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創:醒世短篇小說】 殺人不難 (全一集)

novel_kill_01

深秋的午後,平日寂靜的這個海邊墓園卻湧入了好多人。
一長列的高級進口汽車把附近道路擠得很滿。入口處更有不少媒體的記者在等待。

今天是浩天集團董事長張德風的夫人的告別式,這幾年浩天集團的成功崛起讓充滿個人魅力的「張董」經常出現在報章雜誌的頭版。而張董在他的部落格上發表的幾篇「陪她走過最後的深秋」文章中,更令人對這位充滿霸氣的企業家細膩的一面感到好奇。

「一位成功企業家的深情告白」
「他,心中最深處的最愛是家」
「鐵漢柔情, 張德風的愛妻哲學」
「堅持親自照護,走在愛妻抗癌路上的張董事長」

這些日子來媒體的報導確實起大眾對這位企業家的故事的注意。

幾年前張夫人蘇帆子女士就一直是著名的主會名媛。本身出就是文藝界人士的她,高貴的氣質和謙和的態度早就是媒體寵兒。加上她主持的基金會在各種文化活動上的支助,更使她的曝光率大增。
二年前蘇帆子得到肺癌的新聞傳出,確實是當時的大新聞。由於張夫人在張德風的創業過程中,一直與浩天的員工同甘共苦,據瞭解,內部員工均希望個性堅強的董事長夫人能夠早日康復。據員工透露,張董事長的祖父張大緯是白手起家的,張董事長和董事長夫人蘇帆子是以視公司員工為家庭成員來看待出名的,延續了浩天第一,二代掌門人的企業家風。不僅親自下廚煮飯,張羅員工的伙食,也常問候員工的生活,因此雖然蘇帆子未在企業中有所職位,但20年來已與員工建立了相當深厚的感情,並獲得員工的敬重。而透過媒體的報導,大家都深切祝福她。也都感受到張董事長對太太的愛。

蘇帆子的好朋友,也是著名作家的趙美菁就曾為文紀錄了她的好友蘇帆子女士的很多事蹟。今天趙美菁也來了,可以看出她心中的那種不忍之情。有人謠傳說張德風的部落格就是趙美菁幫他找人代筆的。

所以今天有這麼多媒體出現是可以想像的。張家一對兒女張全成和張全慧在幾個人幫助下離開,記者雖都想上前去,但看來沒有機會。

張董事長在一切結束準備離開之際,所有的記者蜂擁而上,張董事長在面對強烈的鎂光燈時一語不發,在他難過的神情中大家也不敢問什麼。

他這時卻主動地說話了。

「我要謝謝大家的關切。辛苦大家了。」他沙啞的聲音和紅朣的眼晴讓這幾句話顯得分外地誠懇。對於接下來記者的問題他一反常態地都答了,雖說的話語不多,但在經歷這種悲傷的事情之後似乎人的真情很容易流露。

xx日報的某位以白目出名的記者問了一個問題:「張董對醫療團隊的表現有遺憾嗎?」

所有目光都集中在張董事長身上,只見他眼光堅定語調溫和如一位大家熟悉的長者一般說:

「再一次謝謝大家,在此我更要感謝所有醫療人員,雖然結局不一定圓滿,但在整個過程中大家都盡了最大的努力了。我想大家不知道這一路走來的不易。在內人生病這段期間我一直在思考在未來如何以自己的一點力量來幫助醫界做更多研究,希望這種悲劇能在有一天消失。」

