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邁向中醫之路】之三-兒子,爸爸要救你!(五)

第二次人工血管手術做完的當晚,我兒子開始發高燒,全身滾燙。醫院很快的有了診斷,說是開刀的傷口有感染,因此,大隊的抗生素、退燒藥,一陣狂轟濫炸,燒到後來,他們說這個人工血管也保不住了,推進手術房又把它拆了。至此,兩週內做的兩次全身麻醉的手術,都泡了湯。那時我想,我們怎麼能那麼倒楣呢?一個就能用三、四個月的人工血管,到了我們怎麼就這麼不禁用呢?我向護士小姐抱怨,他們一副「你問我,我問誰」的樣子,都說不出個所以然。所幸,這些護士小姐們人都很好,總是能說些安慰我們的話,讓人不至於失去希望。可是到現在,從哪裡打葡萄糖的問題,經過了兩週多的折騰,又回到了原點。

前文提到巴教授在週末緊急命令我們要飛去去東岸的醫院。這個巴教授用藥,想慢慢退掉葡萄糖的過程,跟兒子做了兩次手術裝人工血管,在時間軸上,是平行發生的兩個事件。而這兩個事件,陰錯陽差,竟然到了這個時間點上,匯聚到了一起。

這時,巴教授的期望,是藥已經發揮作用,而靜脈注射的葡萄糖,已經不用再打了。退而求其次的,是已經裝好了人工血管,就算要打葡萄糖,也是一件容易的事,用多打一兩週的葡萄糖,換取藥效的出現,用時間換取空間。可是這兩個計畫都泡湯了,尤其是人工血管,竟然做了兩個都失敗,我們的主治醫師、巴教授,都對這樣的情況難以置信。對於我們,對於整個醫療團隊,這個週末,都是無比的壓力。很明顯的,巴教授也沒招了,想把這個燙手山芋推出去,才有了去東岸的想法。

雖說叫我們準備好去東岸的費城兒童醫院,但是一個週末都沒有後續的通知。終於到了星期一,奇蹟發生了,我兒子的靜脈注射葡萄糖,在巴教授的最後一搏,把藥加到了極限,終於可以不用打了。兒子的血糖,維持在60-70之間,是一個不滿意但是可以接受的區間。這個變化,一次解決了兩個問題,第一,東岸不用去了;第二,第三個人工血管也不用裝了。我的興奮不言而喻,這兩週來精神上的折磨,讓我覺得自己陡然蒼老了許多。一次次手術房外的等待,看著手術房外的掛鐘一秒一秒的走著,像是一刀一刀的刮著心上的肉,無論你再有錢、再有地位,在這個時候,都不再有意義。

不管怎麼說,不用打葡萄糖後,我兒子的治療,進入了一個新的階段,但是未必是個更好的階段。

問題出在這個胰島素抑制劑。這個藥,雖然效果很好,但是副作用也很大,其中最大的三個副作用,就是噁心嘔吐、腹積水、和全身毛髮的增生。很快的,我兒子變成一個毛茸茸的小孩,他的前額長出了很多小毛,整個後背也是毛茸茸的,手腳上都是毛。護士們可樂了,給我兒子餵奶時都叫他「teddy bear」,就是美國人最喜歡的泰迪小熊。長毛也就罷了,噁心嘔吐就難辦了。若要維持血糖高,一定要喝奶,如果噁心嘔吐,第一他不想喝奶,第二他喝了就吐,吐了血糖就低,又成了一個惡性循環。因此,醫院給我兒子從鼻子插了胃管,既然你不喝,就給你倒進去,不喝也不行。而且到進去的量都很大,遠超過一個正常嬰兒的奶量,所以我兒子經常吐奶,看著他每次「喝」完奶,一副要吐不吐的樣子,我們就很緊張,旁邊準備著一大堆的毛巾。

後來學了中醫,知道嘔吐噁心就已經傷到肝了,腹積水脾也有了問題,毛長的多跟肺也少不了關係。所以到底這藥是在治病還是掩飾這個病,不言而喻,但是不用這藥眼前又過不了這一關。當然這是後話,當時的我是完全不知道的。

又一份手術同意書放在我面前,這次,說我兒子太會吐奶,一定有胃酸反逆,必須在胃的上方打一個結,讓胃酸不容易反逆上去。為了這件事,我跟主任醫師大吵了一架!

(未完待續)

by 柱子

3 comments to 【邁向中醫之路】之三-兒子,爸爸要救你!(五)

Leave a Reply

  

  

  

*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