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邁向中醫之路】之三-兒子,爸爸要救你!(十)全文完

2008年年初,那時弟弟已經四歲,在矽谷的聖荷西慈濟中文學校,我遇到了後來損友團的附子師兄。附子師兄的小女兒,跟我女兒是同班同學。無意間我們聊到在東岸一位很會罵人的中醫師,原來,他的女兒那時,有耳朵積水的問題,開了刀也沒有辦法解決,最後靠著fax向漢唐的倪醫師問診,竟然神奇的完全康復了。其實,我很早,大約在2005-2006年間,就在看倪醫師的網站了,看他常常會更新的診療日誌。在我父親去世多年後,我有時還是會去搜尋關於白血病的最新研究,無意間搜尋到了倪醫師的網站,他對西醫白血病的治療,完完全全的說到我的內心深處,我發現他言之有物,所以不時的會回去看看。

後來,經過附子師兄的引見,在慈濟中文學校,又認識了惟心師兄和阿旺師兄。惟心師兄是我大學同系的學長,阿旺師兄是慈濟人,在中文學校是人人都知道的爆笑書法老師。那時他們流行的,是皮沙士老師的「良方十帖」。我也迫不及待的找了一份,弄來了這些藥。在我兒子身上,試了幾次,每次都搞的灰頭土臉,最後又回去吃了退燒藥。我慢慢發現,也許不是藥的問題,而是我兒子從來不照書生病,只要病一稍有變化,即便在良方十帖的解釋裡,努力想找到類似的症狀,也是很難。更重要的,是我根本不知道「葛根湯」裡的葛根是用來幹什麼的,裏面那麼多藥我一無所知,我用的十分沮喪。

又過了幾個月,有一天,附子師兄告訴我,他早已買全了一套「人紀」。我十分驚訝,「人紀」我是知道的,在倪醫生的網站上有說,但是我從來不覺得跟自己有關,那一定是給有中醫背景的人看的。此外,阿旺師兄和惟心師兄早就已經在2007年也買了,我發現他們的討論更加有深度了,而我卻跟不上。但是家裡的小孩,還是會生病的,我總是焦急的打電話給附子師兄,希望他能給我指引一條明路,告訴我在這十帖藥裡,我到底要用哪一帖?

2008年四月,我下定決心,自己也要來學中醫。當時,我想,即使我看不懂人紀的全部,我也一定要看懂怎麼治感冒,只要能治小孩的感冒發燒拉肚子,就算值回票價了。我一口氣買了人紀和天紀。在附子師兄的鼓勵下,也不自量力的寄出了跟診申請書。很僥倖的,在同年的八月,獲准可以去跟診。我瘋狂的在一個月內啃完了人紀,到了桃花島,親眼見識到了倪老師起死回生的本事。也跟同時的跟診同學,有了深厚的友誼,這是我第一次認識科班出身的中醫朋友。從此,我知道我走上了一條正確的路。

跟診回來之後,在阿旺師兄的極力促成之下,我認識了Andy兄、古類師兄、和小強師兄。Andy兄和古類師兄是阿旺師兄的朋友,小強師兄是惟心師兄的同事。加上之前認識的阿旺師兄、惟心師兄、和附子師兄,他們都已經決定好要去讀矽谷的中醫學校,將來可以考加州的中醫師執照。我其實沒有多大的興趣,我只想治我兒子,要替他找一條不用吃一輩子西藥的方法,我相信那個方法就在人紀裡,至於能不能治別人,或是將來要不要做中醫師,我覺得那不是我的重點。可是我又覺得這是一群很好的朋友,年齡相仿,又都是工程背景,大家在一起總是很有趣。在阿旺師兄鍥而不捨的一再遊說下,我成了損友團最後一位加入的團員,開始到中醫學校唸書。後來,一位也是慈濟人的五味子師兄,也說要加入損友團。他已經是執業多年很有口碑的中醫師,實在不像這群剛入門的中醫小毛頭,經過多方討論,五味子師兄成了損友團的榮譽顧問。至此,損友團八人到齊。

