通常大流血的狀態的確是西醫在控制的因為那屬於急診類型, 中醫在緊急就醫方面不太適合, 那當初診斷时, 有預防到有可能會大流血這件事嗎? 因為血流不止好像跟只是化膿破裂進而好轉, 情況有所不同. 如果可以拿來作討論, 也許可以預防下一個鄧爸爸事件的發生. 我也很贊同鈺婷的話, 不管哪種醫學就是要不斷的驗證, 討論, 才能進步. 畢竟早已發生的事本來就無法挽回, 樓上的敦敦在此寫上感想也不是為了尋求安慰,而是尋求一個答案. 醫學不是本應建立在很多未知的病例上而衍生出許多的經驗嗎? 我覺得敦敦具備著學醫者積極尋求答案的精神. 如果倪醫師願意做個更詳細的解釋案例應該會對有此症狀的人更有幫助, 或是對中醫學習者的各位版主們, 能對此多點資訊的分享或是提出一些個人看法會更有幫助.

  • avatar nsr

    偶然看到这个网站,真是缘分。每个人的背后都有一段伤心的往事,每个人都是因为自己或者家人的病痛得不到救治而开始接近中医。楼主的文章看的人唏嘘不已。上疗君亲,下救贫厄,为学好中医而努力。

  • avatar 沙文主義

    中西醫共存這麼久,怎麼還有這麼多仇西或仇中者??這個癌症病人到中醫就完全治的好??!!不見得吧,中醫這麼神倪醫師59載就精盡人亡??中西醫并治才是對的,而不是純中或純西好!

    • avatar 堅心

      如果這樣,本人大推台灣慈濟的醫院,他們非常強調中西醫結合及西醫為主輔之中醫,很多人去了都覺得合得很好很妙!病床又多,服務又親切極了。完全是佛心來的。他們的西醫水準之高是超過大多數的中醫的!健診水準也很棒,很多人都一去再去。

  • avatar 中西醫

    人生自古誰無死,人生使命並不是享受快樂人生而是學習。柱子已經有一個很好的開始,恭喜你。人生就是要從逆境中打根基。我是西醫急診醫師,而我崇拜中醫崇拜倪老師,我的想法不因他死亡與否有所改變。因為我見識了中醫的無限智慧,幫助了我許多靠西醫做不到的事。感謝您倪老師。

  • avatar 強尼弟

    柱子兄,聽到您的故事不禁悵然落淚,因為家父跟您父親一樣有著相似的遭遇…
    目前我在台灣也開始進入中醫學習之旅,加油 ! 我們一起都要加油 !

  • avatar dennis chung

    柱子兄,聽到您的故事不禁落淚
    強尼兄,I have interest to know to 開始進入中醫學習之旅@台灣

  • avatar Norah Ou

    請問要怎麼自學中醫呢???

  • avatar DWH

    作者您好, 文中說「當我知道「十棗湯」可以去肺積水時,我馬上看到你們手裡的大針筒,刺進我父親的胸膛去抽肺水。」
    這句話似乎有點誤解。因為肺積水(Plumonary edema)是在微小肺泡裡面的積水,用針筒是無法抽掉的。在肺部能夠抽掉的積水是在肺臟外和肋膜之間空隙的肋膜積液(Pleural effusion),這兩者是截然不同的,不能夠混為一談。

  • avatar chang933

    個人拜讀倪醫師及貴網站已3年多. 感恩獲益良多

  • avatar chang933

    個人罹患大腸癌3年半.沒有經過西醫的宰割.
    被判定得癌症的隔天就看中醫.並聽過張釗漢醫師的多次演講.
    一個月後知道彭奕俊中醫.這三年辦裡有10個月.為了省錢.沒在彭中醫處看診. 再回頭找彭醫師差點被轟出去.
    2014年有6個月左右的時間. 左側大腸都在痛. 12月底有二天無預警的大出血. 出血過後至今已一個月. 大腸不曾再痛過. 我很感謝彭醫師.但醫師說:他的藥只是一半功能.一半還是自己飲食要注意. 這是3年多來彭醫師講過最人性的一句話.
    跟大家分享我的case.祝福大家

  • avatar chang933

    更正為2015年有6個月左右…….
    為了讓自己放心.我至西醫處要求驗血.竟然被西醫拒絕. 西醫說:我只有檢查而不做治療那是沒有用的….
    不檢查就拉倒. 我認為自己選擇中醫是對的.

Leave a Reply

  

  

  


*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