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方診治「咽喉痛」的整理表解

soreThroat_02

今天看到在我們大家共同的園地「百會論壇」中有朋友們在討論「咽喉痛」的問題。覺得這樣的討論真是令人獲益匪淺。就在此做個總結一下,並以「類證活人書」中的整理為基礎試做一整理表。下面所見的圖可點選看到清楚大圖,也以html格式條列於後。希望對大家用經方治症時有所幫助。如果有未臻圓滿之處,也請各位前輩先進不吝指正,小弟會隨時更正。

soreThroaT_small


【請點選此圖可看到清楚大圖】

——————————————

(以下為 html 版)

咽喉痛

(by 阿旺)

17 comments to 經方診治「咽喉痛」的整理表解

  • avatar 松年

    其实喉咙痛不必用太峻的方。可先试试银翘散或桑菊饮。
    个人的经验是非常有效 。
    另有一个常用的方法是板蓝根加上大青叶。
    往往在一开始就用马上就可见效。
    可说是家家必备的常用方。
    提供大家另一个思路。

  • avatar 小強

    甘草汤,桔梗汤也不是峻药啊

    • avatar 萬法惟心

      成氏云∶甘草湯主少陰熱壅咽痛者;桔梗湯主少陰寒熱相搏咽痛者。

      高氏云∶少陰病,二三日咽痛者,可與甘草湯。若不瘥,與桔梗湯。按甘草瀉心火,服之痛不愈,此火邪結住肺中,不得外解,故以桔梗開發肺气,同甘草瀉出肺中伏火。因此悟得欲清肺中邪结,必要開肺清肺,二味同用,則肺中之邪始出。

  • avatar 柱子

    惟心兄,

    我常覺得這種解釋是不是跟沒解釋一樣,像是掰出來的。

    比如說一開始說「甘草瀉心火」,後來又說「甘草瀉出肺中伏火」,那我們可以歸納說「甘草瀉心火又可以瀉肺中伏火」嗎?

    那這樣問題來了,甘草用到的地方可多了,一一歸納下來,甘草的作用一定是五臟六腑都有,那回過來看這樣對桔梗甘草湯的解釋,是不是意義不大呢?

    另外一個問題是,「甘草湯主少陰熱壅咽痛者」,那麼甘草湯可以用在無少陰證(脈微細、但欲寐)時的咽痛嗎?如果可以的話,那麼此時又該如何解釋甘草和桔梗的作用?

    我是真心來問問題的,不是來吵架的喔!

    • avatar 萬法惟心

      柱子兄讀書認真,向為吾等所佩服。

      高世斌於甘草之論述,並未見於其他醫家,因以異之,故引述焉。

      自李東垣以下,向有甘草生用瀉心火之說,觀鄒澍於「本經疏證」中言:「甘草緩之至,而治急疾之病,著效甚速,故雖實為緩中補虛,而謂之瀉火也可。」。周嚴之「本經思辨錄」:「甘草中黃皮赤,確是心脾二經之藥,然五臟六腑皆受氣於脾,心為一身之宰,甘草味至甘,性至平,故能由心脾以及於他臟他腑,無處不到,無邪不祛。其功能全在於甘,甘則補,甘則緩。凡仲聖方補虛緩急,必以炙用,瀉火則生用,雖瀉亦兼有緩意。」。故此等清代名家,亦認同東垣之言。

      而日本醫家如川越正淑大亮及則僅言甘草具和緩、融徹、寬道之性。吉益東洞於「方機」亦僅認為甘草湯用於「急迫而咽痛者」,桔梗湯用於「咽痛者」及「咽中腫不能飲食者」,於「藥徵」中曰:「其急迫而痛者,甘草治之;其有膿者,桔梗治之」。均並未提及瀉火之說。

      至於成無己所言「甘草湯主少陰熱壅咽痛者」,係指傷寒論中條文「少陰病,二三日,咽痛者,可與甘草湯;不差,與桔梗湯。」而言。並非指甘草專用於少陰之咽痛。以其和緩之性,用於太陽症之外感咽痛時,似乎亦無不可。只是桂枝湯、葛根湯中皆有炙甘草,對外感風熱時之咽痛,有時效果似乎並不理想。或者需改用生甘草?

  • avatar 經方興

    甘草當重用
    江南諸師秘仲景之文
    不敢重用甘草也
    古今制不同
    就是偷偷的把甘草的份量偷改掉了

  • avatar gunship

    講藥方是第二步,辯證才是第一步,個人淺見.

