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 青海義診記(一) 從台北出發

image1

自從去年到南印度義診之後,深深覺得生活在現代社會的我們,早已習慣於日常種種的便利,卻終日汲汲營營,在物資中迷失自心。然而仍有許許多多的人們,他們生活簡樸,追求宗教及心靈的成長,卻苦於物質及醫療的匱乏,而飽受病痛。如何能夠讓彼此都能調和中道,實在是我輩應該努力的方向。所以今年我仍舊跟隨著領隊師父的腳步,參加前去大陸青海的義診之行。

這次的人員除了上次印度義診的核心成員外,還多了一些大陸內地的朋友,加一加約有二十人左右。此行目的地是青海囊謙的巴麥寺和美千寺,巴麥寺海拔約在3600公尺左右,一般平地人上去都會有高原反應,而美千寺就更高了,在海拔4000公尺以上,所以出發前團員們都要先鍛鍊一下身體,希望能減低一些不適,才有體力能夠幫民眾看診。

我們是在八月中從台北出發,先搭飛機直飛到蘭州,在蘭州休息一晚,隔天坐動車到西寧,再從西寧搭飛機到玉樹。從玉樹機場到巴麥寺還有一百多公里,寺方再派車到機場接我們上山。蘭州海拔大約是一千公尺,西寧二千多,慢慢上去多少可以讓身體有一些適應的時間。另外一個原因是寺中沒水可以洗澡,大夥也早有一週無法洗澡洗頭的心理準備,所以先在蘭州梳洗休息完再上去。

image2

image3

中國我是第一次去,在蘭州和西寧感覺他們的機場和車站都好大也很新,搭車和搭飛機的人也都不少,十分的熱鬧。他們說的動車其實就是台灣說的高鐵,行車時速目前最高在205公里左右,據說以後會再提昇到300公里上下。在西寧的動車站就有十多個月台,初到只是覺得為什麼許多上下月台的電扶梯都故障不動,害得我們大家只好拖著行李找電梯上下,要不就是走樓梯;到了回程的時候才搞清楚,原來電扶梯是要有人走上去才會反應開始動!真是先進到我都不會用…汗!

另外他們機場和車站的安檢都很嚴,買票時就必須要提供身分證或護照號碼;取票時要有相關證件;進站時不僅要查票,還要再次核對身份證或護照,確定是本人才能放行。而且在飛機上不准用手機,不是開飛航模式就行了,依規定是要關機。這些措施比之台灣或美國來說都要嚴格許多。

image1

去巴麥寺途中還發生二件小插曲:先是到西寧要搭飛機去玉樹時,機場人員發現另一位美國去的醫師,幫他買票的人用的是他的中文名字去買票,可是他拿的是美國護照,上面的英文名字與車票上的漢語拼音不同,安檢過不了,找航空公司改也不成,只好臨時幫他買大巴的票到玉樹,他將近190cm的身高,在巴士上窩了十幾個小時,過了一夜才到玉樹!真虧他能堅持下去,要知道他是團中下針的第一快手兼傷科高手,若是他沒去,到了面對如潮水般的村民時我們就慘了!

後來有一位內地的康老師,她是和我們在蘭州會合之後同行,到了玉樹機場準備坐車去寺院時人不見了!原來同班機到玉樹的有另一個劇團,坐車時很熱情的把她給招呼上了車,幸虧康老師及早發現怎麼車上的人都沒見過,中途趕緊下來,用微信連絡大家,再站在路邊等我們的車開過去找她。只是躭擱了一點時間,還好沒出事。所以人太多也是要注意的。

image1-5

到巴麥寺的路上經過這次路程的最高點─尕拉尕埡口,海拔4493公尺,大家停下來休息活動一下,順便拍個照作紀念。在那裡人真的會覺得飄飄的,好似騰雲駕霧一般,這不是因為地心引力變小,而是高山症反應,頭開始覺得有些暈,有位同行的法師還在車上吐了,也有可能中午吃太辣或是中途暈車也有關。

青海之所以都是草原,一眼望不完,就是因為海拔太高,三千多公尺已經沒有什麼樹能夠生長,只有草還可以,到了四千公尺以上,就連草也長不了幾根,除了少數的苔蘚,遍地都是石頭。所以登山經驗豐富的人看當地的植被大約就可以知道它的高度是多少。

image3

經過兩個多小時的車程,才到達此行的主要據點─巴麥寺。大家簡單整理一下行李,吃個晚餐先休息一晚,隔天還要整理行前上來的藥品及針具,得分一部分讓夥伴帶上美千寺去用,再幫寺中的喇嘛及佛學院的小阿卡們看診。第三天要參加寺院的煙供法會,待大家充分休息適應了兩天後,再來才是開放給村民看診的重頭戲上場。

<待續>

< By 萬法惟心 >

《本文同歩發表於 Light of Heart 診所網頁》

Be Sociable, Share!

1 comment to 2016 青海義診記(一) 從台北出發

Leave a Reply

  

  

  


*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