從2008年中到現在,滿滿的一年時間裡,家裡的小朋友感冒發燒,都是用中藥了,用得多了,竟然也慢慢有了幾次「一劑知、二劑已」的成功案例。家中藥櫃裡的退燒藥、胃腸藥、維他命、維骨力、類固醇藥膏通通都已經丟掉,冰箱裡再也看不到牛奶的蹤跡。我的兒子,兩次高燒到肺炎,一次剛好在今年春假第二次跟診的時候,被倪師一劑搞定。後來又發生了一次,被我依樣畫葫蘆,也在兩天內搞定。今年暑假一次拉肚子,上吐下瀉,也是兩天內解決。寫這系列文章時,眼看舌苔厚起來,不時叫喉嚨痛,竟然也在吃了幾次藥後流鼻血而解,我十分高興,因為他從來不會流鼻血,這是第一次。他的腳上不再會裂開,皮膚好了很多,有癢的地方也不用西醫給的類固醇藥膏,而換上了紫雲膏。臉色也好看了許多,更像個正常孩子了。

左上角順時針:

左上角順時針:去露營、摘櫻桃(三張)、騎在銅像上、爸爸不要拍了、看我摘的櫻桃、Preschool畢業表演

這半年來,從每天兩次1.9ml的藥,已經被我慢慢降到1.68ml。其中也有手腳冰冷時,我就照手足厥逆來治。有肚子略積水的時候,就利水滲濕。有時,他以前插胃管的地方會悶痛,就照心下痞,或是胃家寒症來治,或是用推拿的手法揉一揉,也都能解決問題。弟弟的中文名字,叫做「張仲源」,是要讓他能記住仲景先師,飲水思源。未來的日子裡,我還要繼續降藥,每隔三周降0.1ml,也許,還會遇到很多很難預料的變化,但是,此時我心中,已經有了仲景先師的「知犯何逆,隨證治之」心法,不再惶恐。就算我不行,還有損友團的諸位師兄,還有倪師那的諸多師兄姊們,更有倪師做我的終極靠山,我還有什麼好怕的呢?

(全文完)

by 柱子

2009/08/26 寫於弟弟五歲半上Kindergarten前一週

Be Sociable, Share!

43 comments to 【邁向中醫之路】之三-兒子,爸爸要救你!(十)全文完

  • avatar 家翎

    柱子大哥﹐
    看了你的故事﹐真的淚都流下來了。
    很替你安心﹐尤其是看到最後你的兒子上學前的照片。
    真心希望你的兒子能介經方中醫往健康的路一步步前進!

  • avatar Yi-Cheng

    I am so touched to read this final article and very happy to see 張仲源’s smile now.
    Good Luck and Best wishes!!

  • avatar 小強

    文章質樸有力,
    來龍去脈清清楚楚.
    果然有工程人的風格.
    最重要的是,照片選的好.
    看到張仲源小時的樣子,
    不禁會讓讀者想知道弟弟現在好嗎.
    最後一篇弟弟的照片,
    讓大家有一種苦盡甘來的愉快.

    加油.

  • avatar Lisa Liang

    恭喜, 不但兒子得救了, 全家也得救了.
    我也是因為我女兒差點得了腦膜炎, 被倪醫師救回, 從此家中永遠與西藥絕緣, 忠實的服用中藥.
    轉眼已經六年了, 女兒都會自己下處方, 不舒服時知道該吃桂枝湯, 葛根湯, 麻黃湯, …..

  • avatar 老人家

    你的兒子在你的加持下一定會好的啦,
    他是個成就你中醫之路的菩薩。
    倒是您這篇文章讓我了解損友團這裡頭的組成–天龍八部可以為中醫學作些什麼。
    請繼續護持諸佛成就無上功德。

  • avatar 小妍

    師兄的故事很感人耶
    我一口氣看完全部了
    希望師兄的小孩會越來越健康!