「我要捐出十億來做好這件事!」

現場的氣氛至此高昂起來,現場這時響起了一陣掌聲。記者也開始著手在第一時間把這個新聞向外傳送。

在大家的歎服中,張董事長向大家揮手走入了座車中。

* * * * * *

novel_kill_03
「大家好,歡迎來到王大衛名人會客室的現場。」現場一片掌聲。
攝影棚內的燈光照在著名作家的趙美菁女士的臉上,他年過五十但仍保養得非常得宜的臉顯得非常白皙光澤。看來剛才這一番強力補妝很有效果,就像水果攤上的水果在黃的燈泡下會顯得很新鮮一樣。
名主持人王大衛略調了一下座位,心裡想著:「要不是上面已經排定了,真不想訪問這種所謂藝文界的八婆。」
但名主持人功力果真不凡,王大衛帶著興奮說:「我們很榮幸請到名作家也是氣質美人的趙美菁女士來到現場。」
王大衛和趙美菁一陣互動後,趙美菁不客氣地打起她的新書來了。
「『愛令世界更美—美菁和名人的對話集』這本書是我近年來和不同精采的生命的對談紀錄。」趙美菁高興地說。
王大衛心想:「只有呆子才會去買這種八婆寫的垃圾書。」
「啊,美菁的這本書太好了,尼采說我喜歡閱讀,因為可以漫步在別人的思想裡。」王大衛吹牛不打草稿地說:「美菁的這本書更是可以讓我們漫步在許多名人的思想中,我真是迫不及得地想看這本好書啊!」

趙美菁很享受地聽著王大衛的話,開始大談本書有多麼好。

王大衛在耳機中聽到導播說:「叫那個女的閉嘴,我們不是要她來打書的。」
王大衛當然知道今天讓這女人來的目的是什麼。不就是趁新聞熱潮談談她剛去世的好朋友蘇帆子嗎? 這女人這兩年花不少時間替這對有錢的夫婦作了很多擦脂抹粉的宣傳啊。這種文藝界的八婆做這種事可說是剛剛好而已。

「我真的迫不及待想看您的大作了,能不能談談書中第三個訪談的蘇帆子女士呢?」王大衛好似充滿期待地問。

「帆子住院初期,我們常在病房中見到這位在商場上飛揚跋扈的他,卻是個深情的平凡男人。前些年偶有張先生的一些和明星的緋聞被媒體挖出來,但這些捕風捉影的報導從未打擊過他們堅定的感情。
看他拿出用容器從家中帶來的生機飲料一口一口地喂著和他一同走過這麼多年的妻子。
再看他一邊向病床上的妻子報告他們兩個最重視的文化基金會的會務,好像要代替她走出這白色的巨塔完成一件件的夢想。當他說到明年一定要一起去歐洲看北歐的峽灣時。他們哭了。我們也都不禁動容而流下眼淚。

「喔,張先生還在日理萬機中打理太太的飲食啊?」

「是啊,他非常注重帆子的身體,他要她不要多吃油膩的飲食。最好禁絕一切脂肪也括椰子油、豬油這類劣質油品,可說都不去碰。每天一早就喝現做的有機生機果菜汁」

王大衛表情顯得非常有興味,但是心裡想:「這個八婆淨說些胡說八道的話。」

但還是接了話:「聽說她本身就很愛生機飲食也長年吃素。」

「是啊! 還記得德風…張先生常說果菜汁最好不要加熱,以免營養流失。」趙美菁說:「她本來就吃喝冰水的,也很愛吃甜點加咖啡的。這點德風倒是什麼都不說。」

王大衛說:「吃甜的太多不好吧?」

「張先生說總是要給她一些生活的小樂趣啊。這她最愛的下午茶都禁絕就不好。嗯…很體貼的男人啊。」趙美菁說。

趙美菁繼續說:「張先生準備各種維他命,一天一顆綜合的維命還不夠,要多種維他命都幫帆子準備好。年過四十的婦女應該要多吃些鈣片防止骨骼老化,他也都細心準備了。有時帆子會偷懶不吃,他還會在百忙中打電叫帆子的助理一定叮她吃下。」