  • avatar 經方興

    to:gunship
    所以我們才要把傷寒論背熟啊
    看什麼症狀
    就用哪一方
    這樣就萬無一失不會錯了。

  • avatar porsche

    諸位大德,請容小弟一問:
    各位可知咽喉有哪幾條經脈通過?

    以上^^

    另,上一樓網友之「辯證」,字可能不小心打錯了。

  • avatar porsche

    >>看什麼症狀,就用哪一方,這樣就萬無一失不會錯了。

    恕我說一句,若臨床久了,就會知道這樣下去很危險….。

    讀經典時莫忘:「得其意,忘其言。」

  • avatar 經方興

    仲景論足不論手
    咽喉有陽明經和腎經通過

  • avatar porsche

    >>咽喉有陽明經和腎經通過
    嘿嘿,不要回答得那麼快,再找找看吧…..

    >>仲景論足不論手
    您引用的這句話主要根據是因足經長而手經短,足經可以概括手經,故有「論足不論手」之說。
    但整本傷寒論在談的核心思想並不全然是論六條足經或三陰三陽經(經脈)吧?更非把傷寒論背熟後,看什麼症狀就用哪一方。

    書是死的,生命是活的,臨床症狀也經常會騙人。若一個蘿蔔一個坑的對應,那跟西醫用西藥有何異?

    中醫這樣玩會把格局越玩越小。

  • avatar 經方興

    郝萬山大師說過
    症是最高的原則
    不要被西醫的病名所惑

    我們看到一個症
    就趕快從背熟的條文看哪一條比較像
    這是中醫和西醫不同的地方

    所謂見一症即可也
    不必俱悉

    把脈是後人加入的
    傷寒論只要看症就好了

  • avatar porsche

    莊孝維嗎?
    沒空跟您玩了。

  • avatar 經方興

    我又不是亂講的
    我是講真的
    你不會自己去看郝師的講義
    他說看症來下藥
    是一種高度的方式

    我也有買張步桃的書
    他說自己讀了幾千次
    我是在想要不要模仿這種學習方式

  • avatar 金魚

    仲景傷寒論只是脈寫的簡略,硬要說脈是後人加進去的這點,太拗了吧。
    脈怎麼會不重要!重要得不得了!
    郝萬山是大師也罷,不是大師也罷,說傷寒論只要看症,簡直是胡說!
    說「症是最高的原則」這話是郝萬山講的,不是張仲景講的,你信我不信。
    內經一再提及,「能合色脈,可以萬全。」脈怎麼會不重要!
    肺沉微的頭痛和脈浮緊的頭痛會一樣嗎?
    何況傷寒雜病論第一章就是平脈法!
    張錫純醫學衷中參西錄中,一堆重症大症,張錫純憑什麼可以石膏四兩五兩的開?就是靠脈證互參!
    山西的朱進忠的「臨床經驗與方法」裏頭一大堆疑難雜證,他怎麼抽絲剝繭的?也是靠脈證互參,
    可以光憑脈不行,但光憑問證而捨脈也是不太行的,簡單的還能矇對,複雜和罕見的就沒那麼容易了!

  • avatar 金魚

    仲景論足不論手是誰說的啊?仲景說的嗎?
    為何不乾脆說是你說的?

    辨證很重要,再來就是要合色脈,看色脈證後面可能的因是什麼,
    一見咽痛就給桑菊飲、銀翹散,那中醫就不用學了!
    一點辨證→審因→論治的精神都沒有!

    西醫一看腦壓高就想到開顱,或者給Mannitol,一看到肺炎就Antibiotics,
    這種不經思辨的脊椎反射,不是靈長類該作的事。
    同樣,一見咽痛就銀翹散,就大青葉,就射干,那還要中醫喔?程式寫一寫,叫電腦來看病就好了!

    見到有人用某方治病,當去探究此方之所以能治好的原因?是方子裏的哪些藥起作用?這樣的治療方向當出現什麼脈證?
    單一味甘草治了咽痛,那這種咽痛的特色是什麼?葛根湯治了咽痛,那怎麼樣的脈證才是葛根湯咽痛?
    半夏散治了咽痛,就要弄清楚脈證的特色,以及原因為何。
    不這樣學中醫,只靠一招半式闖江湖,不撞壁才怪!
    就算治好了也是矇到的,有什麼好高興的!?

Leave a Reply

  

  

  

*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