    喜歡他的名字耶,呵

  • avatar Monica

    I am so happy for you and your family. Wish all the best to you, your family and all the friends too.

    go! go! go! TCM.

  • avatar 大明

    看了這一個系列,柱子,很感謝你如實淒楚的情境描寫,幾度讓人為小仲源捏把冷汗。小小的生命可能把一生的苦難全都預支了,相信你們一家人都能倒吃甘蔗,漸入佳境。經歷了這一些顛沛磨難,人生再也沒有甚麼能難倒你們了。中醫的路上,你一定會是一位視病知心的良醫。

  • avatar porsche

    親愛的好友:

    真是辛苦您了,不過有代價的,這絕對是一條對的路。
    我的兩個孩子從出生到現在,一顆西藥都沒吃過,小的甚至幾乎所有的疫苗都沒注射,一樣活蹦亂跳。

    全世界在對新流感恐慌,台灣現在也風聲鶴唳,我們家好像從來沒擔心過這個問題。:)

    • avatar 柱子

      保時捷大哥,

      沒有我兒子的機緣,也不會有機會認識你。我周圍的朋友們,一個個在怕H1N1,看來西藥廠又要大賺一筆了。

  • avatar 艾妃

    看你在經歷種種磨難後踏上中醫之路,一步步走得穩健,真的很安慰。
    小仲源看來精神飽滿,活潑好動,我也看得鬆了一口氣。謝謝你!

    祝你在危機面前,不再束手無策!
    好好為小仲源調理身體吧!以治未病為目標。

  • avatar Kairi( 台灣)

    看到柱子大哥 的心路歷程
    真的覺得住在台灣 沒有自救 真的是很心寒
    台灣整天都在報導西藥廠的預防針療效
    連我父母都被洗腦 認為中藥不可能可以醫好H1N1
    看到您兒子的活潑好動
    更讓我對經方的學習研究 有更深層肯定~

    祝福 平安 快樂

  • avatar Sophie

    柱子大哥,

    辛苦你了~ 相信這一路的艱辛, 都會化為中醫路上成長的養分~ 終會有苦盡甘來的一天!

    永遠為你加油!

  • 讀完柱子師兄這些文章,心情久久不能平復。
    《父母恩重難報經 親情》這一段,最能將幾年來的心情表達出來吧。
    兒受病魔父母憂心,憂極病生猶掛兒身
    子若病除母病方癒,如斯養育啊願早成人

    最近,我也第一次用中藥治女兒,
    中醫治療日誌。我知道要學習的路仍很長,但慶幸自己能找到對的路。有道是:只要找到路,就不怕路遙遠。

    • avatar 柱子

      Minnie,
      也到您的部落格看了您治療女兒的紀錄,天下父母心,看到自己兒女生病,卻不能幫助他們,實在令人難過。更弔詭的是,應該是要幫助你的醫生們,卻只是西藥廠的推銷員。這個醫療亂世,唯有自學中醫,才能自保,推己及人,幫助更多的人。

  • avatar

    老弟
    終於清楚知道你們與阿弟一路走來的艱辛
    苦盡會甘來
    加油

  • avatar

    同为父母,深深感受到LZ这一路的艰辛,祝福你们全家。

  • avatar 小白

    一口氣就把全部的文章讀完
    非常佩服你的毅力與堅持
    真的是天下父母心啊

  • avatar Tiffany

    看完後,有點鼻酸。
    為人父母真的很不容易,小孩的健康真的很重要。
    加油啊!

  • avatar Angel

    是仲源耶!我真不敢相信,小小年紀的他,受了這麼多的苦,但是,他真是一個聰明又乖巧的好學生!
    他們把仲源教的真好!下次,我看到他的爸媽一定要致上最高的敬意!