王大衛看了看資料說:「蘇女士也有失眠的問題吧…」

「喔,是啊。」趙美菁說:「但張先生早請好了最好的精神科的醫師給了她各種藥物的治療了。」

趙美菁又接著說: 「張先生常告訴帆子的助理說夫人隨時有病就要去看醫生,但千萬不能去亂看什麼中醫,要找最專業的西醫師看。你知道帆子的外公是中醫嘛,但張先生覺得中醫畢竟是不科學的。張先生更告訴帆子的助理記住一個最重要的事就是每年一定去最好的大醫院做最好的徹底身體檢查,以張先生的財力,每年都為愛妻安排最高級的vip 健檢。一有問題要立請好的醫師用最新最好的藥來看她!  這次帆子得了癌症,能有後來完整的醫護照料控制的還不錯,完全是平日注意的好。可惜還是難敵病魔。」

王大衛想該是把話題導向比較爭議的方向的時候了:「聽說蘇女士和張董事長常為張董在外面的緋聞大吵特吵,蘇女士後來晚年的心情非常不好並使病情惡化!」

「沒有的事!」趙美菁忿忿不平地說:「這些嗜血媒體最無聊了,完全是一派胡言,媒體人的墮落莫此為甚。這些人最可惡,沒什麼好報了嗎?」

王大衛有點開心地看著趙美菁,趙美菁意識到自己就在一個媒體的節目中,警覺地改變了聲調:「當然,我要謝謝大衛這個高品質的節目給社會正義之士也有機會發聲啦。」

趙美菁語調轉為平靜地說:「世上沒有人能質疑張先生對帆子的愛!」

* * *

車子離開了墓園後, 望著車窗外深秋較早轉暗的暮色,張德風輕嘆了一口氣。

「這一切終於結束了。」

「沒想到所有發展正如他說的,但沒想到這一切是如此地快啊。」

車子很快從海邊回到市區,就快要來到浩天集團的總部了。

他的思緒慢慢回到在一切開始之前,那是三年前的一個下午開始的…

* * *

novel_kill_02

跟隨著這位穿著入時的年青小姐,張董事長有些緊張地來到這長廊末端的辦公室。他略嫌肥胖的身體一直在冒汗,那條不大的手帕好像有些不管用了。

「李小姐,金大師就在這裡面嗎?」
李小姐帶著微笑不答,敲了門並向裡面說:「大師,蔡董事長介紹的朋友來了。」

張董事長有些後悔起來了。

一開始他和好朋友蔡老闆講到自己內心的痛處時,蔡老闆在同情之餘給了他金大師的電話。
「就說是我介紹的朋友」蔡老闆有信心說:「他會解決你心中的痛的。」
但張董事長怕是一般江湖術士,這麼頭痛的私人問題和外人說是很不舒服的。但蔡董事長是何等人物,他居然如此推崇金大師,那只好看在這點上來看看他了。

走入這個豪華的辦公室,這高樓上的辦公室居然面對著美麗的海灣。好個居高臨下的位置。外面的萬里晴空令人心情要不好都很難。
只見一位一頭銀白頭髮且面色紅潤的中年人坐在位子上,看不出實際年齡,只覺得年紀應該不小但又顯得精神奕奕。

「張董事長請坐,久仰外仰。」金大師面帶微笑,張董事長感覺十分親切和放鬆。這微笑讓人感到天下的事都好像非常容易解決似的。

「心儀金大師好一陣子了,今天見面才知果然是神仙一樣的高人。」

「這和想像的大有不同 」張董事長心裡這樣想,幾十年商場上的經驗告訴他,眼前這位金大師是真有本事之人。

一番客套之後,張董事長正想把話轉入正題。金大師似乎已經知道他的想法,金大師擺擺手說:「張董和夫人結婚很多年了吧?」

張董事長心裡想:「好,就切入正題吧。看來蔡董已經告訴他這些事了。」

金大師看著遠方的海上船影淡淡地說:「你是待發的帆就要我這山野下來的風來推送吧!」
張董事長差點從椅子上摔下來。這是三十年前婚前他對太太帆子說的話啊。這是他婚前常說的一些私密的話啊。這個人怎麼會從口中說出這話來呢? 天下除子他和太太蘇帆子兩個人之外不應該有人知道的。當年身為企業家的公子的他,追求文壇著名才女並且也是名門之後的帆子曾是傳誦一時的佳話。

