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邁向中醫之路】之三-兒子,爸爸要救你!(九)

一歲以後,因為可以吃固體食物,血糖能夠維持的更久、更平穩,我們開始試著讓弟弟用嘴巴吃藥(以前都是用胃管打進去的),這個藥有一種薄荷加巧克力的味道,我是覺得一定很難吃,不過試了幾回他竟然也吃的下去。跟醫生討論的結果,是胃管可以取下來了。醫生說我自己可以做這件事,原來,胃是一個很神奇的器官,再生力很強,也不是很怕感染,所以我只要把胃管拔掉就可以了,六小時內胃管那個開口會自動合起來。胃管的設計也很有趣,插進去的時候,在外面打一管水進去,裏面有個氣球,脹大後卡在那裡,所以胃管不會從肚子裡掉出來。拆掉的時候,把水再抽出來就好了,自己就會掉出來。就這樣,最後一次手術留在身上的東西也去掉了。

胃管橫切面圖

胃管橫切面圖

回到家以後,最令人頭痛的事,就是我兒子特別容易感冒,一旦感冒,燒起來就很厲害。美國這裏通用的退燒藥Tylenol根本不夠力,我們的小兒科醫生說用另一種退燒藥Motrin和Tylenol交互使用,每四小時換一次。但是,每次燒起來,用了藥退一下,晚上再繼續燒,這樣要過三四天,才能完全退燒。退了燒以後通常會昏睡一天,再咳嗽、流鼻涕一兩週。好不容易好了,隔幾天又要感冒了。我們的生活,就在兒子反覆的感冒中度過,我開始對西醫治感冒感到無力,可是又沒有其他的選擇。

感冒是小事,拉肚子就糟糕了。第一次是發生在一歲多的時候,突然就拉肚子了,腸胃炎。東西一吃下去就拉出來,血糖沒辦法從食物中吸收,弟弟手腳冒冷汗,神情萎靡。我們早已變成專家,常常不用量血糖就知道現在的狀況如何,通常看的就是弟弟的手。如果手涼涼濕濕的,有一層冷汗在上面,八九不離十,血糖一定低。 這次一量,血糖計上打出一個無法想像的數字:20,整個血糖計嗶嗶作響,螢幕上斗大的Critical(危急)字樣閃爍。沒有辦法,匆忙把弟弟送到急診 室,又是一陣混亂,打了幾天葡萄糖才恢復正常。這樣的事件,總共發生了三四次,其中兩次進了急診室。

三歲時去巴教授那裡回診,一切正常,藥繼續吃。巴教授說也許吃到八歲,也許要吃一輩子。那時,他建議說,還是可以考慮做手術把胰臟切小一點。我問他,網路上很多切過胰臟的小孩,長到十幾歲的時候,變成胰島素不足了,終生是個糖尿病患,那我現在去做手術,十年後問題還是會回來。他回答說:「可是現在你就不用再給他吃藥了啊!眼前的問題就解決了。」我無言以對。

回想起來,我兒子在醫院的那兩個月,對於西醫的處理,我是非常感激的。如果沒有他們及早發現,及早處理,我兒子現在不可能是個正常的小孩。三次手術,除了一個胃打結的手術因為我的極力反對沒做成,其他的三次手術,即使現在回頭看,也是有其必要的。可是這個藥,還是得繼續吃。我兒子的小手小腳,總是冰涼的,他的姊姊,手腳熱到睡覺一定要放在被子外面,而弟弟就一定要穿襪子。他的皮膚乾糙到常常抓破皮,腳上大姆趾關節處的皮膚會裂開,痛的他走路常常一跳一跳的。常常感冒更不用說了。他容易累,跑不太動,臉色一看就有菜色。我不時的思索下一步該如何走?
糟糕,把弟弟玩哭了!

糟糕,把弟弟玩哭了!

(未完待續)

by 柱子

Leave a Reply

  

  

  

*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