  • avatar kuogene

    一口氣把邁向中醫之路一系列全部看完,真是心有戚戚焉~
    本身也是工程背景的人,近年來觀察西醫把人像工程師修理電路板
    一樣診治,心中總是不寒而慄.電路板修壞了可以換一片,可是人卻不行.
    或許只有當人真正面臨生死交關的當頭,才會真正了解週遭的醫療體制
    有多大的問題.偶爾在電視上看到一些達官貴人在得了癌症之後,千里
    迢迢跑到大陸找名中醫看病,這不禁也讓我們懷疑國內的各大醫院,面對
    重大疾病有其侷限性.
    衷心希望老祖宗的智慧給我們新的生機~
    愛好中醫的朋友加油!

  • 去年九月,我去拜訪德州 Dallas 老姐, 適逢 H1N1猖獗, 便帶了倪老師推薦的仙豐牌大青龍. 剛好老姐兩個小孩都中H1N1, 吃了老美醫師開的克流感, 撐了一週, 總算康復. 但老姐也被傳染. 而我給他吃仙豐牌大青龍兩天,留一堆汗就好了. 比小孩還快好. 倪老師真不是蓋的…

  • avatar 給我中醫

    很讓人心疼的初生成長歷程!我完全可以體會,因為我也是過來人,我兒子也是三天就被截掉小腸60多公分,說是不明原因造成腸沾黏,而引發穿孔再到腹膜炎!所以那些身上插滿針頭與管子的畫面,我真的想到就眼框濕!搞到現在都吸收不良,永遠看起來比人家小一號!遺憾太慢接觸到經方中醫!太慢認識這位救人無數的倪老師!你們這個網站真的很棒!不過台灣真的被西醫洗腦的很嚴重!前幾天小兒發燒,也是硬被叫去看西醫!要用中醫治療疾病真的是要有勇氣面對周圍的輿論聲浪!感謝你們分享這的多有價值的資訊!

  • avatar Luke Huang

    很偉大的父親,仲源實在太幸福了!

  • avatar Luke Huang

    我建議損友團再吸收一位「化工」背景的專家,不過不是我,我只有專科畢業。因為很多倪醫師對生理及病理的解釋,用到許多化工理論,像我就在工廠學習注塑機台的過程中悟出心臟維持體溫的道理,在塑膠射入模具的現象中發現陽不入陰的道理,也發現血液與非牛頓流體的關係,以及腸道的滲透作用與肺臟的熱交換系統,全部都是以前在學校就學過的知識,只是當時的對象是機器、設備,而不是人體。我很訝異為何沒有人把化工的學術與人體構造結合起來?在我看來是出奇的相似,當然還要再加上其他的理論,如電子學、電磁輻射學等等。

  • avatar 經方初學者

    柱子大哥您好,拜讀您邁向中醫之路系列的文章後(尤其是”我在台大醫院12D的日子”),內心感觸頗深。末學是中醫的初學者,會決心走上中醫之途,是因為受到家父遭西醫誤治而往生的打擊使然;因此,您12D系列文章最後的結語「所以我要學中醫,正統的中醫」著實在我心中激起很大的共鳴。

    一口氣讀完"兒子,爸爸要救你"系列的文章,末學心裡有個疑惑:在文章末您提到仲源仍需依賴西藥控制病情,並試著慢慢斷藥。末學的疑問是,難道以經方之神效、倪師之功力,尚且無法治療Hyperinsulinemia這種疾病嗎?這麼說來,是否中醫對於此症也仍束手無策?

    文章的日期是標示2009年,不知仲源小弟目前的情況如何,是否已擺脫病苦恢復健康了呢?末學衷心寄予無限的祝福,願仲源能平安健康地長大!