「德風先生經營企業成功,但人文素養也很不錯啊!」金大師彷彿沒說前面那句令張董事長吃驚的話地轉開話題:「你發起的書會活動辦得不錯啊!你看牆上我用黃庭堅的搖櫓筆法寫的俚句還容得法眼嗎?」

張德風董事長此時口乾舌燥,看來這人有門道。
只聽張董事長說:「大師的字果見功力,大開大闔,真得山谷筆法的三昧。至於我辦的書會,大師見笑了,兄弟幾筆爛字的水準不敢評啊。書會只是花錢支助的多,附庸風雅而已。」
平日張德風就是喜歡賣弄自己很懂得文藝的人,拿了爸爸給的到了美國本想唸個藝術,但他爸爸認為還是唸商學比較有助於未來的發展,張德風對於自己的一時興起倒也不堅持什麼。但總是自己認為是有文藝細胞的。長年以來因為蘇帆子的關係家中往來的人有很多藝文界的人士。

「金大師,下次有機會更要向大師在藝術上多多請教。」

「張董事長太客氣了,請教二字實不敢當,很高興有機會的話和張董來個以文會友吧!」

「好,好,一定一定。」

「今天知道大師是真有本事的人,兄弟心中的一些問題大師該知道了吧!」
張董事長只覺得是可以得到些答案的。

金大師笑了笑,忽然面色凝重地看著張董事長說:「你的太太…….」

金大師輕輕地吐出一個一個字:「你  想  殺  了  她  吧!」

張董事長大叫一聲站了起來,內心恐懼,好像當街被脫光了衣服一樣,無所適從。
「我想殺了她,但這是犯法的!你會替別人殺人吧…」張董事長本能地退了一歩。

「這是個職業的殺手嗎?我雖恨她瞧不起我,但我還沒有膽子顧殺手殺她!」張董事長心裡吶喊著。

金大師慈和地笑一笑,雙手合十地看著他。這又令張董事長略冷靜了下來。

「我怎麼可能去沒殺了她? 你沒辦法付那麼多錢去讓我當殺手吧,哈哈」金大師的一句話讓張董事長也笑了。自己真是太緊張了,這麼不合理的事也會想到。

金大師用非常輕和的聲音問張董事長說: 「你和她的因緣是複雜的。結婚時她以和妳結婚來氣她父親,婚後你覺得她瞧不起你…」

「我最氣她瞧不起我了! 加上她和那個男人這麼多年後居然還有往來,這是我絕不能忍受的。」張董事長忿恨地用手敲著桌子,這是一個男人最大的屈辱。

「在婚後很快地她的冷淡令我再也不能忍受。」張董事長說。

金大師叫來了李小姐,要她去沖兩杯茶來。

「我不可以殺了她而不犯法,否則我是要殺了她的!多少錢我都可以。但我的膽子還不至於敢殺她」張董事長起身要走。「金大師,今天的事請不用再提,您是有本事的人,我有一點供養在此」

金大師笑說:「隨喜就好,不要客氣。」
他頓了一下又說:「你不殺,我不殺。自然有一些人可以合法又不用負任何責任來殺他。」

「喔,願聞其詳。」張德風董事長嘴上這樣說,心中卻覺得不可能。

「德風先生,天地間現在有一種非常強大的邪惡力量。我們只要引而用之,借他們的手來殺人太容易了。他們的邪惡最可怕之處在於他們殺了人,大家還會感謝他們。」

張董事長表情奇怪地看著金大師。

「德風先生,毀滅的力量也是很重要的。我們只是啟動這個力量來完成某些我們想做的事。印度教中有三大主神。分別為創造世界的大神梵天,司職毀滅世界的大神濕婆,以及守護世界的毗濕奴。印度人認為「生和滅」都是世界不可或缺的過程,宇宙就是在不斷的創生和毀滅中得到永恆。因此,三位大神的力量是均衡的,共同支撐著整個世界,缺一不可。 」
金大師的神情似乎是看出天地間大機密,顯得如此自得而驕傲。

