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學文獻記載第五例(三)

img_2767 時序已經進到十二月,病人的狀況仍然很穩定,已經恢復正常飲食,沒有特意限制蛋白質攝取;西藥全停;營養液大概兩三天喝一次,但也沒有再發生 Ammonia 升高的現象。以目前病人的情況而言,當然還不能算是完全康復,但是他明顯的進步,甚至可以自己開車,及和太太一起出門去幫別人作長生學,讓我們對他的未來都能有樂觀的期待 [...]

醫學文獻記載第五例(二)

img_1306 這次出院後大家再去看他,了解到他上次回台灣有去找到那位老中醫,也吃了他開的藥,但是並沒有太大改善,反而人更不舒服,於是他們只好停藥,改用別人介紹的食療方式,但是效果也是有限,後來情形再度惡化,只得又回 UCSF 住院。當時血液檢查中 Ammonia 的數值已經飆升到了二百七十多 [...]

醫學文獻記載第五例(一)

img_1554 最近治療一位朋友,他的病況很特別,照西醫的說法是目前醫學文獻上有記載的只有四例,而他是第五例。所以治療他的醫生也說他執業二十多年從未見過這樣的罕見病例。有機會能遇到並治療這樣的病人,也算是從醫以來的一個挑戰 [...]

2016 青海義診記(六) 返回塵世

image6-1 在巴麥寺的最後一天早上,一大早寺院的車就在院中準備,大家六點就得起來,梳洗早餐之後去向仁波切辭行,隨後搭車前往玉樹機場 [...]

2016 青海義診記(五) 潮水般的村民

image5-1 從第二天兩位老師離開之後,看診的村民人數便開始暴增上來,最多是一天看到三百多人次。巴麥寺剩下五位醫師看診,連領隊都下海來幫忙,還是天天看到晚上八點多,天都黑了才能回去吃晚餐 [...]

2016 青海義診記(四) 仁波切與格西

image4-0-1 在看診期間,我每天早餐後都是先跟著羅姐去羅貢桑仁波切住處幫他下針,在仁波切那裡等起針時,也順便幫侍從們下針。待起針之後再趕到佛學院加入看診的行列 [...]

2016 青海義診記(三) 開始去看診

image3-1 既然這次是青海義診,想當然看診才是重點,也是我們此行的目的。這次看診的對象可以分成三類:寺中的喇嘛和小阿卡、喇嘛的家人和寺中義工(含家人)、以及對外開放一般的村民。我們也按照這個順序,來展開看診 [...]

2016 青海義診記(二) 高山上的Hiking

image2-1 在青海的山上,處處可見清澈的小溪蜿蜒的流過,這樣多高山雪水所化成的溪流,也孕育了當地豐富的生命。時不時可看見放牧的犛牛四處分散,悠閒的吃草。偶爾也有幾隻土撥鼠探出頭來,在草原上嬉戲著。當地人告訴我們,若是看到犛牛頭上有綁紅布的,表示那隻是被放生的犛牛,牠自由了,所以也就不能吃牠 [...]

2016 青海義診記(一) 從台北出發

image1 自從去年到南印度義診之後,深深覺得生活在現代社會的我們,早已習慣於日常種種的便利,卻終日汲汲營營,在物資中迷失自心。然而仍有許許多多的人們,他們生活簡樸,追求宗教及心靈的成長,卻苦於物質及醫療的匱乏,而飽受病痛。如何能夠讓彼此都能調和中道,實在是我輩應該努力的方向 [...]

南印度義診記(五) 圓滿與期待

IMG_2045 隨著法會日期的接近,來到宗噶寺及下密院的人也越來越多。而我們回程的日期也即將到來 [...]