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志病 —— 也談心理影響生理

我有位親人,自2004年左右開始出現燥鬱症,此後幾乎年年春夏交替時就會發作。發作時胡言亂語,無法入睡。輕時家人輪流陪她,撐幾個星期,過去了就還好;嚴重時家人只能把她送到醫院,強迫她接受治療。西醫開的藥,無外乎安眠藥和抗憂鬱藥,也是要搞好幾個星期,病人和其他家人的生活、工作都受到嚴重的影響。

去年夏天回台灣時,家人提到這個問題,我們想說會不會是有燥屎堵住,才會造成這種現象,所以一回去,就先問她有沒有便秘?病人自述大便兩三天一次。當時在想:「太好了!!把燥屎解出來,問題說不定就解決了」。於是根據她的症狀,用了xxxx湯。病人吃了,也的確解出了宿便。另外她睡眠也不好,又用了yyy湯,吃了睡眠也有改善。怎知一個星期後,病情突然急轉直下,病人回家大鬧了一番,並出現幻知幻覺的現象,所以又被家人送進了療養院,住院住了一個多星期。這期間她是天天打電話痛罵家人,吵著要出院,說自己沒病,卻被家人設計住院。

後來因為再不放她出院,工作就要不保,只好先和醫院溝通,接她出院。出院後我太太和她交談,才知道那時候她是因為和男朋友吵架的關係,才搞得她心情不好,疑神疑鬼的,毎天幾乎都沒有辦法入睡,整個人一直處於一種亢奮狀態;幾天下來,身體受不了了,就發作起來。我太太和她溝通的當時,她還是情緒異常的高亢,不斷的責備家人,並且認為自己沒有病,可是在我們看來,她就是個十足的燥鬱病患。所以她的燥鬱症,並不是由於燥屎,而是一種心理因素造成的情志病。知道了病的由來,治起來才能從病根下手,也才能真正替她解決這問題。

由於病人拒絕接受她有燥鬱症的事實,所以我們在與她交談的時候,必須非常小心。只能說幫她調理體質,讓她接受中藥。在仔細的問診之後,發現她上次吃了xxxx湯治療便秘,宿便是解出來了,但是人口乾舌燥,上火很嚴重。所以我們用了oooo湯來加減。病人自述喝完之後非常舒服,而且立刻就去睡了三、四個小時的午覺。

當時除了用藥之外,我太太也毎天陪她聊天,聽她大罵自己家人如何對不起她。剛開始我太太還會忍不住回她幾句,她馬上心情大壞,情緒非常激動;後來我太太意識到她是個病人,不能以常理來溝通,於是就順著她的話,讓她抒發她的情緒。在建立良好關係之後,病人吃藥都非常配合;在我太太回美國之前,她已經不太罵自己的家人了,但是還是堅持自己沒病,只是沒睡好而已。不過相較之前,這己經是很大的進步了。

我們看加味的oooo湯對症,效不更方,就讓病人持續用了兩個星期左右,之後我太太就必須回美國了。由於病人對中藥有信心,但是不知道她會不會按時煎藥,於是買了科中粉,教她自己按比例配著吃。

到了去年冬天,我們打電話給家人,詢問她的近況,家人說她已回覆正常,也會承認那段時間她自己的確是燥鬱症發作。

今年年初,家人又開始擔心她會不會發作,於是打電話來請我們注意她的情況。但是我們人不在台灣,而且病人還有其他問題,於是只好請一位在台灣的人紀師姐幫忙,調理她的體質。效果很好,至今都未發病。

我想當時若是只用藥,卻沒有讓她抒發心中的感受,可能不會這麼順利,病程也會延長。上星期我們回台灣,和病人見面,她說她認為今年沒犯病的原因是她和原來的男朋友分手了,沒人煩她,所以就沒事。哈哈!!畢竟心病還是得心藥醫啊!!

(by 萬法惟心)

5 comments to 情志病 —— 也談心理影響生理

  • avatar 譚雅

    請問您第一次看病人的舌苔如何?通出燥屎後舌苔又如何?

    您考慮過躁鬱症和癲狂的關系嗎?