「德風先生,這個邪惡力量之大已經在您我的想像之外。而很多自認為聰明的人也被他們利用來作下天大惡行。透過教育和輿論的巧妙配合,他們的力量跨越國界,幾乎每個人都要向他們低頭。但我們這種聰明的人卻可好好利用他們完成我們的想法,想到這裡還真令人高興!」

張董事長一臉疑惑地用一種近似害怕的臉看著金大師。

「張董,老子說:『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天地間的力量總在最後是平衡的,以天人來看一個凡人如同我們看一隻螞蟻,您家院子草地上有一隻螞蟻被水淹死您不會太注意吧? 上天看人也是這樣的。不能說喜愛,也沒有仇恨。生生死死對天地來說只會淡然以對。老殘遊記裡的黃龍子提一位『勢力尊者』,連上帝與阿修羅皆不能出這位尊者之範圍外,天地間的生命生生不息也殺之不盡,這一生一殺都是『勢力尊者』的作用。而我們今日要用的這個力量可說是一個『勢力尊者』殺的作用啊!」

李小姐送來了兩杯充滿藥氣的飲品。張董事長只覺得一陣清香。

「阿寶,走的時候把門給關好些。」金大師告訴李小姐,李小姐似乎很熟知這樣的命令的意義是什麼。
她對著張董事長一笑說: 「請慢用。」

等李小姐離開並把車關好後,時間彷彿有幾秒是暫停的。張董事長覺得是真正進入主題的時候了。

「金大師,你就明說了吧!」

「張董,讓我來告訴你這個其實有人也察覺的大祕密吧!」

在接下來的二小時裡,張董事長從懷疑到信服,最後直說金大師真是高人。

*  *  *  *  *  *

在金大師引用各種數據資料分析了他所說的「借刀殺人」法後,外面的天色已近黃昏。高樓上的辦公室外面對的美麗海灣也開始要染上紅彩。

「張董事長請記住……」金大師喝了一口已經涼了的養生茶後說:「我們就是要藉著今日醫學的種種問題和社會大眾在養生觀上的偏差,把一個健康的人往西藥廠做好來賺錢的藥品和治療過程上推。錯誤的飲食和不必要的醫療就像天羅地網,你不往這個方向去都會被媒體和你的醫生推進去,更何況我們是全心全力的推呢?沒有人會懷疑你,大家甚至還會為你鼓掌。用你全然的愛和關懷去殺了她吧! 別忘了找一些見證的人,他們會告訴人家你有多愛你的妻子的,這種八婆不難找的,但這角色很重要啊!從古至今沒有更好的殺人方法了。要消滅我們的敵人和仇人,不用他們的手真是太可惜了。」

「喔,對了,您的夫人很愛吃甜點和咖啡吧。你可要多鼓勵她吃啊!」金大師微笑說。

「您真是有神通啊,連這個都知道。」 (這人太厲害,什麼都隱瞞不了他吧)

「這沒什麼,這是您的夫人在電視訪談時說的!」

「喔,是這樣啊……..您這種高人也看電視啊!」

「哈哈,電視,這是世上最強的工具,它可以催化不懂獨立思考的世人成為笨蛋,我也必須研究這個利害的工具啊!」

二人都停下話題,望著外面的美麗海景,各有所思。

張董事長坐在沙發上沈思了一會兒,最後終於露出一絲微笑,就像他在商場上打敗對手時的微笑。張董起身告辭,在原有的供養金外,又送上另一份塞在金大師手中。原來他開好了二張支票,一張是隨便結緣的小額支票,一張是真正的大數目。

金大師點了點頭,送張董事長到門邊。兩人握手之際,金大師微笑說:

「張先生……,殺人不難啊!」

(全文完)
(by 阿旺)

novel_kill_04

Be Sociable, Share!

12 comments to 【原創:醒世短篇小說】 殺人不難 (全一集)

Leave a Reply

  

  

  

*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