    • avatar 柱子

      這位網友,十分感謝您對小犬的關心。他已七歲,預計在八歲時將可斷藥,有些事是急不來的。

  • 看完”爸爸要救你”我完全能體會,我女兒7月大時得腸病毒發燒抽筋,醫生說需抽龍骨水驗是否得腦膜炎,女兒三歲時常指左後腳跟說”痛”,之後常氣喘發作,更是醫做支氣管擴張劑的常客,望著女兒蒼白的臉龐和冰涼的四肢,直覺告訴我要尋找另類療法,遍尋偏方,直到有一次氣喘發作,有人介紹去做腳底按摩,腳底按摩師父拿了三包腸胃科學中藥讓我女兒試試,結果女兒的狀況有改善良多,腳底按摩師父是倪醫師的忠實讀者,經由他口述,自己上網搜尋感到中醫非常深奧奇妙,現在女兒已經11歲,但仍常說左後腳跟痛和腰酸,且常腳抽筋,我都會想到是否因自己的無知,以致於從命門抽龍骨水所賜傷到女兒腎經的關係,那種椎心之痛不輸女兒的肉體痛,拜讀版主的部落格,女兒現如果腳抽筋會主動泡黑糖水渴,感謝版主在這部落格的耕耘與分享,讓人受益良多,在此致上最高的敬意,謝謝!感恩!

  • avatar 強尼弟

    您和夫人真是一對偉大的父母親,承受住這麼大的壓力,仲源是上天的恩賜,他一定會完全康復的!

  • avatar veronique

    接触真正的中医并开始相信之我也是从网站认识倪海厦老师开始的,已经有五年时间可惜个人对中医的了解没有长进太多,今日无意撞入这个损友团的网站胸中不免又热情澎湃,欣喜之余也比当年多了一份冷静,一口气读完你的一路艰辛,到最后的柳暗花明,我想问柱子大哥,如果你说仲源刚出生时的几次手术到现在来看都是有必要的,那是不是意味着这个病即使当时经方介入也未必有胜算?其次,既然有必要,你又如何客观评价西医的作用?或者说我们应该如何客观看待西医?我不是西医的拥趸只是在遇到周围强大的群众笃信西医的围攻中也会陷入无奈,那一刻似乎坚持中医理念摒弃西医的人会被看做误入邪教的典型。你懂的。。。

    • avatar 柱子

      朋友,讓我們合理的來看待中西醫,而不要妖魔化任何一方,也不要過度美化任何一方。

      我可以很肯定的跟你說,沒有西醫的救治,我兒子一出生就會夭折,經方不經方根本不是重點,西醫的胰島素抑制劑發揮了決定性的效果,救回了我兒子。

      在那千鈞一髮的時刻,開方試藥?很抱歉,老天不給你這機會。

      現在他九歲了,完全斷了西藥,大病小病還是不斷,但是這條命是撿回來了。這時中藥發揮調整體質的強項,他康復有望。

      用「信仰」來看中醫西醫,陷入沒有意義的爭執,有何意義?

  • avatar veronique

    再次谢谢柱子哥的分享,让我们的思路更加清晰开放

    • avatar 柱子

      我想再說明一下,我之前的留言或許給人的印象是西醫是治病的,但是中醫是用來調整體質的。這不是我的意思。

      中醫是非常能治病的,而且可以治大病,收效也常常很快。特別是慢性病,中醫絕對比西醫可用的招式多得多。

      但是我兒子出生時的狀況並不容許我去找尋第二選項,事隔多年,我仍不覺得當時會有第二選項。如此而已。

  • 抱歉让你又游走于痛苦的记忆,你的前一次说明易生误解不假,但我明白你只是描述事情经过并非你的结论,我也并未真的误解你的深意。你的说明让我在辨别中西医的时候更加精细,既不能用完全非此即彼的对抗,也不能用中庸的态度去中和二者,如果我们可以一直用中医的观念且有不错的医缘保护自己当然是上策,但有时可能在最危急时刻我们没有最好的选择,只有最不差的选择。好好为仲源调理身体,苦尽甘来,从此茁壮成长!

Leave a Reply

  

  

  


*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