    謝謝

    • avatar 萬法惟心

      呵呵!!那是2008年夏天的事,我才初學中醫不久,所以辨證上還十分的粗淺,也沒有完整的記錄。

      病人因長期服用西藥,舌苔印象中是白厚略黃,有中裂。但是是通便前或後,就不記得了。

      病人是在我要回美國的那一天發作,我搭晚上的飛機,一大早和我太太就先趕去看。後來她住院到出院,我人都在美國。是透過網路請我太太將情形告訴我,最後才開的藥方。

      在本例中,治療並不是從痰下手,而是憑我們對她的了解,從婦人臟燥的角度下手,幸而一劑即知,沒有多走冤枉路。

      從那次治療完,我們還有幫她開了一些清肝的藥,又介紹台北的中醫請她去看。病人自己也有警覺到自己的問題,所以這兩年來,一次也沒有發作過。

      對當時初學乍練的我,這算是一個成功的例子,也給了我信心,能更堅定的在中醫這條路上努力以赴。

      感謝您的留言!!

  • avatar 譚雅

    「不過同一個西醫病名,在中醫來看,卻可能有很多種不同的證,所以也不是一種藥方就能治療所有的病人。還是要論治,才知道用什麼方比較對症。」
    您說得很是!大家討論才能共同進步,不必言謝

    就躁鬱症而言,我翻看近代醫案,有用溫膽湯加減的,用甘麥大棗的不多。。。進來倪師的診療日誌屢次提到對於舌苔極黃厚濕的心包積痰病患,我在想烏梅丸的症治,若應用於舌苔極黃厚濕的情志病呢?

    躁鬱症躁和鬱的變化週期,個人差異很大。您親人是春夏交替,有人每月交替。從這個交替時間,高人應當能總結出辨症的綫索。

    光失眠而言,中醫的辨證可謂分型細緻,當然科學而有良效。西醫的安眠藥服之麻痹能睡,不服失眠如故。還好意思治療睡眠障礙。。。sigh

    本無精神病者因為家庭糾紛或被謀財等原因,被人陷害扭送精神病院強制服藥甚至注射的慘劇,常見諸於大陸的媒體報導。有制度的缺陷。可西醫對精神病的診斷標準實在讓人不敢恭維!

    西醫不知道心藏神的觀念。只認識解剖所見的白色神經。哪怕讓其再研究數百年,它還是一團糨糊!這是西醫的死穴。精神病方面的多數病患,中醫肯定能讓其徹底痊癒,完全不用長期服化學藥物生活質量極低,也不用被關押於醫院。他們本該有健康快樂的人生!他們的家人也不用長期遭遇經濟與心理的壓力。。。

    若吾此生,能為這些無法擺脫西藥控制的病患做些關於中醫的救治。則無憾矣!

    • avatar 萬法惟心

      精神病方面的多數病患,中醫肯定能讓其徹底痊癒,完全不用長期服化學藥物生活質量極低,也不用被關押於醫院。他們本該有健康快樂的人生!他們的家人也不用長期遭遇經濟與心理的壓力。

      頗為贊同譚雅網友的看法。很多西藥只是利用阻斷某些反應的原理,而製造出來的。這其實並沒有真正治療到病因,只是在控制使其不發作成原來發病的樣子。這猶如盗賊闖入家中作亂,而西醫竟是把警鈴關閉,讓病人以為警報已過,而並沒有真的去抓賊,久了盗賊自然反客為主,而衍生出更多的問題。

      有些日本醫家,也用溫膽湯加減來治療癲狂,也見過大陸醫師或用大柴胡湯,或是龍膽瀉肝湯、控涎丹等等。各有巧妙不同。拙文「介紹 Ho’oponopono」中的Dr. Len,也用不同於中醫的角度,治癒許多重度精神病患,而成為一代傳奇。

      這世間有著太多太多非主流的神奇方法,都比現行的標準西醫治療,要來的安全又有效。只是希望人人都有這個機緣,能在需要的時候,遇到對的醫師。

  • avatar 譚雅

    萬法惟心的比喻真是非常生動形象!

    我親自接觸的不少患者,往往都是越聰明越容易患這類病。不知是不是本身稟賦肝木旺,一旦怫鬱,後果便很嚴重。本來個個都是棟樑之材!讓西醫一搞判個終身死緩,如果中醫治這些人還能是半個棟樑!可悲可嘆呐~

    「只是希望人人都有這個機緣,能在需要的時候,遇到對的醫師。」這恐怕只有經方家遍天下的時候才能實現

Leave a Reply

  

  

  

*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